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田露娜的導入

在連結鳳市和雲天市的高速公路上,一台拖著披麻布貨物的大卡車在上面奔馳著。

行動不便的露娜坐在車上,手邊是Fortune的調動文件。由於人手短缺,露娜將會調至雲天市的莫比烏斯小隊作為臨時隊員,這隊伍的隊長同時是雲天市支部的指揮官——城崎奈奈子。

「聽說女子力研究所的宿舍很舒服,能調到那邊去,妳的運氣挺好嘛。」司機打開話題。

「這麼小就要上戰場,妳爸媽還真放心讓妳駕駛守護神啊?」

「是嗎?反正我哪裡都睡得著。」露娜對宿舍的印象只是可以安全睡覺的地方:「我的父母已經死了,我也不知道他們會怎樣想。」

「噢,抱歉…」司機快速看了身邊的小乘客一眼,繼續專注在路面狀況上。

她翻看手中的文件,看裏面的命令內容。

公文沒有什麼有趣的訊息,就只是那種範例格式改幾隻字就能發出的東西,上面對於有關雲天市和莫比烏斯小隊的詳細訊息隻字不提…畢竟不是什麼必須資訊。

「不用擔心。雲天市每逢星期六才會有機械獸襲擊,妳不會經歷太嚴苛的戰鬥的。總沒人會想天天跟拉夫帝國戰鬥吧?」司機隨意地談下去。

「那個何朵博士昨天倒是改口說今天就打過來,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她的機械獸是雲天市的主要敵人,妳聽說過她嗎?她是拉夫帝國的研究者,不過名氣和拿瓦格拉哈博士相比差很遠。」

「我知道她,以前博士提過她總是浪費預算做玩具。我希望她真的打過來,我加入Fortune就是為了和他們戰鬥。」還有用這條命去贖罪,她心想。

「啊?妳竟然認識她…她們?」司機感覺訝異,但沒有因此變得特別緊張。畢竟露娜看起來就只是個人畜無害的小女生,不是Destiny那種殺人不眨眼的魔頭。

「雖然不知道妳經歷過什麼。不過像妳這樣的小孩還是別把太多仇恨攬在身上比較好。有誰打來了?」司機伸手調了一下掛在駕駛座前方的手機,接入通訊。

仇恨嗎?露娜不認為她對拿瓦格拉哈,對拉夫帝國的感情是仇恨,畢竟對方對她的改造讓她得到決定自己命運的力量。那為什麼自己要與拉夫為敵呢?她下意識晃腳,然而雙腳絲毫不動。

「喂,司機!你們現在在甚麼位置!?」鳳市的指揮官,千歲的聲音從電話中傳來。

「大概還有五十公里到達吧。怎麼了?」

「比較靠近那邊嗎。沒時間了!立刻停車,幫露娜坐上守護神叫她趕去雲天市!要快!拜託了!」千歲似乎在忙碌著,隨即關閉通訊。司機疑惑地看了露娜一眼,然後從倒後鏡中確認過四周路況,大道上車輛不多。大卡車慢慢靠向路側。

「抱我。」露娜伸出雙手。

「看來妳立刻就能活動一下了,小女孩。」在出發前司機就聽說過露娜的情況。他走出車外,來到另一邊開門抱起露娜帶到卡車後方放著,然後解開覆蓋在貨物上的巨型麻布。一台白色守護神平躺在拖卡上,等待著它的連結者。

路邊的車輛見狀紛紛駛開,司機隨後從容地抱著露娜踩上守護神,直到把人帶到駕駛倉前。

「可以放開我了,接下來的事由我處理。」

露娜按下Fortune徽章,駕駛倉門隨即打開,並伸出機械臂把她抓向坐位,同時一條垂下來的插頭插入她後腦連接腦中的Equus。

「啊……」她忍著插入時的痛楚,恢復知覺的雙腿一動,灰騎士便靈活地站起來。

「小心點喔!」司機變得細小的身影向露娜揮手。

機體啟動後,一道通訊立即接入。

「你好,初次見面,雨田露娜小姐!我是遠峰莉莉,是雲天市Fortune支部的副官。抱歉要來催促妳行動…」據露娜所知雲天市的指揮官同時是連結者,看來她現在把後方的處理都交給這人了。在她說話的同時,來自雲天市的雷達資料亦更新完畢。小地圖顯示大概有五十台拉夫帝國的守護神正往那邊前進。與此同時,一股怪異的感覺刺激著露娜的小腦袋,那是阿特瑪、或者其他腦電波強大的連結者互相靠近時會發生的獨特感應。

『…誰…?』一種說不清楚,但似乎是對露娜的存在發出疑問的感覺從遠方傳來。

「灰騎士•改出發,敵方可能派出了阿特瑪,通話完畢。」

「阿特瑪?拉夫帝國的強化人?收到。」遠峰莉莉半信半疑地把訊息回傳給雲天市的前線人員。

「何朵博士甚麼時候有資格調動阿特瑪的…?」

在登上機體後,露娜立即想起自己為什麼想和拉夫帝國戰鬥。明明贖罪的方式有很多,為什麼偏偏選擇讓自己粉身碎骨的道路呢?

正如她的腳殘留在ARCANA中,ARCANA也殘留在她的心中。即使Fortune的技師盡可能將這系統的回饋數據過濾掉,當露娜一登上灰騎士,她便感覺到了。

答案只有一個。

她有很強大的破壞衝動。

「讓我看看吧,拿瓦格拉哈研究所傑作的性能。」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