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的祝福】 COC 6th / GM:八十八     PL:卡普耶卡

GM :

2018 年 5 月 21

慵懶的午後,你在街上閒逛著,尋找能當婚禮祝福禮物的物品。

婚禮的主角不是別人,正是酒吧裡的客人。前幾天,在東京酒吧相識,並且決定步入禮堂的客戶,特意親手將喜帖交給你,希望你能出席婚禮。由於兩位新人都是認識好一段時間的常客,因此你打算利用今天的時間準備禮物。

就在你在路邊等著過馬路的時候--

請骰【觀察】、【聆聽】

犬飼擲骰: 1D100<=80 @觀察

[1D100: 49 = 49]<=80 @觀察 => 成功

犬飼擲骰: 1D100<=70 @聆聽

[1D100: 71 = 71]<=70 @聆聽 => 失敗

你無聊的看著對街,注意到對街的花店前有位穿著制服的少女,手上抱著一束花。似乎注意到你的視線,少女略顯驚訝的回看著你。

正當你專注看著少女的時候,刺耳的煞車聲傳到耳中。你還來不及反應,眼前就被一片白光籠罩。失去意識之前,一雙冰涼的手緊緊抓住你的手臂,耳邊傳來模糊的「幫幫我......」

下一秒,腳下失去了踩著地板的真實感。

重新恢復意識後,首先感覺到的,是柔軟的觸感。似乎好好地躺在床上。

犬飼 :

「......怎麼回事?」感覺到柔軟觸感,犬飼先是楞了一下並往四周看去,同時之前曾被綁架過的不好回憶浮了上來。

那女孩......花...到底是?

GM :

從床上坐起身,你發現自己身在一個小房間中,感覺像是臥房。

床邊有著小床頭櫃,床鋪前正對著一扇窗戶,窗前是普通的書桌。書桌旁邊有個書櫃。

視線一轉,你見到木造的房門就在床尾附近。

犬飼 :

「這裡是,臥房?是誰的家嗎?」環顧了下四周,犬飼先是看了下躺著的床鋪,接著離開床舖走向了窗戶,打算看看外面的情況。

GM :

床鋪非常乾淨整齊。走向窗邊,窗戶是關著的,外面是異常乾淨的藍天。

犬飼 :

白天......時間沒過很久嗎?犬飼越過書桌,將頭往窗戶外探去。

請骰【觀察】

犬飼擲骰: 1D100<=80 @觀察

[1D100: 47 = 47]<=80 @觀察 => 成功

GM :

你仔細看著窗外的景色,不知為何,看越久,越感覺那片藍天像是壁紙一樣。

犬飼 :

「......」不對勁。藍天的虛假感讓犬飼有些不安起來,她轉過身走向了房門,抱著某些預感去轉動手把。

GM :

門把倒是很輕易的就轉開了。

犬飼 :

「?」手僵在原處,原本不覺得門能輕易開啟卻意外沒有上鎖,反倒讓他有些卻步。

他沒有推開門,而是鬆開手看向了床頭櫃。

對了,身上的東西?被現在狀況給吸引注意力,他現在才想到自己攜帶的物品是否還在身上。

GM :

床頭櫃上放著相框,稍微靠近一看,裡面有張照片。照片中是兩位女生,長髮少女穿著制服,另一位短髮女性則是休閒的長洋裝,從兩人的動作看來,似乎關係非常親密。

低下頭確認物品,這才發現除了衣服之外,包包與隨身物品都不在身上。

犬飼 :

「......果然嗎?」有些不太意外,犬飼只是疑惑了下便邁向床頭櫃,拿起了相框查看。

「是...那位少女嗎?」他回想在街上看見的那位女學生,思考是否有關係。

GM :

你思考了一下,雖然無法完全確定,但總感覺照片中的高中生,與路邊抱著花束的少女有點相似。

犬飼 :

「同一個人...還是親屬?」但這和他會出現在這有什麼關聯呢?有點想不透原因,犬飼皺著眉將相框翻過來,想拿出照片來仔細查看。

GM :

相框並未黏死,很輕鬆的取出照片。

犬飼 :

將空掉的相框放回原位後,先是再仔細看了下照片上的人,接者將照片翻過來查看背後。

//沒東西就直接帶走了W

//其實畫著藏寶圖之類的

GM :

照片後面沒有什麼特別的。

犬飼 :

「.......算了。」覺得自己的舉動有點多餘,但也沒將照片放回相框內,而是收進口袋中。

接著他轉向書桌,剛才只顧著看窗外卻將書桌忽略了,或許桌上或抽屜內有些什麼吧?

GM :

書桌沒有抽屜,沒有任何灰塵的桌上只放著電子鐘與一束白色的花。

犬飼 :

花?

他想起了少女那時的確是抱著一束花,是同一束嗎?

「但這,關聯在哪?」犬飼自言自語道,手拿起了電子鐘想看上面的時間。

GM :

桌上的花束靜靜躺著,是非常常見的百合花,花束看起來彷彿新摘下,是純潔的白色。思緒飄回豔陽下的街口,那束花,似乎也是百合。

電子鐘上顯示著 2013 年 5 月 21 日。但你清楚記得今年是2018年才對。

請【SC】0/-1

犬飼擲骰: 1D100<=94 @SC

[1D100: 28 = 28]<=94 => {28 <= 94} => 成功

不知道是穿越還是時間設定錯誤,一絲不安的感覺浮上心頭,但很快又被壓了下去。

犬飼 :

「這倒是解釋了窗外......大概吧。」

窗外、照片、花、和時鐘,這些組合起來就活像電影上演的東西,悄悄的給予了犬飼不安,但一如往常地用理智壓下。

接著像是回憶起什麼苦笑起來,「至少跟比那時候相比,我現在算安全多了。」

然後放下了手中的電子鐘,低喃了句話:「妳說要我幫幫妳,那、妳在哪呢?」

說完,將視線轉向了書櫃,看上面是放著什麼書籍,或是其他東西。

GM :

書櫃上放滿了高中生的參考書,其中夾著一本植物圖鑑。

犬飼 :

看來是那女孩的房間了......略過那些參考書,犬飼直接抽出了植物圖鑑開始翻閱。

GM :

你翻開圖鑑,恰好翻到夾著書籤的那頁。那裡是百合花的植物說明,書中寫著:

百合花,純淨無邪的花,是高雅的象徵,適合拿來送禮用。花語:永恆的愛與祝福

犬飼 :

「...是想拿去送給她嗎?」依舊拿著書,犬飼再次看向說桌面上的花束,冒出了有些風馬牛不相及的話。

似乎是被現在、和這裡給影響,明明沒有任何人卻一次又一次的對著空氣說話,他不禁笑了出來。

「......不管是不是,這作為禮物也很不錯。」合上圖鑑並將書放回原位,犬飼伸手拿起了花束,接著重新面對了那扇門。再次握上門把,但這次選擇了推開門。

//不要自己瘋起來www(X

//ㄟ嘿

請骰【觀察】、【聆聽】

犬飼擲骰: 1D100<=80 @觀察

[1D100: 92 = 92]<=80 => {92 <= 80} => 失敗

犬飼擲骰: 1D100<=70 @聆聽(開門前

[1D100: 98 = 98]<=70 => {98 <= 70} => 失敗

GM :

推開門,門外異常安靜,眼前是一條普通的走廊,其中一端是牆壁,另一端通向普通的玄關,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房門。

犬飼 :

太安靜了。沒有直接走向玄關,而是走向牆壁後空著的手輕敲了下。

GM :

沒什麼反應,走廊裡只有寂寞的幾聲回音。

犬飼 :

「......」看來沒其他地方了。

這次犬飼直直走向了玄關。

GM :

玄關的地面上散落著鞋子,大門邊有著木造鞋櫃。

鞋櫃上擱著藥包、一把鑰匙與一張折起的紙條。

犬飼 :

犬飼將手上的花束先放到鞋櫃上,騰出手後先拿起紙條重新攤平,半靠在櫃上開始看上頭寫些什麼。

GM :

紙條上有著清秀的字跡,只有一行字:藥要記得帶喔 By 唯

犬飼 :

「所以,都忘記拿了......還是來不及拿?」他拿起藥包,以自己多年照顧哥哥的經歷試圖分辨是什麼藥。

犬飼擲骰: 1D100<=26 @藥學

[1D100: 31 = 31]<=26 => {31 <= 26} => 失敗

GM :

藥包上的字跡不算潦草也不算工整,包裝上的藥名不是你熟悉的藥物。塑膠密封袋的藥包內似乎還有幾包小包裝的藥。

犬飼 :

花都拿了,也不差這一個。隨手將藥包放進有著照片的口袋內,拿起了鞋櫃上最後一個東西。

不知道這把是房間的、還是大門的鑰匙呢?

GM :

鑰匙上掛著一張小標籤,上面寫著 「03/10」

犬飼 :

是日期嗎?還是指時間?犬飼盯著標籤思索了下,但和目前知道的都和不太上。

想到這,他回頭看了下自己清醒的那個房間的方向。

GM :

房門維持著原本的樣子,時間像是停止了一樣。

犬飼 :

「還是不太懂阿。」到底為什麼找上自己呢?這裡又是什麼地方?

「到底要我幫妳些什麼呢?」

不過這應該沒人能回答了。他隨手將鑰匙放回鞋櫃上,彎腰看了下鞋櫃和地上散亂的鞋子。

//這是個充滿自言自語的劇本

GM :

鞋子與鞋櫃內都是女性的鞋子,尺寸看起來都是一樣的。

犬飼 :

只有一個房間、一個尺寸的鞋子,這裡是、只有一個人是嗎?

沒頭緒的問題。 犬飼重新拿起了花束,並在思考過後也拿上了鑰匙。

接著伸手握住了鐵門門把嘗試開門。

GM :

鐵門發出上鎖的聲音,沒有反應。

請骰【觀察】

犬飼擲骰: 1D100<=80 @觀察

[1D100: 85 = 85]<=80 => {85 <= 80} => 失敗

犬飼 :

鎖上了啊。這次就沒超出犬飼預料外,然後拿出那把鞋櫃上的鑰匙插入鎖孔。

GM :

門鎖發出喀的一聲,似乎是大門的鑰匙。

你推開門,門後是另外的空間。

一進到房內,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長沙發與電視。電視上播著新聞,角落的日期寫著 2014 年 3 月 10 日。

在客廳區域的左側是四人座的木製餐桌,桌上已經放了幾道熱騰騰、還冒著煙的餐點。餐桌後面是簡單的開放式廚房,廚房內傳來鍋鏟碰撞的炒菜聲,隱約能看到有人在廚房做菜。

犬飼 :

時間......前進了?然後標籤,是指日期嗎?

又是一個難解的。不過他也沒繼續思考下去而是尋著聲響接近了廚房,悄悄的往裡面看是誰在裡面。

GM :

就在你打算靠近廚房時,手上的花束忽然變輕。你低下視線,發現原本還盛開的百合,居然一瞬間枯萎了。

見到忽然枯萎的畫面,請【SC】0/-1

犬飼擲骰: 1D100<=94 @SC

[1D100: 7 = 7]<=94 => {7 <= 94} => 成功

廚房的女性是位短髮的女性,穿著輕鬆的家居服,圍著圍裙專心炒菜中。

犬飼 :

「時間、嗎?」犬飼看著手上枯萎的花束,又看向了廚房內的女性,終究沒打算干擾對方的動作。 而是轉頭仔細看起整個室內,除了進來的門外有沒其他的門或窗戶。

GM :

沒看到其他的門或窗戶,這間「客廳」有著剛才走廊的詭異感。你四下查看的時候,看到沙發後有張小茶几,茶几上擺著兩個相框。

犬飼 :

不安感又重新浮起了些。

但在這裡會感到不安也不奇怪吧?犬飼這樣告訴著自己,在走向茶几時隨手將枯萎的花束放到沙發椅背上後,拿起了相框。

//強力說服自己中w

GM :

其中一個相框與你口袋中的照片一樣,是兩位女性的合照。另外一張相片是同一位短髮女性與陌生年輕男性的合照,背景是遊樂園,角落用鮮紅的筆畫上了愛心。

就在你看著照片的時候,廚房內傳出鍋鏟的敲擊聲。轉頭一看,短髮女性正在將鍋中的熱炒盛起,放到盤子上。彎身關上爐火後,端著盤子走向餐桌。

見到你的時候,露出溫柔的笑容,「晚餐煮好囉,今天真早回家呢。」 她將手中的豆干炒肉絲放到桌上,遞出筷子,「快吃吧,吃完記得要去吃藥喔。」

 看著女性的笑容,你認出她是照片上的那名短髮女性。

//晚餐時間

//我(以前)跑這段,PC吃超開心的(是個吃貨)

犬飼 :

認錯人了吧?這是犬飼第一個浮起的念頭,但第二個是『她』把自己看成誰了?

「......我,沒食慾。」看著短髮女性,又看向桌上似乎很美味的晚餐,最後、沒有接下筷子,而是表示沒有想吃的慾望。

事實上就算他真餓了,也不敢在這詭異的地方吃下任何東西。

GM :

「怎麼了嗎?身體不舒服?還是發燒了?」女性似乎很擔心,還沒來的及坐下,立刻靠到你身邊,同時伸出手朝著你的額頭摸去。

犬飼 :

「沒什麼,就只是不想吃而已。」犬飼下意識的閃過女性的手,「沒有什麼不舒服的地方。」

不過、藥嗎......

他決定說一個小小的謊言,「不過藥包我不知道放到哪去了,找了很久都找不到。」

GM :

對方依然皺著眉,伸出的手停在半空中,「這樣啊,不然你早點吃藥休息?」那看起來不太像裝的,而是真的很擔心你。

聽到藥包不見的消息,女性的眉頭更加深鎖,「不見了?在學校弄丟了嗎?真是糟糕,不按時吃藥不行啊。」

犬飼 :

「一天不吃沒關係吧?」他看著女性的表情並順著女性的話想套出藥究竟是做什麼的。

GM :

「不行!一天三次飯後,醫生說過很多次了。」女性雙手抱胸,開始嘮叨,「平常妳就常常忘記帶藥去學校,發作了怎麼辦?」

犬飼 :

看來紙條上的唯是這人沒錯了,不過......有些久違了呢。自從離家出走後就再也沒聽過人對自己嘮叨,而且、還是這種帶著關心的嘮叨。

「可是找不到也沒辦法吃。」雖然藥包是在他身上,但犬飼刻意的盯著女性擺出一副自己沒辦法的樣子。

GM :

女性嘆了口氣,「但是今天這時間也來不及去醫院領藥了。」她轉身走向電視櫃,蹲下身子在抽屜中翻找,「真是的,這是最後一包囉。」女性帶著一包小小的藥包回到你面前。

「配水吃下去就快去休息,明天記得去領新的藥。」將藥包塞給你後,女性到廚房到了一杯水,拿到桌邊遞給你。

犬飼 :

「嗯。」沒有繼續裝反抗下去,犬飼接過水、撕開藥包裝做將藥吞下去,但實際上是將藥丸藏在舌頭下。

//神隱少女

GM :

盯著你吃下藥丸後,女性轉身回到廚房收拾起剛才煮菜的用品。

犬飼 :

趁女性轉身的同時,犬飼將藥丸吐在手上,藏進了另一邊的口袋內。

接著在對方發現前,打算悄悄的離開這裡。

GM :

你轉身走向門口,廚房內的女性似乎沒有注意到你。

正當你伸手壓下門把的瞬間,刺痛的感覺襲上心口,讓人不由自主的蹲下身。起先還只是普通的刺痛,但很快就轉成越來越強烈的痛楚,心臟幾乎被掐住的感覺令你無法呼吸,難受的大口喘氣。

隨著心臟的不適感越來越高,意識也漸漸抽離,在你倒下撞到地板前,最後聽到的是女性奔跑過來的腳步聲。

【SC】 –2/-1D4

犬飼擲骰: 1D100<=94 @SC

[1D100: 68 = 68]<=94 => {68 <= 94} => 成功


GM :

鼻尖嗅到淡淡的百合香,卻像是錯覺一般轉瞬消失。

悠悠轉醒,第一眼見到的,是死白的天花板。回過神來,你注意到自己又躺在床上,雙手空蕩蕩的。方才的刺痛感早已消失無蹤,平穩的心跳持續著。

犬飼 :

「這裡、是醫院嗎?」睜開眼,映入眼簾的天花板讓犬飼以為自己身在醫院中。

 剛才......他抬起手放上自己的胸膛左側,感受了下從身體內部傳來的震動,才撐起身體看了下四周。

GM :

就像是錯覺一樣,倒下前的疼痛已經完全從心口消失。

稍微看了看,發覺四周是熟悉的小房間,正是你不久前離開的臥室。床邊是同樣的小床頭櫃,牆邊有扇窗戶,窗前同樣有著書桌、書櫃。木門也在同樣的位置。

犬飼 :

昏過去後就回來了?

不對,『我』那時候應該不是昏過去......雖然消失但仍能完整回想起的痛楚,犬飼稍微思索了下後,先是摸了下口袋、接著轉向了書桌上的電子鐘。

如果和他猜測的相同,那時間或許也是......

GM :

口袋裡空蕩蕩的,沒吃下的藥丸、藥包與紙條也全都不見。

電子鐘顯示的時間是2016 年 5 月 21 日,旁邊的百合花束依然是盛開的模樣。

犬飼 :

不對,年份不一樣。犬飼有些驚愕的盯著電子鐘好幾秒,然後抬手抹了下臉。

「這到底......」他深吸了口氣,就著第一次清醒時的記憶查看窗外、相框和書櫃。

GM :

窗外的藍天和「三年前」一樣,看似自然卻有壁紙般的違和感。

床邊的相框是同樣的照片,並無分別。書櫃上多了一個小小的桌曆,停留在五月份的頁面,二十號之前的日期都被打了叉。

請骰【觀察】

犬飼擲骰: 1D100<=80 @觀察

[1D100: 31 = 31]<=80 => {31 <= 80} => 成功

就在你看著桌曆的時候,視線注意到桌曆角落有被翻閱過的小小折痕。

//沒錯,這是個一年只有一天的世界線(ry

犬飼 :

「......」這種地方真不知是完全一樣、還是出現變化比較可怕。犬飼在心理低喃著,起身走到桌前拿起桌曆,順著摺痕翻開查看。

GM :

五月的下一頁理所當然地接著六月,六月六號當天被特別圈起,加上一個星星標記。

這個月的角落並沒有摺痕。

犬飼 :

「是特別的節日嗎?」六月六日.....稍微記下這個日期,犬飼繼續翻閱桌曆,翻到底後又往前面翻看是否有些寫些什麼。

GM :

其他月份一片空白,就和異常乾淨的書桌桌面一樣,沒有多餘的記號。

犬飼 :

時間上是只有這兩個月?

習慣性的將桌曆翻回原本月份後放回桌上,然後看向書櫃,看書是否和之前相同、以及植物圖鑑是不是放在原位上。

GM :

書櫃的擺設與先前相同。

犬飼 :

看沒其他變化,犬飼也沒像一開始帶走什麼,而是讓這裡維持原本的樣子後直接離開臥房。

或許外面也會是一樣,或是多了什麼吧?

GM :

推開門,門外是同樣的死寂以及熟悉的走廊:其中一端是牆壁,另一端通向普通的玄關,除此之外沒有其他房門。

犬飼 :

看走廊一樣的狀態,犬飼莫名鬆了口氣。

雖然不知道再過去的時間是否也前進了,但他依舊邁開步伐直直朝著玄關走去。

GM :

這次,地上並沒有散落的女鞋,只有一雙擺放整齊的鞋子靠在旁邊。

鞋櫃上有著鑰匙與純白色的信封。

犬飼 :

「果然阿。」他直接拿起信封,先是看了下上頭有沒署名,接著小心翼翼的打開信封拿出裡頭的信件(或任何東西)來看。

GM :

潔白的信封沒有寫字,能聞到淡雅的百合花香。

信封裡是印刷精美的喜帖,翻開後,深黑色的文字寫著這樣的訊息:

 ----------------------------------------------

御祝 山本次郎 X 上野 唯

地點:東京 OO 飯店

時間:2016 年 6 月 6 日

邀請您一同祝福新人

----------------------------------------------

犬飼 :

「喜帖嗎。」雖然看到的並不代表什麼,但犬飼卻突然很想問那女學生一句話。

『妳是怎麼想的呢?』

將喜帖放回信封中,犬飼接著拿起了鑰匙,看上頭是否也有標籤。

GM :

上面也有著標籤,數字不同,「06/04」

犬飼 :

沒有年分,但他卻莫名覺得門的對面會是在『婚禮前夕』。

再次面對著鐵門,這次犬飼先是好好地觀察了這道門,才將鑰匙插進鎖孔。

GM :

端詳半天,你注意到門把上有個數字「2」,其他沒有特別的。

鑰匙沒有出錯,順利的解開門鎖。

凝重的氣氛伴隨著濃郁的花香襲來,眼前的空間裡,氣氛莊嚴。正前方的壇上掛著一張大大的照片,你認出那是合照裡的長髮高中生。照片前的長桌上鋪著桌巾,擺放著水果花束等物品。低頭一看,身上的衣服竟在不知不覺中換成純黑色的衣物。

你愣在原地,手中抓著信封,意識到自己似乎踏入了喪禮現場。

犬飼 :

『也許自己該帶著那束花的。』呆愣中,他腦海中只浮起了這句話。

回過神後,第一個舉動卻是找起了現場有沒有時鐘,以及......應該會在現場的一個人。

GM :

現場沒有任何能辨認時間或日期的物品。 你在四周看了看,如同意料之中,唯也在這裡,和之前客廳裡忙著做菜的她相比,對方似乎憔悴不少,正用著手帕擦拭眼角。而她的旁邊是另外一位男性,靜靜地陪在她旁邊。

兩人的面前站著其他參與喪禮的客人,似乎輕聲交談著什麼。

犬飼 :

是喜帖中的他吧。收起了喜帖,犬飼放輕腳步朝著兩人走去。

他不知道『現在』的自己究竟是誰,也沒有打擾傷心之人的打算,只是站在適當的位置豎起耳朵聽著其他人的談話。

GM :

你稍微靠近交談中的幾人,聽到了人們的談話。

「悠里這麼年輕就走了,真的太可惜了,還是那麼年輕的一個姑娘。」

「總是叮嚀她要記得吃藥,三天兩頭忘記,要是我記得在她書包多放一分就好。」沉重又後悔的嘆息。

「至少從此之後不用擔心病情發作,可以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就好。」

「請節哀。她在天上一定也不希望姐姐難過。」稍微有些年紀的女性伸手拍了拍唯的肩膀。 「她很期待你的婚禮......」聽到此話,唯又忍不住抹了抹眼淚。

悠里,那位高中女性,似乎因為心臟病發過世了。

犬飼 :

聽著這些話,犬飼的手指緩緩抬到嘴唇的高度,些微分開的手指像是夾著什麼。 直到肌膚接觸到唇,他才想起自己抽慣的煙並不在身上。

「......不過在葬禮上抽菸也有些失禮呢。」他有些苦笑著盯著自己手指,許久後才放下。

「哪,妳是叫悠里吧。」

「是想和妳姊姊說些什麼,還是想阻止些什麼?」

犬飼走到照片前,向著照片中的人......或只是自言自語的說著,「在幫忙之前,總該讓我知道妳究竟怎麼想的吧。」語畢,他重新邁開腳步走向了唯的方向。

GM :

交談完畢的幾位客人欠了欠身子,又拍了拍兩人的肩膀,轉身到前面獻花。唯站在原處,嘆了口氣,似乎沒有注意到你。但她身邊的男性倒是將視線轉了過來,雖然沒有開口。

犬飼 :

注意到了男性的視線,犬飼頓了一下後又再走了幾步,在離對方僅一步之遙時停下來。

沒有直接開口和對方談話,而是稍微側過身看著唯的身影,淡淡吐出一句「節哀。」

GM :

與之前不同,唯的態度就像是應對其他的客人一樣,安靜的點了點頭回應,彷彿你們根本不認識。

犬飼 :

看來『現在』不是熟識的人啊。從唯的反應得知得自己現況,犬飼點頭回應後稍微靜默思考了下,「這位小姐...原本向我們訂購了花束,說要在送給她的姊姊。」

「但還沒準備好就......」犬飼輕嘆了口氣後,「可以的話,我們還是希望這花能送到那人手中。」

//謝絕推銷(一秒想到

GM :

聽到你說的話,唯愣了愣,眼角又流出淚水。

「悠里訂的嗎?」她深吸了一口氣,露出苦笑,「她總是用零用錢買百合花送我,看來您是街上花店的店員?」

犬飼 :

「是的。」

「雖說是個人隱私,但在訂購花束時......她說希望姊姊以後的日子能一直幸福下去。」

「還有,希望自己不要再讓姊姊擔心了。」

都是謊言呢,但這些也是順著他目前所知編織出的謊言。

GM :

「悠里......」唯再度嘆氣,過後是沉默的眼淚。

//還有要問什麼嗎

//有但是那些問姊姊感覺也問不出來(#

//你聽過安麗嗎(被帶走

//wwwwwwwww

犬飼 :

「抱歉。」除了這個,他也沒辦法說些什麼了。

輕輕點頭向唯致歉後,犬飼默默退開一段距離後準備離開這沉悶的地方。

GM :

沿著原路離開了喪禮現場,推開鐵門,意識忽然淡去,像是工作後極度勞累那樣,安穩的墜入夢鄉中,沒有任何疼痛。

再次睜眼,又是柔軟的床鋪,眼角餘光看見熟悉的藍天與書桌。

犬飼 :

......又,回來了嗎?

躺在床鋪上,犬飼靜靜地看著天花板,有些不知道接下來該做些什麼。

如果有根菸的話,或許自己的思緒可以更清晰點吧。

長嘆了一口氣後,犬飼才從床上坐起,望向之前放著鐘與桌曆的書桌。

GM :

桌上依然放著電子鐘,表面卻蒙上一層灰,遠遠看去無法辨認上面的數字。潔白的花束依然是盛開的新鮮模樣,和記憶中完全相同。

請骰【觀察】

犬飼擲骰: 1D100<=80 @觀察

[1D100: 7 = 7]<=80 => {7 <= 80} => 成功

仔細一看,才發現房間裡與之前有著微妙的不同,一層淡淡的落塵蓋在桌面與櫃子上,連床邊的合照都被灰塵覆蓋,彷若面紗。

//照片一樣嗎?

//港ㄎㄨㄢˋ

//(說中文)

//一樣

//wwwwwwwww

//忽然想到如果多了幾絲皺紋又可以SC了(住手

 //其實我不會意外了W

犬飼 :

「沒有再進來過嗎?」或著,這裡已經沒有人了?他拿起相框,用衣袖拭去上頭的灰塵。

看著上頭不曾變化的兩人,犬飼拿著相框走到了書桌前,放下相框後伸手拭去電子鐘上灰塵,並希望這鐘還在運轉。

GM :

電子鐘顯示的時間是2017 年 5 月 21 日。

當你正在研究時間的同時,眼角餘光注意到那束花,在純白的花瓣間,似乎夾著一項白色的物體。

//我個人覺得這束花根本是劇本中最需要SC的w

//永遠不凋謝(?

犬飼 :

一年嗎。雖然很疑惑為什麼一直是五月二十一日,但他也暫時想不出所以然。

「?」花裡是......他伸手撥開花瓣,想看清在花束裡的究竟是什麼。

GM :

夾在花束中的是一張小卡,卡片上有著淡淡的百合香。

----------------------------------------------

給姐姐:

祝你新的生活美滿快樂

BY 悠里

----------------------------------------------

//這卡片讓我很想哭QQ

//洋蔥本

犬飼 :

看清了上頭所寫的,撥開花瓣的手指顫動了一下,隨即收了回來。

「......有真的、給到人了嗎?」犬飼的聲音有些哽咽,再次伸出的手像是面對易碎物般拿起花束。

他再次環顧了整個房間,看著佈滿灰塵臥房輕輕地低喃著。

「走吧。」說完,他不再關注這裡其他東西,轉身離開了房間。

GM :

房間外又是那條走廊,盡頭依然是玄關與鞋櫃。

犬飼 :

這次的腳步比起之前都沉重很多,明明是很短的距離卻無比緩慢。

或許是有些抗拒著接下來的景象,幾乎每前進幾步,他都要盯著玄關門數秒後才繼續前進。

但最終,還是站在了玄關前。

GM :

玄關地上非常乾淨,沒有一雙鞋。旁邊的鞋櫃上只有一把鑰匙,跟一隻黑色麥克筆。

犬飼 :

「果然...沒有人了嗎?」

看著鞋櫃上一次次不盡相同、但必然有的鑰匙,犬飼輕嘆了一下後伸手拿起了那兩個東西。

GM :

鑰匙上同樣有著標籤,不同的是,這次標籤上只有一條斜線,「 / 」 麥克筆看起來是普通的麥克筆。

犬飼 :

「......。」看清了上面標籤的白,這次、他沉默了很久。

「我會,幫妳送到的。」

犬飼將手中花束暫時放下,左手接過麥克筆打開蓋子,在標籤上寫下『6/6』。接著重新拿起花束,用力閉了下眼後將寫上婚禮日期的鑰匙插進門的鎖孔。並用著比之前都慎重的力道推開門。

GM :

一道刺眼的白光將你包覆,腳下似乎踏著空氣,輕飄飄的墜落感中,你緩緩閉上眼,抓緊了花束。


再一次恢復意識的時候,鼻尖聞到刺鼻的消毒味,身體躺在稍硬的床舖上。

睜開眼看了看,這次,不是之前的臥室,而是醫院。隔壁床正在看電視,隱約可以聽到節目的聲音。牆上的電子鐘顯示著今天的日期,2018年6月6日。

手邊感覺到某種物體的存在,微微轉頭,肌膚表面有種被拉扯的疼痛感,一束純白的百合花束就在手邊。

忽然,大門被堆開,一位護士推著推車走進病房內,朝你的床位走來。

「你醒了,有哪裡不舒服嗎?」護士一邊翻閱你的病歷一邊詢問,集中精神一看,短髮的護士如此眼熟,就和唯一樣。

犬飼 :

「.......我、是怎麼了?」犬飼盯著眼前的護士,眼淚悄悄的從他的眼角滑下。

GM :

「你在路上被煞車失靈的車子撞到。」唯在病歷上抄寫著數據,「不過,身體沒有大礙,過幾天就可以出院了。」

犬飼 :

「是、嗎。」最初刺耳的聲響回到記憶中。

確定自己目前狀況後,犬飼試著移動了下手臂,拿起手邊的百合花束遞到護士面前。

「這個、是、悠里,要送給妳的。」

雖然手抬起的動作扯到了傷口,讓犬飼的話語有些零落,但他還是努力的說著。 「抱歉、隔了這麼、久,才送到。」

GM :

唯忽然停頓了一下,似乎有點困惑,「悠里?」

她的視線移到你手邊的花束,愣愣的伸出手接過花束,明顯能看到她纖細的手指在顫抖。病歷本啪的一聲掉落地面,唯沒有理會,只是雙手抱著花束,深深吸氣。

「真的,很香呢,悠里。」淚水從唯的眼角滑落,她望著手中的花束,似乎注意到裡面的小卡,小心翼翼的取出。她默默以口型讀著卡片上的一字一句,一遍又一遍。

數分鐘後,唯終於回過神,急忙抹了抹眼淚,將卡片溫柔地放回花束中。「謝謝您,真的。」

犬飼 :

犬飼以很小的幅度搖頭。

雖然一開始很莫名,但現在、他真的慶幸。

雖然......有點累呢。犬飼閉上眼睛,他覺得自己需要再睡一下。

GM :

在睡著前,你聽到對方蹲下身撿起病歷的聲音。推車的聲音漸漸遠去,但百合的香味依然芬芳。

過幾天,你收到一個精緻的小盒子,盒子內是一條帶著百合香氣的花瓣項鍊,並沒有署名,但你卻知道是誰送的。

之後,日子回復了平靜。

然而,之後聞到百合香味的時候,總讓你想起那似夢非夢的經歷。

------花的祝福 TRUE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