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的祝福】 COC 6th / GM: 吉他    PC:江若琳

GM :

今天天氣微熱,現在正是夏季之時

人來人往的街道,跟平常一樣,日復一日每天的行程

走在路上,江若琳正在等著紅綠燈,在十字入口前,你想著今天要去參加自己朋友的婚禮,等等要不要買什麼花束,或是準備什麼禮品呢?

摸摸放在包包中的賀卡,很高興又有一個朋友迎向幸福

江若琳擲骰: 1D100<55 @觀察

[1D100: 74 = 74]<55 => {74 < 55} => 失敗

綠燈亮起,人們開始往前移動,十字路口的對面正好有一間賣花的花店....

你發現,一位捧著白色花束的少女,穿著制服待在花店之前

這時,旁邊突然傳來了一陣激烈的煞車聲!正當要轉頭觀看之際,你的眼前被白光包覆

一個手臂在白光之中握住了你....

「幫幫我」

這是在你失去意識之前...所聽到的最後聲音...

不知道經過多久,雙眼緩緩睜開,印入眼前的是書桌與書櫃

手指按壓,感受到柔軟的觸感,半起身子,自己在白色的床鋪之上

這裡是哪...?剛剛....應該還在過馬路?

左看右看,這裡似乎是某人的房間之內

江若琳 :

恢復意識之後,第一件事情就是確認身上的衣服是不是同一件。

GM :

看了看身子,沒錯是今天穿的衣服,可是妳發現包包,還有口袋中的東西似乎都不見了

江若琳 :

「看來沒有遇到穿越情節啊。」雙手抱胸,語氣有點遺憾的樣子,「可惡,剛才過馬路時,手上的冰棒還有三分之一沒吃完耶。」

「話說回來,這是誰的房間。」從床上走了下來,直接移到書桌的位置,試著尋找桌上有沒有特別的東西。同時順勢看了一下窗外的景色。

GM :

看了一下書桌,上頭擺放著兩個東西。

一個電子鐘,一個白色花束,擺放著整齊無比

窗外的景色這裡似乎是一樓,外頭藍天白雲

江若琳 :

 「這桌子也太乾淨了吧。」想起自家的桌子,若琳忍不住如此評論道。

但她的手也沒閒著,隨意撿起電子鐘看了看上面有沒有時間。

GM :

電子鐘上頭寫著: 2013 年 5 月 21 日

江若琳很清楚知道今天是2018年7月8號

這電子鐘日期調整錯了...

江若琳 :

聳了聳肩放下電子鐘,「希望不要到時候發現是中暑,人其實躺在醫院。」

在房間裡面晃了一小圈,看了看小書櫃和小桌上有沒有其他特別的東西。

GM :

小桌上頭放著一個相框,上頭有兩個女生的合照

書櫃之中擺滿了參考書,似乎都是高中為主的書本

比較特別的是,書本中夾雜著一本花的圖鑑

江若琳 :

「高中生的房間嗎,真懷念。」視線刻意避開日期詭異的電子鐘,蹲在書櫃前取出圖鑑,「有沒有夾什麼情書呢~」

GM :

翻開精裝圖鑑,是很多花的介紹,其中一頁夾著書籤

那一頁是在描述百合花,書上寫著

百合花-純淨無邪的花,是高雅的象徵,適合拿來送禮用,花語:永恆的愛與祝福

妳想到剛剛在桌上的花束,是同一種花呢,真巧!

看了看四周,似乎沒什麼特別的地方,看來真的是一個普通的房間,也許是學生的房間

江若琳 :

她很快闔上圖鑑,「這房間實在太乾淨了。」

看了看房門,鬼鬼祟祟的移到門邊,「不知道外面有沒有人......」

GM :

耳朵貼著門,仔細聆聽,外頭似乎沒有聲響沒有人

江若琳 :

咬著下唇,無意識的屏住呼吸,轉開門把,探頭看向外面。

GM :

外頭格局詭異,只有一道盡頭的門,門邊似乎有著鞋櫃

江若琳 :

「蛤?客廳呢?廚房呢?」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又想起去年的社團活動遇到的事情,「又來了......不會吧。」一邊碎碎念一邊無奈的走道或許能稱為玄關的地方,看了看地上與鞋櫃。

GM :

水泥製成的地板從門縫沿伸到外頭,一旁半開的鞋櫃其中有許多女用鞋

在鞋櫃上頭有著三樣東西: 一張紙條,一包藥,一個有綁著標籤的鑰匙

江若琳 :

確認這個空間似乎真的沒人,若琳挖出鞋櫃裡的幾雙鞋,比對尺寸確認大小是否會是同一個人的鞋子。

GM :

每雙鞋子尺寸都一樣,似乎只有一個人住這

江若琳 :

「高中就有這麼多鞋子。」略帶哀怨的語氣,重新站起來看了看紙條和藥包。

GM :

紙條上寫著:藥要記得帶喔 By 唯

江若琳擲骰: 1D100<5 @醫學

[1D100: 4 = 4]<5 => {4 < 5} => 成功

藥包上寫著妳看不懂的專有名詞藥物,在姓名那寫著悠里

江若琳 :

「看起來應該有住別人。」回頭看了看詭異的走廊空間,「這鑰匙是哪裡的?」拎起鑰匙翻看。

GM :

鑰匙是一般常見的門鎖鑰匙,標籤上寫著: 「03/10」

江若琳 :

「跨謀。」簡短評論之後,直接拿著鑰匙回頭去戳疑似高中生的房門,「這間的還是大門的啊?」

GM :

鑰匙孔插入旁邊鐵門,剛好符合

在插的時候妳發現鑰匙孔旁邊有一個壓印的數字,上頭寫著2

江若琳 :

「大概是備用鑰匙?說起來這年代還有人在用紙條留言啊。」若琳依序撿起紙條、藥包跟手上的鑰匙,「先看看外面長怎樣好了。」跟著推開大門。

GM :

轉開門把,外頭是一個長長的白色走廊

走廊盡頭似乎也是一個房間...?

江若琳 :

忽然不安的低頭確認鑰匙標籤有沒有改變。

GM :

查看標籤,依然是寫著「03/10」

江若琳 :

「這裡是接到別人家走廊?等等。」突然向後退了好幾步,衝回房間取走女高中生的合照,「避免臉盲又發作,帶著照片比較安心。」

退出房間關上門之後,一邊碎唸:「真想吃點東西啊。」一邊回到鞋櫃邊,撈出一隻鞋子卡在鐵門縫,往白色走廊盡頭的大門走去。

GM :

移動到白色長廊之內,一路走著,不一會抵達到一個鐵門之前

推開鐵門,沒有鎖,映入眼前的是一個像客廳的地方

房間之中有著陣陣香氣,而且似乎有人在炒菜

聲音來自於最裡頭,一位女性正在那調理台那

江若琳 :

聽見有人的聲音,不敢隨意發聲,視線偷偷飄向電視沙發區。

GM :

江若琳在門口看了一下電視那一區,有幾座沙發,在茶几上放著兩個相框,電視則是不斷撥放著新聞。

妳發現新聞的字幕跑條上日期一直跑著2014 年 3 月 10 日

江若琳 :

不由自主地蹲下身子,小心的用沙發掩護,靠近茶几偷看相片

GM :

眼神移向調理台的女性,她身高一般,穿著居家服,看起來年紀滿年輕的

緩緩移至茶几之旁,上頭兩個相框其中一個跟妳帶著的照片為同一張

另一個是左邊那位女性跟著一個男性的合照,上頭還有塗鴉,寫著最愛政男

江若琳 :

像可疑人士一樣蹲在沙發後面,聽著廚房區域的聲響。

視線又飄向餐桌,試圖確認煮了什麼菜色。

GM :

妳遠遠看到餐桌上正有兩道香噴噴的菜,一個是炒海瓜子,一個是炒腰子

接著女性再度裝盤了一份菜放在旁邊,她還擦了擦額頭

江若琳 :

又蹲在原地老半天,確認沒有其他門可以溜走,只好尷尬的蹭回門邊,敲了敲門,「那個,不好意思?」

GM :

起身對她講了話,但是對方似乎因為抽油煙機太吵而沒聽到

江若琳 :

感覺到微妙的NPC感,加上食物的香氣,她也不管時間是幾年,就光明正大地晃過去拿起一個腰子放到嘴裡,「鋪豪意思?」同時重複了剛才的話。

GM :

熱熱的腰子放入口中,脆脆的口感在嘴中跳動滋味濃郁

麻油的提味,香氣撲鼻而來,些許的米酒將腥味去於門外

這是一道美味的菜色佳餚

江若琳 :

好像沒有被注意到,於是某人乾脆站著吃起別人家的晚餐了。

GM :

江若琳挑著腰子津津有味吃了起來,妳發現一旁調理台上發出碗盤放在磁磚上的聲音

咚的一聲,一道菜又再度炒好

這時,那名女性將瓦斯關起,抽油煙機關掉,她洗了一下手,往身上作菜圍裙擦拭

接著,開始端起菜,打算轉身到餐桌這

江若琳 :

油煙機的聲音停下後,若琳剛好咬完一個海瓜子,「啊、不好意思?」

???女性 :

「哎呀....」

「妳怎麼就先吃起來了?」

「悠里,用筷子啊在桌上不是嗎?」微笑說著

江若琳 :

「抱歉抱歉,因為太香了。」因為沒有被當成可疑人士而暫時放下心,「對了,唯呢?」試探性的問著,同時超級大方地拉椅子坐下來,配白飯繼續吃。

GM :

女性聽了之後,摀嘴輕笑

唯 :

「在妳前面啊!我親愛的妹妹~」

「這種玩笑妳第一次開呢,呵呵」輕笑

GM :

女性看起來與相框中左邊那位長的一模一樣

她似乎將江若琳認為是她的妹妹....?

江若琳 :

「哦,因為最近學校開始流行這種梗......打招呼的方式啦,大概。」自然的抓了抓臉,「對了,藥放在哪裡了,剛才好像沒看到。」

唯 :

「藥?藥要記得帶唷」放好菜後坐下

「那道妳喜歡的腰子,好吃嗎?」笑咪咪詢問

江若琳 :

「豪吃。」含糊不清的回應,忽然想起什麼,從口袋翻出有標籤的鑰匙,遞了過去,「剛剛撿到這個鑰匙,姐姐有印象嗎?」

唯 :

「那是妳家的鑰匙啊,發生什麼事了?」

江若琳 :

「這樣嗎?」一臉無辜的接回鑰匙,「對了,今天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嗎~」

唯 :

「今天是每個禮拜來我家作客的日子阿,看看我可愛的妹妹」

「要說特別的事~~嗯~~沒有呢~~」

GM :

唯一邊笑著,一邊輕輕吃飯配菜,談笑風生

江若琳 :

「嗯~」一面附和著,一面用筷子進攻晚餐,氣質明顯跟唯有一大段落差。

唯 :

「喔,等等吃完飯記得吃藥唷」

「記得~~記得~~~」

江若琳 :

「不記得~」口袋那包一年前的藥包還安靜的躺著,「啊啊,我今天放學特別經過花店,看到好多百合花。」

唯 :

「嗯~~妳最喜歡百合花了」

「那....」

GM :

唯她伸出手,有點在期待什麼

唯 :

「送姐姐的花呢?」歪頭

江若琳 :

「我錢包好像弄丟了。」裝可憐的掰了一個藉口,雙手啪的一聲合十,「下禮拜一定會補送。」

唯 :

「哎呀!錢包用丟了嗎?」

「嗯....傷腦筋...」

「妳會不會連藥包都用丟了呢...」

江若琳 :

道歉之後,神色如常地繼續吃飯,「房間應該還有幾包。我明天去學務處問看看有沒有遺失物好了。欸--那個藥叫什麼來著?」

唯 :

「....沒關係,之前妳有放一些在這裡...」

「但是自己的份,妳要再找醫生去拿唷」

「等等我拿給妳...藥叫什麼嗎?嗯....醫生的字嘛都寫得鬼畫符...」

「妳常常倒在操場,因為心悸藥吃藥才行」

「等一下,我把藥拿給妳...」起身去拿藥

GM :

唯起身後,翻找客廳牆壁旁的櫃子,不一會就拿了一小包裝藥給妳,裡頭是兩顆藍色藥丸

唯 :

「吃飽飯~~~一天三次~~~~拿去~~」

江若琳 :

「謝謝姐姐。」放下筷子接過藥,繼續和桌上的食物奮鬥。

唯 :

「不客氣,我的乖妹妹」

GM :

桌上的飯菜漸漸被吃完,熱騰騰的非常可口美味

唯有點訝異,今天的悠里為什麼胃口這麼好

她看著炒腰子炒海瓜子被一掃而空,她泛著微笑,心滿意足

接著她開始收拾吃完的碗盤,起身後又再度叮嚀妳要吃藥

唯走向調理台,開始了清潔碗盤工作

妳看著剛剛拿到的治療心悸藥丸....應該吃下去嗎?

江若琳 :

「那個,姐姐,我想借一下廁所?」

唯 :

「廁所在電視那邊唷」

江若琳 :

半信半疑的走到電視旁邊,在牆壁上摸來摸去。

GM :

在妳沒注意到的電視旁,有一個小門,打開來後裡頭是廁所

江若琳 :

「剛才有這個門嗎?」小聲地自言自語,進去廁所,隨手把藥丟到馬桶內,「好。」沖水之後又回到客廳,朝廚房的方向看了過去。

GM :

唯依然在洗東西,雙手正在泡泡中搓揉

江若琳 :

 趁沒人注意,又溜回大門,直接推門出去。

GM :

大門打開,裡頭依然是純白的通道

江若琳推開門之後,在通道裡走著,原本前方盡頭的鐵門如今消失掉了,變成白光在遠處

妳走了一下子....開始覺得呼吸困難

心臟跳動聲變得異常大,難以喘氣,難以移動

開始感到四肢無力,手扶在白色牆壁之上

江若琳 :

「晚餐有毒......」靠在牆壁上努力維持站姿,「哦不對,跟咖啡喝太多很像。」稍微恢復一點理智,手摸到身上的藥包,「過期的藥能吃嗎?」

江若琳擲骰: 1D100<40 @POW

[1D100: 23 = 23]<40 => {23 < 40} => 成功

GM :

江若琳伸著顫抖的手,撕開藥包,途中藥丸還差點掉了下去

兩個小藥丸放於掌心,一口吞下

過了幾秒,心悸的情形開始好轉,剛剛揣不過氣的感覺,現在好多了

現在正在白色的通道之中,扶起身子,要繼續往前嗎?

江若琳 :

「前面應該就是2015年了......?」揉了揉胸口,繼續往前走,「迴光返照也不是這樣吧。」

GM :

再度起步,前往白光之中

進入瞬間,意識再度消失

如同在十字入口之時的感覺包覆全身....

不知道經過多久,江若琳意識矇矓,身處感覺在柔軟的床墊之上

妳睜開眼睛,映入眼前的...又是剛剛的小房間之內,而且左顧右盼,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改變

江若琳 :

第一個反射動作就是衝去查看電子鐘上面的日期。

GM :

書桌上依然是電子鐘跟白色的花束,書櫃依然放滿了書,不一樣的是,書櫃上多了一個翻閱式小桌曆

起身前往書桌,電子鐘上頭寫的日期是:2016 年 5 月 21 日

江若琳 :

「多了一個桌曆啊......」一面自言自語,一面拿取桌曆翻看上面的行程。

GM :

桌曆停留在2016年五月份,5/20號前的日子被都被用麥克筆劃掉了,似乎在倒數著什麼

江若琳 :

放下桌曆,轉向原本應該是放滿高中參考書的櫃子。

GM :

櫃子中依然放著許多書,而且看起來更多本了

江若琳擲骰: 1D100<55 @觀察

[1D100: 29 = 29]<55 => {29 < 55} => 成功

妳發現日曆的一角似乎有皺褶,好像有人往下翻過

江若琳 :

「考試倒數?」蹲在地上用手算了一下日子,但算起來卻有點怪,最後放棄計算站起身,開始翻閱後面幾個月的月曆。

GM :

拿起日曆翻閱,一路翻倒底,只有在6月6號上頭的數字有被圈起來

江若琳 :

「是生日一類的?」邊想邊取走桌上的花束,順帶又看了一下小桌子。

GM :

正當拿起花束之時,妳發現一張東西從裡頭掉了下來,飄到了地板之上

江若琳 :

「這是?」蹲下去撿來看了看

GM :

那是一張白色卡片,上頭寫了一些字

------------------------------------------------------

給姐姐: 祝你新的生活美滿快樂

BY YURI

------------------------------------------------------

這似乎是祝賀的卡片,一個叫YURI的人寫給她姊姊的

一邊看一邊走向小桌子,小桌子上頭依然是那兩個女性的合照

江若琳 :

把卡片重新放到花束中,帶著花束走向門邊,習慣性的偷聽門後有無聲音。

GM :

木門沒有鎖,似乎輕推就能打開,靠近門邊聽著聲音,外頭毫無動靜

江若琳 :

「大概跟之前一樣。」確認過沒有聲音後,推開了門

GM :

推開門後也是照常的走廊,左邊盡頭則是一樣的鐵門

江若琳 :

「還有藥包嗎?」帶著花束走向鞋櫃看了看。

GM :

查看一下鞋櫃,鞋子數量減少了,而且櫃子上頭的東西也不太一樣

放著一個白色信封,還有一個有著標籤的鑰匙

江若琳 :

出於好奇,先拿起信封觀察另一面有沒有收件人

GM :

拿起了信封,上頭飄出淡淡幽香...跟手上的花束香味一樣

左右翻轉,找到了收件人姓名: YURI收

江若琳 :

「給我的話就不客氣了。」經過晚餐事件後,似乎越來越大方,暫時將花束擱在鞋櫃上,隨後拆開信件。

GM :

信件中寫著

-------------------------------------------------------

御祝 政男 X 唯

地點: OO 飯店 時間:2016 年 6 月 6 日

邀請您一同祝福新人

-------------------------------------------------------

江若琳 :

「喜帖?」將喜帖重新收好,撿起鑰匙看了下標籤。

GM :

標籤上寫著:「06/04」

江若琳 :

沒說什麼,把兩項東西跟百合花一起帶走,安靜地推開鐵門。

GM :

妳在插入鑰匙之時,發現孔洞旁寫著1的數字,轉動鑰匙鐵門開啟,推開後一樣是一個白色的通道,似乎也是連結到別的地方

江若琳 :

同樣抓了一隻鞋子卡在鐵門邊,才帶著一票物品繼續往前。

GM :

前往至白色通道之中,直直向前,這邊沒有叉路,純白一片

走到盡頭,前方是一個寬廣的空間

這邊莊嚴且平靜,牆壁與地面以白色素色布置為主,妳知道,這是人們要對亡者行告別禮儀的地方,這邊是告別式的場所。一些人坐在白色娟布舖上的椅子上頭,一些人則是在禮堂右邊緩緩而行,正跟家屬們行招呼等禮儀

江若琳站在禮堂門口,似乎跳躍到了另一個地方....

往禮堂正中央一看,是一個女性的照片

似乎是叫悠里的女性

江若琳 :

開始四下張望,想在人群中找尋另外一位女性,唯

GM :

在靠牆右邊的地方,唯正與另一個男性一起在迎接來來往往的客人們

江若琳 :

抱著花束,先抽起了裡面的卡片,這才偷偷靠過去,想聽看看有沒有什麼特別的談話內容。

GM :

緩緩靠近,妳在旁默默看著來來往往的人,跟著唯說著話

內容是悠里這麼年輕就走了,請妳要節哀

相信悠里在天之靈,一定會保庇你們全家人

諸如此類,一些安慰的話語

江若琳 :

視線移到唯的附近,不知道能不能找到看起來像是悠里父母的人。

GM :

你看到視線之內只有唯跟另一位男性,沒有其他家屬的樣子

江若琳 :

沒有聽到有幫助的資訊,江若琳改走向其他方向,找了一群看起來像是高中生或大學新生的人,坐到她們旁邊。

GM :

跟著學生們坐在座位上,他們私底下在聊著一些事

「悠里...我幾天前才跟她出去唱歌的...」一個女學生說,「想不到...居然就走了」

「聽說是發現時倒在了馬路上」一個男學生說,「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

「這幾天聽著她說,姊姊要結婚了,她高興得不得了」女學生又說

「她吃完午餐後還發現自己沒帶藥....那時候還笑咪咪的說沒關係...沒吃..沒吃幾次藥也沒關係...」

「嗚.....嗚.....(哽咽)...要是我提醒她就..就好了..」

女學生似乎自責的,說著已經無法挽回的事

江若琳在旁聽著,看來....悠里似乎是忘記吃藥了...

江若琳 :

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從原來的門退了出去。

GM :

站起身,往身後走去,緩緩離開這感傷的告別式

再度走到了白色通道之中,這邊完全沒變化,就只有令人無法分辨身處在哪的白

往回走到了盡頭,原本的鐵門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白色耀眼的光芒在門中

踏入白光之中,意識再度失去....

跟剛剛一樣,江若琳醒來後又再度回到了小房間之中

但是,這邊變的老舊,牆壁牆角滿滿是灰塵

床鋪輕輕一拍,砂土陳揚,窗戶的玻璃也怖了滿灰,看不到外頭

似乎...已經很久沒人住這了

雖然整個房間之中都沙塵僕僕老舊不堪,但是在書桌上的電子鐘與白色花束

卻依然乾淨無暇....好像不屬於這裡的東西一樣

就好像是,有人當天放在那一樣....

江若琳 :

等灰塵稍微少了一點後,放輕動作看了看電子鐘。

GM :

上頭日期寫著 2017 年 5 月 21

江若琳 :

「怎麼還是有這花?」不解地拿起花束,「應該沒有小卡片了吧。」略為用力的甩了一甩。

GM :

甩了甩後,卡片掉了出來,一樣,是那張祝姊姊幸福的卡片

江若琳 :

「這是同一束?」一臉困惑不解,用手掐了掐花瓣,「這真的是真花?」

GM :

用力捏下,花瓣因為大力而變得有點皺皺的,一些滲出的水分伴隨香氣殘留在你的手上

江若琳 :

「看來是真的。」撿起卡片,試著端詳卡片上的墨水顏色有沒有退色

GM :

卡片摸起來質感細緻,完好如初,墨水也沒有糊掉或退色的現象

江若琳 :

轉頭看向應該放有照片的小桌子,不知道合照是否還在。

GM :

你看到一個相框....佈滿了灰塵,難以辨識上頭的人

江若琳 :

用手指抹了抹表面。

GM :

上頭是兩個姊妹恩愛的合照

江若琳 :

「還放著啊。」在床鋪上抹掉灰塵,到窗邊看了看窗外的景色。

GM :

這邊也是在一樓,只是四周的建築物似乎高了許多,遠方的天空快被大樓給擋住了

江若琳 :

聳了聳肩膀,離開前先到書櫃看了一下藏書。

GM :

書櫃東倒西歪,日曆也蓋在櫃子上頭,輕輕移動日曆,周圍的灰塵型成了日曆的樣子....

江若琳 :

似乎還是老樣子,江若琳帶著花束,再度湊近木門邊。「應該也沒聲音?」

GM :

木門有點難推動,似乎年久失修,外頭一樣毫無動靜

江若琳 :

走向鞋櫃,「還有鞋子嗎?」順手拉開。

GM :

推開木門,走向走廊鞋櫃,裡頭擺放著些許幾雙女用鞋...

只是,許多的蜘蛛網或灰塵在東倒西歪的鞋子上...非常的髒

鞋櫃上放著兩樣東西,跟電子鐘與花束一樣,兩個東西乾淨無比

江若琳 :

「這是自己住的意思?」關上鞋櫃,站起身看向櫃上,「果然也有鑰匙,標籤是?」

GM :

查看鑰匙標籤,上頭寫著

「 / 」

江若琳 :

放下鑰匙,困惑的拿起另外一樣物品。

GM :

另一個是一個筆身完全空白的麥克筆,墨水充足,可以拿來寫東西

江若琳 :

抓著筆,轉身檢查門鎖上有沒有數字

GM :

鑰匙孔上頭在旁有一個金屬印的數字「0」

江若琳 :

「這下我該寫多少好呢?」雙手抱著胸,認真的思考起來。

思考許久,在鑰匙上填下7/8,然後轉身開門。

GM :

拔開筆蓋,在標籤上寫上了7/8

鑰匙插入孔洞,喀擦轉開,鐵門頓時向前開啟

江若琳 :

探頭向外看,隨後又抓了鞋子卡住門,走了出去

GM :

外面不是白色的通道了,而是無法看清楚裏頭的白光

妳要離開這了嗎?

江若琳 :

繼續往前走。

GM :

走進白光之中,不知過了多久,江若琳的意識消失在其中....

當妳醒來時,第一個感覺是刺鼻的藥水藥劑味道,充斥著鼻腔

再來則是全身的酸痛,好像整個身體都快散掉的感覺

妳躺在了一個床鋪之上,往前看是白色的磁磚天花板,看來...是在醫院裡頭

輕輕動一下腳...沒辦法移動,往腳邊一看,妳的右腳居然被石膏給固定住了

江若琳 :

四下偷偷張望,「有人嗎?」

GM :

小聲詢問,這個病房似乎只有妳一人

這時門口的門打開了,一位女護士走了進來

江若琳 :

「今天是幾月幾號?」

???女性 :

「啊?醒了嗎?」

「嗯?今天是7月8號唷」

江若琳 :

「欸?我被撞了嗎?」

GM :

護士緩緩走過來妳身邊,妳聞到淡淡的百合香,取代了難聞的藥劑味

???女性 :

「對阿,妳倒在路邊,叫都叫不醒呢」

GM :

妳看著這名女護士...她好眼熟...

唯 :

「來~~這是多少?」舉起右手比1

江若琳 :

「一。」很快速地回答,「請問,我的包包呢?」

唯 :

「在那」指著一旁坐位上

「看來頭沒什麼問題,好」

GM :

女護士檢查一下躺在床上的妳之後,她寫了一下在病床前的病歷表

唯 :

「那麼,有什麼問題再通知我們」

「好好休養,我先去別的病房了」

江若琳 :

「好。」簡短的回應。

GM :

她說了一些叮嚀的話之後,對妳笑了一下後就轉身離開了病房

江若琳 :

「應該是夢吧?剛才的。」懶懶地躺在床上嘀咕。

GM :

原本今天是要去參加自己朋友婚禮的江若琳,看來因為路上的意外,必須在醫院躺上一陣子了

想著在醫院醒來之前所遭遇的事...那究竟是什麼呢?

罷了...現在...好好的睡一覺休息要緊...

空氣中飄著淡淡百合香,比起藥水味,香氣溫柔淡雅....

------花的祝福 一般結局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