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本書買了很久一直擱在一邊,直到連續假期隨手一翻,哇~確有許多值得借鏡之處,難怪林怡辰說它「含金量很高」。

作者 H. Lynn Erickson, Lois A. Lanning, and Rachel French 著重於「概念為本」的課程與教學(Concept-Based Curriculum and Instruction for the Thinking Classroom)。

作者認為「概念為本」的課程與教學有三個向度:

我將之以自然科的教學套用,可能是如下的樣子:

嗯,看起來似乎沒有違和感,但如果改為氧氣呢?

顯然就卡關了。換個方向試試看:

由此可知,可能不是每一項知識都可以以上述方法拆解或延伸,至少我目前的認知是這樣。


在該書的47頁,作者舉出實例讓人體會學習層次有多麼不同。作者舉出歷史學科標準中典型的期望:

它們是主詞加動詞的撰寫方式。「其假設為完成這些目標的能力表現就是理解的證據,但是如同前述,這樣的表現指標沒有把學生帶到高深歷史教訓駐足的第三維度概念性理解,學生研究並記憶了各個區域經濟差異的事實,但思考卻嘎然而止。

作者建議,運用可遷移的理解(不受時間侷限,又有事實內容支持的想法)進行推論,以完成下列句子:(這是翻譯的,其實我看不太懂)

「據以理解」後面要接上「撰寫者期望國中學生在事實之上理解到什麼層次」。作者給大家以下的例子:

我的看法是:

  1. 若仔細歸納一下,可以發現,前者是去找出造成經濟性差異的「原因」,後者是去找出科技變遷造成的「後果」。亦既在思索「據以理解……」的時候,可以往「原因」及「後果」去思考。
  2. 學生如何證明「地理與自然資源有助於塑造一個區域的經滴發展潛力」呢?

我想要把它應用在自然科教學裡,

 

寫到這兒,難免給人一種想法,我們常說讀書要見樹也要見林,如果一直沉浸在「辨認經濟差異」「科技的變遷」「製作氧氣與二氧化碳的差異」「防鏽技術的變遷」,就是只見樹不見林。

我很在意「據以理解」後面該接什麼?作者說應該是「在事實之上理解到什麼層次」,這有點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