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你莫属(尚德)

http://tv.sohu.com/20110704/n312274132.shtml (01:06-16:05)


尚德:我在中国4年了,《非你莫属》也是一个好的机会。我想找一份工作,丰富我的生活,或者至少可以找一些关系。
主持人:尚德 25岁 美国人 北京第二外国语大学汉语专业 本科
尚德:各位 boss ,主持人,亲爱的观众们,晚上好!
我姓尚,高尚的尚;名字叫德,道德的德。我的英文名字叫Nathan。
我来自美国的加州,我在中国4年了,即将毕业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汉语专业。
我来到这个舞台上是想找一份宣传部门的工作。
谢谢大家!
主持人:尚德在二外还做主持人,所以尚德来中国其他好没学到,就是主持人的毛病都学到了。上来之后没有内容,大而无当的各位老板,主持人,现场的观众朋友,大家晚上好!
你真的应该去主持春晚你知道吗?非常适合。
尚德:可以,可以,可以。
主持人:你现在汉语水平还不错吗?
尚德:凑合吧。
主持人:大四课不多是不是?
尚德:是啊。
主持人:所以想找一份兼职。
尚德:宣传部门的。对。
主持人:是一份工作吗?
尚德:是一份工作。现在年轻,我想趁热打铁。
主持人:什么啊就趁热打铁,哪来个趁热打铁?哪就热了你就打铁?不管,反正趁热打铁。
尚德:可能用的这个成语不太准确。
主持人:准确,准确。我们都理解这个意思。
尚德:就想得瑟一下。
主持人:得瑟一下。得瑟得非常成功。
慕岩:其实你作为一个美国人,你讲这个宣传部门,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因为宣传在英文里对应的词是propaganda,对吧?但我理解⋯⋯
尚德:宣传部门和宣传部这个是不一样的。
慕岩:对,但那其实已经过去用的词。
主持人:慕岩,慕岩稍等一下,慕岩。
慕岩:你应该讲市场部门。
主持人:慕岩我跟你说,他刚才得瑟了一个趁热打铁,好歹还靠点边,麻烦你不要在美国人面前得瑟英文好不好?
慕岩:我是得瑟中文的解释。其实你是讲市场部门对吧?所以我想问你是想求职市场部门里面的公关还是活动,还是广告投放,还是媒介关系?
尚德:还是广告。
慕岩:广告里这一块,不是公关对吧。
尚德:不是公关。
慕岩:广告这一块是吧。
主持人:想要做广告这部分的工作。
葛晓非:你如果你没有在任何一个公司实习过的话呢,你就不要听慕岩的。因为慕岩说得太细了。你简单说,你说,我想做哪一类。比方说市场一类的。
尚德:策划方面的。
主持人:策划这个事,他一描述起来有点偏抽象,尚德。
咱们现在就是说,比如说,早晨8点钟我们到公司了,这一天你干吗?What to do?
尚德:我觉得可以说我多跟一些外国人打交道什么的。
主持人:多和外国人打交道?
尚德:是的。
主持人:所以,各位千万请注意,他不是想怎么聊中文的事,他希望哪家公司能够提供和外国人更多打交道的这样的工作机会。
主持人二:看来不管是美国人还是中国人,只要没什么职场经验的,下意识的在找第一份工作的时候都会选择做策划。
陈晓晖:你能告诉我你身上的带有的你自己认为的优点是什么?
尚德:就是可能逻辑性比较强。
陈晓晖:比如?
尚德:比如,就是我觉得来到这儿,汉语不是我的母语。我能跟你们就是⋯⋯
主持人:嬉皮笑脸。是是是。是的,是的。
陈晓晖:你这么说已经证明了你的逻辑性不是很强。这两个没有什么相关的关系。
葛晓非:因为我看了他大概介绍,在美国是没有读大学的。不好意思,这可能是你的小secret。但是就是说你在美国没有专业,你到中国来你的专业是中文。
主持人:汉语。
葛晓非:对,是汉语。那你跟这种在座的大学应届生比起来,你连个专业都没有。那你只有英文。但是应届大学生里英文讲得好的多了去了。像他这种状况,其实求职也是非常吃力的。你倒不如说,你就是有一个实习机会,或者我想去什么样的公司,对吗?我觉得这样简单一点。否则谈来谈去,一直就不知道他适合什么想什么。
主持人:没关系,晓非。没关系,晓非。就是说可能他作为一个25岁的美国人,在中国只待了4年。
葛晓非:不远万里来到这里。
主持人:对,然后你在这种情况下,有的时候,我们自己的年轻人也有职业求职模糊的状态。所以他模糊也正常,对吧。接下来,12位,你们决定尚德是继续呢,还是离开?请选择。
惠璞,离开。
美遐,离开。
航悦,离开。
晓辉,离开。
曾花,离开。
慕岩,离开。
不错,6位留了下来。
你现在要证明天生我有才。
陈欧:问一个专业点问题。就是说聚美优品打算和一个美国的明星一起开发一款他自己命名的明星产品,所以现在需要你找到一个明星,他在中国非常火,但在美国一点都不火。这样子可以省很多钱。这可以发挥你的加州优势。因为加州要比洛杉矶⋯⋯
主持人:你能把资本家那个赤裸裸稍微掩饰一下吗?
陈欧:没有,没有。
主持人:你找了一个在美国一点都不火的,来骗我们。你给他打造一个什么什么化妆品牌,好吧。
陈欧:没有,他是中国火美国不火。有这样的人。
尚德:比如说大山吧。
主持人:大山。大山是加拿大人。
尚德:是的。
莫华璋:或者说在美国曾经很火,
尚德:张艺谋吧。
主持人:不是,是美国人,美国明星。
主持人二:其实这个问题折射出来,可能他对中文的理解能力还是比较一般了。
主持人:在中国观众的心里,他是一个super star。但是在美国呢,他就是一个普通star。可能比如说这个《The Big Bang Theory》就是在中国比在美国还火。就是《生活大爆炸》在中国比美国还火。
主持人:还火?
尚德:是的。
主持人:就是这样的。
李凌霄:是这样的,我可以跟你先介绍一下我们集物特本身是做创意产品的。然后我们现在在努力地开发我们的海外渠道,你能告诉我一下你的工作流程吗?就是我把这个任务给到你,你第一步你会先怎么做?
尚德:就是先通过网上或者我也可以,如果方便的话,我也可以去。然后,⋯⋯ 我没有经验。我觉得这个问题⋯⋯
李凌霄:没关系。
主持人:这个问题太难了,又太难了。
莫华璋:很多老板问题不是太难,只是你把⋯⋯Nathan,你把自己的定位,我不知道为什么,你完全在这方面没有经验的情况之下,走上来说,我要做策划。我发现你其实蛮有喜感的。如果你把你自己的定位,比如表演或者怎么样,还有点可能。其实这个问题都很简单。回答不了其实就代表了可能你要放下。
主持人:Frank,你是想通过你的描述把他的职业定性成一个在中国活跃着的美国主持人吗?
莫华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知道至少那一方面还好过他去做一个现在广告策划。他完全没有概念。
主持人:谁告诉你的?
陶思璇:Frank的意思是说,国外的孩子跟国内的孩子大同小异。大家都是一样的,眼高手低。眼高手低。他想要的东西和他能做到的实在是不匹配。你需要了解你自己能做什么。
主持人:好,谢谢。谢谢二位给出来的点评。
曾花:尚德,一份就是能够跟消费者直接接触的工作对你将来进入那个宣传部门很有效的。然后,直接站柜台的,你愿意吗?
尚德:我不做。
主持人:不做。
葛晓非:如果说,我让你做人力资源的工作。我要有人给你培训,可能比较枯燥。你感不感兴趣?
尚德:我没有感兴趣。
主持人:没有感兴趣。直接吧?
葛晓非:就没有感兴趣就是不感兴趣,是吗?
尚德:对。
主持人:你是把没有感兴趣理解成感兴趣吗?虽然我们两个国家的语言差别很大,但是表述上也不至于这么离题万里。好不好,晓非?
葛晓非:我以为不要太感兴趣。
熊万里:可能大家对你不大熟悉。但是我有一个特点,就是我有一个美国的儿子。所以我是美国人的父亲。你要我们提供给你的不是工作,我们把它当成玩好了。就是你拿着这个iPhone或者是iPad全国各地到处走,然后去发你愿意发的中文。然后你在美国的那些朋友可以跟你互动,可以跟你交互。
其他人:这个职位是叫旅游体验师吗?
主持人:今天谢欣没来。
(其他人:谢欣没来呀。)
对,您是要打造一个新的旅游体验师的职位,对不对?
熊万里:不是,不是。立方网他有一个应用叫“在哪儿”,就是告诉自己的好友,我们叫立体交友集体分享。
主持人:这个你干吗?
尚德:我本来就想说旅游体验师。但是他今天没来。
主持人:6位,现在到了大家选择的时候了。你们是让尚德继续还是离开,请选择。
凌霄,离开。
晓非,离开。
莫子,离开。
一个25岁的美国小孩,最后还有3家中国企业留了下来,愿意给你提供一份职业。来听一听他们的职位是什么。好不好。
尚德:好的。
主持人:来,解决网。
许怀哲:到解决网来工作,去和你的哪些美国老乡去聊天,向他们介绍解决网。介绍China Solution的服务。让他们来购买。
主持人:陈欧,聚美优品。
陈欧:开始我就提到了,有一个美国的经纪公司想和我们合作,做一些美国明星的延伸产品。所以我需要你做市场调查。这可以发挥你的优势。因为你是美国白人,而且你的英文很不错。我相信应该是个不错的实习工作。
主持人:立方网能够提供的工作。
熊万里:你先做我们的产品体验师,我首先有个问题,就是你介不介意中美两地之间的飞来飞去?
尚德:我不介意。
熊万里:不介意,喜不喜欢?
主持人:他当然不介意啦,他经常可以回家。你们公司出钱。好。现在⋯⋯凌霄。
李凌霄:绍刚是这样,我刚刚听完陈总和熊总的问题,其实你能不能回答一下,第一个,你在美国你玩过哪些地方?第二个,现在美国的这些明星,你有多了解?你觉得现在在美国谁是最火的?
尚德:最流行的 Lady gaga。
李凌霄:Lady gaga。然后那你在美国,你去玩过哪些地方吗?
尚德:其实还没玩过那么多。
主持人二:当凌霄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她可能觉得这个求职者在美国年轻人当中的能力也是比较一般的。
主持人:凌霄,你又开始替别人操心。你用这种方式在含沙射影地来告诉陈欧和熊万里,也许他们选人不当。但是别管。他们已经做出了选择。尚德,仔细思考。然后走上前去,把其中的一盏灯灭掉。我估计是直奔许怀哲去了。
尚德:谢谢!
主持人:最后还剩了两家留了下来,分别是立方网和聚美优品。
谈钱不伤感情。
陈欧:我给你的薪水是每天100块钱。如果你能够成功地帮我们找一个好的明星,我们是有提成的。你对美国的文化会比我更了解。
支持人:好,来。
熊万里:立方网对国内的人员的规定是1500块钱,因为你在实习,但是我会给你一个绩效工资,就是说,你来自国外的对你的关注,对你游山玩水发的这些东西每多一个关注,OK,我多给你5毛钱。
支持人:多给多少钱?
熊万里:5毛钱。
主持人:OK,5毛党。
熊万里:但是这是截然不同于我们通常所说的⋯⋯
主持人:这是不同于通常的5毛党的。另外一个5毛党。
熊万里:你在美国的部分是按美国的标准你可能哪到上十万的年薪,美金。
陈欧:绍刚他们给十万美金我让了,他们给十万美金我觉得挺好的。
熊万里:但是我说的是你正是成为公司的员工以后。
陈欧:绍刚,我也说,在我看清楚他的能力之前,我只给100.因为我信息是有限的。一旦你证明你自己之后,我会很愿意给更多的钱。
主持人: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现在让尚德认真思考,然后告诉我们你的选择是聚美优品还是立方网,还是选择谢谢。有机会下次再见。思考。
你的选择是?
尚德:我的选择是谢谢,再见!
主持人:其实我原本以为你会选择立方网。为什么没有选?
尚德:我觉得就是可能一个跨国公司还是比较适合我。
主持人:跨国公司。
尚德:是的。
主持人:在跨国公司里做什么呢?还是宣传?
熊万里:尚德你觉得我们还不够跨国吗?我简单介绍一下。立方网的这个CEO是原来谷歌的地图的总监Mark。从外地过来,我是从哈佛回来创业。我们还不够跨国吗?然后我觉得你可能没有理解,就是关于你的薪水这块,就是我刚才被打断了⋯⋯
主持人:万里,万里,不聊了。强扭的瓜不甜。没事,没事。强扭的瓜不甜。可能有更好的条件。
尚德:是的。
主持人:然后也许你还能当主持人呢。而且刚才Frank说你特别有喜感。也许下次我们能够看到一个比大牛还火的美国人。他的名字叫尚德。活跃在中国的电视荧屏上。
尚德:好的。
主持人:谢谢,再见。
尚德:跟老板聊的时候,我不是很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工作。按照那个描述我觉得不太靠谱。很可能就是因为这次是他第一次来,他跟我一样紧张。
主持人:我们千万不要因为求职者是一个外国人而对他自动地给他加分或者减分。他和我们中国内地的求职者是一模一样的。只要是相同的年龄。永远有相同的优势:有冲劲;但是永远会犯相同的错误: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