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木骨  

PC:斐爾斯 · 理德爾(潘二喜)J(時羽)約翰 · 史密斯(八十八)

團錄整理by 八十八 / 角卡區 / 場外閒聊斟酌收錄,一律置右。


木骨:

※1998年1月4日,21:00

斐爾斯乘坐班傑明威爾駕駛的車輛離開了殯儀館。

班傑明威爾不發一語的開著車。經過剛才讓人神經緊張的片刻,此時車裡的感覺特別安靜,時間似乎也走得特別慢。

 

斐爾斯。理德爾:

「......班傑明」似乎想打破尷尬的氣氛,理德爾搶先說道。

「你覺得剛剛的房間是怎麼回事」

 

木骨:

「你指得是?」

「我相信剛才那裡有很多值得思考的事情。」

「你看見了嗎?傑克死前看見的東西。」

 

斐爾斯。理德爾:

「看到了」

「簡直像是玩笑呢」

 

木骨:

「神奇的傑克,呵呵。」班傑明威爾為自己講的冷笑話奉上幾聲冷笑。

「我只有一個想法,對於剛才的事。」

「傑克是被鬼魂殺死的。」

「而且那個鬼魂,還帶走了他的靈魂。」

「要不然剛才我們不會只看到那空洞短暫的畫面,那只是軀殼的記憶。」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看向班傑明的側臉,窗外的光芒讓他看不清眼前的人。

 

木骨:

「兇手是鬼魂,這要講給誰相信。」

「斐爾斯理德爾,你的名字大概會永遠留在這個案件裡了。」

「哦我指的不是說你無法脫罪。」

「畢竟你想想,有什麼證據證明你是兇手?就像沒有證據證明真兇。」

「你的名字會在大街小巷被傳開,就像那些都市傳說一樣。」

 

斐爾斯。理德爾:

「......所以?」

「班傑明,有話就直說吧」

 

木骨:

班傑明威爾聳聳肩。

「我沒有什麼話啊,只是發表感想。」

「你不覺得這滿酷的嗎?」

「不過你看到了傑克的屍體,難道沒有任何想法嗎?」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想了片刻

 

木骨:

「一個掛著你名字的兇殺案,然而你剛才才第一次見到死者。」

 

斐爾斯。理德爾:

「傷口不對」

「有人在傑克傑克森體內找什麼」

 

木骨:

「什麼意思?」

 

斐爾斯。理德爾:

「要殺了他不用那麼麻煩,對方明顯有碾壓傑克傑克森的實力」

「對方先壓制住傑克傑克森,之後才將他殺死」

「所以重點不是死,而是他體內某種東西」

 

木骨:

「但是傑克體內的東西除了腸子被掛在肚子外頭,其他什麼也沒少。」

「兇手就只是,劃開了他的肚子,扯出了他的內臟......」

 

斐爾斯。理德爾:

「萬一傑克傑克森之前做過手術呢」

「我是說,體內被放進什麼」

「就像是一些下三濫會將『粉』放進小孩體內一樣」

 

木骨:

「傑克?你說傑克?」

「不!那不可能,傑克不會成為那種工具!」

「他可是傑克傑克森!」

「不會有那種事情發生。」

 

斐爾斯。理德爾:

「但是有人比他更強」

理德爾打斷班傑明的激動喊話。

「你也看到了吧,那個黑影」

 

木骨:

「對,從天而降,所以那根本不是人。」

 

斐爾斯。理德爾:

「那,萬一這種傢伙不只一隻呢」

 

木骨:

車子行駛到大馬路上,穿越車陣,路燈、車燈,光線不斷劃過你們身邊。

「......不只......一隻?對......我應該確認......」斐爾斯突然打開了班傑明威爾的思緒,他喃喃自語。「真有你的,菜鳥。」

 

斐爾斯。理德爾:

看了對方一眼,理德爾轉頭去看窗外風景。

「我好歹也看過不少故事了」

「人數有誤什麼的實屬正常,萬一對方的武器超出預期才麻煩」

 

木骨:

班傑明威爾露齒一笑:「在這之前你都躲到哪裡去了,斐爾斯理德爾?在別人底下當永遠的討債小弟真是浪費你的才能。」

 

斐爾斯。理德爾:

「陰溝、廢墟」

「那種地方才是我們的聚集地」

 

木骨:

「你跟著我們就可以重返街道了,我們可不是那種會在陰溝裡生存的生物。」

 

斐爾斯。理德爾:

「重返街道......嗎?」

「還是先從死刑場出來吧」

 

木骨:

「替羅伯特做事,你可以做回你自己,或者說如魚得水的生活。」

「那種事你不用擔心,只要你不背叛我們,你永遠不會踏進死刑場——」

 

斐爾斯。理德爾:

「那群傢伙會想讓我們進死刑場」

「我突然想起來,我們剛剛沒有掃除痕跡吧」

 

木骨:

「......媽的。」

「好,我們還是現實一點......」

「我現在要去調查一些東西,你呢?」

「我在哪裡放你下來?」

 

//居然不揪他一起去「調查」wwwwww

斐爾斯。理德爾:

「.....就在你們的根據地吧,我家大概不能回了」

 

木骨:

班傑明威爾想了一下:「說的也是。」他轉動方向盤,過了一陣子,帶著斐爾斯回到俱樂部。

班傑明威爾將車停在地下室的路中間,沒有熄火,他確實只是送你回來而已。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走下車,回頭說了句「自己注意」便關上了車門。

看著車尾燈消失的方向,他走入俱樂部內。

 

木骨:

班傑明威爾抬手隨便揮了一下,驅車離開。

根據你上一次來的記憶,俱樂部的一樓有一個寬敞到誇張的大廳,而大廳正中間,面對正門的位置,是一張稜角分明的大理石平台,一般而言稱作櫃檯或服務台,但會員們稱之為哨站。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走近後在櫃台上敲了敲。

 

木骨:

你這才有時間注意到,這是一座相當高級的俱樂部。

櫃台內側有三名穿著黑色制服的小姐。

最靠近你的那位抬起頭,看了看你的臉,面帶微笑回應你:「您需要什麼呢,先生?」

 

//說真的

//理德爾不會搭訕

//誰趕快把約翰換上來

//三個小姐!!!!!

//難道是前面燒房子的補償(????)

//燒房子就滿足你三個願望?

//隔日,倫敦大火,兇嫌為一西裝男子

//神經病喔還要放火,有夠麻煩wwww

斐爾斯。理德爾:

「有空房嗎」

 

木骨:

「您有預約嗎?」

 

斐爾斯。理德爾:

「沒有」理德爾坦然說道

 

木骨:

小姐依然保持微笑。

「單人房嗎,先生?」

 

斐爾斯。理德爾:

「是。」

 

木骨:

「好的,單人房目前仍有空房。我們需要登記入住,麻煩先生示出會員證件。」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的表情突然變得很微妙,掙扎了片刻後,他深深吸了一口氣。

「羅伯特老闆!!救命阿!!!」

 

木骨:

櫃台小姐愣了一下,另外兩個也立刻抬頭看向你。

「先生?請你保持安靜。」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燦笑了一下,優雅回道。

「我拒絕」

 

木骨:

大廳兩邊穿著西裝的男性員工朝櫃台走過來。

「這裡有什麼問題嗎?」三個男人同時來到櫃檯前確認狀況。

 

斐爾斯。理德爾:

「沒什麼,只是有事找我老闆,對了,他叫羅伯特。卡羅」

理德爾雙手反覆張開收緊,隨時準備進行反擊。

 

木骨:

所有穿著正裝的人員都看著你。

櫃台裡的小姐向三個男人解釋。她說你來要了一間單人房,卻拒絕釋出會員證。

而你看六人的神情,很自然的,他們一致認同你是個入侵者。但由於你提起了羅伯特卡羅,這是他們暫時還沒把保全叫來的原因。

「本俱樂部不開放給會員外的人士使用,先生。除非你能證明你的身分,不然我們只能請保全將你驅離。」其中一個男人說。

 

斐爾斯。理德爾:

「我的身份?」理德爾搓了搓下巴,突然笑了一下。

「不如這樣吧,你向羅伯特傳一段話:『拿球棒的老鼠找到大塊起司了』,拿個無線電的事,一句話的事」

「你敢賭嗎?這句話是否關係重大」

「吶?」

 

木骨:

三個人看起來一臉疑惑。

其中一位小姐開始聯繫,不過你聽不清出她說了什麼,或是跟誰聯繫。

經過一小段交流。

「好的,我明白了,謝謝您。」只見那位小姐放下電話,抬頭對眾人宣布。

「這位是卡羅先生的客人,斐爾斯理德爾先生。」

「理德爾先生,卡羅先生為您準備了房間,請跟隨服務人員前往。」

小姐將訊息交代給其中一個男人,那男人轉過來面向你,等著你做反應。

 

斐爾斯。理德爾:

「謝了」理德爾點了點頭,示意男子可以帶路了。

 

木骨:

男人領著斐爾斯來到一間乾淨整潔的房間,房間裡有一張特大號的單人床,房間裡的室內設計充分地利用了每個角落,讓這房間毫不浪費任何空間但又不至於看起來太小。

男人將亮晶晶的房間鑰匙交給斐爾斯之後離開。

房間裡有一台電視和木製收音機,以及乾溼分離的衛浴設備。還有一扇落地門,門外是能欣賞城市光景的陽台。陽台上有張單人沙發和小圓桌。

 

斐爾斯。理德爾:

吹了個口哨,理德爾將背袋丟到床上,自己坐到沙發上。

當他開始放鬆身心,一陣陣的疲累感湧上來,讓他不禁打了個呵欠。

 

木骨:

斐爾斯不確定自己在幾樓,這裡有點高,至少高過五樓。

在昨天以前,你的人生經歷過多少次大起又大落。一度還陷入比社會底層來要更低的泥沼裡,背著沉重莫須有的罪名。然而不到一天時間,你現在居然站在所有人的頭頂上。

也許不是所有人。至少是,這個城市裡部分人的頭頂上。

光是去想你身後的房間是什麼樣子,現在迎面而來的寒風感覺也沒那麼冰冷,反倒有點令人舒心。

就在斐爾斯坐在高級俱樂部陽台的沙發上時,城市的另一邊,正在發生令他料想不到的事情。


木骨:

※1998年1月5日,00:20

約翰駕車帶著J以及你們的『委託物』離開巴頓人生服務。

朝著杳無人煙的森林小屋前進。

 

約翰:

「要在哪邊下車。」約翰盯著前方,終於開口打斷沉默。

 

J:

「?」J保持著沈默,對於約翰的問題有些疑惑

「森林小屋?」她記得委託人是這麼說的

「不過嘛,哪都可以唷」最後還是帶著笑意,用著好像不太在乎的語氣這麼說道

 

約翰:

約翰空出一隻手,解開襯衫最上面的那顆扣子,依然盯著前方,「這裡?」隨口問問的語氣,但車速明顯慢了下來。

 

J:

「行啊」J看了看窗外,確認了一下這裡是哪裡

//終於要到獨處時間了(約翰:

木骨:

約翰的車子停在某個巷弄裡。

這小巷J認得,雖然J不常出門,但過去接過的任務走遍了各個小巷。

J知道從這裡回辦公室的路。徒步大約會花上一個半小時的時間。

J:

「哈—對了,那啥...訂金」打了個哈欠,下車前,J才想起還有這麼一回事

 

約翰:

約翰伸手撈出袋子,取出布包輕快地拆開。指尖撫過熟悉的觸感,熟捻的快速清點金額,接著分成兩疊,把其中一疊遞出。留下的另一疊再次收回布包內。

「三七。自己點一遍。」

 

J:

乾脆俐落,一言不發的接過那一疊錢,只是大略的看了一下,然後便整疊塞進了包包中

下車,並將手套脫下,放在原本坐著的位置上「嗯...下....嘛,應該是不會再見了」原本打算說個再見什麼的,不過好像是沒什麼可能再見了,輕輕笑了笑

最後只是揮了揮手示意,然後便關上了車門,不快不慢的朝能夠通往辦公室的路前進

 

約翰:

男人沒答話,只是安靜地看向車窗外,「應該沒什麼髒東西跟過來?」視線掃過附近的巷子與暗處,試著辨認有無人影。

 

木骨:

這條暗巷目前沒有任何人。約翰只看見J離開的背影。

J花了一個半小時走回辦公室。

J:

J回到辦公室後,直接走進了廁所,順帶往辦公室裡頭看了下有沒有人

然後便開始洗臉,將臉上的易容裝扮卸下,接著放下頭髮,將繩子塞進包包

回到辦公室,將整疊錢拿了出來,考慮了幾秒,基於不久前才有奇怪的人入侵,想想還是別直接放在桌上好了,重新塞回包包內,回到房間,躺到床上,抱著包包準備休息了

約翰:

沒多停留,約翰再次發動引擎,帶著貨物一路前往森林小屋。途中,他順手轉開廣播,隨興的切到純音樂台,將音量轉小後,繼續專心駕駛。

(約翰 知識+駕駛)

約翰 ! roll 4D10 rolled 28. (6 + 5 + 9 + 8 = 28)

//飆車很開心吼(´・ω・`)

木骨:

音響內傳出鄉村音樂。

沿路順暢,約翰花了比想像中更少的時間抵達通往森林的道路。

進入森林後,輪胎下變成碎石土地。箱型車開在原始道路上有點顛簸。

約翰按照地址,來到一座木造的平屋前。

 

約翰:

約翰解開安全帶,抓起上車時脫下的手套重新套上,轉身下車,打開後行李箱。

「交貨前,驗收。」他拉緊手套,蹲下身,抱出那副軀體,靠著手電筒的光線檢查屍體的傷痕與外觀。

 

木骨:

就如約翰在殯儀館時看到的,傑克傑克森的胸膛到下腹有一條歪歪扭扭、已經被縫合的巨大傷口,很清楚的顯示了這具屍體曾被開膛剖肚。

屍體身長不到一百八十公分,身上除了正面的大傷痕,還有許多大小不一的舊傷,甚至還有些子彈造成的傷勢,顯然這個人過去的生活十分精采豐富。

 

約翰:

檢查過貨品狀態後,約翰翻出搶來的西裝,稍微比劃了一下尺寸,「真麻煩。」

雖然這樣碎念,還是從襯衫開始替貨物包裝,並添上了西裝外套、褲子。

 

木骨:

替屍體整裝實在不是件輕鬆的事,約翰花了一點時間,費了不少力氣,才替傑克的屍體穿上西裝。

 

約翰:

這次的體力勞動幾乎超出人口販子平常習慣的上限,他喘著氣,決定先擱置這東西。鎖上了後行李箱的門,回到駕駛座上拔走車鑰匙,約翰走向小屋,試探性的轉動門把。

 

木骨:

門沒鎖,這小屋看起來廢棄多時。

 

約翰:

推開門,走到屋內觀察格局。

 

木骨:

屋子雖小,五臟俱全。房子裡分隔出廚房、餐廳、客廳和臥室。

不過因為牆破了,門沒了。眼下任何空間都沒有隱私。

踏進屋內,鼻尖傳來陰涼潮濕的氣味,混合泥土和爛葉味道。

四周寂靜無聲,只有約翰,和一具冰冷的屍體。

※待續


◀前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