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木骨  

PC:斐爾斯 · 理德爾(潘二喜)J(時羽)約翰 · 史密斯(八十八)

團錄整理by 八十八 / 角卡區 / 場外閒聊斟酌收錄,一律置右。


1998年1月3日,13:20,蘇格蘭場

坐在斐爾斯對面的男人,重新將注意力轉回桌上的照片。

「你知道他是誰吧?」

斐爾斯。理德爾:

「大概而已」

木骨:

「勸你最好不要含糊其詞。讓我告訴你你為什麼坐在這裡。」

「有人指證你犯下一起謀殺案。」男人用手指敲了敲桌上的照片。

斐爾斯。理德爾:

「我似乎沒動機也沒能力達成吧?」理德爾挑起眉頭,用一種難以置信的語氣答道。

//你要幫你的幫派取個名字嗎

//火顱

//你們老大用這個名字我看很快就會被滅掉了

//為甚麼www

木骨:

「斐爾斯.理德爾,幫派『野犬』最底層的混混,負責暴力討債。」

「我猜你很有能力做這件事。不過現在的重點不是你有沒有能力,而是——」

「讓我跟你說清楚好了,雖然你有點小聰明,但似乎沒搞清楚狀況。」

「今天的早報沒有刊登任何照片,不過你很自然地認為這兩者之間有關。是因為我們找你來的時間點?或者是屍體的傷痕?那都無所謂。」

「早報刊登一段時間後,有人報案告訴我們『目睹斐爾斯.理德爾行兇的過程』更宣稱『很快就能發現兇刀,就在他家隔壁巷的水溝裡』。我們已經派人去搜查了,但我不用推測也知道結果。」

斐爾斯。理德爾:

「既然知道結果怎麼不去查我的交際圈、上頭?」

木骨:

「何必浪費時間?等兇刀回來,這案子就能結案了。」

「說到這裡,你怎麼想?」

斐爾斯。理德爾:

「我相信英武神勇的警察叔叔不會被這種小手段呼嚨過去」他聳肩說道。

「或是說,你只是個負責處理廢物的清道夫?」

木骨:

男人勾勾唇角,似笑非笑,這是他今天的第一個表情:「你沒有在思考。」

「你知道這個人吧?我相信你知道。那你應該要明白,這件案子越快收手對大家都好,我指的是我這邊的人和你上面的人。」

「幫派糾紛,而你就是那個替死鬼。」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扁扁嘴唇,看起來不太意外。

「雖然有準備,不過被警方宣告這事還真是令我傷心」

「所以警方告訴我這事幹嘛?想讓棋盤重新洗過嗎?」

木骨:

「告訴你的理由很簡單,我要利用你供出其他犯人。」

「你只要同意照我說的做,我就能把你轉為汙點證人。」

斐爾斯。理德爾:

「說來聽聽」

木骨:

男人拿出另一張照片,照片裡有個少女在街上閒晃,影像有些模糊,很明顯是偷拍的。

「她是J,南區賭場龍頭底下的殺手。」

「我們追蹤她有一段時間了,我們懷疑這起事件是她幹的。」

「我們剛好獲得一個可靠的訊息。你要做的事情很簡單,今天晚上六點半,到三春小館,監視她,然後回報。」

斐爾斯。理德爾:

「交流管道呢?」

木骨:

「我們會聯繫你。」

「現在你可以離開了,理德爾先生。」男人話尾一落,偵訊室的門就被人從外面推開。

兩個員警走進來要帶你離開。

斐爾斯。理德爾:

站起身,理德爾隨員警離去。

離開警局,理德爾決定先去買一個布包。跟蹤人卻握著一根球棒怎麼看都不對。

//斐爾斯花了三百英鎊買了一個很高級的袋子

//買普通布包啦

//這兩天的伙食開銷+布袋,我就扣你個五十英鎊

//我確定我沒吃那麼豪華

//我一餐只算你五英鎊欸

//你還買菸我加在餐費理

//我一餐大概2英鎊夠了(麵包配水),菸也不是照三餐買來著

//這樣約翰應該更慘(O

//菸開銷可是很大的

//約翰沒抽菸R

//你覺得餡餅很便宜嗎030

//還去酒吧

//那種可以記帳的地方(?

//他都是記帳W

//正就是成年人的世界(才不是

//他連釣妹子都是免費的(好了


斐爾斯。理德爾:

18:20

身高約176cm,身上看不出贅肉,淡金色短髮,碧綠色虹膜,上身穿著皮外套,下身是牛仔褲打扮的歐裔男子,理德爾,背著裝有球棒的布包走入小館,直直走向老先生。

他向老先生點了一杯檸檬水並拿了菜單,隨後在座位區找了個空位坐下。

木骨:

三春小館。這是間老舊的小餐廳,有吧檯和座位區。

目前裡面只有兩個獨自來的客人,顧店的是個留著白鬍子老先生。

老先生有點重聽,他讓斐爾斯重複了幾次才聽清楚斐爾斯想要甚麼。

沒多久老先生用顫抖的手替斐爾斯送來檸檬水。

斐爾斯。理德爾:

將布包斜靠座椅放好,理德爾對老先生點點頭,隨後開始打量店內裝潢。

木骨:

室內貼著白色小碎花壁紙,總共有三張大桌,每桌都可以容納四個人,大桌邊的沙發椅背遮蔽了兩桌間的視線,算是給每桌的客人一點隱私。

目前大桌座位區沒有人,兩個單獨來的客人坐在吧檯上,他們之間禮貌性的隔了三張椅子。

J:

穿著黑色的背心,外面套著一件鬆鬆垮垮的墨綠色外套,左手抱著兔子玩偶,腰上有著一個類似戰術腰包的東西,包包的本體在身體的左側。

褲子是非貼身的牛仔褲,看起來似乎有點沒精神。眼睛下方有兩條淡淡的黑眼圈,一頭黑色長髮,似乎鮮少整理,臉的部分有些許地方被亂髮遮蓋住了。身材也許算是有點瘦小,胸部似乎也沒怎麼發育的樣子,身高大約155cm左右的J,在離餐廳順向大約4、5公尺遠的地方停下並拿出手機。

『我到了,然後呢?』J傳了個訊息回去

木骨:

J暫時沒有收到回信。

J:

J站在原地等待回信

約翰:

大約180公分高,身穿西裝的男性站在鄰近的轉角陰影用著手機,手指俐落的在小小的鍵盤上敲著什麼。

數分鐘後,男人收起手機,走向三春小館,泰然自若的轉進店內,直接走到最裡面的四人座坐下。他迅速掃過店內的顧客,隨後從手提箱中抽出報紙,隨意的翻閱起來,卻剛巧遮住大半張臉。

木骨:

六點半,原本的兩個客人用完餐魚貫離開。隨後又進來兩位,一男一女,一個在前一個在後。

兩人看來互不相識,女人圍著絲巾掩住了口鼻,她進來後坐到吧檯前。而男人直接走向最裡面的座位區。

男人頂著平頭,眼窩很深,身材健壯,身高不高。他直接坐到約翰對面。

男人坐下後沒有開口,只是環顧了四周。然後拿出手機發了訊息。

男人多看了下手機,之後收起。

J:

J將手機收入腰包,確認手機放進去了後,走入店裡,看了看四周後,直接走向最裡面的四人座坐下

//J一直在確認手機WW

木骨:

「約翰史密斯?」男人先開口,打算拉住約翰的注意力。

約翰:

一雙漆黑的眼睛從報紙後露出,「晚安。」

木骨:

「這次的案子很特殊,所以我的委託人不只找了你,還有另一位——」

男人說著,抬起頭,在看見J時蹙起眉頭。「那女人沒跟我說是個小孩子。」

「算了,坐下吧。」

約翰:

視線跟著移向剛來的第三人,沒多說什麼。手上依然舉著報紙。

木骨:

「來談正事吧。」

J:

J不在乎男子說了什麼,很普通的入座了。

約翰:

又重新看向委託人,約翰這才收起報紙。「請說。」

木骨:

「我知道你平時的業務範圍,約翰史密斯,不過這次的交易物件不太一樣。」

「是靜物。」「但卻比活的還棘手。」

約翰:

摸著下巴思考了一小陣子,「特別人士的收藏品?」

J:

J安靜的聽著,沒打算開口

木骨:

「不是收藏......我的委託人希望你們替她取得傑克傑克森的遺體。」

J:

「嗯....在哪....長怎樣?報紙上的那個?」J向男人問道

約翰:

「技術上來說,那還是算活物。」男人臉上掛著業務用笑容,「您應該知道我平常販售的商品都是『平價』類型,較少這類稀有物。」

木骨:

針對約翰史密斯對話,男人回應:「她需要在道上夠低調,又有足夠實力的人為她完成這件事。」

「物件的樣貌和所在地,我稍後會告訴你們。」男人對J說。

J:

「嗯」J恢復安靜的樣子

約翰:

「但這聽起來比較屬於她的專長。」平穩的男聲說著,同時輕比了一下J的方向。

J:

「噗...大叔....你知道我的專長是什麼?」J小聲的說了一句。

木骨:

「我們要你的交際能力。」

約翰:

他的雙手倚在餐桌邊緣,「這是說,有機會能『認識』那位人物的意思?」眼神飄向遠方,聲音明顯小聲不少,「先前我倆沒有見過。」

「我知道自己的專長。簡單來說,我的業務範圍之外就是您擅長的事情。」約翰靜靜地回答J。

木骨:

「我就當作你們接下這個案子了。」

「根據小道消息,警方已經鎖定嫌疑犯了,應該明天一早就會宣布破案。」

「傑克傑克森會在後天一早下葬,希望你們能在那之前取走他的屍體,別被任何人發現。」

J:

J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對方的話

約翰:

似乎查覺到詭異的閃爍其詞,約翰忍不住詢問,「嫌疑犯是指?」

木骨:

男人神情動搖,看起來是發現自己說多了。

J:

「這是要去警局偷屍體嗎?」J向平頭男子問

約翰:

「咳。」稍微有點大聲卻壓抑的清了清喉嚨,同時在桌子底下朝J的方向踢了一下。

//也太直接(爆笑

//約翰表示:「小妮子,低調點。」

//WWWWWWW

//「臭大叔,踢屁啊」雖然我很想這樣說,但是J不會這樣說

J:

「......」J聳了聳肩

木骨:

「是殯儀館。」男人說。

約翰:

如果有人注意的話,約翰眼裡閃過一絲警戒的情緒。但他壓下了話頭,暫時不打算出聲。

斐爾斯。理德爾:

翻看菜單,理德爾默默聽著附近的談話。

(斐爾斯做敏捷+藏匿和智力+警覺檢定)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2D10 rolled 17. (9 + 8 = 17)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2D10 rolled 10. (5 + 5 = 10)

(編註:檢定時當事人消失四分鐘)

//斐爾斯?

//(毆打二喜

//(把二喜對折

//我覺得他很有可能去洗澡了(跟著打

//那就變成四喜了

木骨:

斐爾斯把自己藏得太好了,只聽見他們在交談,卻聽不見內容。

//這樣沒辦法交代啊

//無能的工具

//搞丟手機的閉嘴

//你可以重骰

//反正我又拿到一支了╮(╯▽╰)╭

//(檢定結果)一樣

//爾包(嗆

//果然無能╮(╯▽╰)╭

//淡定的喝茶

※待續


◀前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