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幕—誰敵誰友》

離開停車場後,林書瑋推開大門踏入市政廳,日間非常忙碌的大樓現在只點亮了幾盞基本照明燈光,氣氛安靜得有點不尋常…書瑋注意到應該和自己換班的警衛沒有待在一樓。

書瑋當然知道今晚是誰當值,但要怎樣聯絡他呢?整座靠北市政大樓有整整十二層加地下兩層,停車場看更說的「另一個書瑋」又會跑到什麼地方去?

(警衛的名字/簡稱自己取,尋找書瑋的行動沒想法的話擲+理知,難度12,失敗我會給一個消耗2hp的做法。

@MaxC

2d6+5:理知

11[5+6]+5 = 16

判定成功

「大支叔,你在嗎?」書瑋朝空無一人的市政廳內喊道。因為晚上很安靜所以應該能傳很遠吧。她大搖大擺的走進門,但不時注意著周遭。

沒有回應,大支不是離開了的話就是昏迷了。一樓大堂隱蔽處不多,林書瑋翻看一遍,也找不到人。

在書瑋周圍找人時,書瑋看到櫃檯後面的保安電視。在半夜大部份樓層由於沒有燈光都會看到夜視模式的畫面,但是二樓和地下二樓卻是亮燈的狀態,那代表這兩層樓都有人在。大支就坐在地下二層的閉路鏡頭旁邊,看起來很苦惱的樣子。他的手機就放在旁邊地板上,不知為何沒有使用它。

另一方面,畫面也提醒了書瑋。既然有人在就會使燈亮起來,那只要沿著樓層逐層檢查自然就可以揪出目標躲在那…現在看來她就在二樓了!

「看到大支叔了,原來在啊。既然在的話我就等等再去找他吧。」沒想到鬼也需要開燈啊,看到監視器畫面後,書瑋偷笑了一下,放低聲音往二樓前進。

「是的打擾了~」不久後市政廳的大門再次被打開,大和走進了一樓,正好看到往二樓前進的書瑋,(喔,是白衣服的女孩,應該就是書瑋了吧。嘛,雖然外面的看更把我錯認作是幫她的,但最好還是不要被她發現比較好...)這樣想著,大和便輕輕跟在書瑋的後方上二樓。

瞞過PC潛行請骰對抗,書瑋用知覺/幸運

大和用反射

2d6+5:反射(大和)

8[4+4]+5 = 13

@MaxC

2d6+6:知覺

5[3+2]+6 = 11

書瑋沒發現大和跟蹤

(沒想到警戒還滿強的嘛,好險最近有跟某位日耳曼忍者學過隱藏氣息的能力,不然剛剛可就要被發現了。)大和決定先等書瑋走上二樓再跟上去,於是悄悄的躲到柱子後面。

踏進防火梯間,書瑋立即看到一個怪異的畫面。一團閃爍著反光的黑色小球詭異地懸在空中,一動不動。

「唔,還真的有奇怪的東西。」書瑋不動聲色的拿起手機錄影。大家都知道遇到甚麼緊急的事情時最先要做的就是拿手機起來拍。

和平時的靈異照片不同,這次書瑋可以穩定地拍出清晰的影片。那奇怪的球體就一直浮在樓梯間,始終沒有異動。就在這時候,書瑋聽到樓上不知第幾層傳出一下硬物衝擊的聲音。

「精靈的一種……」上面隱約傳來這樣的說話。

(靠……樓上也有!這聲音我不認識,入侵者嗎?)書瑋心想這個暫時不會動的樣子,由於現在人手不夠,她決定自己先上去確認。她打開窗戶,往外一躍──掉入大強的座艙內。雖然不是遠程控制的機型,但只是叫它過來並爬上牆壁這點還是做得到的。(話說「精靈」是甚麼啊?)

蓋上駕駛艙,蟑螂攀附在牆上,靜悄悄的往三樓爬上去。

書瑋始終沒有發現有人正跟著自己,離開樓梯口後回去啟動守護神。大強勾著靠北市政廳的外牆,巧妙地盪上上層。

(她直接出去了?不過這是個好機會。)大和趕緊從防火梯直直跑上去上層「我擦,這什麼鬼東西?」看到樓梯間的奇怪球體,大和揮一下手,發現它沒有移動過來的樣子,便沒有理會繼續上樓去。

大強像大強一樣沿著牆壁不斷往上爬,窗外逐漸能看到靠北市的夜景。爬至五樓,書瑋注意到旁邊走廊的燈亮著、同時六樓的燈也亮著!

大強靜悄悄的靠近亮燈處。它的攝影機全程錄下事發經過,並隨時備份和上傳。

由於是市長的護衛,書瑋有一些特別的權限。她悄悄地按下緊急通報按鈕,按下去後不僅是門口的守衛會收到,警察也會馬上趕過來。

透過大強的攝影鏡頭,書瑋看到一名銀髮女性正拿著手槍背靠牆壁盯著右方,像是在和誰對峙著。

想直接抓住目標擲命中判定,難度12

「她在看著誰?這表示有一個以上的人嗎?算了,先抓起來就對了。」不要想太多,上就對了。大強放棄緩慢的潛行,伸縮觸鬚飛射而出勾向前方,將機體迅速的拉到窗前。另一支觸鬚則直接伸入窗內,試圖將那個銀髮女抓起來。

「咻」一聲,大強突然從走廊窗口冒出把觸鬚射進大樓內,銀髮女性卒不及防,承受衝擊後慘叫一聲被扣在牆上!

(接下來可以一起在下面回

————

另一方面,艾比安總算追上逃走了的米拉,並從街燈死角的陰影中看到米拉用矯健的身手爬上靠北市政廳二樓潛入大樓,而和她同行的男人則是大膽地從停車場和看更閒聊後正面進入。這二人是甚麼關係?艾比安又要怎樣做呢?

艾比安使出回憶投影讓其他人看不見自己,再用飛行輕巧地越過市政廳二樓的窗戶,悄悄跟在米拉後方。

艾比安飛進一間會議廳,不難發現往走廊的門沒鎖上。大概是由於剛才有人經過,二樓走廊亮起了燈,但是感應不到其他人走動後就再次關上,四周重新變得漆黑一片。寂靜中任何響聲都會放大,艾比安聽到走廊另一頭傳來關門的聲音。

畢竟現在是跟蹤對方,要慎重地變成能夠在市政廳走來走去也不奇怪的模樣才成。艾比安回想著立委鬥士的外表,隨意變成其中一個也許可行?不過,這麼一來,米拉反而會避開自己。

最終,艾比安選了一個跟自己同樣是Fortune成員的立委──楊望蒼的模樣。那是一個戴著眼鏡,普通的有點帥氣的男生。這個模樣在市政廳走動也不太奇怪了──即使時間上是不太說得過去。

他跟上走廊上的關門聲,還故意問:「是不是有人在?」這般接近對方。

自艾比安現形後走廊的燈立刻點亮。先前的關門聲來自防火門,那名特工沒有張揚到乘坐升降機。艾比安的提問聲在防火梯間回響著,在艾比安頭上不知距離幾層的位置,特工的腳步聲忽然消失,對方明顯已經知道有人注意到她,她也更進一步提高警覺。

艾比安停在二樓梯間,靠北市政廳往上有整整十二層,她會停在那一層?

艾比安並不知道對方有甚麼目的,但是按照正常的考慮,故意潛入市政廳應該是為了市政廳的「資料」而來吧?那麼資料庫的所在樓層便是最有機會的目的地。當然,也想要考慮剛才看到的那個從正門進來的男性,如果現在回頭到升降機……也罷,直接到資料庫所在的樓層好了。

雖然推測到對方的想法,但是艾比安面臨一個大問題。市政大樓每一層都是給不同的部門使用、資料當然也是各有各處理。如果不知道對方在查什麼,那仍是不知道目的地在何處…

「去。」艾比安(楊望蒼)的右手浮起數個發出黑色光的細小光點。他把光點放到各樓層看看到底哪個樓層的走廊燈有剛亮起過的痕跡。

艾比安放出自己的精靈,黑球各自往樓上樓下飄去。根據黑球回傳的心靈畫面,艾比安得知大堂、地下二樓、地上五樓、地上六樓都有人在,而五樓的球在看到樓層的同時就被消滅了。

黑色光球被消滅的五樓是明顯有敵意的存在,大堂應該是剛才跟米拉一起進來的男性,剛才的聲音是往上跑的,那麼六樓先讓精靈繼續搜索,五樓由自己去確認好了。當然,艾比安依然對地下二樓的精靈和大堂的精靈發出繼續觀察樓層,要是碰到人便留意的指示。

艾比安很快飛到五樓,防火門關著。

艾比安(楊望蒼)躲在一旁,用精靈把門打開。

黑球把門推開,第二柄飛刀把黑球捅爆,寒刃直插牆上。

「啐,裝神弄鬼…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女性聲音在門後自言自語著。

「那是精靈的一種。」從剛才的聲音聽出那是米拉本人的艾比安(楊望蒼)普通地回答對方:「我是立委鬥士,你是甚麼人?」

「一個旁觀者,我只是來確認你們在幹什麼勾當。新沃爾夫甚麼時候扯上雷姆利亞了?你們這幾天到底在找什麼?」躲在門後的米拉反問道。

艾比安(楊望蒼)故作不知地說:「新沃爾夫?可笑,我是Fortune的楊望蒼,也是濃水黨的主席,剛才只是看到有人潛入而跟上來。如果你是記者的話,請用正確的手段拜訪市政廳。不過,你不是吧?」

「呵呵,原來是楊先生啊。」

「濃水黨會魔法的立委鬥士只有一個用火的丫頭,她用的火可不是黑色的。你大概也不是真的楊望蒼吧?」

米拉冷笑道。

「我們就別互相試探了,新沃爾夫的走狗。乖乖說明你們在幹嘛我就走,大家都是幹髒活的,不用急著在這裡見真章…」

門後一陣沙沙聲,米拉大概拿出了什麼。

艾比安(楊望蒼)把自己的Fortune徽章拿出來說:「新沃爾夫拿不到這個吧?」

就在艾比安真的打算把徽章送進走廊時,樓梯突然傳來一陣急步聲。大和發現每層樓梯間都有一枚黑球浮著,而即將跑到第五層時,大和竟然看到一個自己有印象的身影—在女子力研究所,大和查閱莫比烏斯小隊的成員名單時知道這人是小隊的其中一人—楊望蒼!

(哇,這下可避不開了)大和推開防火門向對方打招呼道「呦,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位前輩呢,晚上好喔楊先生。」

艾比安(楊望蒼)認出對方是剛才跟米拉一起行動的男性,這人居然稱呼楊望蒼為前輩?這可有點難辦了。不過,從話語看來,對方應該跟楊望蒼不熟,那麼只好皺眉回答:「抱歉,你是……?」

「是!莫比烏斯小隊的新隊員神村大和,在此正式跟楊前輩報到!」大和半開玩笑半認真的向眼前的楊望蒼敬了個禮,「話說楊前輩在這裡,難道也是有什麼想調查的嗎?」

艾比安(楊望蒼)揮手道:「不必,我們不是在Fortune。我本來就是鬼島人,現在是立委鬥士的身分在這兒。那麼門後的米拉‧拿瓦格拉哈是你的同行者?」艾比安想著,神村大和是不是在另一邊接受到調查米拉的任務,畢竟進行任務的不一定只有自己。同時,他也把除了地下二樓和地上六樓的其他樓層的精靈喚回。

「米拉...嗎,嘛,算是跟她有點淵源吧。」突然被問到,大和倒過來被嚇到了(哇,他到底知道多少事!?)

艾比安心想,既然已經另外有人在監視米拉,那麼為了查清她的目標,自己倒不便繼續插手。

在二人互相算計時,突然間五樓走廊中傳來重物衝擊牆壁、以及米拉的慘叫聲!

「什麼!?」大和連忙跑向聲音發出的地方。

不知道艾比安的黑球先前被扔飛刀的大和大膽跑出樓梯間進入走廊,只見走廊窗外冒出一台黑色塗裝的流星III,正用其機械觸鬚把米拉綁著頂在牆上!

「咳咳。雖然我現在講好像有點太慢了厚,總之這裡是市政廳,而我是這裡的保全,請你們表明身分,不然我要報警囉。」其實她已經報警了,她覺得先騙她自己沒報警可能會多爭取一點時間。「順便一提這是熱能索,請配合一下,不然走廊的焦味要去掉很麻煩。」大強調整姿勢用爪重新抓住牆壁,以空出勾住建築的觸手,可能還有人要抓呢。

艾比安伸出右手上的立法拳鬥證對流星III說:「立委鬥士楊望蒼。」

「米拉!」看到一台守護神突然出現襲擊米拉,大和連忙衝了上去,「放開她!」大和沒作多想,直接助跑起來跳出窗外一個飛踢踢向了對方的駕駛艙!

要踢開駕駛倉門擲+體力,難度17

2d6+6:體力重判(大和)

8[5+3]+6 = 14

HP-2

大和對神秘的漆黑守護神無可奈何。

「這聲音…你是那個新沃爾夫的遜炮吧!咳咳…!」米拉被擠得臉色漲紅但實在無法掙脫束縛,連在口中說一句話都顯得有點困難。

「可惡!看來要出那一招了!」一擊不奏效,大和飛身回到房間之中,然後朝天打了個響指「來吧!阿萊因!」很快的從遠處傳來了一陣怒吼的樣子。

另一邊,艾比安的精靈回傳了一段有意義畫面。精靈發現有一男一女正在六樓交通局的資料室下載資料。

看到神村這拼命的模樣,加上米拉由市政廳保全抓獲,艾比安感覺現在已經沒有必要「調查米拉的陰謀」了,最少不是在這晚上。反倒是這個時間在下載資料的男女有些可疑。

「勇氣可嘉。」書瑋看著不顧掉下去風險的大和道。其實大強剛剛還沒抓穩,如果他掉下去的話她可能會為了救他而露出破綻。「順便一提我不是新沃爾夫的人。我的聲音這麼像你朋友嗎?」

「至於楊望蒼……好像有聽過。其他人是跟你一夥的嗎?」書瑋追問道。手還是沒離開電熱鞭的按鈕。

「妳到底想說什麼!?」看對方沒立刻下死手,大和深呼吸一下稍微冷靜一下頭腦,他在腦海中瞬間劃過幾個剛剛看到還有聽到的情報(米拉在追蹤的特工....兩個叫書瑋的人....剛剛米拉的反應....)「!」大和心理突然冒出一個想法「在守護神裡的人,是叫書瑋嗎?」

艾比安(楊望蒼)搖頭道:「剛才看到有可疑的身影,所以追上來的。你的守護神有連接到市政廳的閉路電視嗎?交通局好像還有人在『辦公』。」

連上市政廳的閉路電視系統的話,書瑋會看到地下二樓和五樓的畫面都是有燈光的,但是六樓依然沒有燈光—系統被駭了!

「是這樣啊,辛苦你了。」書瑋調了閉路電視的影像,赫然察覺了系統被駭的事。糟糕,現在人手不足,警察怎麼還沒來啊。雖然只過了幾秒,但是感覺卻超久的。「你既然來了,就麻煩你在這裡稍等一下了,等等程序上你還是要做個筆錄。」

「你問我是誰做甚麼?」

「剛剛看更大叔跟我說了有兩個書瑋進來這了,而且我想米拉對你的聲音有反應,肯定就是因為她在追蹤的新沃爾夫特工化成了書瑋的樣子並模仿她的聲音活動!」大和轉頭跟楊望蒼說「現在在交通局的肯定就是米拉在追蹤的假書瑋!」

艾比安心想,Destiny的特工追著新沃爾夫的特工是甚麼狀況?不過,如果真的是新沃爾夫的話,自己這邊也不能視若無睹。他說道:「作為Fortune成員,我也想處理一下那邊,保全小姐要幫忙嗎?」說著便開始往六樓走。

『閉路電視被駭了,對方應該是預謀行事……』書瑋在保全的群組上飛快地更新即時訊息。『五樓走廊有三個人,六樓交通局還有不確定人數的入侵者……』

「哦,有人冒充書瑋嗎?這倒是很奇怪的事……」如果假書瑋就是「鬼」的真身的話,市政廳肯定已經被入侵有一段時間了。「謝謝你提供的情報。話說保安大叔會放你進來,你應該有通行證或相關權限的證明文件吧?」

「其實我是這個的說...」大和這才想起他還沒有表明身分,於是現出Fortune徽章,「所以說,米拉是跟我一起來的,你可以先放人再說嗎?」

「嗯嗯……我知道了。不過等等警察過來,為了提供重要的線索,你們還是要去警局一趟做個筆錄可以吧?」

「可以是可以...不過我知道的跟想到的其實就這麼多了」

「沒關係,跑個程序而已。我也會去啊。」

艾比安離開五樓走上六樓,有精靈帶路即使六樓分了數個區域仍然能直接往有人的位置走去。來到資料室門口,艾比安聽到裡面的說話聲。

「剛剛震了一下,真的沒問題嗎…?」女聲問道。

「別想東想西。總不會最後一天才出事的。還剩多少?」男聲回應。

「還有30%。真麻煩…」

艾比安(楊望蒼)直接推門進去,說道:「你知道甚麼叫立旗嗎?」

「什麼?!你是怎上來的!」銀髮男子警覺被發現,立即拉起少女拔走記憶卡,同時向艾比安連開數槍打算把對方迫出門口,但是子彈全都穿過目標射在牆上。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鬼呀!」少女驚慌失措地尖叫,男性見情況古怪皺著眉頭,手按在耳邊。

「我們好像被抓到,替我們開路!」

忽然間,不可思議的事情發生了。

整間資料室的影印機像是活起來一樣,一架接一架向艾比安的方向碾過去!

艾比安擲反射判定,難度10

@白井下石(艾比安)

2d6+5>10:反射判定

9[6+3]+5>10 = 成功

艾比安逃過影印機撞擊,但是對方亦拉著少女坐在影印機上乘機脫出資料室!影印機在走廊暴走著,然後突然一個飄移,連人帶車往窗外飛了出去!

「不要呀呀呀呀呀呀呀~」在二人和影印機摔落地面時,少女的尖叫聲不絕於耳。

慢了一步沒跟上的書瑋掛在五樓外牆,和大和一起目擊五六部影印機和一個銀髮男子、還有另一個和林書瑋一模一樣的黑髮少女一起從天而降,即將摔死在終於趕到的警用米勒斯上,但是在最後一刻其中兩台米勒斯卻自動把警察彈出機體外,主動把二人接著放在駕駛座上—在場其他米勒斯,卻沒有一名警察阻止他們!

「那、那是!」書瑋拋下銀髮女,啟動渦輪衝刺和伸縮觸鬚,往兩人的方向飛去。「給我站住~!」

「米拉!沒大礙嗎?」大和先跑到米拉旁邊問道,「果然跟我想的一樣!別想跑,新沃爾夫來的特工!」說著大和背著米拉跳出窗外,降落在趕到的阿萊因手上。

解除了楊望蒼幻象的艾比安在六樓的窗外飄浮著,自言自語:「看來新沃爾夫的特工準備妥當呢……」說著,艾比安向二人逃跑的方向飛了過去。

在大強的螢幕上,所有警用米勒斯是在同一時刻全部顯示為敵方單位,如果對方是即場駭入機體的話那似乎太神通廣大了點。多台警用米勒斯各自組隊散開、準備載著兩名特工逃離現場。大和先前召喚的阿萊因恰好趕到現場,再加上林書瑋的大強、還有神秘的艾比安,午夜靠北市追逐戰即將展開!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