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飯店》是串連社群經營者、研究者、觀察者的系列聚會。

大馬路的後巷,每一天,附近的、遠道而來的人,戴著各色的面具、背著各樣的包袱來到大眾飯店吃飯。群島的朋友們,也常在這裡聚會。

城市的角落,有一群一群的人,用社群自稱,或者不是。懷著「想做點什麼」的奇怪想法,在反覆枯燥的日常之間,默默地努力,擠出屬於「我們」的一點空間。群島想要邀請你來《大眾飯店》,與我們一起聊天、吃飯、喝酒,在這條巷子裡,認識更多「怎麼沒有早點認識你」的人。

《大眾飯店》,群島作東,我們想認識各地的社群、社區、創作者、奇怪空間、另類群體。如果可以,我們想讓更多人看見,除了乾淨俐落的設計工作室,這個尚未定形的國家,還有很多不一樣的文化與創造力。

2019/7/14

地方誌、地方報、地方社群

《雞籠霧雨》的奕蘋、前《貢丸湯》編輯、現「行人出版社」員工喆亮、地方誌與 zine 的忠實讀者大寧

Facebook 活動連結

共筆

2019/5/11 2pm

我們與社群的距離

g0v 揪松團」的 ipa、「Lightbox 攝影圖書室」的阿定

2017/6/10

打開拌一拌:在台北做空間

OCAC 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南機拌飯

Facebook 活動連結

打開-當代藝術工作站成立於2001年的板橋(台灣),是由藝術家自主營運的空間。打開-當代藝術的工作包括了藝術策展、跨領域交流、研究與出版,以及提供可行的資源。他們相信在今天,藝術比過往任何時刻都來得廣泛並深入觸及了我們的生活(命),人們需要更豐富也更關鍵的提示:當代藝術何為?他們試圖著眼於此,專注在藝術與公眾之間提供更多樣的交涉模式。

 

南機拌飯是「地下社造勞動合作社」活化經營的空間,一個社區共享經濟的實驗基地。在萬華南機場老社區的地下室,聚集一群人交流合作:經營社群基地與協力社區發展,實驗共食廚房與在地市集;再生舊物與剩食,分享勞動與理念。共駐合作的單位/計劃還有人生百味石頭湯計畫、綠點點點點工具分享、夢想城鄉木工班、芒草心起家工作室 KIGE。

2017/5/6

關係自造:社群與組織間的光譜

波栗打開開」的阿球、「Fablab Taipei」的 Ted

Facebook 活動連結

阿球/許欣瑞

熱線教育推廣部主任、輔仁大學心理研究所。目前執掌熱線同志青少年服務、家庭親子議題、性別教育推廣、同志開放、多重伴侶非典型親密關係議題。

波栗打開開

一個關於開放關係及多重伴侶的平台,希望打開各種伴侶與情慾關係的討論空間,讓人們大方面對非典型的關係與情感需求。【波栗打開開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一個工作組。】

Ted/洪堯泰

Fablab Taipei 創辦人、社團法人臺灣自造者協會理事長、Fab Academy 國際數位自造學院的台灣講師,南加大建築學院研究所。於 2015 年舉辦 FAN2(FabLab Asia Network 2nd Conference)。

 

Fablab Taipei

一個提供數位製造工具的開放空間,一個鼓勵實作與知識共享的社群。【Facebook 粉絲頁Facebook 社團

2017/3/19

燒燬你的烏托邦

Zito/阿拓、Sophie/阿飛、怡華

Facebook 活動連結

(偽)烏托邦的社群經驗參與分享及討論。

●火人祭(Burning Man)

每年成千上萬的參與者在美國內華達州的黑石沙漠(Black Rock Desert)從頭打造一個名為「黑石城」暫時市鎮,七天後,在一個周六的晚上親手將一切付之一炬,黑石城會不留痕跡的從大沙漠裡消失,人稱火人祭(Burning Man)。火人祭鼓勵創造、分享、去商品化和去中心化,多被描述為對社群意識、藝術、激進的自我表達、自發與即興、自力更生的實驗,短暫的實現了理想主義者們的夢想,但卻也不乏那些隱藏在炫麗光彩下的陰影。

●曙光之城(Auroville)

南印度的曙光之城(Auroville)創立於 1963 年,人稱母親的創立者 Mirra Alfassa 稱曙光之城旨在成為一座寰宇城鎮,來自世界各國的男男女女都能夠超越信條、政治、國籍,和平、進步且和諧地住在這裡。曙光之城的目的是實現人類大同。至今已運行超過50年,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印度政府、達賴喇嘛等組織與個人所支持、背書,同時也為為 BBC、寂寞星球(Lonely Planet)等各大媒體報導,有人認為,曙光之城已成為觀光客的另類社會/社群體驗園區,然不爭的是,觀光業帶來的收入確實長期支持著曙光之城的各項開銷與基礎建設。

●克里斯欽自由城(Fristaden Christiania)

1971 年,一群年輕人撞開了丹麥一間廢棄軍營的圍欄,宣告成立克里斯欽自由城。自由城占地 0.3 公頃,被視為一座信奉自由、無政府主義與集體主義之城,至今運作超過四十年。如同整頓城市裡的貧民窟,外加自由城一直是世界最大的大麻交易市場─即便此地強烈禁止一切「硬毒品」─丹麥政府曾不惜動用大量警力「清城」,直至 1973 年社會民主黨視之為「社會實驗」而獲特許和 1989 年《克里斯欽法》通過後,自由城才得以以國中國一般的特例之姿,行販賣大麻、占用國防部所有之土等「違法」行為延續至今。

2017/2/12

中國美院、黑客松、社群想像

pm5

Facebook 活動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