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話:《吳越同舟!阿特瑪與青椒肉絲的秘密!》

BGM:緊迫する戦況です

眾人集合在女子力研究所,藤原有希子博士端莊地坐在大廳中,向你們解釋現狀。至於先前在戰鬥中協助你們通訊、城崎奈奈子的副官遠峰莉莉現在則留守在多個電腦螢幕前,嘗試聯絡Fortune的同伴抽不開身。

「辛苦大家了。那名叫米拉的連結者已經送到醫療室,她的身體似乎比一般人強壯,應該很快就能回復意識了。不愧是Dr.拿瓦格拉哈調整的阿特瑪呢…」

「原來新型叫米拉,不知道是自己取還是拿瓦格拉哈取的?」//

「也許妳要親自問她了。她作為Destiny菁英平常是在其他地區出沒的,Fortune的資料庫並沒有很多訊息。話說妳就是露娜啊…」藤原有希子博士的目光把露娜全身上下審視了一遍。「抱歉,我沒想到他們寄來的照片是真的…妳比我想像中年輕很多的說。」

「這個是……」露娜指指後腦:「副作用。」//

「博士你也辛苦了。是阿特瑪,拉夫帝國的人造人嗎?難怪她身上會傳來一種壓迫的感覺……這難道也是女權力與女子力之間的衝突嗎?」一道粉紅色的閃電在頭上閃過,身穿粉藍色統御服、頭戴紅色全罩式頭盔、暫時不想暴露自己真正身分的城崎奈奈子說出了自己的感覺。

「說到那股叫做女權力的力量,這倒是有點奇怪。米拉和她的機體上並沒有檢查出那些自稱SJW部隊的機體帶著的力場…我也好奇她為什麼沒有這種力量。也許接受這增幅能量——我故且先把女權力也視為是正向的力量——它還有其他發動條件。」

「所以那只是女子力給我的感覺嗎?女子力到底想告訴我什麼呢?……」奈奈子一陣沉默,似乎沉思了起來。

「對了,你們口中的女子力到底是什麼呢?一般來說這種東西不都是被說是很會做菜或者打扮等事情嗎?為什麼會扯上戰鬥呀?不過如果真的是以那個基準的話,人家的女子力一定超低的...」問完話後如月小聲的自言自語著。

「女子力是守護他人、帶著愛意的能量!」藤原有希子得意地向如月作一個概括描述。

「對,至尊女帝.克麗歐佩特拉是以女子力為動力啟動的守護神,而我身為她的統御者,當然也能通過女子力感受來自外界的反應。至於女權力……那是Dr.何朵新發現的未知能源,性質似乎與女子力相反,由女權力組成的能量防護罩似乎還有著使來自男性連結者所駕駛的守護神攻擊完全無效的特性,但詳細不明,我們還在調查當中。」奈奈子點了點頭同意了有希子的說法,然後解釋了一番。

「恩...還真是奇妙的能量呢,居然靠著心意就可以驅動機體,真不可思議。」

令大和感到意外的不但是米拉是Destiny的一員,更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何朵博士到底用了什麼方法把她改造成聽命於她的傀儡,大和就這樣站在一旁默默的思考著。//

「不知道該算好還壞呢,演唱會也取消了,不過這麼一來居民們也會感到不安吧...」坐在椅子上的如月抱著胸口,思考著該如何讓民眾們感到安心,畢竟現在大部分的地方都已經淪陷了。

「話說醫療時她身上有什麼奇怪的裝置嗎?有沒有找出對方是如何控制她的呢?」

「妳們還記得把她抱出機倉時她戴著奇怪的頭罩吧?那是一個洗腦裝置,很快生效,不過傷害不是永久性的。拿下之後很快就可以解除暗示了。」藤原有希子示意大家看向大廳另一頭,在那邊奇奇怪怪的儀器中還有一具電子頭罩,有多條電線正連結著它進行分析。

「這代表,米拉只是被何朵博士臨時抓來當那群部隊的大腦的意思嗎?」大和聽完說明,看著頭盔問道。

「沒錯。攻擊出雲其他地區的集團也是類似的組成,由一個主力指揮多台機體進攻。但即使推測打倒指揮就能有效地攻略,Fortune還是奈何不了她們…直到Fortune終於搞清楚那防護罩的特性時,出雲已經全面失陷了。」藤原有希子看向遠峰莉莉那邊,她仍守在電腦前,等待那怕只是一兩道不清晰的通訊。

「這樣的話敵人也沒想像的那麼恐怖呢,只要找出大腦,然後擊破就沒問題了吧!」

「但是那樣也太遲了,男性連結者和他們所駕駛的守護神都無法發揮作用的話,能夠擊破那些SJW部隊與大腦的優秀女性連結者實在是不多……我們必須找出能夠有效擊破大腦的辦法。

 女性的直覺正在告訴我,要能完全發揮女子力的作用、以及找出Dr.何朵如何使用女權力去控制這些大腦與SJW部隊,便是其中的重要關鍵。」奈奈子這樣說道。

「也是呢...」想說好不容易有辦法的,不過最終還是出於人手和無法準確找到目標的問題,而無法執行,如月失落的嘆氣。

「千歲在最後一段通訊也提到和妳差不多的看法,該說妳們不愧都是指揮官嗎。」危機當前,藤原有希子仍然鎮定自若地笑說道。

聽完有希子博士的解釋,大和仔細的回想著剛才的戰鬥的一些細節。(要找到大腦的話.....)

「博士過獎了,我也只是小小動了一下腦筋,和千歲都想到同一個思路上而已。但具體要怎樣找出這些重要的關鍵情報……女子力並沒有直接告訴我方法。博士,你又有什麼想法?」奈奈子提問。

「我想去何朵在拉夫的研究室,檢查一下她的開發記錄。調出女權力的數據也許能找出對抗方法。千歲她下令就算丟下所有人也要為我們保住尤里西斯號,有了它我們就有進入拉夫帝國領空的本錢…現在唯一的好消息是全世界都在為應對SJW的攻勢作準備,包括拉夫帝國也暫時放棄部份領土、張開奈落防護罩保留戰力,現在出雲的敵人只有Dr.何朵而已。」

「可惜,我在Destiny只是個士兵,不知道何朵的基地在哪裡。」//

「這樣啊…船到橋頭自然直,真的找不到時不如就往最多敵人的地方撞進去吧?可惜我不擅長應付任何戰鬥…就算找到研究所也只能靠妳們替我踏上拉夫的國土了,可以吧?」藤原有希子苦笑問道。

「沒問題,就交給我們好了,至尊女帝.克麗歐佩特拉會將一切女子力之敵全數擊倒,打開通往未來的道路!女子力將會引導世界的方向!我以女子力地上代行者的身分起誓!」奈奈子緊握右拳,手背上亮起了粉紅色的「女」字紋章。

「不過這樣的話,我們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先和千歲他們會合。博士,知道尤里西斯號現在在哪裡?」奈奈子詢問。

「不知道。千歲和我們失聯了,現在只能寄望她盡快到達雲天市…在這之前我們只能作好準備。」藤原有希子說完後,眾多儀器中其中一個燈泡點亮了。

「看來那位米拉醒來了。我要再去確認之後會用到的調查儀器有沒有問題,你們也趁現在好好休息、或者作整備吧。放輕鬆點,女子力研究所是溫馨的場所,在這裡不用太緊張的。」藤原有希子向你們點頭行禮後先行離開了。

//接下來分線,各人可以選擇到以下場所:探望米拉/到格納庫/或者其他你想到想做的事情。每人回復各自住宅點的hp

2d6+2d6:奈奈子HP回復(一般住宅+泛用特技大家族)

6[1+5]+6[4+2] = 12

HP29/29—>29/29

(露娜回hp,2d6:7[2+5] = 7)

(大和HP回復

2D6:7[3+4] = 7 HP21/32 -->28/32)

(如月回復4+2HP
19+6=23)

————————————————————————————————————————

<醫療室線>

「既然如此,那我去問問米拉,看看會不會有什麼突破點吧。」大和說完便向醫療室走去,不過他突然像想到什麼事往回走到如月旁邊說「不好意思,雖然感覺有點突然,不過請問可以給我妳的聯絡通訊碼嗎?」

「恩?可以呀,不過為什麼呢?」由於之前有當過偶像,突然被問連絡方式,如月還是需要問一下理由的。

「畢竟之後可能會有分開行動的機會,如果不知道在場各位的聯絡方式的話,我自己一個人可對那群女權力部隊完全沒辦法的說。」大和說完看看其他人。

「也是呢,不過大和先生真的還要繼續上戰場嗎?雖然這樣有點不禮貌,不過完全沒有反擊能力很危險的呢。」如月一邊從褲子的後口袋抽出終端機,邊勸阻大和的行動。

「那怕沒辦法對它們造成傷害,當一下誘餌爭取一下時間也是好事。」大和也拿出終端機跟如月交換號碼一邊說,「我的靈魂可不容許逃避戰鬥的說。」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人家也不好阻止了呢,不過還是希望可以小心點的說。」交換完後如月收起終端機,準備走到格納庫去。「那我先去整備機體為接下來的戰鬥做準備了,大和先生要小心點呢。」

大和只是背對眾人揮揮手,便往醫療室走去。

「等一等,我也去。」護士推著露娜的輪椅去醫療室:「我也想看看我的『後輩』呢。」//

來到醫療室,你們看到米拉按著頭走下床,不明就裡地看著四周的環境。直到看到你們二人後,她立刻擺出軍隊格鬥術的架式面對你們。

「…零號?這裡是那裡?」

「哼哼哼~這些是女子力研究所,藤原博士會把你變成離不開女子力的體質。」因為米拉的反應很有趣,露娜難得開玩笑。/

「沒想到一醒來就那麼有精神呢。」大和瞬間都擺好姿勢應對,同時向對方揮動手指「你想打的話,隨時奉陪。」下一秒大和聽著旁邊的小女孩的問題發言有點無言的轉頭盯著她說,「等等....妳這樣說確定她不會更強烈反抗嗎?」

「這不是有你在嗎?讓我看看新型的身體性能吧,反正……」

「…!」大和的想法是正確的。察覺到自己可能再次陷入被控制的狀態,米拉率先行動。她快步衝向二人,刻意保持自己和露娜的距離下揮出手刀襲向大和,欲要奪門離開。

大和瞬間反應過來,他馬上一個踏步,接著旋身踢擊,在避開手刀的同時把米拉迫開。

「……說了她也不會聽的。」看著米拉的眼神,露娜肯定地說。//

//大和做一個力量檢定,難度10

2D6+4:大和體力判定

7[1+6]+4 = 11

露娜就在大和身邊,在顧忌她可能突然跳起來插手的情況下米拉也難以施展全力。大和漂亮的反擊將米拉迫回房間中。

「可惡…你又是誰?別擋路!」

肉搏不成功,米拉決定拿起手邊的物品充當臨時武器。只見她抄起彈簧床褥徒手將它扔向大和和露娜、然後再次往二人方向衝鋒,但這次隱藏在床褥後的她動向難以察覺——

「小心!」大和當機立斷,馬上一手把露娜抱進懷中,接著向前一衝,一個滑步在床舖下滑過,然後再一個翻身,在把露娜放上旁邊的病床的同時一腳把床單的一角踏住。在踏上床單的瞬間大和馬上把全身重心壓上去避免被拉倒「你先冷靜一點!聽我們說!」完成一連串動作剛回過氣的大和連忙向對方喊話。

「身體的強化程度很高啊,至少我是沒有這程度的力量。」露娜如實地說出感想:「何朵白撿你這枚棋子,一定很高興吧。還派你來進攻女子力研究所,看來你在她眼中是有點能力,但是失去也不可惜的炮灰。」//

/大和再做一個力量檢定,難度10

2d6+4:力量判定again(大和

4[3+1]+4 = 8

發動再嘗試,HP-2

2D6+4:力量判定重試

11[6+5]+4 = 15

「可惡!妳閉嘴…」大和隔著床褥把米拉壓在地上,手腳難以活動的情況下強如阿特瑪也難以施力。她不忿的聲音從縫隙中擠出來,勉力掙扎。

「冷靜下來了嗎?我們不會像何朵博士那樣把妳洗腦,也不會對你做什麼奇怪的事,現在我們需要的是合作,OK?」說著大和放鬆手上力道,走到露娜旁邊,還是做好再次壓制對方的準備。

解除束縛後,米拉一腳蹬踏開床單跳起來,拍走身上不存在的灰塵後惡狠狠地瞪著你們。

「好了,不開玩笑。你還記得何朵對你做了什麼事呢?現在的Destiny被她控制住嗎?」//

現在雙方換了位置。出口就在背後,米拉正打算開門離開,但聽到二人的說話後最終還是停在門前。

「原來妳還會關心拉夫、Destiny的嗎?」

「對,拿瓦格拉亞研究所被控制了…Dr.何朵向博士訂制了十個有特別要求的阿特瑪,沒人知道她混了什麼進去,但那十個殘缺品後來把研究所的守衛全滅了…之後我們被逼戴上頭盔,接下來…我就在這裡了。」

「那十個阿特瑪,她們的共同點你知道嗎?」大和試著詢問對方。

「共同點?…我只記得她們看起來超醜的。博士說Dr.何朵要求這些阿特瑪要全是女性,但又要盡可能抹去所有女性特質。」米拉回憶著當時的情況,不以為然地回答。

聽完米拉的說詞,大和頓時陷入了五里迷霧中「.......那....你有沒有聽過何朵博士說過關於女權力的事嗎?」

「沒有。博士會定期為我清理記憶。如果我不記得,那就代表它不重要,」米拉用理所當然的語氣回答。

「不重要....嗎?」大和看著米拉說完這句便沉默起來。

「可能是防止像我這樣,知道太多想得太多的人吧。」

「至於關心嗎?我只是有事要當面問『Big Mother』,要是她在此前死了……」露娜認真地說:「我會很傷心吧。」

「我愛著自己的國家,但是拉夫帝國的做法只是飲鳩止渴,Destiny的存在只是助紂為虐。如果今天拉夫勝利佔領了這個星球,明天奈落之門便會在自己的國土上開啟,受奈落傷害的便會是自己的國民。」//

「連自己人的問題都未解決就去想別人的問題?看清楚現實吧。正是奈落能源讓拉夫擁有足夠實力、讓全世界都不敢輕視我們!」米拉氣憤地反駁。

「夠了,我不是來聽空泛的理想的。你們剛才說要合作是吧?說吧,想我怎樣做。先說好,我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為了救出博士而已,和你們的偉大理想無關!」

聽到米拉的問題,大和再次開口「嗯.....既然如此....」這時大和靈機一觸,「我想妳幫忙把我們帶到何朵博士的根據地,能做到嗎?」

米拉盯著大和,揣摩這人到底是有心幫忙還是想趁機搞破壞的。

「…可以。但你們想怎樣來拉夫?憑你那台爛鐵能飛過海峽嗎?」

「爛鐵的確不行,不過我們有一台比較大的。」大和笑著沒太在意。「話說你被洗腦之後,還是有著被操控時的記憶嗎?」

「有剩一點吧…」米拉不太肯定地說。

「我們有一艘萬能戰艦,問題是拉夫的光束防空炮……」//

「哼,和我無關。要是被擋下你們自己想辦法跟上來。」米拉無情地說。

就在這時,遠峰莉莉在女子力研究所中發出廣播。

「各位,尤里西斯號即將到達女子研究所,請立即到格納庫作出擊準備!」

「一說曹操曹操就到,先跟大家說明一下計劃吧。」想起露娜行動不便,大和把她抱回輪椅上,然後推著她往格納庫過去。「請,米拉小姐。」

「嗯。」米拉冷冷地抱著雙手,尾隨你們到格納庫去。

————————————————————————————————————————

<格納庫線>

「托勒蜜,至尊女帝.克麗歐佩特拉的維修情況怎麼樣?上一戰的損傷不大,但女性的直覺告訴我,下一戰應該很快就會到來,所以我希望能夠盡快修復好,隨時投入下一次作戰當中。」

來到了格納庫,奈奈子她走了上前,向自已的超AI僚機、最近從激突級米勒斯升級成同盟級守護神的姬騎士大將軍托勒蜜詢問。

支援機托勒蜜已經修復好自己的傷勢,正在為至尊女帝仔細地上漆——外表對女性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歡迎回來,統御者大人。至尊女帝的修復進度已經到達95.4%,距離修復油漆乾透尚餘3分鐘。」托勒蜜快速地匯報情況。

「做得好,托勒蜜!」奈奈子毫不吝嗇地讚許,同時給了托勒蜜一記大姆指。

「……那麼你在維護的時候,有沒有用剩餘的運算單元去分析那台我們捕獲回來的黑色機體?博士和副官都在忙,分析的工作似乎只能暫時交給我們來處理了。」她一手托著下巴,轉頭望向了格納庫一旁正被封存起來的奈落騎士級守護神——CGDX-77杜.巴利耶。

「有的,可惜上面的行動記錄都有作定期刪除,第一筆記錄就是今天早上從拉夫帝國出發…畢竟是Destiny的機體,會有這種做法也很合理呢。」

托勒蜜在格納庫的螢幕中放出機體的詳細配置和出力數據,有很多東西連生產商名字都沒有留下,除了讓人知道它有多強外沒有透露更多有意義的訊息。

「可惜了,一般的反解譯破解似乎沒有成效。那看來接下來只能交給女子力了……連結者是女性的話,或許會殘留一些線索也說不定。」

奈奈子睜大雙目,只見粉紅色的光芒自眼中亮起,與正在靜待油漆乾透的至尊女帝.克麗歐佩特拉四目對視,粉紅光束帶著弧度飛出,無數女子力纏繞、滲透到這台黑色的奈落騎士級守護神機上,試圖以女子力破解內裡可能隱藏起來的情報。

//奈奈子骰一個意志檢定,難度10

2d6+4:奈奈子意志判定

7[5+2]+4 = 11

螢幕發出粉紅色的光芒,開始解析了一些本來沒有儲存下來的記錄。這不是機體的紀錄,而是乘坐它的連結者留下的畫面。

奈奈子和如月看到「自己」走進一個充滿培養槽的場所,裡面裝著各種成熟的女性身體,看起來有點印象。

//二人可以擲理知判定,難度12

2D6+4:理智

4[1+3]+4 = 8

2d6+4:奈奈子理知判定

3[2+1]+4 = 7

使用再嘗試,HP-2
2d6+4:奈奈子理知判定(再嘗試)

5[3+2]+4 = 9

「自己」打破了其中幾個培養槽,裡面的液體流滿一地。「自己」為倒在地上的女性裝上米拉的那個頭盔,這部份的記憶變得模糊了。

來到下一段記憶,另一名已經戴著頭盔的女性正坐在巨大的研究室中央,各種數據在不同的電腦螢幕上閃爍著。「自己」走到研究室的最前方,巨大的玻璃顯示「自己」身處二樓。下方是另一個充滿培養槽的空間,但裝在裡面的人型看來比第一段的醜陋得多。如果不是看到性徵,甚至會覺得這是一群男女不明的改造人。各種管線正輸入不同的液體進入新的培養槽中促進胚胎成長,其中一個混著紫黑色光線的線路使胚胎快速扭曲成長成前面那些怪人的模樣…隨後這部份的記憶也變得模糊了。

「那裡似乎是阿特瑪的培育場所……然後那些改造怪人,都是SJW部隊奈落米勒斯的駕駛員嗎?那根紫黑色光線的線路,裡面的是奈落能量、還是女權力能量?」奈奈子猶自猜測。

「真沒想到還有人在以這種方式來製造軍隊呢,不過第二段畫面的看起來比較不完整?」突然從旁邊探出頭來得如月發表了自己的感想。

「矢野小姐,你好啊。你也發現了這點啊,似乎擁有培育這些改造怪人技術的人,就是那個戴著頭盔研究的女性,她會是Dr.何朵本人嗎?還是只是她手下的研究人員?第一段畫面裡面的那些成熟女體,似乎也有點印象……但是想不起來。」因為察覺到這裡還有外人在,所以奈奈子還穿著統御服和戴上頭盔,沒有換回平時的服裝。

「這個就不清楚了呢,就看大和先生那邊有沒有問出什麼話吧?不過呀,你們所謂的女子力還真是方便呢,我那上司一定也會想要這種能力吧。」如月沒有在乎奈奈子隱藏自己的面貌,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倒是女子力也可以拿來駭入敵方的機體讓如月比較感興趣。

「恩?是過去的熟人嗎?」

「這是女子力地上代行者的權能,女子力的威能不止於此。」奈奈子自豪地說。「不過那些軀體雖然有點印象,但還是沒認出來。」然後她搖了搖頭。

「那真可惜呢,不過如果見到本人的話或許就認得出來了吧,不用太著急呢。」

「不過撇除掉大腦是以頭盔的方式洗腦的話,那底下的人又是用什麼方式洗腦才有辦法洗那麼快呢?這點真是讓人好奇呢。」

「說得也是,既然現在認不出來,就留給將來再煩惱好了,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考慮。

.那些紫黑色光線的能量,可能是奈落能量、也有可能就是女權力能量也說不定,單靠一個記憶片段也很難斷定那股光線能量的性質。」奈奈子點頭認同,然後翹起雙手說道。

「這樣的話我們也得注意那種光線呢,在戰鬥中被洗腦可就不好了。」

「要防範的話,不如趁現在多補充一點女子力能量?」托勒蜜向如月提議道。

「對,女子力與女權力是性質相反的能量,女子力也能有效對抗奈落能量,多補充女子力能量好處多多,壞處也只是需要多費點功夫和時間而已,不過熟練起來的話,就能熟能生巧了!剛好我在剛才那一戰裡也消耗了不少女子力,矢野小姐也要一起來補充嗎?」奈奈子向如月發出了邀請。

「欵?我也可以嗎?」對這個提議感到意外得如月忍不住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畢竟補充心意所產生的能量依她的概念來說還是有點怪,而且對方的說詞感覺好像什麼廣告商的黑心商品一樣。

「來吧!廚具這裡一應俱存,剛好今早我去附近的市場採購了新鮮的青椒和豬肉,矢野小姐,一起來做道青椒肉絲吧!」奈奈子按下牆上的緊急紅色按鈕,兩台由女子力合金打造而成的流動式爐灶車連同廚具隨著地上的軌道被推了出來。

「至尊女帝.克麗歐佩特拉,一億份之一出力的高熱射線.決勝烈焰,點火!」她打了個響指,一旁的赤紅色超級級守護神轉過頭來,用雙目射出了兩道幼長的火焰,把打開石油氣的爐灶點燃起來。

「欵~~~結果還是傳統意義上的女子力呀...還有把守護神這樣使用真的沒問題嗎?要的話也去廚房吧?」看著對方以奇怪的方式使用守護神,如月完全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才好。

「只要有心,任何場合都能成為廚房。當然,也得要衛生的場所才行,廁所可不行呢。來,這是青椒,矢野小姐幫忙切絲就行了,我來處理豬肉。」

將一袋剛從冷藏庫取出的青椒遞給了如月,讓她在另一台爐灶車上處理食材,奈奈子將一份特價豬肉置放到砧板上,左手按著豬肉,右手拿起刀刃延伸出粉紅色光刃的切肉刀,熟練地切割著豬肉,然後將調味醬料混合成醃料,把切好的生豬肉絲與醃料混和,將味道醃入豬肉裡。

「為什麼我連來這邊都要幫忙煮飯呀...我原本不是只是來這表演的嗎...」嘴上抱怨著,如月還是乖乖的將青椒切絲,畢竟之前在當副官時還有幫忙照顧某人的生活,料理方面的話如月也沒太大的問題,很快就把青椒整齊的切絲擺好,然後遞給奈奈子。

「來,這是矢野小姐的份,一人炒一份,簡單的話在鍋裡加油大火快炒,然後中火收汁就成了,複雜的話就再加些調味料調整味道吧。」

沒多久,奈奈子將半份醃好的生豬肉絲分給了如月,然後從爐灶車旁取下了平底鍋,放在點燃的爐灶上加油預熱,接著右手拿起木鏟開始快炒起來,左手同時拿起各式少量調味料,隨時頭上粉紅色閃電一閃、根據女子力的指引加進鍋裡、進行進一步的微調調味。

相較於奈奈子俐落的動作,如月就只是很平凡的在炒著青椒肉絲而已,只是調味料相對得放得較重一些,然後繼續翻炒,等入味後轉中火收汁,最後放到盤子上。

「青椒肉絲,好了!還有配飯!來吧,矢野小姐,我想他們也應該餓了,我們拿過去和他們一起吃吧。」

也將平底鍋上的青椒肉絲轉到盤子上,奈奈子掀開了爐灶車的底部,從中提起了一鍋剛煮好的米飯,原來在準備青椒肉絲的食材時,奈奈子她早就準備與菜色同吃的米飯。將炒好的另一盤青椒肉絲交給了如月,奈奈子拿著飯鍋、碗和食具,準備與如月一起前往尋找其他人一起用餐。

「準備的還真齊全呢...」已無力吐槽的如月也上去幫忙端食具跟了上去。

//完成菜色後請兩人做一個任意基本值檢定

2d6+5:奈奈子反射判定

7[1+6]+5 = 12

2D6+6:反射

8[5+3]+6 = 14

/兩人各自獲得1個賦活劑,還有等同判定值點數的女子力能源。

在奈奈子和如月完成菜色後,托勒蜜從格納庫旁邊的女子力能源罐中抽了一個迷你版能源罐出來,爐灶車也放出兩個可愛的食物盒,讓二人能把努力後的成果儲存下來。

「女子力能源收集完畢!如月小姐,請把這個安裝在機體上吧。這是臨時女子力能源爐,在戰鬥時會用得著的!」

托勒蜜把迷你爐放在獵鬼旁邊。

「謝謝了,托勒蜜,麻煩你去安裝了。」提起青椒肉絲的盤子,將其放到有著卡通公仔與花花圖案的可愛食物盒裡,讓迷你臨時女子力能源爐吸收、儲存其中的女子力,奈奈子點了點頭,笑著向托勒蜜道謝。

「恩...感覺真是奇妙...雖然不知道可不可以,就讓他們幫我安裝上去看看吧。」不清楚那個爐子到底有沒有用的如月效仿奈奈子的做法讓它儲存女子力,然後打算把飯拿給技師們吃,順便問問看能不能幫忙安裝別種爐子。

「放心啦~女子力能源爐能適用於所有級別的守護神,只有大小影響而已!」研究所的技師向如月掛保證,這汎用的力量已經有點超出科學的範疇,進入科幻的領域了。

就在這時,遠峰莉莉在女子力研究所中發出廣播。

「各位,尤里西斯號即將到達女子研究所,請立即到格納庫作出擊準備!」

「可惜了,看來露娜和神村先生都沒有口福嚐到我們剛炒好的青椒肉絲。技師們,倒是你們幸運了,能夠一嘗我和矢野小姐的手藝。」聽到要出擊了,奈奈子也將青椒肉絲與米飯給了格納庫的技師們分吃,然後通過女子力射線登上了至尊女帝.克麗歐佩特拉。

「托勒蜜,快把女子力能源爐安裝上來,沒時間磨蹭了。」駕駛倉內的奈奈子向托勒蜜吩咐。

「啊啊,居然那麼緊急,那麼麻煩你們幫我安裝上去了呢,其他的我就實戰中在調整就好了!」如月慌忙得將爐子交給技師們,然後自己攀上梯子登入駕駛艙中。

「交給我們吧!」技師趕緊把工具和爐子帶到獵鬼的動力部份作改裝。

就在這時,大和、露娜和米拉也來到格納庫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