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木骨  

PC:斐爾斯 · 理德爾(潘二喜)J(時羽)約翰 · 史密斯(八十八)

團錄整理by 八十八 / 角卡區 / 場外閒聊斟酌收錄,一律置右。


//咚

//頭滾落的聲音

//木骨妳到底過的是怎麼樣的生活

//不用睡覺的生活

約翰:

男人專心的在鍵盤上敲打,繼續查詢資料。

【女服務生給的地址】

住宅區一戶兩層高的普通民宅,住戶登記為索羅.巴頓

約翰 !roll 1D10 rolled 4.

約翰 !roll 1D10 rolled 3.

約翰 !roll 1D10 rolled 10.

【索羅.巴頓】

他正是巴頓人生服務的創辦人,多篇文章報導感謝他曾有過的公益行為

//約翰的時間是幾點了

//約翰這邊2:15

//上次進圖書館十二點

//怎麼會兩點惹

//這次也才跑了兩個搜尋結果 

//好吧記錯了

//1:30

//約翰:我他喵的到底是人在幾點的英國

//這是替身攻擊

約翰:

清掉所有搜尋紀錄後,重新回到車上,取出手機打給J

//我直接接就好了ㄇ

//不然你是要唱歌跳舞ㄇ 

木骨:

沒什麼阻礙

這是個訊號良好的城市

 

J:

在辦公室的J接起電話「喂?」

 

約翰:

「是我,昨天跟你見面的。」

 

J:

「喔,然後?」

 

約翰:

「有其他新消息?」

 

J:

「沒有,你怎麼會覺得我有消息?」後面那句稍微小聲了點

 

約翰:

「你現在人在哪個區?大約位置。」約翰直接切到正題。

 

J:

「東區,幹嘛?」

 

約翰:

「老子要去接你,縮小範圍好嗎。」平淡的回應。

 

木骨:

J告訴約翰一個地址

 只有J自己知道那地址離辦公室多遠,然而約翰並不知情

 

約翰:

將手機拿遠點看了看現在的時間

 

木骨:

1:35到40之間

(骰個知識+駕駛)

約翰 !roll 3D10 rolled 21. (2 + 9 + 10 = 21)

約翰:

「大約八點,在--」報了一個距離J說的地址只需五分鐘腳程的街口,「別引來奇怪的東西。」

 

J:

「我盡量嘍」

 

約翰:

沒有回應,約翰直接掛上電話。

過後又拿起電話,撥給平常承接運送工作的那個人。

 

木骨:

那個人很快就接起電話,劈頭就說道:「現在天還亮著呢,約翰。」

 

約翰:

「叫你起床不好嗎,把握人生中美好的白晝。」略為上揚的語氣這樣回應。

 

木骨:

「對我來說太刺眼了。」

「所以是什麼事啊老闆?」

 

約翰:

無所謂的聳肩,「也沒啥,跟你借一下平常載東西的那台。」

 

木骨:

「哦......?為什麼?什麼時候變成車手了?」

 

約翰:

「你高興的話也能讓你開,我無所謂。」

 

木骨:

「多少錢?」

 //寂寞的摸摸口袋

約翰:

「連你一起帶出場?還是沒有?」

 

木骨:

「我想想,這是個很好的問題。你這次案子大嗎?」

「抽多少?」

 

約翰:

「不是你想的那種。」

 

木骨:

「喔?」

「那是哪種?」

 

約翰:

「嗯,」故意停頓了好一陣子,壓低聲音,「不小心就會長眠,不用擔心被吵醒的那種。」

 

木骨:

「是大戶啊?」

「雖然平常也沒什麼好事,不過你特別強調了。我就沒興趣插手了。」

「車子借你,兩成就好。」

 

//好沒用wwww

//沒本錢有用啊W現在那麼好賺,不小心死了怎麼算錢

約翰:

「居然不來見見世面,這樣可是沒辦法進入大人的世界喔。一成。

毫不留情地直接殺價。

 

木骨:

「一點五。」

「要是一不小心兩眼一閉,可就什麼都看不見了啊,我現在這樣就行了。」

 

約翰:

「可以,但是如果這件事情讓我知道你透露出去,」約翰露出慣常的笑容,「就不是分幾成而是賠本囉。」

 

木骨:

「行啦,反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你根本沒什麼都沒說啊。」

「什麼時候拿車?」

 

約翰:

「我想想。對了,你有開門的傢伙?」像是想起什麼,忽然話題一轉,「你也知道我總是無法敲開美女的心,能順便?」

 

木骨:

「榔頭、撬棍是有啦。但用來開美女的心門大概不太適合。」

 

約翰:

「這也太粗魯了。」微微皺眉,「沒別的?」

 

木骨:

「沒有。」

 

約翰:

「真懷疑你之前怎麼領貨不被發現。」

 

木骨:

那人笑了下,不表態。

 //笑屁wwwww 

約翰:

「那算了,我繼續當個單身好男人。」

「晚上七點五十有空?」

 

木骨:

「行。」

 

約翰:

他隨後給了一個地址,距離和J會合的地點非常近。「別遲到。」

 

木骨:

「了。」

//欸他有沒有褲子(不要都跟別人借

//你要幹嘛WWWWWWWWWW

//借物大會www

木骨:

那人說完準備掛上電話。

 

約翰:

「噢等會。」又停了一秒,彷彿在跟別人確認事情一樣,「你家有沒有牛仔褲?」

 

木骨:

「嗄?」

「這也是把妹的花招嗎?」

 

約翰:

「健康派的,約會應該穿件牛仔褲。」右手摸上自己的領帶,「你也知道我的情況。」

 

木骨:

「趁這個機會買一件啊。」

 

約翰:

「沒把到太虧了。」

 

木骨:

「沒把到就留給下次吧。」

「如果你要繼續聊女人,可以讓我回頭去睡嗎?」

「我會保持通話,運氣好我的夢話會回應你。」

 

約翰:

輕笑,「不了,別說的好像我都沒別人可以聊天。」

「記得。」說完就掛上電話,發動引擎前往五金行。

木骨:

「感激不——」他話還沒講完就被你掛斷。

//南森之間不都是聊女人ㄇ

//你聊得太養身了

 //雖然他也不是真的在聊女人wwww

約翰:

到五金行後立刻開始尋找開鎖用品,還有任何可能有助於撬開棺材的工具。

 

//話說你在五金行要待很久嗎?我在想要現在跑掉還是下次

 //我知道不會有正妹店員的(啜泣

 

木骨:

顧五金行的是個不修邊幅的中年男人,身形乾扁。

(知識+解鎖)

 約翰 !roll 2D10 rolled 17. (9 + 8 = 17)

約翰:

沒有跟顧店的人搭話,先是逛了一圈看看店內。

 

木骨:

乾扁男人視線掃向你,沒說話,你可以感覺他在注視你的一舉一動。

你很快就找到可以頂替的解鎖工具,說正確一點,是相當完美的開鎖工具。

 

//有翹棺材的?

//可以開棺材

//約翰對於棺材用哪種鎖還真了解

//原來是鎖喔,我以為也是中式那種釘起來

約翰:

帶著找到的工具走向櫃台準備結帳。

 

木骨:

乾扁男老早就在等著你一般,看著你走來櫃台,算了下你購買的東西,打量你一眼。

「10磅。」

 

約翰:

從口袋摸出錢,不多不少。

 

木骨:

乾扁男默默收起錢,一點也沒打算多做招呼,等著你自己離開。

 

約翰:

帶著開鎖工具回到車上,先是小心收起物品,不讓外人能隨意看見,這才驅車前往販賣衣物的街區。

 

木骨:

服飾店並不難找。

 

約翰:

找了一間比較平價的品牌,停好車之後,帶著手提箱走進店內。

 

木骨:

顧店的女人盯著自己的指甲,不管你是誰似乎都沒有比她的指甲重要。

 

//他知道自己的腰圍吧

//知道W

//欸他們可以試穿?

//畢竟他訂做過西裝

//不能試穿

//太慘了吧

//但褲子版型很重要啊

//店員會跟你說,那你去訂做啊

//你這西裝看起來就不錯

//謝謝誇獎(?

約翰:

約翰隨意拿起一件褲子,看了看標價。

 

木骨:

很便宜。

//是多便宜www

//很便宜。(欸

約翰:

挑了一款看起來不太容易弄髒的顏色,翻了翻整疊褲子,找著自己的尺寸

 

木骨:

尺寸從最小到最大都有,沒有缺半個號碼。

約翰:

拿起自己的尺寸,在身上比了比版型。

//不科學w

//因為沒客人啊

//因為沒客人,所以降價,因為沒客人,所以又降價,因為沒客人,所以再降價

//然後變得很便宜,終於有客人了

//叫做約翰史密斯

//完全不是這樣吧w

//我要比褲子啦w

//比啊W

//喔,我忙著講幹話,沒看到

木骨:

約翰找到一件勉強算是符合的尺寸。

//太瘦惹

//身材太好

約翰:

將褲子掛到手上,轉身看了看其他的衣架。

 

木骨:

顧店的女人繼續玩弄他的指甲。

顧店的女人表面上看起來有四十歲。

有花襯衫,跟普通T恤

 

約翰:

隨手翻了翻掛著T恤的地方,查看上面的圖案。

 

木骨:

都是些誇張又庸俗的印刷圖案。

例如滴血的心臟、從墓碑爬出的骷髏手、破損的翅膀、海豚和人魚

這些衣服美式風格強烈,看起來不太適合出現在英國的街頭,不過東區倒不是那麼分門別類的地方。

你也不是沒見過別人穿這種不講究美學的衣服。

//有沒有中文髒話(X

//沒有中文髒話

//賣一件素色的會死嗎wwww

約翰:

鬆開手,放棄在這間店尋找上衣的想法。約翰帶著褲子走向結帳台。

 

木骨:

女人只瞄了一眼褲子:「5磅。」她指甲邊的皮角似乎很難清除。

 

約翰:

「你們這裡有,嗯,素一點的上衣?」跟著看向女人的的手。

 

木骨:

「怎麼樣個素法?」

 

約翰:

半扯開西裝上衣,指了指自己的襯衫,「這種感覺。」

 

木骨:

女人不甘願地站起來,走到衣架前,挑了件花色比較淡的黃色襯衫,上面有花瓣般的白色碎花紋。

 

約翰:

「太亮了,有沒有灰黑色?」

 

木骨:

她又拿了另一件,灰得不是那麼勻稱的花襯衫。

//長袖?

//要短袖也行

//你是說用剪刀w

約翰:

「就那件。」

 

木骨:

「8磅。」

 

約翰:

刻意拿出需要找錢的紙鈔,注意著對方的神情。

 

木骨:

女人沒什麼起伏,拿著錢走到櫃台又回來,把找零拿給你。

 

約翰:

走出店外,上車後先確認時間。

木骨:

上車後,約翰確認時間,現在2:20


1998年1月4日 2:30

斐爾斯離開壁爐酒吧。

J待在辦公室。

J:

J看了看時間,思考了一下後決定先出門一趟,她確認東西都帶著了之後,便出門了

她打算去找找有沒有辦法買到一些易容用的道具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轉了個身,再次跑回J可能到來的地點

 

(斐爾斯做敏捷+運動和智力+警覺的判定)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2d10 rolled 6. (4 + 2 = 6)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2d10 rolled 12. (5 + 7 = 12)

木骨:

斐爾斯回到J的出沒地蹲點,你站定後突然發現有個熟悉的人影消失在人群,那人正是J。

 

斐爾斯。理德爾:

愣了一下,理德爾決定追上去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1d10 rolled 9.

 

木骨:

斐爾斯追上去,很快又看到J的身影。

(跟蹤請骰敏捷+潛行)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1d10 rolled 7.

(J智力+警覺)

J !roll 3D10 rolled 17. (7 + 4 + 6 = 17)

J隱約覺得有人在跟蹤她,卻不確定是誰。

 

J:

J繞了下路,試圖甩掉對方

(J知識+運動)

J !roll 3D10 rolled 13. (1 + 7 + 5 = 13)

(斐爾斯敏捷+警覺)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2d10 rolled 9. (3 + 6 = 9)

(J智力+警覺)

J !roll 3D10 rolled 16. (2 + 10 + 4 = 16) 

木骨:

J發現自己並沒有甩掉那個不知名的跟蹤狂。

 

J:

J找了個轉角跑進去,然後停在死角處等待,看對方是否會跟過來,幸運的話說不定能知道跟蹤自己的人是誰

 

斐爾斯。理德爾:

看了看J鑽入的小巷,確認了可以快速圍堵後,理德爾順著人潮在附近徘徊

 

木骨昨:

過了三十秒,兩人的視線內都沒有動靜。

//這裡在玩浪味仙的把戲

//還是可樂果

//我喜歡滿天星

//沒看過,年代的鴻溝(沒禮貌,說的好像別人很老似的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緩緩改變行進路線,他最終停在小巷口

他快速的探頭看了裡面,似乎沒人。

於是他快速走向小巷的另一個出口。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1d10  rolled 1.

J !roll 3D10  rolled 11. (3 + 4 + 4 = 11) 

木骨:

斐爾斯迅速探頭,沒看見J,而躲在死角,視線稍微受到阻礙的J也沒注意到斐爾斯。

直到——

斐爾斯在小巷的另一頭被地上的垃圾拌了一下,整個人踉蹌曝露在巷尾。

//你可以骰個智力,看看記不記得他

J !roll 2D10 rolled 7. (5 + 2 = 7)

//不記得

//畢竟當時他躲得很好,躲到都沒聽到你們在說什麼

木骨:

J看見了出現在巷口的年輕人,不過印象中自己並不認識他。

//所以他現在摔倒了ㄇ?

//沒有他只是拌了一下

//還好好的,維持帥氣的樣子(?

斐爾斯。理德爾:

站穩步伐,斐爾斯露出了尷尬的笑容

 

J:

『什麼玩意』J看了看年輕人,不知道為什麼會被這種人跟蹤

 

斐爾斯。理德爾:

「這可真是......」

 

J:

J繼續躲著,看對方接下來想做什麼

 

斐爾斯。理德爾:

張望了一下,理德爾走入小巷。

理德爾繼續走。

 

//你們是在玩哪種類型的戀愛喜劇嗎

//現在終於相見了

//轉角遇到愛

//向左走向右走,終於相見了

//浪漫

//地球是圓的啊

//然後就在一起了

木骨:

躲在死角的J無處可退,當斐爾斯不斷探入巷內,J的藏身處便輕易地被發現。

 

斐爾斯。理德爾:

當斐爾斯看到對方,他展現生平最溫和的笑容。

下一刻,他毫無預兆的一腳踢向J的頭側。

 

J:

J試著躲

 

(斐爾斯敏捷+肉搏)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2d10 rolled 16. (6 + 10 = 16)

(J敏捷+閃躲)

J !roll 2D10  rolled 16. (10 + 6 = 16)

//你們也太精采了吧

//閃過了ㄇ

//超難判那種w

//這默契可以在一起了

//我會包紅包的(?

//你處理好你的老婆就好

//讓給J

斐爾斯。理德爾:

鞋子在骯髒的地面劃出刺耳的噪音,理德爾無預兆的一腳勾出一道弧線,暴躁的風襲向J。

 

J:

千鈞一髮之際,J將頭往後微仰,斐爾斯的腳從她面前閃過

 

※拉線

//然後J還沒買到易容工具先開打了

//真是青春熱血

//真是中年冷淡(???

//這年紀算年輕啦

//26歲你說中年

//你是不是想被打

//潘喜

//你想被對折嗎

//還是想讓頭在地上彈

//原來約翰才26喔

//不然你以為他幾歲

//35~40

//男人最風流的階段

//所以約翰還不是顛峰期

//我害怕

//他現在把妹技巧還不純熟

//等到35歲~40歲就登峰造極了

 //今年(2019)是48歲

//我會負責收好他的(壓著

//順利活到2019年的話,約翰的撩妹歷史鐵定很輝煌

※待續


◀前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