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sdirection on fire》試閱

「等、等一下!剛剛那樣還不夠啊?!等.....不要進來!」驚恐地發現對方好像真的打算硬闖進來,火神趕忙抵住門:「我做!我做就是了總可以吧!先讓我洗澡!」
可惡,這傢伙不累嗎?!平常練習和比賽的時候明明體力都很差的啊!怎麼做這種事情的時候就好像沒事一樣......還是他平常根本是裝的啊!?
「『做』什麼?」聞言,黑子不但沒有放棄的意思,反而繼續和火神角力,仗著自己本身的氣勢與巧勁、加上火神的乏力,門依然一點一滴地被突破。
「是『做』蘋果派、還是『做』......」

〈蘋果派與霧面玻璃〉──黑火



「沒想到赤司君居然會敲門,嚇了我一跳。」
「……」赤司此生鮮少地連續第二度無話可說。
……他還真沒辦法反駁。
看著對方因為房內唯一一張椅子被佔據而坐到了床邊,一臉面無表情的樣子讓人搞不清楚他的想法,悠然自得又泰然自若的表現好似什麼都不在意,空洞而無機質的雙眼看似什麼沒在想、但卻也令人不敢就這麼判定。
有時候看起可能好像是無意地隨口說出,但搞不好其實根本是故意的。
而赤司也很清楚對方這一點,不禁覺得有些不悅,然而他卻又無法否認自己就是喜歡對方這個樣子。
哼,不然就不有趣了。

〈來訪〉──黑赤



「小黑子......你為什麼要帶牠來?」在看到黑子安撫的動作後更加地討厭起二號來,然而為了不給黑子帶來更多困擾而沒有把自己的強烈厭惡明顯表現出來,黃瀨只是用力地瞪著那隻霸占了黑子懷中的生物。
可惡,小隻了不起啊?那個位子明明本來應該是他的!

〈寵物〉──黑黃





的確是他會喜歡的零食沒錯但是……
「總覺得很挫敗啊……」這種好像是想和他撇清關係的回應。
雖然紫原君肯定是沒有想到這麼多吧。
單純地只接受別人的好意也很不像是他的作風,會有這種反應其實並不令人意外。
……果然、還是必須直接一點嗎?
「但是我並不想嚇到紫原君啊……」
真為難。

〈回禮〉──黑紫



「哲?」
但這簡單得起身動作卻被床上的人給阻止了。
「還有什麼事嗎,青峰君?你如果有想要什麼請告訴我,我去幫你拿來。」黑子回到了原位,疑惑地看著雙眼眨也不眨地盯著他的青峰。
「我的確是很渴想喝水啦……不過我不是要說這個。」莫名地跳了話題,青峰輕咳了聲,用著有些沙啞的聲音艱難地問著:「哲你……為什麼要露出這種表情?」
「欸?」
「要道歉的話我不接受,不、應該說是你不准說。這又不是你的錯幹嘛道歉。」

〈感冒〉──黑青



「……這是今天的幸運物嗎?」見綠間一直沉默不語地好像在哀悼什麼似地盯著自己的掌心,黑子如此猜測著,伸長脖子往綠間手中的東西看去。
呃、這是……貝殼……碎片?
不管看幾次他都覺得綠間聽信的那家占卜所提供的幸運物內容很神奇。
「……原本是。」碎了之後就不是了。
所以今天的幸運物摔碎了?「為此綠間君你今天要早退嗎?」
不,他人都還沒進學校,應該叫做「請假」才對。
另外還有一種說法叫「翹課」。
綠間點頭。

〈別有心機〉──黑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