我的服貿生命故事Part2邊緣青年@青聲誌

------------------------------------------------------------------------------------------------

我在議場上,認識了一位全靠自己賺錢生活的私校大學生。
他說,20幾天以來一直在議場守著第三門, 卻不太知道退場後的日子要怎麼過,
因為打工的班都沒去上了。但,他決定先打完這場仗再想。

又有一位在台中就讀大學的朋友說,其實他沒什麼條件北上參與,
每每在電腦前看資訊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他問,如果無法到台北,是不是就無法成為一個參與者?
究竟可以做哪些事來成為改變社會的一份子?
對話的過程裡,他急於尋找在運動過程裡可以待的參與位置。

還有一位同學說,他在學運的期間上台北過了三、四天,每天都是當志工發便當。
有時,自己快冷死了也在一直發給人暖暖包,
還遇到很多人說,質疑他並非真的有心想瞭解服貿議題。
談話過程裡,他用一臉困惑的神情問我:
「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好不容易北上,卻做著『感覺跟運動無關』的事。」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場運動中,讓你覺得無法深入參與的困境是什麼?

如果你在這場318學運過程中
好像總是害怕公開發表自己的想法
找不到自己的參與運動的角色位置....
擔心自己的經濟狀況,因參加遊行而必須打工請假、花大筆車錢上台北....
參加完一場抗議後不能夠跟家人、同學、朋友暢談這些議題,要很大心力跟人說明自己為何參與....

青聲誌第二場服貿生命故事,想邀請各種認為自己很難成為運動深入參與者的邊緣青年,
一同來理解自己邊緣的經驗與感受是怎麼發生的?我們想邀你一起來談談。


------------------------------------------------
5/24 (六) 早上九點到下午一點
地點:好伴駐創工作室 (台中市中區民族路35號 )

活動總召:劉惠中0963-324032
活動聯絡人:李盈萱0932-319949

每場對話將由故事團體的方式進行,團體過程將邀請一位講者分享她/他的行動故事,並由青聲誌編輯群帶領討論與催化團體討論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