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木骨  

PC:斐爾斯 · 理德爾(潘二喜)J(時羽)約翰 · 史密斯(八十八)

團錄整理by 八十八 / 角卡區 / 場外閒聊斟酌收錄,一律置右。


(斐爾斯可以做智力+警覺檢定)

斐爾斯。理德爾 !roll 2D10 rolled 8. (1 + 7 = 8)

木骨:

斐爾斯企圖聽見最裡面那桌的談話,但始終徒勞。

你的舉動讓坐在吧檯上的女人注意到你。

斐爾斯。理德爾:

理德爾轉過頭去,他不想再橫生事端。

木骨:

女人直勾勾地盯著你,一動也不動。

她用絲巾掩住口鼻,除了那雙深不可測的眼睛,你看不清她的表情。

斐爾斯。理德爾:

感覺到後腦勺上的視線,理德爾回頭看向女人,面無表情。

木骨:

女人在你們視線接觸後停頓一秒,才轉開眼,對著吧檯裡的老先生點了一杯水。

斐爾斯。理德爾:

當女人的視線移開,理德爾在心底默默做了一個勝利手勢,隨後便轉過頭喝著屬於自己的檸檬水。『看來待會可能會被打了』他在心底為自己默哀了幾秒。

木骨:

然而末桌的對話還在繼續。

//說起來是四人座位的話,應該是怎麼坐的(無關緊要)

//平頭坐在你們兩個對面

//居然跟某人坐一起(懷疑臉

//可憐一個大男人被擠在牆角(?)

//不然你站著(?)

木骨:

平頭男用指尖搔了搔頭,發出清楚的沙沙聲。

他皺起眉,露出放棄掙扎的表情。

「好吧,我就直說了。」

「你們的情報看起來沒有充足,這讓我有點擔憂,委託人大概也會擔心這點......不對,也可能不會。」

「你們提到早報,代表你們都知道今天清晨發生什麼事情了?」

J:

「大概知道」J這麼回答道

約翰:

約翰沒答話,只是伸手從旁邊摸出報紙,很快地折起,只露出頭版新聞,在桌上轉向後,正面對著委託人。

木骨:

平頭男把音量壓得更低,人往前傾。

「那個男人——」平頭男用指尖敲敲報紙,然後接著說:「叫做傑克傑克森。因為他的身分關係,警方對於這個案件多放了點心思,話雖如此,卻也矛盾得輕率......你們懂我意思嗎?」

「他們雖然留意這起案件,卻不在乎偵辦細節。」

「總而言之,有個倒楣的渾蛋——一個討債集團底下的小嘍囉,被他過去的目標盯上,可以說是仇家吧。」

約翰:

雙手抱胸的男人輕輕點了點頭,並未打斷。

木骨:

「警方樂於接受這個被仇家設計推出來的嫌疑犯。喔,應該算是兇手了。」

「所以我說,明天早上應該就會宣布破案,然後後天傑克傑克森就會下葬。」

「說到這裡你們有什麼問題嗎?」

約翰:

很輕微的搖頭,臉上是平時的笑容。

J:

「喔?我還以為那些....『正義之士』會比較喜歡尋找真相呢」J有些嘲弄的小聲說道

「嗯,我沒什麼問題」

木骨:

「沒有的話,接下來就說你們該辦的事。」

「委託人不希望傑克傑克森就這樣下葬,所以要你們在不被任何人發現的狀態把屍體偷出來。」

平頭男對於J對警察的嘲弄沒什麼反應。

約翰:

「這跟交際能力有何關係。」約翰伸手摸上報紙邊緣,平淡的詢問。

木骨:

「傑克傑克森的朋友們,對於這個計畫並不知情。」

「委託人不希望自己的身分曝光,而傑克傑克森那群敏銳的朋友有可能破壞這整個計畫。」

平頭男拿出幾張照片放在桌上。

「瑞克.韓及班傑明.威爾。」約翰覺得這兩張照片上的人相當眼熟。

「還有羅伯特.卡羅及約翰.拉普拉斯。」

//撞名啦w

照片裡的瑞克.韓穿著西裝,正準備坐上一輛黑色轎車,身形修長勻稱,外貌算是能撐上檯面的男人。

班傑明.威爾看起來年紀不大,可能比約翰小一點,長相清秀,身高大約一米七。

羅伯特.卡羅一樣穿著西裝,紅髮,半張臉留著整理整齊的紅鬍子。又高又壯,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但你們總覺得他怎麼看都是個城府很深的傢伙。

約翰.拉普拉斯,像個大學生一樣,穿著連帽毛衣跳下一台公車。

「瑞克.韓,跟傑克傑克森同為集團中的智囊。」

「班傑明.威爾,集團車手兼司機,小毛頭一個。」

「羅伯特.卡羅,他是整個集團的金鑰匙,沒有他打通不了的關係和人脈。」

「約翰.拉普拉斯,就......駭客。」

「你們最需要擔心的是瑞克.韓,他是傑克傑克森的摯友,在傑克傑克森身邊神出鬼沒,不曉得什麼時候會從哪裡冒出來。」

「其他人,老實說啦,他們才不會管警方宣布什麼,他們應該忙著調查真凶吧。」

「你的作用就是在瑞克.韓冒出來時擺平他。」平頭男指指約翰。

//我剛剛差點以為在相親

約翰:

擺平。」始終看著照片的約翰終於將視線看向委託人,語氣若有所思。

木骨:

「或者,就算瑞克韓沒出現,整個行動也得靠你來計劃了。」平頭男事不關己地說。

「委託人指要求偷屍體的事情不要被任何人發現。」

約翰:

側著臉,約翰轉向身邊的女孩,「看來你是來負責勞力活的那個。」

木骨:

「當然還有委託人的身分,也不能被發現。」

「所以就算你猜出來——我們知道你夠聰明,就算你猜出委託人是誰,也最好當作不知道。」

約翰:

聽到委託人的提醒,約翰笑了笑,「這點您完全可以放心,毫無頭緒。」

然而他的表情是慣常的客套笑容,深不可測。

木骨:

「明天晚上十一點,傑克傑克森會被送進巴頓人生服務。」

「凌晨五點會離開,前往墓園。竊取時間你們自行決定,得手後送到——」平頭男念了一個公路外的地址。

「那裡有間森林小屋。」

「你們要是能開得了那副棺材,訂金就壓在傑克傑克森的腦袋下。」

「剩下的,完成委託後會付清。」

「還有問題嗎?」

約翰:

「聽起來像是兩個搬運工。」

言談間有意無意瞥向身邊的另一人。

J:

J沒有說話,安靜的聽著

木骨:

平頭男攤了攤手。

「只能說,這也是無可奈何的。」平頭男話中有話。

「沒問題你們就可以離開了。祝好運。」

約翰:

「等會。」約翰伸出手,半擋在桌上,「這個,我想留下。」他說著,指了指瑞克的照片。

木骨:

「喔......」平頭男思考了一下。

(約翰魅力+話術)

約翰 ! roll 4D10 rolled 27. (9 + 4 + 5 + 9 = 27)

「......行。」平頭男準備收走其他照片。

約翰:

桌上的手忽然直接壓在其中兩張照片的邊緣,約翰微微傾身靠近桌面,「我改變主意了,全部。」隨後是溫馴的笑容。

木骨:

「呃,你有收集癖嗎?」平頭男似乎突然想到你的職業:「喔,也是。」

「就只是你收著應該沒事,不要讓這些照片壞了好事。」

平頭男攤手讓約翰拿走照片。

//他想幹嘛啊,那不是妹子照片啊(驚恐

//收集美男(?)

約翰:

帶著笑容將照片一張張拿起,疊成一疊,連同桌上的報紙一併收好。

J:

「那麼,接下來?」J瞥了一眼身旁的男子,向他問道。

約翰:

「總之,搬東西還行吧,你。」隨意地開口問了J。

J:

「你覺得呢?.....大概吧?」J用之前學過的,客套的微笑向男子回答道。

木骨:

看你們沒打算換地方,平頭男站起身離開。

約翰:

約翰聳肩,隨後摸出手機,「基於正常人的禮儀,是否應該先交換一下連絡方式與稱呼?」

J:

「大概吧」J聳聳肩,從腰包拿出了手機

「J」隨後補上了自己的名字。

約翰:

「真巧。」平淡的像在評論天氣,「稱呼我『約翰』就行了。」

他伸手在西裝內側摸了摸,取出金屬製的名片盒,在J面前遞出名片,「電話。」

上面用工整的印刷體印著約翰的全名、電話與職稱。職稱上淺白的寫著:中國瓷器商駐海外業務員。不過,看起來約翰沒有要給出名片的意思。

J:

J看了看名片上的號碼,然後將那號碼輸入手機,打了過去。

約翰:

約翰收起名片,按掉了來電,快速在手機上敲打著文字:「你要留在這?」

J:

「要去哪?」J回了這樣的訊息

約翰:

約翰看了看身邊的人,收起手機,「好吧。借過。」

//笑死

//好吧,借過

//無奈地想著要被關多久

J:

J起身,讓了些空間給對方過。

約翰:

「剛才的事情,晚點聯絡。」約翰爬出四人座內側,轉頭,「除非你是那種超早上床的好寶寶?」

J:

「什麼算早?」

約翰:

「午夜。」丟下這句話,黑西裝的男子就離開了。

J:

J在對方離開幾分鍾後,也離開了

木骨:

吧檯上的女人緩緩站起身,走出小館。

這次她沒將視線放在斐爾斯身上。

一會兒後,最內桌的平頭男站起身,離開小館。

現在小館內只剩下三個人和吧檯內的老先生。

他正用緩慢的速度擦杯子。

斐爾斯。理德爾:

『搞砸了,呢』喝下最後一點檸檬水,理德爾靠在椅背上,有點無力。

他決定等兩人離開小館後再離開。

木骨:

「你們幾格,到底要不要點餐嗄?」老先生帶著口音對你們三個喊。

「不點餐,我咬打烊啦!」

斐爾斯。理德爾:

「呃…給我一份粉蒸肉吧」

木骨:

「粉蒸肉是甚麼,我這裡才不是那個什麼的中國餐廳咧!」

「我有茶,你要嗎?上好的紅茶。」

「還有烤馬鈴薯,我家老太婆剛烤好的。」

「她說年輕人喜歡,那只有我孫子小毛頭喜歡。」

約翰:

穿著樸素黑西裝的男子提著手提箱,很快的走出餐廳。

他推開門,臉上若有所思,「七點半嗎。」

「真是。」男人開始走向數個街區外的愛車。

J:

J站在原地,幾分鐘後,緩緩的走出了餐廳

『七點半.....可以回去吃晚餐....』J往基地的方向走去

斐爾斯。理德爾:

「沒有嗎…」理德爾看起來有點錯愕。

「那麼,還是來份馬鈴薯吧,茶就不用了,再幫我續一杯檸檬水吧」

木骨:

「老太婆把馬鈴薯拿出來。」

半晌,小館裡剩下斐爾斯與桌上的馬鈴薯。

※待續


◀前一篇              【目錄】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