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獻樹木紀念陸鴻基教授
香港教育大學前副校長陸鴻基教授於2016年3月去世,至今不覺已近三年了。陸教授任內倡辦通識教育、創立宗教教育與心靈教育中心、積極支持小班教學發展與研究中心;推動學生舍堂文化,其疼愛學生,堅持人文價值的教育情懷,深受師生愛戴。

陸教授為人正直不阿,昔日香港教育學院還未正名, 陸教授為捍衛教院的學術自主及教職員的言論自由,2007年發表「萬言書」,揭示政府官員嘗試干預教院內部運作,在「教院風波」裡抵受沉重壓力,堅持披露教院不與中大合併及辭退教員的真相。

陸教授一生盡心守護香港,錚錚風骨,令人敬仰。陸教授逝世後,香港教育大學教學人員協會一直與大學商討紀念活動,現藉捐獻樹木形式,選取位於幼兒發展中心前面的鳳凰木一株,以茲紀念,陸教授的精神將永誌香港教育大學!紀念樹的捐款,目標為港幣6萬元,捐款全數交香港教育大學基金作立碑之用,若超越目標,餘款將撥作整理香港教育學院歷史及資助學生活動。
捐款詳情如下:

1. 捐款請於2019年3月20日前存入東亞銀行
戶名: 香港教育大學教學人員協會
帳號: 195-25-00067-5
2. 存款後請為銀行收條拍照
3. 登記個人資料及上載存款收條,以作記錄。

Professor Bernard Luk Hung Kay, former Vice President (Academic) passed away in March, 2016. Professor Luk advocated Liberal Studies Education, founded the Centre for Religious and Spirituality Education, enthusiastically supported Small Class Teaching and Research Centre and actively promoted student hall life. He was a dedicated educator who demonstrated principle-led-leadership and emphasized humanistic education. As a teacher, mentor and friend, he illuminated the souls of many students and colleagues alike.

Professor Luk was our moral compass. At the time when The Educatio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EdUHK) was still known as The Hong Kong Institute of Education (HKIEd), Professor Luk stood up for academic freedom. In 2007, he published the Ten Thousand Words Letter that exposed government interference with the operation of the HKIEd. Even though he was put under extreme pressure, he insisted on revealing the truth about HKIEd being pressured to be subsumed under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d have its staff terminated.

Professor Luk devoted his life to Hong Kong with unyielding moral principles that earned our respect. Our Union keeps in touch with the EdUHK to discuss how to memorize Professor Luk. To perpetuate Professor Luk’s spirit and character, and to preserve our memories of him, we pledge for donations to make a plaque in naming a Phoenix Tree outside the Early Childhood Learning Centre that commemorates his life and teaching. To establish a tribute piece at the campus, our goal is to reach the target of $60,000 which would be transferred to the EdUHK Foundation. Any donations beyond this amount will be directed to study on the history of the HKIEd and support EdUHK student activity. Details are as follows:

1. Deposit your donation directly to bank account of The Academic Staff Association of The Educatio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before 20, March 2019
Bank of East Asia: 195-25-00067-5
2. Please take a photo for the bank receipt
3. Fill in the form and upload the photo of receipt for the recod
  ,

陸鴻基教授 Professor Bernard Luk Hung Kay
Personal Information Collection Statement (個人資料收集聲明)
The information collected from you will be used for the registration of the Flash Conference. The collected data will be purged after the event.
Please note that it is mandatory for you to provide the personal data required or we might not process your request.

You have the right to request access to and correction of information held by us about you. If you wish to access or correct your personal data, please email to asa@eduhk.hk.


Privacy Policy Statement (PPS) of EdUHK is accessible at http://www.eduhk.hk/main/privacy-policy/

捐款人/ Name of donator
聯絡電話/ Contact number
聯絡電郵/ E-mail
捐款金額/ Donation amount
請上傳捐款收據,以便工作人員記錄。/ Please upload a copy of bank transfer notification for recording purpose.
閣下可在下方寫下希望向陸教授轉達的信息。/ Message to Professor Luk
閣下是否願意讓我們公開你以上的感言?/ Would you like to disclose your message?
悼念陸鴻基 吳靄儀 2018.3.28
Bernard Luk陸鴻基,1946年生於香港,2016年3月23日病逝於加拿大,終年70歲。70這不再是古稀之年,陸鴻基有許多工作未及完成,以他的才情魄力,70堪稱早逝。
陸鴻基是香港戰後第一代學生領袖之一,於1967至1969年前後擔任學聯秘書和會長。我們是同期的大學生,是志趣相投的好朋友,他念聯合書院,其時位於般含道,我念港大,兩校相隣,往來緊密。詹德隆、科大衛是同期的港大學生會會長。在1967年暴動期間,在左報攻擊下,並肩堅守立場,了無懼色。
九七主權轉易,陸鴻基移民加拿大,在約克大學任教,但對香港關懷有增無減,不斷在海外為香港文化歷史教育發展組織文庫和資料檔案庫,以為安全保管,永續研究。
我們那一代人不憧政治雄心,只有沉重的使命感。現代人講究功業成效,我們那一代讀書人注重人格修養,特別是對社會及對自己良心的責任。陸鴻基是這樣的讀書人的典型。他來自環境優裕的家庭,又自小信奉天主教,更加深感自己處境越佳,責任越大,對自己鞭策不斷,嚴於批判。
他最為香港公眾熟悉的事蹟,是他任教育學院副院長時,敢於在強權之下,捍護教院的院校自主,及教職員的學術及言論自由,他慨然以「萬言書」公開院長莫禮時因堅守原則而不獲續約的內情,讓真相公諸於世,是基於有良知之人不能見不公義而緘黙。他和莫禮時在隨之而來的「教院風波」,不但心力交瘁,而且在經濟上也付出了遠遠超出他們可以承擔的代價。他們的良知的價值,永遠是在任何物質之上。這種人不但今日少見,可能明白和共鳴的人也不多。
陸鴻基愛護香港,盡一生心力。他的功業功過,且由他人評論。為文悼念,是誌記他讀書人的情操。好友大別,永不可見,無語可表不捨之情,只以案頭一枝香花,半盞水酒為奠,鴻基我兄安息。

文章轉載自: 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82%BC%E5%BF%B5%E9%99%B8%E9%B4%BB%E5%9F%BA/?fbclid=IwAR1hPdPC_mvtEkluDc6rnuWyvyvmmnee5Y5bqaNux4e4UkeT_v-w1lzBtCQ

悼念陸鴻基先生 科大衛 2016.4.15
各位朋友,我們認識陸鴻基先生的,都知道他很有正義感。我們也有正義感,但是,很多時候,在處事時會暫時放下。陸鴻基與我們不同,他是絕不妥協的。我們都知道,在幾年前的香港教育學院風波中,他任副校長、代校長,面對著很大的壓力。但是,他為了學術自由而堅守原則,頂住壓力。我相信在這次事件中,他付出很大的代價。大家都認識的陸鴻基就是這樣,他堅守自己的做人原則。我認識他的時候,我們還是本科生,而他正在參與學生運動。大家都明白他的性格,他年青的時候就是這個樣子。我記得在他就讀印第安納大學(Indiana University)研究院的時候,我去找他,他正在當校內的臨時工,那時候我看見他在抺地板時,他對工作執著的程度,和寫博士論文一樣。
  陸鴻基在生命中,有五項東西是特別重視的:學生、歷史、香港、天主教會和他的家人,我相信他很難為此排出先後的次序。他十分關心他的學生。但是,作為一個學者,作為一個老師,他知道,只是照顧學生的學業是不足夠的。作為歷史學者,他很明白他的學生所要面對的問題,是香港的歷史環境裡所產生的。他有一篇文章談到其中一個大問題,就是我們所處的基本上是一個說廣東話的社會,但這社會卻被加插了一個以英語作主導的原則。這使我們在教學上在多方面面對很大的問題。他在另一篇文章裏談到教育私有化如何影響我們,把我们改變成了精英主義的支持者。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在1980年代,我們很多時一起詳細討論中學歷史科的課程,他的意見就是:現在教學的主要問題在於仍是沿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前、民國時候的教學課程,而我們沒有人,又夠膽量又有想像力去想辦法如何改變這個課程。
他在印第安納大學取得博士學位後,於1977年返回香港,在香港中文大學任職,這時候我們是同事。他在教育學院教書,而我在歷史系,所以他的學生和我的學生在很多方面有很大分別。教育學院的工作時間,有很多方面和其他學系不
一樣。教育學院的老師,為了要到課室內觀察學生的教學情況,須要在香港四處跑。教育學院有一些專業課程,學生修讀後獲發教育文憑,所以有些學生只是為了文憑而來。但是,陸鴻基做這些事情都做得很好,不論是從學生或同事,我都聽到很多人對他的讚賞。那時他剛剛結婚,有兩個孩子,除了陪伴家人及教學外,餘下來的時間他用來做研究。他的研究,不但談及中國歷史,亦談及香港歷史。我記得在1980年代,他其中一個研究的重點,就是識字率在香港的歷史。那個時候,大家對這類問題仍在摸索,因此,我們某年在亞洲學術年會組織了相關的專題小組報告。
  1993年,陸鴻基離開香港,到了多倫多的約克大學(York University)任教,在那裡工作直到數天前逝世,當中只有在2003年到2007年回來在香港教育學院出任副校長。但是,我們知道他的心仍在香港。他在加拿大做的工作,包括編了好幾本關於香港人的生平的書籍。他常常回來,亦繼續一些關於華南地區的研究。我記得早幾年,他尤其有興趣研究清未民初在澳門教書的陳子褒的教育改革。在最近的兩三年,他非常積極的為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撰寫歷史,我知道有關書稿已經寫好,可惜他看不到該書的出版。他在多倫多大學裡,建立了一個關於香港研究的文庫,收藏了很多關於香港的研究的圖書。他有教本科生,亦要指導研究生,並常常參加很多委員會。
大家都知道,陸鴻基常常為了他所相信的事情而站出來。至於教會方面又如何呢?他對宗教是十分虔誠的,因此,他對天主教會有很多的批評。他很照顧他的家庭,因為他知道他太太對他十分重要。
  我們這些在香港1960年代過來的人,都在陸鴻基身上見得到自己的過去。我們這代人能夠經歷香港從殖民地到特區的變遷,我們這代人相信,了解香港的歷史與文化,可以令香港成為一個更好的地方。但我們亦知道,這事情不容易做到。陸鴻基今天離開了,留給我們的是他的書、他的文章、他的學生、他的家人,以及他做人的很好榜樣。我希望他能安息,亦希望他的精神一直延續下去。

文章轉載自
http://nansha.schina.ust.hk/Article_DB/sites/default/files/pubs/news-083.03.pdf

【悼教院前副校長陸鴻基】正直不阿 關懷後學 葉建源 2016.3.25
噩耗傳來,陸鴻基教授在加拿大病逝,享年70歲。一位可敬的學者前輩就此離開我們,令人黯然。
10多年前,陸鴻基教授到香港教育學院擔任副校長,我並不怎麼留意。畢竟人事變遷猶如走馬燈,人去人來,而我只是個小小的基層講師,與副校長相隔好多個層級,距離太遠。我只是快意地過着我的教學生活,選擇喜歡的研究題目(例如小班教學),繼續發表我的教育政策評論(例如批評教育改革不理教師死活),非常自由。
但陰霾已悄悄地籠罩着教院,政府大幅削減給教院的資助,一大批教師被逼離職,我與同事和同學到立法會請願,都不得要領。當時我們都不明白,為什麼政府要如此針對教院。
我和陸教授也開始接觸,他對我的小班教學研究很感興趣,主動提供一小筆經費。後來我們自己向外籌了20萬元,他和莫禮時校長便在2006年初支持我們成立「小班教學研究中心」。我開始對他關懷下屬、嫉惡如仇的性格有所了解。
想不到,原來我批評教育改革,提倡小班教學,惹怒了政府當局。有一天,他邀我到他的辦公室,提醒我要小心,因為預計他和莫禮時校長都不會獲得續約,他們再不能保護我。
2007年,他在教院內聯網發表「萬言書」,其中觸及教育局高層曾經要求教院把幾位教員辭退,至少不能升職。「萬言書」引起了軒然大波,特首曾蔭權下令成立調查委員會,聆訊這一椿「教院風波」。
聆訊披露了許多不為人知的內幕,真相開始大白。原來政府不僅要幹掉幾位教員,而且曾暴戾地逼令教院併入中大,又曾要求教院對教協組織的教師請願發譴責聲明。對於這些無理的要求,他和莫禮時校長都一一嚴辭拒絕。時任教統局長的李國章那許多令人咋舌的「金句」,諸如「I will remember this. You will pay!」以及聲稱要蹂躪(rape)教院等等,其無理與霸道,都一一出場。聆訊結果,要求教院「炒人」的羅范椒芬辭職下台,李國章則徼倖保住了烏紗。
至此,我們才知道,他和莫禮時教授在過去幾年裏,一直在極端嚴峻的環境下工作。是他們保護着一群老師的自由,保護了教院的尊嚴。但代價也不小,他們兩位不僅續約無望,而且在教院聆訊中,教院校方只肯為校董會聘請律師,他們兩位身為正副校長,卻要自己支付律師費,據說費用甚鉅。
聆訊結束後,陸教授回到加拿大的約克大學任教,依然那麼孜孜矻矻地從事研究,那麼關懷後學,那麼正直不阿。他曾邀我到約克大學擔任訪問學者,可惜因各種原因未能成行。每逢過年過節,他都會給朋友寄上祝福;對香港發生的事常咬牙切齒,卻從沒有為自己的遭遇抱怨過一句話。
過去幾年,聽說他身體越來越差了,但他仍堅持工作,在病中完成了教協委托他撰寫的教協史。他的好友馮以浤教授看過書稿,指是立意宏大的鉅構,寫的不僅是教協,而且是整個香港的歷史,可惜陸教授無緣看到作品面世。
陸鴻基教授一生正直不阿,重視原則,關懷後學。他離開我們了,此際,我們更盼望香港的大學校長和學者們,有這種風骨,守護高等教育的尊嚴。
願陸副校長安息。

文章轉載自
https://www.hk01.com/01%E5%8D%9A%E8%A9%95-%E6%94%BF%E7%B6%93%E7%A4%BE/13614/%E6%82%BC%E6%95%99%E9%99%A2%E5%89%8D%E5%89%AF%E6%A0%A1%E9%95%B7%E9%99%B8%E9%B4%BB%E5%9F%BA-%E6%AD%A3%E7%9B%B4%E4%B8%8D%E9%98%BF-%E9%97%9C%E6%87%B7%E5%BE%8C%E5%AD%B8

Submit
Never submit passwords through Google Forms.
This form was created inside of Friends.eduhk.hk of The Educatio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 Terms of Servi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