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木骨  

PC:斐爾斯 · 理德爾(潘二喜)J(時羽)約翰 · 史密斯(八十八)

團錄整理by 八十八 / 角卡區 / 場外閒聊斟酌收錄,一律置右。


//大家都在嗎

//(鼾聲)

//(發出角色死亡的慘叫)

//那我們開始吧

//好,斐爾斯死了

//(從名單中劃掉

//斐爾斯.理德爾

//角色有復活機制不是常識嗎!!(從存檔點衝出

//乖,去睡覺

//「死禿子,我敲你腦門喔」

//駕車逃逸

//「警察?我剛剛看到有一個可疑人士駕車超速」

1998年1月3日,午後。

昨天大姐頭得知J弄丟了手機之後很不高興,雖然J的手機裡沒什麼可追查的線索,而且目前也沒有任何人有理由或者說有證據調查J。但J畢竟是組織裡的殺手,弄丟手機這件事還是很要不得。

J沒有親眼看見大姐頭的反應,因為加上今天,已經有三十六小時以上沒有跟大姊頭碰面,一切都是靠手下傳訊。

就連今天早上從大姐頭那裡收到的新手機,也是由其他成員交給你的。

(重新獲得一支手機)

(現在是一個普通平日的午後,請各位稍微描述一下自己在做些什麼)

//原來會補發的嗎

//大姊頭缺人嗎

//不缺,滾

//(哀桑離去

J:

「老大最近有事要忙嗎...」J在辦公室吃完午餐後思考了一下

「嘛,算了」J抱著兔子布偶,檢查了下身上的物品,準備出門上街晃晃

斐爾斯。理德爾:

指揮幾個小弟整理殘局,理德爾坐在屋內沙發擦拭球棒,桌前一名中年男子瑟瑟發抖。

「藍迪,我可以叫你藍迪吧?我記得你還款的期限在上禮拜來著,怎麼又延期了呢?」說罷理德爾不顧對方肩膀的傷勢,兩腳一跨就放在對方肩上。

吃下最後一點黃油麵包,理德爾放下腳轉身離開房屋,留下一群暴力慾望尚未發洩完畢的小弟。

他抽出口袋中的筆記本並劃上一橫隨後收起,抬頭望向天空,他決定去買包菸抽抽。

木骨:

J在辦公室桌上看見隨手扔在桌面的報紙,日期是今天。

斐爾斯在賣菸的攤商前看見今天的報紙。

『港口住宅區凶殺案』你們兩人看見這樣的標題。

//翻了一下記錄

//導入完全就是約翰的撩妹日記嘛!(摔書

//你也可以撩妹呀

//但你在睡覺

斐爾斯。理德爾:

接過菸並將其放入菸盒後,理德爾將視線放在報紙標題上。

叼起一根菸並點燃,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總之不要讓這把火燒過來就對了』他在心中暗自思索。

捻熄只餘煙嘴的菸,理德爾隨手將其扔入路旁的垃圾桶,檢查了接下來並無任務後,他邁步漫遊在大街上。

J:

「哪個沒收拾好的外行人嗎?」J簡略的看了看報紙的內容

「等等要去看看嗎?」她邊看邊想著

約翰:

身穿西裝的男子在住宅區散漫的提著手提箱漫步,一臉輕鬆,不疾不徐的步調走向附近的黑色愛車。

男人自然地掏出鑰匙,俐落的鑽入駕駛座,並未發動引擎,而是轉身翻找副駕駛座上散落的廣告傳單,大部分都是餐廳廣告。

「不知道這時間,哪間會有可愛的店員值班?」

//日常想撩(1/N)

//嗚哇,人渣發言

木骨:

約翰看著那些傳單,評估後發現不管哪間,店員都很可愛。

//都很可愛wwww

//店員看起來很可口就大丈夫了(問題發言

//用可愛的員工吸引噁心(x)的大叔們

//解釋有二

//一,真的很可愛

//二,你的好球帶有夠寬

//有印象的應該都撩過了吧(?)

//絕對是wwww

//都撩過了所以可愛

//沒撩過的更可愛

//整個東區都是我的後宮場

//沒有不可愛只有更可愛

//嗚哇,果然是人渣大叔呢

//還滿可愛的<可愛<很可愛<更可愛

約翰:

男人在膝蓋上理了理一疊傳單,整齊的放到後座,「果然還是上次的那間餡餅店好?」

笑著發動車子,循著記憶出發,「流動率特別大,應該有機會見到可愛的新人呢。」

木骨:

約翰準備前往餡餅店,途中,手機突然響起,是客戶用的那支。

約翰:

「是誰?」快速地開到路邊暫停,取出手機。先是看了一下車窗外的情況,隨後泰然自若地接起手機,「您好,我是約翰,需要什麼服務嗎?」

木骨:

「約翰史密斯?」是個男人,聲音低沉,相當陌生。

約翰:

「如您所見,不,應該說是聽見。如假包換的約翰史密斯。」帶著隨意的笑容,稀鬆平常的回應,「這聲音,我好像沒見過您?」

木骨:

「我們確實沒見過。但我聽說過你的業務範圍和信用度,我有一個案子要交給你。」

約翰:

他抬起手摸上領帶,望向窗外熟悉的景色。「恕我冒昧,您是從哪裡得知這個電話號碼的?普通的商品傳單與印刷名片,或是其他管道?」

木骨:

「人脈。」

「這次案件的委託方指名要找你。」

約翰:

男人輕微的點了點頭,明顯停頓一秒。

「我明白了。該如何跟您接洽案子的詳細內容?」

木骨:

「18:30,三春小館,務必準時。」

電話裡的陌生男人對約翰說。

約翰:

從身上摸出一枝筆,在身邊的傳單記下時間,「到門口,還是有私人包廂?」

木骨:

「到最裡面的四人坐等著就行了。」男人說。

約翰:

露出淺笑,向後靠在椅背上,「明白。」

根據業務的習慣,他會等對方先掛電話,因此只是沉默地看著窗外。

木骨:

對方說完話就掛上電話。

約翰:

他重新坐好,在傳單上多寫下不少時間,添上無意義的行程內容之後,發動引擎繼續往餡餅店出發。


J:

「看來是呢?晚一點再去看看吧,這個時間...估計會有很多人」

J把報紙放回桌上,出門閒逛了

木骨:

J在路上閒逛時,手機傳來一條信息。『18:30,三春小館,務必準時』

J:

「誒...這個時間,可惡,晚飯沒法吃了」J停在路邊看訊息,並用手機設了個六點整的鬧鐘,然後打算將手機收起來,有了上次的教訓,這次她確認手機有放進腰包後才將視線從手機上移開

「其他的就到時候再問唄」J繼續走在路上閒逛


//我家跳電了w?

//停電了wwww

//真假

//怎辦

//筆電還好

//被查電表了

//我們這團是不是真的,牽扯到什麼

木骨:

(場內時間12:30)

約翰又花了十多分鐘來到餡餅店。停好車進到餡餅店之後發現裡面幾乎坐滿了客人,幸好靠窗的沙發區還有個位置。

約翰:

確認車子鎖上之後,約翰輕快的走到點餐櫃檯,第一眼就是先掃過櫃檯的服務生長相如何。

木骨:

櫃台裡的服務生就和往常一樣賞心悅目,但沒有能稱上驚豔的目標。

約翰:

「看來沒新人呢。」輕柔而遺憾地語氣,但他注意到上次那位聲音特別甜美的服務生今天有上班。他聳了聳肩,轉向沙發區最後的位子坐下,向服務生招手示意。

木骨:

服務生快速走過來:「需要什麼?」可惜不是聲音甜美的那位。

現在接近用餐的尖峰時段,店員忙得不可開交。

約翰:

「我要一份招牌英式餡餅,附紅茶跟你的笑容。」約翰神色自若的點餐,彷彿裡面沒有混雜奇怪的點餐內容,「對了,紅茶甜度跟妳一樣甜,謝謝。」

木骨:

服務生在小本子上寫下你的餐點,然後和顏悅色地說:「那樣的話是無糖紅茶?」

約翰:

「對。」一臉鎮定,臉上依然是業務專用笑容,「麻煩妳了。」

木骨:

「馬上來。」服務生像風一樣離開。

等了一陣子約翰的餡餅和無糖紅茶才送上。

(約翰做智力+警覺檢定)

約翰 !roll 3D10 rolled 14. (9 + 1 + 4 = 14)

木骨:

客人越來越多,室內已經客滿了,有些人只能排隊等外帶。平日會和你閒聊幾句的女服務生們現在一個都沒空。

約翰:

似乎也沒心思繼續煩服務生,按照平常的速度用完餐後,回到街上找尋書報攤。

木骨:

約翰很快就看到路邊的報攤。你發現今天新聞頭版全都是同一個『港口住宅區凶殺案』

//我要觀察店員的顏值(GUN

//你想攻略老婆婆嗎(老少通吃?)

//沒有吧

//吧?看來是疑問句呢(?)

木骨:

顧報攤的是個年過七十的老婆婆。

約翰:

約翰停下腳步,看了一下標題,伸手抽起一份,連同零錢遞給老婆婆,「我買一份。」

木骨:

老婆婆收了錢沒多說什麼。

約翰:

在街上晃了晃,沒見到有趣的事情,也沒有落單的單身女性,他又帶著報紙回到車上,開始閱讀頭版新聞內容。


斐爾斯。理德爾:

走了幾步,理德爾覺得街上沒有什麼怪事就回家了。

(斐爾斯請做智力+警覺檢定)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2D10 rolled 9. (1 + 8 = 9)

木骨:

你走進公寓來到家門前,身後突然有個男人叫住你。

「斐爾斯.理德爾先生?」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的腳步停下,他轉身看向眼前的男子,手上的球棒被他藏在陰影裡。

「我,似乎不認識你呢,有什麼事嗎」,他如此詢問道。

木骨:

你轉過頭,發現是兩名警察。他們報上局所和身分,然後說:「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

斐爾斯。理德爾:

「走一趟可以,不過好歹告訴我發生了什麼吧?」

木骨:

「到局裡你就會明白了。」兩名警察示意要你跟他們走。

斐爾斯。理德爾:

聳聳肩,理德爾走向警察,並沒有反抗的意思。

木骨:

斐爾斯被帶進警局,然後安置在偵訊室裡。

不一會兒,一名裝髮整齊,模樣精幹的中年男子走了進來,坐在你的對面。

他看著斐爾斯,觀察斐爾斯,態度不疾不徐。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回望對方,點了個頭,態度謙恭有禮。

木骨:

「斐爾斯.理德爾,知道你為什麼坐在這裡嗎?」

他的態度雖然嚴肅,但語氣還算友好。

斐爾斯。理德爾:

「很遺憾的,你的部下並沒有做任何說明就把我帶到這」理德爾沉穩的回答,清澈的雙眼看不出情緒。

木骨:

那名警察拿出一張照片推向斐爾斯,是法醫鑑定結束縫上胸腔後拍的遺體照。

「你認得這個男人嗎?」

(斐爾斯做知識+幫派檢定)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2D10 rolled 14. (5 + 9 = 14)

斐爾斯。理德爾:

「喔?這人我似乎有看過,沒什麼印象」

「難道是報紙頭版上那個?」

木骨:

男人沒有反應,就好像你沒問這個問題。

「今天凌晨3點到4點之間你人在哪裡?」

斐爾斯。理德爾:

「睡覺」

木骨:

「有人能夠證明嗎?」

斐爾斯。理德爾:

「我家是破爛公寓,應該沒人能證明?」

木骨:

男人點點頭:「1月1日,晚上11點到12點之間你人在哪裡?」

斐爾斯。理德爾:

「公寓陽台」

木骨:

「一樣沒有人可以證明?」男人接話。

斐爾斯。理德爾:

「看來是這樣沒錯」

木骨:

斐爾斯始終看不出男人的情緒和想法,看來這場偵訊沒那麼快結束。

※待續


◀前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