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木骨  

PC:斐爾斯 · 理德爾(潘二喜)J(時羽)約翰 · 史密斯(八十八)

團錄整理by 八十八 / 角卡區 / 場外閒聊斟酌收錄,一律置右。


1998年1月3日,21:00

斐爾德走在回家的路上,這條路不寬,半個人都沒有。

突然一輛黑色轎車由你後方駛來,在你身邊緩速。

駕駛座上的人降下車窗,是蘇格蘭場裡那曾和你隔桌交談,但身分始終不明確的男人。

「上車。」那個男人說。

斐爾斯。理德爾:

「真可怕」斐爾斯聳肩,坐入車內。

木骨:

你一坐上車,男人便轉動方向盤,離開你們原本所在的路上。

男人開上主要道路,這個時間還有不少車來往,你們的車子混入其中。

「有什麼好消息?」他說。

//好消息是找到一間馬鈴薯很好吃的店(ry

斐爾斯。理德爾:

「一,她有共犯,男性,名叫約翰史密斯」

「二,她與另一個男的最近有一個委託」

木骨:

「什麼樣的委託?」

斐爾斯。理德爾:

「不知道,我得到的情報就這些」聳聳肩,理德爾暗自繃緊肌肉,做好被攻擊的預備。

//被誰攻擊啦

//該說還好他在開車嗎wwww

//說不定他會停車給我一下(?

//你是有被害妄想症嗎W

木骨:

「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斐爾斯理德爾先生。」

「說說那名約翰史密斯吧。」

//塊說他很帥(X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說出約翰的外貌、特徵。

木骨:

「所以他們在小館接了一個你不知道內容的委託?」

斐爾斯。理德爾:

「沒錯」

木骨:

「委託人是誰?」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說出平頭男的外貌情報。

「對了,委託人不只一個,還有一個女性」

他接著說出自己看見的絲巾女的外貌。

木骨:

「嗯......」

「你知道,這點情報很難改變什麼。」

斐爾斯。理德爾:

「嗯哼?」發出聲音,他示意對方繼續。

木骨:

「你依然是這起案件的兇手。」

「今晚大概無法改變這一點。」

「不過——雖然明天一早就會『抓到兇手』但我還是有辦法拖延一點時間。你暫時不會有任何的審判,這段期間你要去弄清楚J到底要做什麼。」

斐爾斯。理德爾:

「我有多少時間」理德爾側眼看著男子說道。

木骨:

「不多。」

不知不覺你們的車繞回了原本的街道上。

男人停下車,就在你上車的點。

在你下車前他告訴你J的出沒地點。

斐爾斯。理德爾:

打開車門,理德爾下車後轉身,對男人行了個標準軍禮後他關上車門,轉身上樓。


//你們要做甚麼

//呃....中午....大概在吃午餐吧

//會不會你們結束後記得最清楚的是三餐的時間跟地點

//不要再吃了XD吃得跳過啦

1998年1月4日(時間11:40)

今天的早報頭版都在報導著『港口區凶殺案破案』『蘇格蘭場立功』

標題寫得簡潔有力,內容卻模稜兩可。

你們只知道根據調查,該名男子遭討債集團尋仇,已逮捕犯案之兇嫌。

約翰:

收起報紙放到副駕駛座上,約翰壓下一個哈欠,重新發動引擎。

「我記得附近有圖書館。」自言自語著,循著不靠譜的記憶出發。

木骨:

約翰很快就到了圖書館

約翰:

在稍遠的地方找到位子後,很迅速地下車,進到圖書館內尋找公用電腦。

(約翰請骰知識+科技)

約翰 !roll 1D10 rolled 5.

約翰 !roll 1D10 rolled 7.

木骨:

約翰花了十分鐘才找對方式。

【巴頓人生服務】

你找到了巴頓人生服務的相關文章。

看起來他們是間普通的家庭式禮儀社。

由巴頓家族經營,目前是第一代,也就是巴頓夫妻。他們有一個女兒。

巴頓人生服務曾以公益的形式協助過在地的居民處理後事,所以頗得人心

地點在東區和南區之間。

巴頓人生服務雖然全天候待命,還是有基本營業時間,是早上十點到下午六點

//老人家欸你

//拿出你把妹的氣魄好ㄇ

//他在打開瀏覽器這一步就失敗了(?

//他一定是兩指神功敲鍵盤(忽然出賣

約翰 !roll 1D10 rolled 7.

【森林小屋地址】

你查了下森林小屋,這地址沒有資料

你推測是誰家的私人土地

//一樣七 (看來他終於會用了

//終於會用了W

約翰 !roll 1D10 rolled 7.

【傑克傑克森】

你查到一些傑克傑克森的照片,大多都是從遠方拍攝,一半以上都是被警方逮捕後進入警局或從警局出來的照片。

還有一些相關的新聞,諸如牽扯進銀行搶案、毒品和私釀酒買賣、名畫和珠寶竊案等等

除了毒品和私酒他強烈否認外,其他都是不表態。

而這些案件,傑克傑克森及他的同伴最終都因為證據不足獲得釋放。

//你在玩拉霸嗎(三次都是七)

//老闆我可以領賞金嗎w

約翰 !roll 1D10 rolled 5.

約翰 !roll 1D10 rolled 1.

//電腦要爆了w?

//大失敗www電腦要炸了?

【瑞克.韓】

你還沒查到與瑞克韓相關的信息,螢幕突然閃了一下,畫面消失。

電腦自動重啟,你重新經歷的緩慢的開機過程。

好不容易才回到桌面,現在你得重新開始調查了。

//還好不用賠償公物wwww

約翰 !roll 1D10 rolled 6.

約翰:

先把剛剛的紀錄刪光

瑞克韓的資料並沒有很多,基本上跟傑克傑克森相去不遠。

都是幾張照片,以及與傑克傑克森共謀的罪刑

//我看約翰用電腦也是滿累的WWWWW

//明明我電腦技能還行啊怎麼PC這樣(頭痛

//約翰的電腦程度比我還差W

//我電腦技能也還行啊,我家那隻還不是不會用(?

約翰 !roll 1D10 rolled 10.

約翰 !roll 1D10 rolled 8.

【港口區凶殺案】

你找到重複率極高的文字報導,跟報紙上並無兩樣,若不是有人在壓這次的事件,就是能報導的線索真的太少


斐爾斯。理德爾:

拿著一張報紙,理德爾位在男子給的地點,背上掛著一個布袋。

「不多了~不多了~」他如此哼著奇怪的旋律。

//不多了不多了,時日不多了(X

木骨:

斐爾斯在附近晃了一下,沒看見J。

看來可能要蹲點監視了。

斐爾斯蹲點的期間,有個青少年迎面撞了上來。

他不著痕跡地往斐爾斯的手裡塞了小紙團。

「抱歉......」青少年低著頭道歉,然後閃過斐爾斯離開。

斐爾斯。理德爾:

看了少年一眼,理德爾用報紙遮擋可能的視線並打開紙團。

木骨:

紙團上寫「人口販子 壁爐酒吧」

斐爾斯。理德爾:

笑了笑,理德爾劃過一根火柴點燃了紙團並用剩餘的火點燃一根菸。

「三十分鐘」

木骨:

斐爾斯等了三十分鐘,然而J連半個人影都沒出現。

斐爾斯。理德爾:

折起報紙,理德爾起身走向壁爐酒吧。

木骨:

斐爾斯走到壁爐,時間是下午兩點,這時間看起來還沒開始營業。

店門敞開,裡面有個粗曠的男人挪動桌椅,看起來是酒吧的營業人員。

斐爾斯。理德爾:

將頭探進大門左右看了一圈,理德爾想起現在是下午兩點。

敲了敲敞開的大門,他開口喊道,「那邊那位,這間酒吧幾點開門啊!」

木骨:

「六點,老兄。」

斐爾斯。理德爾:

「嗚哇…老姊沒告訴我這件事啊…」他懊惱地說。

「那麼我晚點再來叨擾......」他的頭緩緩縮回門後,突然,他再次探出頭。

「對了,這位大哥,你知道一個叫約翰史密斯的人嗎?一個黑髮的男人」

木骨:

「約翰?認識啊,你找他?」粗曠男抬起臉看像斐爾斯,似乎在打量你。

斐爾斯。理德爾:

「嚴格來講不是我就是了......」他從門後走出,將身體暴露在男子的視線下。

「裡面有一些故事啦…」

木骨:

「這句話的意思就是,我有話想說,但是你不問我就不說,是吧?」

「反正離開店也有一段時間,我就問問你找約翰做什麼好了?」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走入店裡,找了個離門近的椅子坐下。

木骨:

粗曠男靠著吧檯,一副願聞其詳的樣子。

斐爾斯。理德爾:

「好吧,為了不削減樂趣我就這樣說了」

「猜猜看一個男人和一個美麗的、慈善的、年輕的、單蠢的女人能發生什麼?」

木骨:

「組成一個幸福美滿的家庭,生六或七個孩子,在半打男孩後,終於得到一個女孩,欣喜若狂。」

斐爾斯。理德爾:

「呃…...莫非閣下是迪士尼愛好者?」

「而且這段描述真實得可怕啊…」

木骨:

「這跟約翰有什麼關係?」

斐爾斯。理德爾:

「嗯,我姐也是這麼想的」

木骨:

粗曠男對你的感想沒什麼反應。

斐爾斯。理德爾:

「然而那個約翰似乎不是」

「所以我現在在找他」

木骨: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姐跟約翰?」

「約翰要結婚了?」

//約翰莫名多了個老婆

//亂講話wwww我家約翰還是黃金單身漢

//老婆確定

//阿葛,真是有夠單純的

//不要啊混帳wwww不可以脫魯wwwww

//前幾天在你店裡面把妹的人結婚三小wwww

//完了這間酒吧不能去惹(忍笑

//然而此時的約翰還不知道,有一個老婆在等著他

斐爾斯。理德爾:

「咳咳咳,我不希望這段話傳出去」

木骨:

粗曠男一臉狐疑,他看起來並不相信你。

(骰知識+話術)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1d10 rolled 8.

「所以......約翰要結婚了?」他又問了一次,但那似乎只是內心的掙扎。

「我不久前才見過他,他看起來完全不像這回事啊。」

「而且他有對象?」

「他真的有固定對象?」

「就是、不是那個什麼,而是論及婚嫁的對象?還是你姐?」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給了他一個眼神,搖了搖頭什麼都沒說。

木骨:

「所以你是來找他算帳的嗎?」粗曠男的眼神描向你背上的袋子。

斐爾斯。理德爾:

「準確來說是要把他拖去我姐面前」

木骨:

「我先說好,我的店可是無辜的。」

「那你這個時間來就不對了啊。你不知道約翰平常的行程嗎?」

斐爾斯。理德爾:

「我姐一直哭,我也只是從她朋友那邊問到的」

「第一次逃開老爸出來玩就發生這種事....」

說到此處,理德爾敲了一下桌子,牙關緊咬。

木骨:

粗曠男一臉憐惜:「她真不該為這種事情難過,也許這是在告訴她應該換個對象。」

「我想約翰不適合你姐。」

斐爾斯。理德爾:

「我必須帶他去我姐面前」

木骨:

「這個時間約翰不會出現在這裡的,沒有任何人會在這種時間出現在我店裡啊。除了你。」粗曠男補上一句。

斐爾斯。理德爾:

「所以我在頭痛啊…」揉了揉太陽穴,理德爾苦惱地說。

「晚上我大概會再來一次吧…...」

「希望這一次那個男人能面對自己」

木骨:

「那你打算怎麼辦?」

「約翰現在不在這裡。」

斐爾斯。理德爾:

「我?我大概要買點甜的回去吧」

「聽說難過的時候要吃甜食。希望她別哭了」

木骨:

「你帶她到我店裡吧,我請她喝幾杯,也讓她有機會跟約翰當面聊聊。」

「當然,是在營業時間。」

「約翰通常在十點過後才會出現,不過昨天他沒有來。」

//努力把約翰推入深淵

//問題是你真的有姊姊嗎w

//當然沒有

斐爾斯。理德爾:

「沒來?」理德爾抬起頭,雙眼有揉紅的痕跡。

「他該不會又想跑了?!」拍案站起,理德爾看起來有點癲狂。

木骨:

粗曠男聳聳肩:「我也沒辦法幫你。」

「你回去安慰你姐吧。」

斐爾斯。理德爾:

張開又閉上,那張嘴欲言又止,話語最終化作一聲嘆息。

轉身走出酒吧,理德爾的眼裡亮起一道光芒。

//莫名被扣帽子w

//去了酒吧就別想走了(?

//然後我猜阿葛會不小心說出去

//然後這個謠言是沒辦法說清的類型

//阿葛不會不小心啊

//他會直接說好不好W

//搭訕人生再見了(?

//不行我要把妹(堅定

//他會直接跟約翰說,你不能這樣啊

//他不會跟別人說但他會阻止約翰把妹

//然後會對約翰說教

//擋我把妹者通通賣掉LA

//好累啊已經不知道要怎麼辦了還要操心PC看不到的婚事

//話說這推理都是阿葛自己想出來的

//我無罪喔(?

//三小明明救你說的,我家阿葛哪有做甚麼推理WWWWWWWW

//我從頭到尾都沒說出結婚二字喔

//最無辜的明明就是我家

//一臉風流還要被強迫婚配

//我家阿葛那麼單純你這樣誤導他

//我家約翰那麼風流你這樣欺負他(?

※待續


◀前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