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木骨  

PC:斐爾斯 · 理德爾(潘二喜)J(時羽)約翰 · 史密斯(八十八)

團錄整理by 八十八 / 角卡區 / 場外閒聊斟酌收錄,一律置右。


1998年1月4日 14:45

 

斐爾斯。理德爾:

順著力道,里德爾轉身遠離J,雙眼不離眼前佳人。

「雖然有點抱歉,但是請你乖乖倒下......」說著說著,他從背後束口袋中抽出球棒,眼中兇光四溢。

右腳邁步,手中球棒在狹窄的小巷中劃出一道刺眼的弧線。

 

(斐爾斯敏捷+武鬥)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6d10 rolled 21. (3 + 5 + 2 + 2 + 6 + 3 = 21) 

J:

看見對方揮出球棒,J快速壓低身體,試著躲過

 

(J敏捷+閃躲)

J !roll 3D10 rolled 22. (10 + 10 + 2 = 22)

 

木骨:

J漂亮地閃過這一擊。

J:

J快速拔出身後的匕首,臉上保持著微笑,然後右手拿著匕首朝對方腳部劃去

 

(J敏捷+武鬥)

J !roll 4D10 rolled 19. (4 + 5 + 6 + 4 = 19)

 

斐爾斯。理德爾:

里德爾用球棒檔向對方匕首的軌跡。

(斐爾斯 敏捷+運動)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3d10  rolled 12. (2 + 2 + 8 = 12)

 

木骨:

清脆高昂的鏘聲震響巷內,斐爾斯和J都覺得自己的手腕隱隱作痛。

斐爾斯。理德爾:

握緊球棒,里德爾將球棒放在地上拖曳,緊接著被積蓄的力道在最後時刻爆發而出,狂暴地轟向J的下顎。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6d10 rolled 18. (7 + 2 + 2 + 3 + 2 + 2 = 18)

 

J:

「嘖」J側過身,再次試著閃躲

(J敏捷+閃避)

J !roll 3D10  rolled 14. (2 + 8 + 4 = 14)

 

//笑死,你們要不要在一起啦

//猜猜看會不會打完這次時間

//不要

//這邊是在約會ㄇ(笑

木骨:

J又一次俐落閃避。

你們都察覺到對方比你們預期的要強一些。

 

J:

重整了下姿態,J再次握著匕首朝對方的腳劃去

 

(J敏捷+武鬥)

J !roll 4d10  rolled 18. (5 + 2 + 5 + 6 = 18)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瞄準對方攻擊的軌跡,球棒微微引開匕首的軌道,而主要的力量轟向對方的肩膀。

 

(斐爾斯 敏捷+運動+武鬥 -2骰)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5d10 rolled 16. (1 + 3 + 4 + 5 + 3 = 16)

木骨:

斐爾斯企圖用球棒引開對方的攻擊卻失敗,反而讓匕首劃開了側腹。(斐爾斯此後行動-2骰)鮮血沾染上J的匕首,也潤濕了斐爾斯的上衣。

 

斐爾斯。理德爾:

壓著側腹退了幾步,理德爾臉上的笑容不減。

「哎呀呀......真是可惜」

「好久沒打架了,真是讓人越來越開心了呢」

放開側腹的傷口,疼痛讓他體內的腎上腺素激增。

扭腰揮手,球棒威勢不減,反而更兇猛的擊向J的左肩。

(斐爾斯 敏捷+武鬥 -2骰)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4d10 rolled 19. (6 + 4 + 1 + 8 = 19)

 

J:

「大叔啊.....」J欲言又止,她思考了下,覺得還是先不說話好了

她往後退去,試著閃躲

(J敏捷+閃躲)

J !roll 3d10 rolled 12. (2 + 4 + 6 = 12)

 木骨:

斐爾斯的球棒揮空。

 

J:

J往前邁進,再次將匕首劃向斐爾斯的腳

//你為什麼一直打他膝蓋XD

//先搞到殘廢(?

//膝蓋小偷!

(J敏捷+武鬥)

J !roll 4d10 rolled 26. (1 + 9 + 9 + 7 = 26)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球棒向下抵擋,宛若不動明王。

 

木骨:

在你們一來一往來回過招的同時,巷口開始有人注意到你們這裡的動靜。

//斐爾斯要在這裡掰了嗎

//所以你幹嘛攻擊一個殺手啦

//對面臉上又沒寫職業w

//警察不是有跟他說對方可能殺人嗎w

//再見了

//(揮手帕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1d10 rolled 6.

 

木骨:

球棒和匕首再度發出撞擊的鏗鏘聲,斐爾斯雖然擋下了J攻擊的力道,但匕首順著球棒邊緣滑脫,還是劃傷了斐爾斯的大腿。(斐爾斯行動-3骰)

//我有帶繩子呢(突然

//綁架PLAY

斐爾斯。理德爾:

笑了笑,理德爾作勢要攻擊。

下一刻,他轉身就跑

//這樣你好像沒骰子對嗎

//呵呵呵呵

//好吧www跑不掉嘍

//好慘喔

//斐爾斯你家道中落應該是你帶衰

(斐爾斯 敏捷+偽裝+運動 -3骰)

(斐爾斯沒有可用的骰子,逃跑失敗)

木骨:

腹部和腿上的傷讓斐爾斯行動受限,無法如預期般跑離。

 

J:

「大叔啊....別跑喔....抓回來很麻煩的....」J帶著笑意說道,然後將匕首和娃娃暫時放下

左手拿出腰包中的繩子,同時往前邁進,右手抓著對方

 

(J敏捷+運動)

J !roll 4d10 rolled 27. (7 + 8 + 5 + 7 = 27)

(斐爾斯反抗自動失敗) 

J:

J抓住對方,將對方往斜後甩去,將對方的手腳綁在一起

然後走回去拿起自己的布偶與匕首。

「大叔啊,你要說說你來幹嘛的嗎....」J一邊保持笑意的說著,一邊抓對方的衣服來擦乾淨自己的匕首

 

木骨:

巷子口探頭探腦的人越來越多,J隱約聽見警笛聲,似乎有人報警了。

 

斐爾斯。理德爾:

「妹子你這興趣有點特別阿」

「沒什麼,就只是普通的求生而已」

 

J:

「舌頭要不要割掉呢.....還是算了...麻煩」J將匕首擦乾淨後,小聲的自言自語著

「哈哈,是嗎,祝你求生順利嘍」J給他的傷口補了幾腳,趁對方疼痛時把繩子取回,然後跑走了

 

木骨:

警車聽起來會在五分鐘內抵達。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在原地點起一根菸,等待警察來臨。

 

木骨:

員警到達後順著路人的指引來到斐爾斯面前。

(J敏捷+運動)

J !roll 4D10 rolled 28. (6 + 10 + 5 + 7 = 28)

//跑P跑居然不逼共w

//警察要來了餒

//你倆約會大成功ㄋ

//我不想拆散你們,幫你留了活口(?

斐爾斯。理德爾:

「Long time no see , hum?」

吐出一口煙,理德爾無奈的說

 

木骨:

警員看著你,他和你不曾見過。

「有人通報這裡在打架鬧事,我必須帶你回局裡一趟,跟我走吧。」

員警沒有注意到J,當然也沒有任何人去追捕。J總算擺脫跟蹤。

 

J:

『那麼.....』確認沒有警察追過來後,J繼續前往買得到易容道具的地方

同時也拿出手機發了條訊息給約翰『金髮碧眼帶球棒的傢伙.....你認識嗎』

發完訊息後,她將手機收回腰包,繼續往買得到易容道具的地方走去

木骨:

這時員警突然注意到斐爾斯的傷勢,對著對講機叫來了救護車。

1998年1月4日 14:55

//小傷而已 嘖

//補幾腳能讓傷口惡化嗎

//什麼仇

//腹部傷口有點深,做了縫合手術

//看來下次可以瞄準傷口打

//打到他住院三天,計畫通(?


※1998年1月4日,14:20

 

木骨:

約翰離開服飾店,在前去雜貨店的路上順便將車加滿油。

他在雜貨店購買手電筒和白手套,找了很久才找到約翰滿意的手套布料,以及兩公尺大的布袋。

約翰從雜貨店內帶著剛買好的東西回到車上,這時已經14:50

 

約翰:

核對過寫在小便條上面的購物清單,確認該買的物品都買到之後,將小紙條塞回手提箱深處的神祕空間。

看著車窗外來往的路人,決定開車前往數天沒去的酒吧。不過這次,他刻意停到較遠的小巷內,繞了一點路才走到店門口。

 

木骨:

現在15:25

酒吧門關著,上面掛著休息中的門牌。

你可以透過毛玻璃看到裡面有人.也許是阿葛。

 

約翰:

湊近玻璃窗試圖辨認裡面的人影是誰。

 

木骨:

是阿葛。

 

約翰:

「意外早。」低聲說著,稍微後退一步斂起笑容,隨後推開了大門。

 

木骨:

「現在還沒——」阿葛轉過身,發現是約翰,話說到一半中斷。

「約翰,什麼風把你吹來了?」

//門上有鎖能內鎖嗎

//(想幹嘛

//妹由

約翰:

「海風。」踏進門後同時簡短的回答,約翰順手帶上門,並未繼續走到店內。

白天的酒吧與夜晚不同,他打量著準備中的店面,「稍微有些事情想問問。」

 

木骨:

阿葛看著約翰不同以往的模樣。

「想知道什麼?」

 阿葛放下會讓自己分心的小事,將注意力完全放在約翰身上。

//你的三圍

//等一下這氣氛那裡怪怪(狂笑

//這邊是在私會ㄇ(笑(?

//兩邊都在約ㄏ(滅口

約翰:

「上次提到的瑪莉蓮,」約翰踏出一步,臉上是平淡的表情。並不像往常提到女性的時候,那時候他臉上總是笑著。「她家經營的那間叫什麼?」

 

木骨:

阿葛挑起眉。

「怎麼突然想知道?」

「話說回來,那天你們後來怎樣了?」

 

約翰:

約翰先是停頓,過後露出苦笑,語氣中帶著困擾,「其實,這幾天晚上沒來,主要是忙著處理大客戶的事情。」

他微微轉頭,視線看向吧檯,「正在中年的時期就走了,很突然。」

約翰抬起左手調了調領帶,嘆氣,「客戶的太太希望能介紹可靠的禮儀社,剛好辦事經過,所以來問問。」不知是有意或無意,約翰並未回答第二個問題。

 

木骨:

阿葛被你的開場白帶開了話題。

「可靠嗎......?」

「哦算了,這不是我該評斷的事。」

「巴頓,巴頓人生服務。」

 

約翰:

「全天候服務?」輕柔的詢問,同時略微調整自己的身體重心。

//你不能坐下來ㄇ約翰 

木骨:

「門上是寫十點到六點,但死人不會挑時間的,基本上算是全天待命吧。」

 

約翰:

點了點頭,「所以夫婦倆晚上都在那邊休息?」

很快補上一句,「畢竟我也不清楚這類事情怎麼運作的,總要問清楚比較好交代。」

 

木骨:

「不,他們會回自己家。」

 

約翰:

跟著約翰笑了,雖然依然有點壓抑,「不看時間的死人怎麼辦。」

 

木骨:

阿葛聳聳肩:「活著的人會有巴頓的號碼。」

 

約翰:

「也是。」他看向吧檯,忽然安靜。

安靜好一陣子之後,他走向吧檯,空著的左手撫上桌面,側臉看向阿葛,「不休息一下?總讓客人站著也不好吧。」

 

木骨:

阿葛突然揪起眉頭,一臉狐疑。

「還沒開店,你不算客人。」

「說到客人,今天你不是第一個在營業前找上門的小子。我說你啊,如果有對象的話,最好還是收斂一點。」

 

約翰:

「誰來過?」一臉輕鬆的問著,揚起眉。

 

木骨:

「一個年輕小子,說是你未婚妻的弟弟。」

 

約翰:

「長得如何?」像是制式的提問,聽不出好奇心。

 

木骨:

「長得......你沒見過他嗎?」

 

約翰:

「好問題。」他笑了,卻不是被娛樂到的笑容。約翰隨性的走向阿葛,直到兩人只距離一步,「我猜猜,之前沒來過吧。」

 

木骨:

「確實。」

 

約翰:

「但是你卻相信他了。」低聲的接續前句。

 

木骨:

阿葛想了一下:「我從沒想過要懷疑誰。」

「所以......你想說的是......?」阿葛等著你接下文。

 

約翰:

「他沒給你看過『未婚妻照片』。」像是提問又是肯定的語氣。

 

木骨:

「如果有照片我確實滿想看的,他長得不差,他姐姐樣貌應該也不差。」

 

約翰:

「我可沒有什麼該死的照片。」約翰隨意的聳肩,「你就是這點......算了,當我沒說。」

「所以他到底長怎樣?」又問了一次。

 

木骨:

「個子不高,大概一米七五,金髮碧眼。」

「年齡看起來剛成年,大概十八吧。」

「總之不滿二十。」

 //一米七五都叫個子不高了嗎w

約翰:

約翰左手摸著下巴,視線移向一邊,「嗯。」

沒有對此發表其他評論,或許在思考著什麼。

(骰知識+幫派)

 約翰 !roll 2d10 rolled 12. (6 + 6 = 12)

//他會想起他ㄇ

木骨:

約翰的記憶裡有太多金髮碧眼的年輕人,但是阿葛描述的模樣,約翰不曾遇過。

不過,他有聽說過類似這個樣子的人,是個專門討債的混混。

//雖然窩是臉盲,但約翰不似,真好(?

//但四你們都沒發現

//約翰跟J到現在都沒發現斐爾斯也在三春小館

//真的躲很好

//過頭了w

約翰:

許久,他才開口,「他有提到別的?」

 

木骨:

「沒有,他正在找你,說他姊哭得多慘,要把你拖去他姊面前。這類的。」

約翰:

「真有意思。」敷衍的笑笑,「他有提過哪時候再來?」

 

木骨:

「大概晚上吧,我叫他十點過後再來。不曉得,也許他不會來。如果他真的帶著他姊姊過來,我認為你最好也來一趟。」

 

約翰:

約翰不在乎的聳肩,直接切到下一個話題,看起來卻不像是不願談論,「瑪莉蓮今晚有排班?」

 

木骨:

「沒有,她這兩天都沒班。」

 

約翰:

「嗯。」簡短的回應,看了一下旁邊後,很快又收回視線,專注的盯著阿葛,「關於我的未婚妻,這件事情的有效期限只到後天中午。」他笑了笑,繼續說著,「就當你相信了一個荒謬的故事,行?」

「之後的事情我自己會處理。」

 

木骨:

「我聽不太懂,不過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吧。」

 

約翰:

約翰笑了笑,這次倒是真的被娛樂到的笑。

他稍微退了一步,將手比在嘴唇上,做出噤聲的手勢,「記得一件事情就好,約翰史密斯今天下午沒來過這裡。

「相信你明白。」

 

木骨:

阿葛搖搖頭:「你今天真的很奇怪你知道嗎?」

「知道了知道了,兄弟,照你說得辦。」

 

約翰:

約翰斂起笑容,低聲回應,「因為是白天。」

他轉身,走向門口前,忽然停步補了一句,「如果真的有所謂的『未婚妻照片』,倒是蠻想看看的。」

自顧自的笑著,在開門前又一次補充,「小心耳朵,阿葛。」

過後是很快的開門關門聲。

//阿葛不知道這是他平常der樣子w

※待續


◀前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