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木骨  

PC:斐爾斯 · 理德爾(潘二喜)J(時羽)約翰 · 史密斯(八十八)

團錄整理by 八十八 / 角卡區 / 場外閒聊斟酌收錄,一律置右。


//開門歡樂送

//開槍掃射

木骨:

J剛買好自己需要的易容裝備。

這時,J的手機響了,約翰來電。

約翰:

從口袋掏出手機,約翰終於注意到收件夾中,來自J的簡訊。

『金髮碧眼帶球棒的傢伙.....你認識嗎』簡訊上這樣寫著。

他沒作聲,直接打過去。

 

J:

J接起電話,沒有馬上出聲

 

約翰:

「現在方便嗎?」

 

J:

「大概方便吧?」

 

約翰:

「簡訊。」約翰向後靠在椅背上,隨意的翹腳,「那人怎麼了。」

 

J:

「啊啊,被奇怪的東西纏上了所以打了一架?」

 

約翰:

「年紀很年輕?」問話的口氣像是在閒聊一般,「不是你......其他業務上的同行或什麼的?」

 

J:

「鬼知道年不年輕......大概?」J沒有注意對方的長相或年紀

「不知道?」閒聊般隨便的回答

 

約翰:

約翰嘴角勾起略顯無奈的笑,語氣保持平穩,「晚上最好別再讓髒東西出現。保持聯絡。」

 

J:

「剛才那個大概被警局帶走了?我不知道晚上會不會出現,嘛...我盡量吧」J一邊說著,一邊思考有沒有哪個地方可以試試剛買的易容道具

J決定先回到辦公室試試易容道具。

 

約翰:

「嗯。」不知道是敷衍或是習慣性的回應,總之約翰掛上了電話。他看著街邊,揉了揉脖頸,一手停在手機鍵盤上流連,翻出昨天的通話紀錄,找到了委託人的電話。

「麻煩。」約翰小聲碎念,停頓數秒後,終究按下通話鍵。

 

木骨:

約翰聽見平頭男接起電話。

「有什麼事?」他劈頭就問。

 

約翰:

聽見應答,約翰緊繃的肩膀稍微放鬆,「稍微有點事情想確認。」

 

木骨:

平頭男沒有回話,在等你接下一句。

 

約翰:

約翰微微傾身向前,指尖敲著方向盤,同時放下翹起的腿。「領貨之後運過去小屋後,有人接應貨物?」

 

木骨:

「不需要擔心那些,運到小屋你們就可以離開了。」

 

約翰:

「您的意思是,那屋子完全安全?」

 

木骨:

「只要你們沒有節外生枝,是那樣沒錯。」

 

約翰:

「難說。」敲著方向盤的手指停下,「街邊總是有老鼠來搶食,所以才跟您確認一下。」

 

木骨:

「可以肯定,只要你們機靈點,委託人給的信息不包含任何差錯。」

他的用詞讓你微妙地感覺到他應該不是英國人,不過這似乎不是重點。

 //想到我家約翰學英國腔的時期就莫名覺得好萌

約翰:

「那麼,跟您再確認一遍。昨天的信息依然有效,或是需要更新?」約翰詢問的語氣平穩有禮,一如平常業務交涉。

 

木骨:

聽了你的詢問,對方思考幾秒。

「你想從我們這裡得到什麼肯定?」

 

約翰:

「報紙確實已經宣布破案,誠如您所述。」他看向街邊,「不過,有個小問題--昨天談到的『兇手』並未上報。」語帶保留的詢問,不帶疑惑的語氣,更像是單純確認事情。

 

木骨:

「所以?」

 

約翰:

「剛才另一位合夥人似乎被討債集團的混混跟蹤。」

他露出笑,低頭盯著袖口的釦子,「很湊巧的是,同一人在今天下午似乎也開始打聽我本人的行蹤。」停頓數秒,「如果沒記錯的話,談到的『兇手』似乎也剛好是混混呢。」

「您怎麼看。」

 

木骨:

「在我看來,你們惹上麻煩了。委託人不可能洩露你們的情報,況且也不可能有人調查委託人。你們兩人間,有人形跡敗露了。」

 

約翰:

「昨天我們談到的干擾似乎只有親友團。」猶豫了數秒,約翰繼續補充,語調彷彿在念契約書,「現在情況聽起來像是警方有了新的動作。」

 

木骨:

「你現在是在追問我你們引起的問題嗎?」

 

約翰:

約翰無所謂的聳肩,雖然對方看不到,語氣轉趨輕柔,「只是確認一下有沒有遺漏的訊息。」

他抿緊唇,重新坐好,「最後,想確認訂金外觀。」

 

木骨:

「它代替了原本應該枕在腦袋下面的東西,很好辨認。」

「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我想這通電話可以結束了。」

//好想問哪來的訂金wwww誰放的

//可以問呀,如果約翰會問的W

//可是他用膝蓋想也知道是臥底放的

//這貨一臉好麻煩不想問w我好生氣

約翰:

思考三秒,「暫時沒有,打擾了。」

 

木骨:

「祝好運。」對方掛上電話。

 

約翰:

約翰收起手機,臉上一臉惹到麻煩要收拾善後的表情。再一次發動引擎,開往能更衣的地點。

 

木骨:

約翰在附近找到了一棟看起來已經廢棄的房子。

 

約翰:

停好車熄火後,他收拾起之前買的衣服,塞到手提箱中帶到車外。

他四下看了看,朝著空屋走去,在門前禮節性的敲了敲門。

 

木骨:

空屋除了敲門的回音沒有其他聲響。

 

約翰:

約翰伸出手,試著開門。

 

木骨:

門沒鎖,甚至是虛掩著。

 

約翰:

約翰泰然自若地走進玄關,順手帶上門的同時,觀察著屋內。


1998年1月4日 15:40

不久前,斐爾斯在巷內與J正面交鋒。留在腹部的傷口比想像還嚴重,到場的警員叫來救護車,不等斐爾斯反應就強制將他送往醫院。

經歷一場縫合手術後,麻醉消退的斐爾斯悠悠轉醒。

睜開眼,會發現自己躺在普通病房的病床上,周圍用簾幕圍著。

//人生汙點呃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我寧可玩馬力歐醫生!!!!!

//看醫生遊戲(ry

//真的是看醫生遊戲啊

斐爾斯。理德爾:

左右張望。

上下掃視。

陌生的天花板,比沙發更舒服的床。

他支起身子,查看身上的傷勢。

 

木骨:

斐爾斯想撐起自己,但腹部一陣疼痛。

你看不見傷口,傷口被包紮著。

斐爾斯一坐起身,簾幕外就有個人影靠過來。

一個男人揮開簾幕走了進來,是警局那位你始終不知他身分的男人。

他看著你:「除了肚子上的傷痕,有什麼收穫?」

//欸你可以搭訕護士(約翰腦

//拖去處理了(劃脖子

//這個警官讓給您如何(死目

斐爾斯。理德爾:

「先感謝您的醫藥費」

「然後,晚上的壁爐酒吧,如果打著『帶逃婚男人回家』的名義去也許會有人幫忙」

他將雙手疊放至腦後,一副悠哉的樣子。

//出現了,結帳壓制WW

木骨:

那男人一臉狐疑。

「這是什麼手段?」

 

斐爾斯。理德爾:

「這,是話術」

他將自己與酒吧老闆交涉的過程大致講給男人聽。

「那個老闆大概是情感豐富的人,而且有一點微不足道的正義感」

「那位共犯老兄有機會被留在酒吧」

 

木骨:

「如果沒有呢?」

 

斐爾斯。理德爾:

「嗯,那我就玩完了」

說罷,他也笑了,很開心。

 

木骨:

「......」男人頓了好久,你好像能感受到他的想法

他似乎在想著你的人生會變成現在這副窘境,除了一些人為因素外,大概還是人為因素,你整個家族可能都沒有孤注一擲的運氣。

「我會派人去那間酒吧試試。」

 //他不是已經派一個人去了嗎www

//等等害我家約翰又多一個訂婚妻(X

斐爾斯。理德爾:

「祝你好運,將軍」

 

木骨:

說完他轉身揮開簾幕,走掉了。

他一走護士就出現了,護士把簾幕推開,你的視野開闊起來。

護士一邊確認你的狀況一邊說:「剛才的男人沒有付住院費,所以你醒了的話就得離開了。」

 

斐爾斯。理德爾:

「好好好......這位小姐,您可有心上人?」

 //這哪來的搭訕話術wwwwwww

木骨:

護士一臉冷淡地做自己的事完全不理你。

 

斐爾斯。理德爾:

聳聳肩,他拿起個人物品,悠然走出病房。

 

(斐爾斯智力+察覺 OR 知識+察覺)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2d10 rolled 6. (1 + 5 = 6)

木骨:

醫院裡很多人來來去去,斐爾斯沒怎麼注意與自己擦肩而過的人。

斐爾斯走出醫院。

(斐爾斯知識+幫派)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2d10  rolled 15. (10 + 5 = 15)

木骨 !roll 7d10 rolled 38. (1 + 6 + 7 + 6 + 7 + 8 + 3 = 38)

木骨 !roll 4d10 rolled 21. (9 + 2 + 3 + 7 = 21)

//約翰那崽子該不會在這吧

//不是約翰w

//我想一下,斐爾斯已經完全跟約翰跟J他們失聯了www

木骨:

斐爾斯注意到醫院外一個不太起眼的地方停著一輛黑色轎車,車邊站著兩個男人。

根據你混了一段時間的幫派知識想起那兩個人,他們是傑克傑克森的同夥。

其中一個身材高壯,一頭紅髮,半張臉留著紅色鬍子的男人,名叫羅伯特.卡羅。他是個政治手腕高超,人脈比海洋遼闊的傢伙。

另一個身高約一米七,長相清秀,和你差不多年紀的男子,名為班傑明.威爾。

你注意到他們,而他們也注意到你了。

羅伯特卡羅扔掉手裡的菸,往你走過來。

班傑明威爾則坐上駕駛座,將車掉頭往你這邊緩緩開過來。

 

斐爾斯。理德爾:

吹了個口哨,理德爾調整了一下背袋的位置。

 

木骨:

「斐爾斯理德爾。」羅伯特卡羅肯定地喊出你的名字,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但看在你眼裡,這笑臉城府極深。

 

斐爾斯。理德爾:

「初次見面您好......卡羅先生」

 

木骨:

「哦?你認得我啊。」

「我有話和你聊聊,賞個臉吧。」他朝車子點了下巴。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做了一個得體的微笑,上了車

總覺得我與車有緣,他這麼想

//就不能去巷子嗎

//是多喜歡車子裡(死目

//車車好啊

木骨:

羅伯特卡羅打開後座車門,最裡面坐著一個男人。羅伯特卡羅朝斐爾斯的背後輕輕一拍,像在催促又像在警告,但也有可能沒什麼意義,這種時刻總會讓人胡思亂想。等斐爾斯坐上車,羅伯特卡羅也坐進車裡,斐爾斯擠在兩個大男人之間。

//踏馬的

//大男人滾開好嗎

但車子並沒有馬上離開。

直到一個女人從醫院走出來坐上駕駛座。

「抱歉,艾莉,在路邊遇上一個新朋友,讓他搭個便車。希望妳不會介意。」羅伯特卡羅說。

「不。」那女人簡單扼要不帶感情地回了一個字,之後沉默不語。

「可以出發了,班傑明。」

車子離開醫院,開往一個地下俱樂部。

一夥人圈著你,把你領進其中一個VIP包廂。

「喝什麼?」羅伯特卡羅親切地詢問。

 

斐爾斯。理德爾:

「牛奶就好」

 

木骨:

「牛奶。」羅伯特卡羅重複了一遍:「真是新穎。」

羅伯特走進包廂內的吧檯倒了一杯牛奶放在桌上推給斐爾斯,然後給自己準備了威士忌。

「斐爾斯,既然我們彼此認識,也不需要說場面話了。」羅伯特卡羅說。

其他人或站或坐在包廂各處,離你們有些距離。

「港口區殺人案,你對這件事有什麼想說的?」

斐爾斯。理德爾:

「還說『不說場面話』呢,這不是講了嗎?」理德爾抿了一口牛奶,無奈說道。

「兩點,一,我根本不清楚事件來龍去脈,二,有要求就直說吧」

 

木骨:

羅伯特卡羅爽朗的笑了。

他慢條斯理地拿出雪茄盒,為自己點上一根,然後拿出另一根新的遞給斐爾斯。

「試試?」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坦然接過雪茄,用雪茄剪稍微清理了一下後便用火柴點燃。

 

木骨:

「我當然知道你一無所知,而且搞不好,關於你的事情我知道的比你還多。」

「首先你沒有能耐幹掉傑克。」

「再來,你不可能毫無破綻的完成這起事件。」

「你知道嗎?現場沒有留下任何關於兇手的線索。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

「你只是倒楣。」

「舉發你的人,是你過去的討債對象。他們全家因為你,只剩他一個,一切都是為了報復。」

 

斐爾斯。理德爾:

「還真是......不能理解我的溫柔嗎?」

 

木骨:

羅伯特卡羅帶著笑意繼續說:「然後有人趁機抓住了暫時圈住你的這條繩子,企圖透過你完成他們的計畫。」

「不過你似乎......」羅伯特上下打量你:「沒有達到標準。」

「其實我們找你來也沒別的事,就是想會會你。」

「如果你知道我們的身分,那應該就會知道傑克傑克森可不只是我們集團的一份子。」

「是我們的兄弟,是家人。」

 

斐爾斯。理德爾:

「嗯哼?」

(斐爾斯智力+警覺)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4d10 rolled 23. (1 + 5 + 7 + 10 = 23)

木骨:

斐爾斯感受到似曾相似的感覺,有個人一直盯著你看,當你看過去時,發現視線的主人是站在黑暗角落裡的女人。

斐爾斯。理德爾:

一口喝完杯中牛奶,理德爾向女人點點頭。

 

木骨:

女人別過頭去,你覺得她有點眼熟。依這個距離跟光線,你看不清她的面容,也看不見她瞳孔的顏色,但她的身形。做為一個專業討債員,認人你還是有點本事的。你的腦海裡不由自主地將眼前的女人和小館裡那個蒙著半張臉坐在吧檯上瞪你的女人重疊在一塊。


J走了半個小時的路,回到辦公室。

 

J:

J走到廁所,將玩偶放到一旁,拿出剛買的易容道具,對著鏡子開始嘗試易容

(J知識+偽裝)

J !roll 2d10 rolled 5. (2 + 3 = 5)

木骨:

似乎是第一次使用這些工具,J覺得不是很上手。

就在J忙碌的時候,外頭突然傳來有人回來辦公室的聲響。

 

J:

「嗯?」J往外頭看了一眼

 

木骨:

那是一個對你來說有點陌生的男人。

(J智力+警覺或者知識+幫派)

J !roll 3d10 rolled 21. (3 + 9 + 9 = 21)

 

那人一進來就先去你平常睡覺的地方,似乎在確認什麼。

之後開始在辦公室裡四處摸索,行為可疑,讓你不得不提起了注意力。你覺得這個人越看越陌生,他是大姐頭的手下嗎?你心生懷疑。

仔細想想,昨天中午把新手機交給你的貌似就是這個人。

※待續


◀前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