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木骨  

PC:斐爾斯 · 理德爾(潘二喜)J(時羽)約翰 · 史密斯(八十八)

團錄整理by 八十八 / 角卡區 / 場外閒聊斟酌收錄,一律置右。


木骨:

1998年1月4日 16:15

(J要躲的話敏捷+藏匿)

J !roll 3d10 rolled 11. (1 + 4 + 6 = 11)

木骨 !roll 5d10 rolled 28. (5 + 10 + 7 + 3 + 3 = 28)

男人身材中等,看起來頗年輕,大概二十五歲上下,但似乎有點刻意扮小,也許他的實際年齡比外表還要年長一些。身材精瘦,跟你不久前遇到的金髮少年差不多高。從舉止來看十分靈活的樣子。

J企圖隱藏自己,等待男人自行離開。不過當J正準備收起偷窺的視線時,在室內繞著的男人突然警戒地直起身子,他隱約覺得有影子晃動。

他小心翼翼往廁所的方向,以極緩慢的步伐靠近。

 

J:

「嘖」J意識到自己好像被發現了,躲在門後,等走進廁所,便直接偷襲他

(J突襲:敏捷+潛行)

J !roll 4d10 rolled 28. (3 + 10 + 10 + 5 = 28)

木骨 !roll 5d10 rolled 28. (7 + 6 + 4 + 7 + 4 = 28)

木骨:

男人小心地踏過廁所的門檻。

 

J:

J快速拔出匕首,試圖用匕首抵住男人的脖子,並架住他

 

木骨:

男人敏捷地轉身橫手擋架,右手抓住妳握著匕首的手腕,順勢朝妳腹部揍上一拳。

木骨 !roll 6d10 rolled 42. (9 + 8 + 7 + 7 + 8 + 3 = 42)

J !roll 4d10 rolled 16. (1 + 4 + 6 + 5 = 16)

J:

「你好?」閃過對方的右手,並將匕首往對方揍過來的手擋去

 

木骨:

妳的右手被牢牢抓住,腹部吃上一拳。(往後行動骰數 -1)

那男人沒有回答妳的話。

 

J:

「唔....呿」右腳往對方腹部踢去

 

(敏捷+肉搏)

J !roll 2d10 rolled 12. (7 + 5 = 12)

木骨 !roll 4d10 rolled 10. (1 + 1 + 3 + 5 = 10)

木骨:

J雖然身形嬌小,但出招的速度和力道不容小覷。近身牽制著J的男人

根本來不及閃避,只能硬接這擊。J可以看見男人吃痛地微蹙眉。(男人行動骰 -2)

男人企圖將J的雙手反扣在背,壓制在地。

木骨 !roll 4d10 rolled 17. (5 + 2 + 5 + 5 = 17)

J !roll  2d10 rolled 4. (1 + 3 = 4)

J:

J踢向男人抓著自己的手,試圖以此阻止對方的行動

木骨:

J可以感受到男人行動變得不太流暢,剛剛大概踢斷了對方的肋骨。所以他沒有成功壓制妳。

而妳因為反擊姿勢過於糾結,不小心失手弄掉了匕首。

男人見機出腳踢走匕首,扯著妳的左手將妳甩向一旁,轉身跑走。

木骨 !roll  2d10 rolled 11. (2 + 9 = 11)

J !roll 2d10 rolled 7. (4 + 3 = 7)

J:

J暫時沒有管掉在地上的匕首,在對方跑走之前,再次一腳朝對方踢去

木骨:

匕首被踹到廁所另一端。J一屁股摔在地上。

而男人,跑出去之後J便看不見他的去向。

 

J:

「呿」緩緩站起,然後去撿起了匕首,看了看之後將匕首收了回去

思考了下,手機的事之後再說吧,畢竟她也不知道要怎麼檢查或處理之類的

「.........」頭探出廁所稍微看了看,發現對方不見後也沒打算去追

『暫時算了....』繼續對著鏡子嘗試易容。

 

(J知識+偽裝)

 J !roll 1d10 rolled 6. 


//(`・∀・)期待已久的換衣服時間!

//就他一個在買東西&空屋探險有夠快樂

木骨:

1998年1月4日 16:00

空屋裡幾乎沒有格局可言,一樓的隔牆已經崩壞,雖然還殘留斷壁,但基本上視野毫無阻礙。

 

約翰:

視線掃過一樓,接著走向樓梯,往上確認二樓的情況,刻意放輕腳步。

 

木骨:

二樓牆壁勉強保留著,原本的窗戶只剩下空洞的窗框。

約翰:

男人看了看二樓的隔間,確認沒人後,轉身走向三樓,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笑。

 

木骨:

三樓和二樓差不多狀況。

 

約翰:

「真安靜。」約翰一手插在口袋中,如此評論。提著手提箱,找了一間比較隱蔽的房間,將平時攜帶的傳單抽出幾張,墊在地上。

蹲下身,俐落解開手提箱,將西裝外套口袋中的小東西取出,再將領帶與襯衫扣子解開。脫去外套與襯衫後,撈起箱子內的灰襯衫套上,開著一排扣子不扣,直接穿上另一件比較休閒的外套。從西裝內袋抽出手槍,快速塞到新外套的內袋,這才扣上襯衫扣子,將小東西紛紛收好。

接著如常的拆下皮帶、西裝長褲換成牛仔褲,重新繫上皮帶。

折起平時的衣著,抓了抓略顯凌亂的短髮,重新提起手提箱。跟著轉身,朝一樓走去。

//在奇怪的地方著墨很久(´・ω・`)

木骨:

沒有任何人或生物干擾約翰換裝。

約翰:

重新回到車上,稍微整理了一下手提箱內的東西。

 整理過物品後,約翰下意識往胸口抓了下,卻理所當然地抓空。

「哦,沒領帶。」輕描淡寫的說著,再度發動引擎,打算稍微去巴頓人生附近繞一繞。

 

木骨:

16:40,約翰根據地址,邊開邊識路,來到巴頓人生服務所在地的街口。

 

約翰:

大略看了看街邊,試著找出巴頓人生的門口,以及周圍能停車又不引人注意的地點。

//約翰是就坐在車上繞?

//對,純正懶人

//可以用車移動就不用走的

木骨:

約翰繞了繞,巴頓人生服務的大門是一大面對開的銅色金屬門,屋子旁邊有個車庫,大概是停棺材車的,約翰猜測。約翰無法確認是否有後門。

而就在巴頓人生服務斜對面不遠處,有一片空地,此時只有一輛車停在上面。按照空地上的胎紋,人們似乎很自然的將這片空地充當成停車場了。

 

約翰:

暗自記下附近的情況,視線移往人行道,觀察著路上的光源有哪些,例如路燈、住宅的燈具等。

 

木骨:

巴頓人生服務的兩邊是花店和西裝店。

店外都有一盞小燈,只有營業時會亮著。

周圍還有幾間小店,但都要開不開的。附近的住家大門深鎖,沒看到半個人影。

路燈等距離座立,但沒有幾盞。這區到了晚上大概會相當昏暗又冷清。

花店的營業時間是11:00到10:00,西裝店10:00到6:00

 

//所以那時候查森林小屋地址,周圍都森林嗎

//嗯

//防蚊液(忽然

//登革熱

//他長袖長褲,SAVE

//叮臉

//人家靠臉吃飯w

//請蚊子幫忙叮個北斗七星

//蚊子是熱帶的吧,那鬼地方冷死了應該是沒有


//你們有看過冰與火之歌嗎

//喔不對未成年不能看

//小說居然還沒完結

//1996耶,約翰可以買到第一集wwwww

//那你要去買嗎

//約翰約翰你要當文藝青年嗎(擲骰)

//1D2 rolled 1.(要)

//可是他等一年後就有第二集可以買耶

J:

J易容成男性的樣子,現在看起來像個16、17左右的少年

然後將外套穿好,腰包也換了個方式背著,匕首依然藏在身後,由外套擋著,腰包的主要本體則在胸前,最後拿出繩子將頭髮綁著,並有些不情願的把布偶收進了腰包,不再抱著

『接下來......』J看了看被揍一拳的腹部

她拿出手機,打給平常受傷時幫忙治療之類的事情的人

//現在找得到ㄇ

//你可以打個電話試試

//我可以一直打嗎

//可以WWWWWW

//吵死wwwww

//您有一百通未接來電

//所以你會一直打嗎

//一直打唄wwww

//可以這樣打了又打打了又打喔wwww

木骨:

J聯絡的人沒有接電話。

 

J:

「..........」過了幾秒,再次打去

 

木骨:

J打到第三通那個人才接。

一個老男人用不耐煩的沙啞嗓音說道:「吵死了!怎麼回事?」

 

J:

「受傷了」平淡又簡短的回答

 

木骨:

「哪弄得?」老人問。

 

J:

「辦公室的廁所,被可疑人士揍了」

 

木骨:

老人毫不客氣地大笑,笑到妳覺得他會一口氣喘不過來就這樣去了。

「哈哈哈,被揍了啊。」

「自己過來,我現在抽不開身。」

「我得幫個混帳鋸掉他的腿,免得他整條命跟腿一起爛掉。」

 

J:

「是的呢,被揍了」如同聊天般毫不在乎輕鬆的說著「可別笑到死掉了,老爺子」

「行,我馬上過去」J收拾好東西後前往老人所在的地方

 

木骨:

16:40,妳來到一間位在地下室的私人居所,室內亂七八糟擺放各種看起來根本沒在維護的醫用器材。

 

J:

「老爺子,這邊,被揍了」J拉起衣服,指了指被揍的地方

 

木骨:

瘦得像皮包骨的老人從裡面的房間走出來,白色橡膠手套上沾滿鮮血。他把手套脫了隨便扔到旁邊鐵盤上,走過來彎腰看了看妳的傷處。

「根本沒怎樣,那人用什麼打妳?氣球嗎?」老人突然伸手按了下妳的傷處,痛得妳差點沒出手揍他。

老人走到一旁翻箱倒櫃,取出一個藥罐。他倒了幾顆在夾鏈袋裡。

「拿去。一次一顆。」

 

J:

「哈哈哈,我咋知道呢,唔...」按到傷處時有些吃痛的頓了一下

「對了,你對手機有研究嗎?或是...能不能借我隻手機?」接過藥袋後隨意的提了一下

 

木骨:

「下次這種小傷就甭來找我啦。」

「我哪來手機可以借妳,我看起來像賣那玩意兒的嗎?」

 

J:

「蛤?不來找你找誰啊,不然你教我怎麼處理?」

「你的手機借我唄,還是說你沒有手機?」

 

木骨:

「藥都給妳了,吃藥啊丫頭。」

「那東西別跟我要,去去。我要回頭了,要不裡面的人就要死了。」

(J回復骰數,獲得 不明藥物:治療一點傷害 x3)

J:

「行唄,那藥吃完了或是有其他事再來找你,掰嘍,老爺子」將藥袋收起來,揮了揮手後走了出去。思考了一下還能聯絡到誰,然後打給了平時負責交代任務的人

 

//一樣打到接www

木骨:

J打了將近九通,對方才接起來。

「怎麼了,妳這行為也太嚇人了?」

//九通wwwwww

//獲得稱號:瘋狂電話騷擾他人的殺手

J:

「要是你第一通就接的話就不嚇人了啊」帶著些許笑意的說著

「你對手機有研究嗎?或是...借我一隻手機?」

 

木骨:

「妳又把手機弄丟了嗎?」

 

J:

「除了一號弄丟的那隻之外沒有再弄丟了啊,只不過,現在拿著的這隻有些可疑就是了?」

 

木骨:

「別再弄丟了,大姐頭會很不高興。」

「妳說可疑?為什麼?」

 

J:

「就,拿給我這隻手機的人很怪?」

 

木骨:

「什麼意思?」從語氣妳似乎可以看見對方疑惑地皺著眉頭。

 

J:

「大姐頭不在的時候跑進辦公室亂翻,然後還揍了我一拳?」

 

木骨:

「妳被攻擊了?對方還活著嗎?」

 

J:

「哈哈哈,不小心讓他跑掉了呢」

「不過今天也不只被攻擊這一次就是了」

 

木骨:

對方思考了一下:「不止一次?說來聽聽?」

 

J:

「出門的時候被跟蹤了,然後沒成功甩掉,躲進巷子被發現後直接一棍甩了過來,不過他一下都沒有打中我就是了,我砍了他兩刀,沒來得及問他問題,大概被警察帶走了吧」

 

木骨:

「那兩個人長什麼樣子?」

 

J:

J簡單的描述了一下自己所看到的那兩人的樣子

 

木骨:

「嗯......我會調查一下。」

「妳把妳現在那支手機給我,待在辦公室裡,一個小時後見。」

 

J:

「OK」J走回了辦公室,等待對方

※待續


◀前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