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木骨  

PC:斐爾斯 · 理德爾(潘二喜)J(時羽)約翰 · 史密斯(八十八)

團錄整理by 八十八 / 角卡區 / 場外閒聊斟酌收錄,一律置右。


木骨:

1998年1月4日,18:30

斐爾斯花了半個小時終於買到最好吃的路邊攤。

斐爾斯。理德爾:

拍了拍肚子,理德爾帶著滿食慾被滿足的愉悅離開攤子,臉色紅潤。

 

木骨:

斐爾斯花了10分鐘嗑掉排了30分鐘的收穫。

 

斐爾斯。理德爾:

走著走著,理德爾腦中浮現幾人對於傑克傑克森的描述。

一股無來由的好奇衝上心頭,他轉身走向碼頭區。

『既然沒事了,那就去看看那位害慘我的老兄吧』

 

木骨:

斐爾斯往屍體被發現的住宅區前進。

據說是陳屍現場的防火巷沒有任何人,也沒有封鎖線。地板上看不出任何曾經有人倒臥在地的跡象。

現在接近晚間七點,周圍的房舍飄出食物的香味。街上有幾個行人,他們拉緊大衣,低著頭快步走在人行道上。兩邊的屋子裡傳出模糊的人聲。

 

斐爾斯。理德爾:

走進防火巷,理德爾看了看四周,開始檢查牆縫以及雜物下方。

 

木骨:

你掀起堆疊在地的紙箱,發現最下方的紙箱底部吸收了一大片血液,黑褐色的血跡看起來有些驚悚。顯然相關人員在清理現場時並沒有多細心。

 

斐爾斯。理德爾:

皺了下眉頭,他看了看四周居民的分布。

 

木骨:

防火巷的兩邊幾乎都是沒有窗的石牆,只有右手邊兩戶有後門。

就在二十公尺外的距離。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走上前嘗試開門。

 

木骨:

門是鎖著的。

 

斐爾斯。理德爾:

稍微思考了一會,理德爾走到大街上,看看有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木骨:

街道上並沒有突出於日常的特殊之處。

(斐爾斯智力+警覺)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4d10 rolled 29. (8 + 7 + 7 + 7 = 29)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走向防火巷旁的房屋,並敲了敲門。

 

木骨:

「誰呀?」你聽見有個女人這樣喊到,沒多久面前的門就開了。

一個穿著圍裙的矮胖女人出現在門內,她一臉疑惑上下打量你。「你誰啊?要幹嘛?」

 

斐爾斯。理德爾:

「咳,不好意思,我是警局派來的人」

「我們局裡的約翰警官似乎把證照弄丟了,而我在巷子裡沒看見」

「這位夫人,您有看見嗎?」

//約翰警官是誰啦wwwww

//預計還會有一個史密斯叔叔

//你走路要小心不要叫出名字。

//嘿,史密斯!

//然後全街都看向你

//「渣男」「逃婚男」「小偷」「冒失警官」

//稍等一下渣男是怎樣wwwww

木骨:

「警局的人?」婦人有點防備:「你不像警察。」

她的眼神往你身後查看,發現只有你一人,又重新將視線回到你身上。

「我沒看到什麼證照。」

「我一整天都待在家裡,沒有出去,我不知道外面怎麼樣了。」

 

斐爾斯。理德爾:

「阿哈哈......畢竟不能穿正裝來找嘛,我們的同事還在這附近巡邏呢」

「萬一被前輩發現,約翰就完了」

「一個大案件而已,局長怎麼那麼隨便呢......」

 

木骨:

「不管怎樣......聽著,那都不甘我的事。」

「如果你沒別的事情,就請回吧。」

「你們警察三天兩頭往這裡跑,當作我沒事做。」

「我可沒有美國時間陪你們完成你們的職務。」婦人說著,準備關門轉身回屋裡。

 

斐爾斯。理德爾:

「等等等等等」理德爾連忙扒住門。

「這很重要!真的!關係到我的生命!」理德爾連聲大喊,無比真摯。

 

木骨:

「你以為你在做什麼?」門被你扒住,婦人緊張起來大叫。

屋裡的小孩聽見爭執聲,遠遠地探頭往這裡張望。

那是一個看起來八、九歲的女孩。

 

斐爾斯。理德爾:

「我只是在為我的薪水著想!」

「我家只靠我養活了,我還有個弟弟」

「拜託了......真的......請不要關門......」

 

木骨:

「我不在乎,快放手!」婦人急喊。

小女孩在遠處出聲:「媽媽?」

「到裡面去,小乖,進去!」婦人對你十分警惕。

 

斐爾斯。理德爾:

一個悲傷的嘆息,理德爾鬆開了手。

他轉身走回防火巷,一陣陣翻弄聲響起。

 

木骨:

門碰的一聲關上。此時,你注意到有個人影在防火巷周圍徘徊。

你仔細一看,那個人是班傑明威爾。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藏在防火巷的陰影裡,偷窺班傑明的動作。

 

木骨:

班傑明威爾走進巷子裡,他沒有看地面,而是抬起頭仰望上方。然後開始撫摸、查看兩邊的石牆。班傑明威爾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皮囊,伸手進皮囊裡抓出一把粉末,嘴裡念念有詞,然後將粉末吹向石牆。接著往後站,似乎在觀察石牆。

這時,一個小女孩出現在巷口。是剛剛屋子裡的女孩。

她看見班傑明威爾,膽怯了喊了他一聲。「你是警察嗎?」

班傑明威爾朝女孩看過去。「不是。」他回道。

「那你有看到一個金髮的警察嗎?」女孩又問。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1d10 rolled 9.

 

班傑明威爾剛剛的行動怎麼看都不太尋常。

不像是正規的調查手段,而且對著牆吹不知名粉末?這是想從中獲得什麼?

(斐爾斯知識+神祕學)

斐爾斯。理德爾!roll 1d10 rolled 10.

斐爾斯突然靈機一動,想起遙遠的過往,在父親藏滿經典詩書的書房裡,曾經讀過一篇文章。

關於信仰、關於神學,關於......某種通往黑暗的神祕紀錄。

總而言之,你察覺到班傑明威爾剛才的行為,是為了確認靈魂是否逗留過,或者說,確認靈魂的蹤跡。

 

斐爾斯。理德爾:

呼吸的節奏變得緊湊,理德爾看到了不尋常的事物。

三人組裡......竟有一個異教徒?

 他靜悄悄抽出球棒,宛如野獸低伏,靜靜地看著前方。

木骨:

「沒有,我沒有看到什麼警察......你說的警察?長什麼樣子?他剛剛在這裡嗎?」

班傑明威爾嗅到一絲可能性。他詢問女孩。

女孩將斐爾斯的特徵告訴班傑明,還補充了斐爾斯被媽媽趕走的部分。

「我有話必須告訴他,我聽見了,我應該告訴警察,但媽媽叫我不能說。」

 

斐爾斯。理德爾:

「不用問了。」理德爾將球棒藏在手臂下,坦然地走到陰影與街上亮光的交界處。

「是我。小女孩,你說你聽到了什麼?」

 

木骨:

班傑明威爾猛然回過頭看見你喃喃道:「斐爾斯理德爾......」

女孩高興地指著斐爾斯。「就是他!」

「我得告訴你,我聽見有個男人在喊救命,很小聲,還有另一個聲音回答他,一個很低沉跟恐怖的聲音,但聽不見在說什麼。」

 

斐爾斯。理德爾:

「喔齁?」理德爾對小女孩比了個拇指,隨後對班傑明使了個眼色。

「班傑明老大,臉色不要那麼難看,小孩會嚇到」

「回警局我會寫檢討書的,所以笑一個?」

 

木骨:

班傑明威爾面無表情。他看了你一眼,又看向女孩。

「妳已經告訴他了,現在快回家吧。妳的母親要是發現妳不在家裡會很擔心的。」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面帶微笑地揮手。

「你做了一件正義的事」

 

木骨:

女孩點點頭,十分滿足地轉身跑回家。女孩一離開,班傑明威爾立刻開口:「你剛才一直都在?」他詢問斐爾斯。

 

斐爾斯。理德爾:

「也不是一直」

「大概是從灑粉開始」理德爾瞥了對方一眼

「安啦,我家也不太正常,你那種程度算還好的」

 

木骨:

班傑明威爾臉色陰沉又有點懊惱:「你不會明白。」

「......我必須知道......我得知道傑克是怎麼死的。」

「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

「調查傑克並不是羅伯特給你的任務。」

 

斐爾斯。理德爾:

「個人好奇,僅此」

「總得看看我是怎麼被栽贓的」

 

木骨:

「......」班傑明威爾思忖半晌,說道:「你跟我來。」

之後他走出防火巷,走向一台不顯眼的舊車。

 

//這世界的人真的很愛在車上相談

//沒錯

//而且都不是女性!!!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跟上。

 

木骨:

班傑明威爾坐上駕駛座,示意你上車。

等你上車後,問道:「你知道我剛才在巷子裡做什麼?」

 

斐爾斯。理德爾:

「算是招魂的東西,但是沒有對談的功能」

 

木骨:

班傑明威爾搖搖頭:「不是招魂。」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包括鬼魂的存在。」

「那就像光敏靈一樣。」班傑明威爾邊說邊發動車子,你倆離開港口區的住宅區。


1998年1月4日,18:10

兩人透過電話更改了會面時間和地點。

 

//約翰換車後車子怎麼處理?

//那個借車的靠譜嗎

//你要給他開嗎?

//約翰介意ㄇ(思考

//! roll 1D2 rolled 1.(介意)

//約翰HEN介意

//介意還是可以借他開對吧

//! roll 1D2 rolled 2.(不行)

//不要管骰子了wwwwwww

木骨:

J在7:45離開辦公室前往和約翰說好的會面地點。

約翰在7:40停等在交車點附近的小巷子。

約翰的合作車手整點來到預約地,約翰和他碰頭後,他將車鑰匙交給約翰。沒有多問什麼。

 

約翰:

「晚上有約?」約翰接過鑰匙,隨口問了對方。

 

木骨:

「沒有,要幹嘛?」

 

//沒有要約你啦(等

約翰:

「這附近沒地方能停車。」約翰動作輕微的聳肩,臉上卻是有點在意的表情,「雖然很不想交給你這傢伙。」他舉起手,手上掛著自己的車鑰匙,「去稍微有點距離的地方晃晃。」

//他真的很不想交車wwwww

//打完才發現這是傲嬌ㄇ(ry

//畢竟這車是他家可以理解啦

//對吼他不喜歡私人場所有人wwww

木骨:

「哦?最後要停在哪裡?」

約翰:

「別太顯眼也別太隱密的地方。」曖昧不清的回應,視線瞥向自己的愛車,很快又轉回,「需要的話,副駕駛座上有西裝外套。」

停了一秒,「除此之外,其他東西你最好別碰。」語氣堅定卻像是閒談一樣的補充著。

 

木骨:

「我為什麼需要你的西裝外套?」車手拿過鑰匙,隨口問問。

「好啦車借你了,晚點見。」他說完後準備坐上約翰的愛車。

約翰:

約翰沒有正面回答,只是露出跑業務時常見的淺笑。隨手撫過車窗上緣,眼神明顯沒有盯著車手,而是看著熟悉的愛車。

「晚點見。」溫柔的低喃聲幾乎只有自己能聽見,他壓下嘆息的衝動,抿唇收回視線,轉身直接打開借來的車門。

//他發作惹(眼神死(忍笑

//要不要ㄍㄧㄙ掰啦W(備註:吻別)

//在車手面前飛吻會嚇死人吧wwwwww

//你可以親車頂

//住手wwwwwwwww

//約翰會殺惹我

木骨:

車手沒有察覺約翰的感性,大咧咧地坐進車裡,咻地揚長而去。

 

約翰:

確認油錶後,將帶上車的手提箱放到一邊,發動引擎。

 

木骨:

約翰準時來到約定地,J已經在等著了。

 

約翰:

稍微半開車窗,準確無誤的停在J附近兩步的位置。

 

木骨:

你看見一個少年站在你們的約定地。

(約翰智力+洞察)

約翰 ! roll 2D10 rolled 15. (10 + 5 = 15)

閱人無數、過目不忘,擅長辨識人臉的約翰,雖然有點疑惑,但還是認出了J的喬裝。

另一方面,J的面前駛來一輛廂型車。透過半搖下的車窗,可以看見約翰坐在駕駛座。

 

J:

「哈~」習慣性打了個哈欠,然後往廂型車走去,試著打開車門。

約翰:

約翰在駕駛座上看著對方走來,把副駕駛座的手提箱拉回自己膝蓋上。

 

木骨:

J一下就打開了車門,車裡飄出微妙的氣味。

 //為森麼約翰上車就沒聞到wwww

//因為約翰的鼻子,廢了

//多虧他的愛車

//他上車可能還在想,空氣真好wwwwwww

J:

「........」禮貌性的微笑,然後上車了

 

木骨:

以J的經驗,可以判斷是混合了血和汗的微妙氣味,淡淡的被煙味覆蓋,但還是察覺得到。

 

約翰:

「安全帶。」約翰也不打招呼,直接下命令句。他重新把車門上鎖,同時瞥了一眼後照鏡。「沒引來髒東西吧。」

 

J:

「大概吧」關上車門,繫好了安全帶,對於味道並沒有過多的在意

 

木骨:

約翰和J終於會面,乘坐同一輛車,前往巴頓人生服務。

※待續


◀前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