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stitute & subversive》( 替代品與危險分子 ) 試閱

那瞬間,他幾乎要以為他看到的是別人,而不是那個在他同伴間只要提起便人人喊打喊殺的鬼族高手。

然後就在看到高腳杯中的紅酒時因震撼而清醒過來。
微慍地努力阻止全身血液流往某個部位,他困窘地搔搔頭以掩飾自己的失態,接著在發現其實對方根本沒注意到自己、掩飾完全沒意義時頓了一下,最後嘆口氣、邊罵自己白癡拿起毛巾默默主動走上前去。

而在他把毛巾往對方頭上蓋下去之前,那人就先開口了:「不用擦沒關係的,反正我不會感冒。」

「……」

……原來你還是有看到我嘛。

你既然有看到我不會表示一下啊?出個聲或眼神示意也好啊!我還以為你恍神了,結果又突然出聲是要嚇誰!

──────《紅酒》

「怎麼?平常這時候不是早就睡了嗎?」走近,安地爾伸手從後方勾住對方脖子,在對方耳邊吐出氣息:「在想我嗎?」

「嗯、對啊。」一樣的回答,這次褚冥漾臉上蕩開了少見地燦爛笑容。

「嗯……欸?」在話語入耳的幾秒鐘後,幾乎整個掛在褚冥漾身上的鬼王高手搞清楚了這個平淡回答背後的含意,愣住。

完完全全地。

察覺到了身上那人因不知所措而產生的僵硬,褚冥漾再度一笑,轉過頭深深看進那雙深藍中帶金的漂亮眼瞳中,伸手遞出了早已準備好的禮物:「情人節……不、白色情人節快樂。」

──────《情人節的煩惱》

他才不想去人擠人排隊。

一堆小種族好擠又好吵,而且萬一遇到哪個袍級還要被迫打架,多掃興?明明他就只是去喝咖啡的。

「……算了,反正又不是以後就喝不到。」

他的咖啡必須是完美無缺的,可不能因為這些小事和小種族就被破壞。

「……」褚冥漾覺得他好像可以看得見對方的心中自言自語。

怎麼辦,他還是覺得眼前這個年齡不曉得是他幾倍的老妖怪好可愛。

於是他咳了一聲,忍住笑:「還是……我去買?」

「……」有一點訝異地微瞄了對方一眼,安地爾沒有回頭,聲音還是悶悶的:「不用,星冰樂不是當場喝就不好喝。」

──────《焦糖拿鐵星冰樂》

他不知道自己這算不算是有點在逃避現實,因為在此同時心中某部分的自己卻又很矛盾而篤定地知道昨晚那一切都是真的。

有點混亂,或許是光線太過絢麗的緣故,照得他以為自己仍身處夢中。

然而待他一轉頭,看見枕邊幾絲深藍如海般的髮絲時,他雙眼迷茫地眨了眨,隨後,撐大。

那不是夢。

他瞬間清醒,接著才突然意識到他的房間繚繞著從門外傳來的咖啡香。

於是他以最快的速度起身,連撞翻了衣架也不在意,甚至沒注意到自己現在是怎樣地衣衫不整,好像怕什麼東西會在這短暫的時間突然消失似地、直奔廚房。

──────《早晨》

「這個……東西,是什麼?」

「我不是東西!」

「呃……路上──」

「路上撿到的東西?」

「就跟你說我不是東西!」

「呃、也不算是撿到的啦,你也認識的啊、他是──」

「外面撿回來的野小孩?小妖師你怎麼什麼東西都撿啊。」

「我也不是野小孩!」

「呃、安地爾你忘了嗎?他是──」

「我就是知道才說他是野小孩。」

「就說我不是野小孩了!」

「等一下!烏鷲!你給我住手──!」

──到底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啊!

──────《第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