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腦中風病的中醫輔助治療之我見 _摘自2011年費協會協商會議的發言

高雄長庚醫院中醫部 邱顯學醫師
腦血管疾病中醫輔助計劃有關的研究方法,所有的研究都是透過申請grant(經費)來執行,用epidemiology(流病學)的方式去做的,合乎學術倫理,中風評估量表則採retrospective(回溯方式),在方法學上是從American Stroke Society得來,可以肯定的。
有人提到西醫師不轉介病患是因中醫欠缺實證基礎,我認為嚴格說起來是西醫師不懂中醫,不宜說中醫沒有實證基礎。如果照西醫的說法,可以問西醫或牙醫界,台灣目前所用的guideline(臨床治療指引)是採用歐洲、或美國、或加拿大、或德國、或日本的版本,難道要期待我國的臨床治療指引由外國人寫嗎?我們現正在做中醫臨床治療指引,無需等中國大陸的臨床治療指引完成後再經他們同意我們的版本,我們要用自己的臨床治療指引,這點是很明確的。
個人本身的醫學訓練背景,是神經科專科醫師,也是Stroke Society member,2009年我去大陸發表相關研究報告,他們天壇的腦血管急重症中心的主任還特地過來詢問我的狀況。個人98年2月25日中風,6月9日就上長城,至今都未服用相關藥物,也未使用任何preventive secondary stroke (預防二次中風) 的藥物,只有當下發生中風時二週內服用抗血小板製劑並採針灸及吃中藥調理身體。
提到腦中風acute stage (急性期) 3小時內施打t-PA效果不錯,2008年我去奧地利參加World Stroke Congress (世界中風年會),t-PA的研究適應症將從3小時延長為4.5小時,但不能施打t-PA的那群病人怎麼辦 ?國內的t-PA適應症還限制80歲以下的人才能施打,美國則未限制,故針灸及中藥的介入,確有必要。以我的例子為鑑,當初因不想浪費健保資源,當醫師問我是否要注射t-PA時,我說不用,用針灸治療即可。我發病及治療過程,已刊載於腦中風學會的第16卷第4期雜誌及上個月康健雜誌180期210~215頁,大家如有興趣,可以去看一下。
建議全面開放,將腦血管疾病住院會診中醫輔助試辦計畫,轉為常態、一般型的治療。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
    This is a required ques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