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都更黑箱,爭取直接民主---千人連署提案,奪回屬於我們的古蹟‧文萌樓!

前公娼館文萌樓(1925年~?),是台灣第一個標誌性工作與性工作者運動的古蹟。但是,它已遭變賣給投資客,並被圈進都更範圍,正瀕臨死亡危機。

目前,已經進入「都更事業計畫審議」階段,從4/3起在都更處公開展覽一個月,4/16舉辦公聽會,在公開展覽期間,任何人都有權利向市政府提出對此都更事業計畫的疑慮,市政府必須在接下來的審議過程中(幹事會議、都更審議委員會、文化資產審議會議等)進行回應,而相關的會議是全民都可以參與的。從這個連署行動開始,我們邀請您一同來參與古蹟都更的審議過程。

**************************************************************************************************************************************

【為何要參與文萌樓的都更審議過程?】

1. 古蹟在都更中的人民決策參與權:文萌樓不僅是市定古蹟,而且座落在公有地上。過去政府不斷變賣公有資產參與都更,根本沒有任何民間監督機制,所以,我們邀請大家一起來爭取「古蹟如何都更」的監督機制。

2. 古蹟公共文化創造與全民共享權:在城市更新的過程中,不應該犧牲一般人與底層邊緣的生存生活空間。文萌樓雖是古蹟不會被拆,但它的性工作歷史與去污名意義卻可能被湮滅排除。

**************************************************************************************************************************************

【「文萌樓」是什麼?】

文萌樓起造於1925年,位於台北市大同區,它是公娼館,也是古蹟。日據時期,這一帶已是花街柳巷,1950年代起,被納入台北市政府的公娼管理。它不但見證台北一甲子的風月史,1997年台北市廢娼時,更成為當時公娼運動 (日日春協會前身) 的抗爭基地。在那個對於性與性道德,仍有許多禁忌與重新摸索的年代,公娼對抗的不只是政治強權,還包括一般人對「賺吃查某」的誤解與污名。
文萌樓,不只是屬於性工作者的,更是一座重要的去汙名精神堡壘。2001年,公娼爭取到的緩衝兩年結束後,日日春持續使用娼館,舉辦各種文化活動─包括攝影展、紀錄片、文化展演等。原本神秘而私密的性,得以在這樣的公共空間裡緩緩展開對話。很多家裡不能說的秘密,在這裡可以出土。

2006年前後,曾在文萌樓工作的小姐們,陸續因廢娼付出慘痛的代價: 白蘭癱瘓了,官秀琴自殺了,性工作除罪化仍遙遙無期。為了讓性工作者身上承受的道德鎮壓不輕易被遺忘,我們承租文萌樓,並成功向文化局爭取指定文萌樓為市定古蹟。

如今,它碰到了都更的危機,文萌樓座落的街廓,未來將在六米小巷旁蓋起27層樓的豪宅。同時,文萌樓被變賣給房產投機客林麗萍、劉順發,想靠投資古蹟大賺一筆,並把日日春掃地出門。也就是說,公娼阿姨以後無法繼續帶大家走進文萌樓導覽說故事。

**************************************************************************************************************************************

【古蹟為什麼可以被都更?】

你或許會問:古蹟,既然不能拆,它為什麼可以被都更?

事實上,指定古蹟並不影響地主的開發權。為了讓私有地主不會因為指定古蹟而影響開發利益,依據文化資產相關法令,古蹟的所有權人,可以將原本可建築的容積,等值移轉至其他地方建築使用 (例如,文萌樓原為兩層樓建築,若依法可改建成五層樓建築,那麼,當她被指定成古蹟後,這三層樓的容積可以轉移到都更的新大樓基地去蓋)。因此,文萌樓的地主(台銀)、屋主(投機客林麗萍劉順發),也可分得開發利益。

而且,都更條例鼓勵「具有歷史、文化、藝術、紀念價值,亟須辦理保存維護 」為優先都更地區。這條法令的本意,是為了在都更過程中,透過市府發放容積獎勵,讓老房子得以有維修的經費,或者鼓勵開發者將古蹟捐贈成公益設施,讓古蹟回到公部門手上。

**************************************************************************************************************************************

【文萌樓作為台北市第二起古蹟參與都更的案例,爭議焦點與特殊性】

文萌樓,作為台北市第二起古蹟參與都更的案例,過分的是,今天開發商或者投機客,用文萌樓牟取各種房地產利益,那是因為它是一棟被保護的古蹟,然後剛好它座落在公有土地(台銀土地)上。

我們選出來的政府跟民意代表,放任這樣政策,產生很多圖利的空間(如,依據都更條例,公有地一律參加都更)。我們選出來的政客正在大搞私有化,大方地拍賣屬於我們全體的公共財產。在文萌樓這個案例裡,台北市政府跟地主台灣銀行難辭其咎。

同時,投機客林麗萍要把長期承租的日日春協會掃地出門,如果沒有公娼在這裡講她過去的生活與勞動,這古蹟不就是一個死掉的古蹟?林麗萍以330萬買下文萌樓,企圖在都更裡牟取一億的暴利!荒謬的是,投機客之所以可以牟利的基礎,不是她自己創造的,也不是文萌樓的地主或屋主創造的,而是因為有性工作者、社會運動和大眾一起創造出來的歷史價值和社會價值,如今她卻仗侍私有化的規則將性工作者一腳踢開,不惜葬送古蹟的公共性。

如果說公娼運動抗爭的工作權,是性工作權不被政客欺壓、消費。娼館文萌樓作為一間不願被都更利益湮滅的古蹟,要爭取的是她的完整性,她承載台灣性產業歷史與去污名的運動作用。昔日政客掃黃滅公娼,現在建商和都更掮客消費古蹟。文萌樓和妓運需要你支持,走出一條人民生活空間的歷史!

**************************************************************************************************************************************
【送入都更審議之連署訴求】

我們會將以下訴求在公展期間送入陳情,邀請關心的朋友們聯署,並和我們一同成為陳情案的共同提案人:

1. 文萌樓之所以為古蹟,是因其性工作與抗爭歷史。一旦文萌樓所有權人經營與性工作歷史無關、有滅失或減損價值之虞,台北市政府應依文資法第24條徵收/接管文萌樓。

2. 在都更事業計畫審議過程中,都更處與文化局應針對「古蹟文萌樓如何被都更」增開公聽會,讓關心此古蹟之社會大眾得以有民主機制參與審議。

3. 台北市文化局應落實2014/1/2承諾,爭取文萌樓在都更後成為公益設施。如果捐贈破局,請將市定古蹟文萌樓劃出都更範圍,不要讓古蹟淪為投機者圖利的工具!

4. 都更所獲取的容積獎勵是公共的資產,我們要求應嚴格檢視文萌樓參與都更之獲利,並公諸於眾。除應有之補償外,額外的獎勵不應歸於私人,而應歸於古蹟營運之公共用途(如文萌樓修繕、營運管理之經費),拒絕房地產投機者藉古蹟牟取暴利。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