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木骨  

PC:斐爾斯 · 理德爾(潘二喜)J(時羽)約翰 · 史密斯(八十八)

團錄整理by 八十八 / 角卡區 / 場外閒聊斟酌收錄,一律置右。


木骨:

1998年1月5日 02:30

 //天啊居然兩點半了?!

//不睡覺時間...

約翰:

約翰走向廚房,試探性的轉開水龍頭。

 

木骨:

水龍頭沒有流下一滴水。

 

約翰:

他順手關緊水龍頭,接著到處晃晃,試著找尋被遺落的生活用品或特別有趣的東西。

 

木骨:

這小屋荒廢許久,假如過去有汲水桶,現在大概也乾涸了。屋內有被遺留下來的大型家具,像是腐朽的餐桌和木椅。往其中一間房間走還能看見生鏽的床架跟布滿沙土落葉的發霉床墊。

牆上壁紙剝落,除了一個鐵鍋跟鐵茶壺還有摔碎的瓷器殘骸,沒什麼生活用品。

約翰看到自己的腳印,和一些動物的足跡。

 

約翰:

「沒人來過。」手電筒掃過地面,接著他走回臥室,專心地盯著床墊,「連箱子都沒有。」

不知道會有誰想住這種地方,若說是打獵的暫時棲身地也不太像,更何況現在看起來就像是普通的空屋。

約翰輕手輕腳的回到餐桌邊,觀察著腐朽的桌子,低聲自言自語,「放上去大概也垮了。」

 

//豪奇怪,居然沒有人先來整理

//為什麼要整理W?

//尊爵不凡傑克傑克森欸

//看看隔壁棚的傑克粉有多狂熱

//如果來整理就有可能暴露這個位置了

約翰:

約翰走回車上,翻出買來卻沒用上的兩尺布袋,回到小屋裡的廚房。他隨手丟下布袋,踩在上面,向旁邊滑了一步,然後翻起布袋檢查地板上的足跡有沒有被抹去,或者至少模糊一些。

 

//想像一個大男人開始踩著布在室內滑來滑去

//好可愛(被帶走

約翰看了眼外面,接著不顧形象的一腳控制布袋,另一腳踏在還未抹過的地板,一路沿著剛才走過的地方抹了一遍。

回到門口後,把沾滿灰塵的那面翻到內側,蹲下身簡單清掉鞋子上的髒汙,收起布袋。

接著回到駕駛座上,翻出手機看了看時間。

 

木骨:

約翰用布袋把地上的沙塵擦過一遍,滿地都是抹痕。

現在已經超過三點了。

 

約翰:

他轉身看了眼後座的「貨物」,順手帶上車子的內鎖。

翻出先前被揉皺的報紙,一如既往的在睡前設定好手機鬧鐘,調成震動模式後,將單薄的報紙蓋在臉上,打算瞇到早晨五點。

 

木骨:

約翰躺下去不到十分鐘便聽見有車子靠近的聲音。

 

約翰:

聽見車子靠近的聲音,他輕拉下報紙,偷瞥一眼後照鏡。

 

木骨:

一台不起眼的老車滑進森林,你看見車燈在鏡中閃爍。

那台車發現你的車還停在小屋前,似乎有點遲疑,但還是緩緩靠近,橫在你車子後方不遠處停下。

約翰:

約翰從身上摸出鑰匙,屏息盯著另一台車。

 

木骨:

駕駛在車內待了幾秒,才推開門下車。

那人是將任務委託給你們的平頭男。

他一手放在背後,看起來十分緊戒,緩緩走向你的駕駛座。

 

約翰:

約翰搶在對方開口或是亮傢伙前,先一步搖下車窗,同時抓起手電筒照向副駕駛座,「晚安。」幾乎低語的問候。抓著鑰匙的另一隻手壓在胸口附近。

 

木骨:

「......你為什麼在這裡?」

 

約翰:

「送貨。」流暢自然的回答對方,沒有猶豫。

 

木骨:

「我記得那天有說過留下貨物就行了。」

 

約翰:

約翰笑了笑,略顯收斂,「計畫趕不上變化。」

 

木骨:

「確實如此,傑克傑克森的屍體被偷的事情已經被發現了,快將傑克傑克森交給我,然後把你這台車處裡掉。」

 

約翰:

「真快。他在後面。」約翰盯著平頭男,稍微將光源拿近自己,花了數秒時間確認代理委託人的長相,接著開口問道:「您要自己來嗎?」

 

木骨:

「嗯,幫我把門打開吧。」平頭男走向後車箱。

約翰:

約翰抓起手電筒,從另一側下車,手裡抓著手電筒。很快速地跟到後車廂,開鎖。

「就在那。」他抬起空著的手,揮向布袋示意後,便放下手。

 

木骨:

平頭男扛起傑克傑克森的屍體,將他擱在後座。

「我相信訂金你們已經拿到了。」

「尾款很快就會交給你,但是在那之前,先躲過調查吧。」

 

//炫耀!這是炫耀體力!

「羅伯特卡羅已經開始行動了。」

「幸運也不幸的是,這輛車——」

 

約翰:

「那人知道這裡?」簡短的回問,看不出表情。

 

木骨:

「暫時還不會想到,但是誰也不能肯定他什麼時候會發現真相。」

「巴頓看見這輛車,這是他們目前唯一能夠懷疑的線索。」

「處理好,我們都沒事。」說著平頭男坐上駕駛座。

 

約翰:

約翰站在原地,抬起手揮了揮,「祝好運。」男人以口型無聲的回答對方,不急不緩的轉身走回駕駛座。一上車他立刻摸出手機打給借車的車手,視線緊盯著後照鏡,發動引擎。

 

木骨:

電話很快就被接通。

另一頭傳來吵雜的環境音。

「喂?」對方幾乎用吼的接起電話。

 

約翰:

「是我。」約翰冷靜的應答,另一手卻不由自主的捏緊口袋。這傢伙又開著他的愛車跑去什麼亂七八糟的地方了。

 

木骨:

「哦?怎麼了?」

「你要要回你的車了嗎?」

 

約翰:

「在關心我的車之前,」他將手機換了一邊,鞋尖踏上油門,「要不要先關心一下你的車。」

 

木骨:

「嗄?什麼意思?我的車怎麼了?」

 

約翰:

「好消息是,你車沒出車禍,但壞消息是,他已經見光死了。」約翰掉轉方向,打算沿著原路開回公路再說,「這車已經是該死的燙手山芋等級。」

「你要開到海裡還是跟車子亡命天涯都行。我現在只問一句,你人在哪。」

 

木骨:

「呃?要不是拆開來每個字我都聽得懂我會以為你在講法文。」

「我在壁爐酒吧。」

「怎麼樣,你要過來喝一杯嗎?」

「阿葛要我跟你說,本來應該在今晚出現的兩個人都沒出現。這話什麼意思?」

 

約翰:

「混帳東西你居然在那邊?」掩不住吃驚的約翰忍不住脫口回話,但下一秒他立刻深吸一口氣重新鎮定,「閉上你的嘴巴,什麼廢話都別跟旁人說。從那邊過十三個街口的那條轉角處換車,記得把我的車停在旁邊兩個街口的角落,現在。

//這世界是只有那間酒吧了484

//因為阿葛是少數的圈外人啊又好相處

木骨:

「知道啦,冷靜點啊兄弟。你先前交代的事我還記著沒忘。」

 

約翰:

約翰繼續深呼吸,試著專心在路況上,「稍晚見。」

接著他按掉電話,把手機塞到外套裡。他忽然壓下嗓音,用著稍顯過火的溫柔語調開口,「天氣涼了,要多穿衣服。」接著忽然回到平常的聲線,咬字清楚又幾乎不帶英國腔的補上一句,「見鬼。」

開了一小段路之後,緊繃的肩膀終於稍微放下一點,「至少是這台被盯上。沒事的。」

//約翰看起來要精神分裂了W

//幫忙翻譯:你先前交代的事我還記著沒忘。

//約翰:他一定只記得外套(見鬼)

//約翰:還好不是自己的車車被盯上

//他很好!!!我比較精神分裂(?

//他記得你說這件事會掉小命啊W

//他來不及告訴你他很好心的待在壁爐是因為你常去那裡

//他覺得那邊比較方便交車

//而且他覺得,到時候還可以做證詞

//假如你有什麼狀況,大家都可以說你的車就在壁爐附近

//看看他安排得拿磨好~

木骨:

按照約翰說的,你們在約定街口碰面。

 

約翰:

終於比較鎮定下來的約翰搖下一半車窗,看向街道。經過一小段路的思考後,人口販子總算能用比較正常的態度面對看起來似乎沒亂說話的車手。

 

木骨:

車手走到窗前,晃晃約翰的車鑰匙。

「所以你在電話裡說的是什麼意思?」

「你說我該擔心我的車?」

「你......工作不順利?」

 

約翰:

約翰接過鑰匙,視線飄向街道上。「這要看你對順利的定義。」又是平常慣用的營業用笑容,卻帶有少許的疲累。「雖然也是聽人說的,只是難保不會查到這車身上。」

 

木骨:

「這是個壞消息。」

「所以,具體來說狀況多糟?」

 

約翰:

「你在酒吧搭訕到一個美女,好不容易兩人一起到了旅館。」約翰壓低聲音卻說著無關緊要的話題,「接著有個男人在門口開著法拉利拐走那美女,但你只記得那輛法拉利的特徵跟車號。」

「這就是那台法拉利。」他補充了一句,接過鑰匙。

 

木骨:

「聽起來很糟。」

 

//這哪門子比喻wwwww

//靠居然聽的懂wwwww

//這段的重點不就是在這輛車讓人多印象深刻嗎W

//他們有同樣的語言w真棒w

//不愧是男人

//載走美女的法拉利,多麼讓人氣憤

//想忘都忘不掉

木骨:

「我雖然人不在場但感覺小命還是很危險欸。」

「你要不要直接開到哪個海岸峭壁推下去得了?」

 

約翰:

「這是你的車,要由你做主。」約翰很快速的回應。

 

木骨:

「欸不對,這樣你現在開著他上街行嗎?!」

 

約翰:

約翰只是盯著車手,沒做聲。

 

木骨:

「老兄,你這原則真是讓我捏把冷汗啊。」

「現在不是多話的時候,鑰匙還你,我還得處理這台車是吧?」

車手伸手準備拉開車門要你快下車。

 

約翰:

「是。」約翰壓下嘆氣的衝動,開了車門下車,順手抓起自己帶來的一票東西。

 

木骨:

車手坐上車,關好門,手搭在方向盤上。

「加上善後我猜至少要兩成了,回頭再跟你算啊。」說完踩著油門離開。

 

約翰:

被留在街上的男人轉身,看向周圍的街道,接著很快的跑向巷道裡。他盡量保持著快步卻沒到跑步的速度,走向愛車所在的巷子。

一上車他就立刻用報紙掩住大半的前車窗,手腳俐落的更衣,換上手提箱內的衣服,把今晚的衣物、手套、布袋塞進買來的袋子內,束緊。

他想了幾秒,開向大約半小車程的街區,找了一處最髒亂的垃圾桶,將袋子塞向垃圾箱深處。

確認周圍沒有人之後,飛快的上車,再度發動引擎,同時確認時間。

 

※1998年1月5日 4:45


1998年1月4日 23:00

 

斐爾斯。理德爾:

揉了下眼睛,理德爾走進房間拉上陽台門。

他從背袋中拿出金屬盒,左右翻看後仍不知其作用。

「為什麼停屍間會放這個?遺物?」想到此處,他輕輕上下搖晃盒子。

 

木骨:

盒子裡傳出微弱的沙沙聲,裡面似乎放了一疊紙。

 

斐爾斯。理德爾:

他開始摸索盒子的鎖。

 

木骨:

那是一個附在鐵盒子上的鎖,斐爾斯看到一個鑰匙孔,是老房子常見的一字型鎖。

 

//房間內有電話嗎

//有

//開窗大喊就好

//比照大廳辦理

斐爾斯。理德爾:

搜索了一下房間,理德爾拿起電話打向櫃檯。

 

木骨:

櫃台小姐接起電話,禮貌地詢問需要什麼幫助。

 

斐爾斯。理德爾:

「可以幫我接通羅伯特。卡羅嗎」

 

木骨:

「沒問題,請您稍後。」

櫃台小姐這麼說完後,斐爾斯進入短暫的等待。你可以想像對方從櫃檯聯繫羅伯特身邊的工作人員,再透過工作人員將電話轉到羅伯特卡羅手中的過程。

「嘿,斐爾斯,你知道嗎,人們如果有事要找我通常不會透過電話,而是走到我的面前。」

羅伯特卡羅一出聲就說了這句話,話雖如此,他的聲音聽起來心情不差。

「好啦,你遇到什麼問題嗎?」

斐爾斯。理德爾:

「找到好東西了,和傑克傑克森有關」

「但是東西上了鎖,所以......你有信任的鎖匠嗎」

 

木骨:

「哦?是什麼樣的東西?在哪裡得到的?」

 

斐爾斯。理德爾:

「鐵盒,裡面大概裝了紙,至於獲取地點嘛......」

「巴頓夫婦的房子,他們還修建了隱密房間喔」

 

木骨:

「哦......巴頓家的停屍間。你去了那裡嗎?」

 

斐爾斯。理德爾:

「嗯?你知道?」

 

//你要叫他幫你開鎖嗎WW

//就只是個開鎖工具嗎wwww

//男人什麼的,聊天開鎖就夠了

//窩家可是能自己開鎖呢(堅強.jpg

//給你妹子還不是不會搭訕wwww

//在別人家門口亂喊w

木骨:

「巴頓家在檯面下可是幫了大家不少忙啊,我們過去沒有合作關係,不過你那位前老闆應該跟他們滿熟的。」

「巴頓人生服務,這名字可是貨真價實的。」

「當然,檯面上他們的名聲也是整理得很乾淨。」

「你去那裡是因為傑克嗎?」

 

斐爾斯。理德爾:

「......是」

 

木骨:

「慢著,聽你這樣講......」

「看來巴頓需要處裡一下他們的保全了。」

「你剛才說需要人開鎖是吧?我會讓班傑明去處理,雖然我不認為那東西跟傑克有關,不過我想那東西對我們還是有點好處。」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靜靜的聽著。

「你是說巴頓夫婦也不是什麼普通好人?」

 

木骨:

「普通的善良老百姓都當他們是普通的好人,熱衷於公益的模範夫妻,巴頓。」

 

斐爾斯。理德爾:

「而不善良的死老百姓呢?」

 

木骨:

「大部分都在他們的冰櫃裡,我相信他們都很清楚巴頓夫婦的真面目。」

「這個世界還有很多你不了解的事,是吧斐爾斯?」

「就像你手裡的那個鐵盒,天知道你以後還會找到多少那樣的盒子。」

 

斐爾斯。理德爾:

「......靠」

「可以先幫我找鎖匠嗎」

 

木骨:

羅伯特卡羅笑出聲:「你還真像個長不大的少爺啊。路還很長,學著點斐爾斯,那些鎖以後你得自己開。」說完,你聽見電話轉手後被切斷的聲音。

班傑明威爾一直到凌晨兩點才來,不過他來不是為了幫你開鎖,而是帶來了一個詭異的消息——傑克傑克森的屍體被偷走了。

班傑明威爾並不單純是來通知消息的,而是來帶你去和其他人會合,所有人都在前往巴頓人生服務的路上。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皺了皺眉頭,隨後便跟著班傑明離開了房間。

 

木骨:

班傑明威爾一路狂飆來到巴頓人生服務,羅伯特卡羅、瑞克韓、約翰拉普拉斯,以及班傑明的姐姐雅莉安都已經聚集在屋裡。

眾人待在棺材房對面的房間裡。

那是一間接待用的辦公室。

雅莉安坐在沙發上掩面哭泣,而一個陌生的男人正焦急地和她解釋情況。

「傑克森夫人,我們一定會竭盡所能將您的先生找回來。」

在斐爾斯和班傑明踏進房間時,除了雅莉安以外其他人都抬起頭看了你們一眼。

 

斐爾斯。理德爾:

「日安?」

 

木骨:

雅莉安還在哭,陌生人還在安撫,其他人面色凝重。

「你有新工作了,斐爾斯。」

「把傑克找回來。」

 

斐爾斯。理德爾:

「等等,有線索嗎?」聽到工作,理德爾立刻轉換成工作模式。

 

木骨:

聽見你這麼問,陌生男人開口:「昨晚我曾經看見一輛廂型車停在斜對面的小空地上,當我發現傑克森先生不在位子上時,那輛車也不見了。這是唯一可能的線索。」

斐爾斯看見班傑明走到雅莉安身邊,伸手輕輕按住她的肩膀。「我一定會把傑克找回來的,不只如此,我還會找到殺害他的真兇。」

「就快了,我保證。」

雅莉安從頭到尾都沒有把臉從掌中抬起。

※待續


◀前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