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本】乘上地下鐵 / 地下鉄にて

【跑團日期】2019/9/19

【KP】六子

【PL】宮尾七瀨(八十八)、木野南加(木骨)

【團務區】連結請點


KP六子:從昨天晚上開始,天空便一直下著大雨,直到現在都還沒有停過。

KP六子:這次的梅雨季雨量特別旺盛,下雨的天數長,雨量又大,帶雨傘出門幾乎成了每天的必備事項。

KP六子:今天也是一如既往的雨天,不過,這對乘上地鐵的你們來說,已經不是需要操心的問題。

KP六子://探索者們請簡單描述自己上車的原因或自己正在車上做的事情

宮尾七瀨:窩在座位上的七瀨滑著手機,半靠在玻璃窗邊,專心的閱讀社群上的訊息。手機畫面上滑過一張張精緻的遊戲畫面展示圖,塞著耳機的她幾乎沒分神注意太多路人的動靜。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穿著碎花上衣和色調清爽明亮的黃色長裙坐在位子上斜依著車窗望向窗外。她一手放在身前的行李箱上避免箱子滑移。

木野南加:她正在回九州老家的路上,不過這次她選擇不搭飛機,而是沿路慢慢地旅行。

KP六子:電車發出規律的聲音,向前急速奔馳著。『下一站○○——下一站○○——』機械式的女音在車箱內播送,等等列車就會理所當然地駛入下一站了吧——

KP六子:然而,就在這時,車廂突然產生了巨大的搖晃,並響起了刺耳的剎車聲。

KP六子:急剎車劇烈的後座力將你們掠倒在地⋯⋯而在你們穩定好身子,搞清楚狀況的同時,列車也停在原地一動不動了。

八十八:會撞到前面的座椅嗎

KP六子:可以自由演出

KP六子:總之是時速很高的車子的急剎車(?)

八十八:沒安全帶的樣子(´・ω・`)

木野南加:突如其來的晃動讓木野南加反射性伸手抵住前面的座位。

木野南加:她撐起身,撫順衣裙,仰首張望,想確定車廂內的狀況。

木野南加:不過她並不是真的想關心車內其他乘客,所以她很快的收起視線,彎身貼近窗戶,想看看外面發生甚麼事情。

宮尾七瀨:抬起頭剛注意到搖晃的時候,七瀨整個人就差點碰的一下撞到前面的座位。但她還是勉強用滑著手機的另一隻手硬擋在額頭前面,稍微降低一點撞擊的力道。

宮尾七瀨:揉了揉額頭,坐在位子上等著可能會有的緊急廣播,順手看了一眼手機的訊號,視線接著掃過四周。

KP六子:你們所身處的車廂只有寥寥數人,然而每個人無一例外地都因為這場意外被搖得七葷八素,甚至跌倒在地。

KP六子:木野向外看去,畢竟是在地下,窗戶外面毫無意外地是一片漆黑,然而,妳總覺得,跟以往的黑暗相比,現在的窗外似乎更加⋯⋯深不可測?

八十八:身為網路成癮果然還是先確定網路好

木野南加:背後靈要掉SAN了

KP六子:宮尾看了看手機訊號,令你感到意外的是,明明是在城市內,訊號顯示的卻是圈外。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瞇起眼睛,仔細盯著黑暗,想確定外面是否有人在走動。也許是軌道機械故障,或者其他技術性問題,如果是的話,外面會有維修人員的。

宮尾七瀨:七瀨皺起眉,剛才明明是滿格才對,太奇怪了。但她還是待在原處聽著其他人的交談,同時捲好耳機線。

八十八:這樣維修人員也衝太快了吧w

八十八:馬上停車馬上出現w

KP六子:外頭看起來並沒有人。等了很久,車上的廣播都沒有如期而至。

木野南加:要是能推測出火車停下的原因,她就能考慮是要睡下,還是到車掌室去詢問狀況。

木野南加:但現在看來沒有解答。

八十八:她是哪種車啊

八十八:可以走到別的車廂的那種?

KP六子:yup

KP六子:時間漸漸過去,似乎是因為車內電源喪失啟,車內開始跳電,一片漆黑之後,車內亮起了緊急照明。

數量稀少的乘客們開始發出不安的聲音,此時車廂一處響起微弱的哭聲,你們突然回想起,上車時似乎有看到有個沒有大人陪伴的小女孩獨自坐在角落。

八十八:(´・ω・`) 小孩...

河北穗乃香:(´・ω・`) 呵

木野南加:我們在第幾節?

KP六子:忘記切換劇透ㄌ(幹

木野南加:小孩笑了

木野南加:好可怕

木野南加:W

KP六子:算中間節

宮尾七瀨:「真的假的啊。」七瀨一臉莫名其妙的自言自語,抓緊沒有訊號的手機。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揹起背包,走到車廂走廊上。

木野南加:她越過慌亂哭泣的乘客,往先前看到的小女孩的方向走去。

木野南加:想確認她是否依然獨自一人。

宮尾七瀨:還是沒有移動腳步,只是看著其他乘客,但注意到有名女性走向了小女孩的方向。

KP六子:藉著微弱的車內光源,你找到了發出哭泣聲的源頭,正是那個小女孩。

那是一名年約七八歲的女孩,大概還是國小生吧?

木野南加:「嘿?」木野南加沒有冒然接近,站在一個座位遠的位置試探性的呼喚哭泣的小女孩。

木野南加:「妳叫甚麼名字?為什麼一個人?」木野南加盡量輕聲詢問。

宮尾七瀨:七瀨轉身半靠在自己的座位椅背,無聊地盯著哭聲與交談的方向。

河北穗乃香:聽見木野的詢問,小女孩暫時停止了哭泣,抽著鼻子抬起頭來。

木野南加:我上次搭火車換軌出了點差錯,差點脫軌

木野南加:晃了好大一下,有人就差點哭了

河北穗乃香:「我⋯⋯我叫穗乃香。」女孩揉了揉眼睛,「我只是要去下一站的祖父家,跟朋友約好要一起玩水的⋯⋯」

河北穗乃香:「可是剛剛,電車停了,電話也沒辦法撥給媽媽⋯⋯穗乃香不知道該怎麼辦。」

河北穗乃香:可能是因為剛剛的衝擊受到驚嚇,所以才哭出來的吧。

KP六子://NPC 河北 穗乃香的資訊,已更新於共筆

河北 穗乃香(8)

STR7 DEX7 INT6

CON6 APP14 POW7

觀察40 聆聽40 水槍50

持有物:手機、祖父手作的竹製水槍,錢包,防犯警鈴

八十八:我這邊聽的到交談嗎w

八十八:(還不想移動w

KP六子:可以

木野南加:「妳好,穗乃香。剛剛停車晃了好大一下,妳有沒有受傷?」

河北穗乃香:「沒有,但嚇到了⋯⋯」有點害羞地繼續低下頭。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望著小女孩思考了一下。

木野南加:拿出自己的手機確認訊號。

KP六子:木野看了看訊號,狀態也顯示為圈外。

木野南加:收起手機,抬起頭想找人來看顧小女孩。

宮尾七瀨:七瀨看了一眼手機,不知道煞車之後已經過了多久。

KP六子:與木野同車廂的,只有看起來年邁的老夫婦,一名大叔,和一名年輕女子(宮尾)。

KP六子:宮尾看了手機的時間,感覺時間差不多過了十多分鐘了。還沒有任何官方的通知,讓你感到奇怪。

除此之外,因為車體斷電的緣故,空調也停止了。車廂開始漸漸變得悶熱,車上的乘客開始漸漸騷動起來,你們聽見隔壁車廂傳來不滿的喊叫。

八十八:就交給老夫妻了(疑

八十八:這車廂人真的好少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朝年輕女子喊了一聲:「不好意思!」

木野南加:「不好意思,那位小姐,可以麻煩妳過來一下嗎?」

宮尾七瀨:從頭到尾幾乎一直看著兩人的七瀨眨了眨眼,歪頭用手指了指自己,略顯困惑。

木野南加:「是的,是妳。麻煩妳過來這裡。」木野南加招招手。

宮尾七瀨:七瀨拿起自己的包包與外套,轉身走了過去,「請問有什麼事嗎?」

八十八:有一種你中獎了w的感覺

KP六子:什麼www

KP六子:請來這邊領我們的大獎,小女孩(不是)

木野南加:「妳好,我是木野南加,這孩子是穗乃香。她一個人搭乘這班列車,可以麻煩妳暫時在這裡看著她嗎?妳甚麼也不用做,只要待在這裡就好。她被嚇到了,需要有個人在她身邊讓她安心。」

木野南加:「不好意思麻煩妳,因為我現在要去前面看看狀況。」

八十八:為什麼要丟給七瀨wwww

木野南加:因為大叔要照料兩個老人家啊

木野南加:如果車體搖晃老人家有危險,妳看起來沒辦法保護兩個老人家

木野南加:而且人家是小女孩

木野南加:交給一個大叔搞不好她更恐懼

木野南加:老人家已經自顧不暇了

木野南加:就不要添加他們的麻煩了W

八十八:不要場外說服人啦wwww

KP六子:一連串精辟的分析

宮尾七瀨:「但是車廂裡面也有其他人。」她看了一眼其餘的乘客,「不是嗎。」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挑起眉:「兩個老人和一個陌生男人?」

八十八:她是有車門隔開車廂的嗎

KP六子:有

木野南加:「妳只要看著她一下子就好。」

木野南加:「我到車頭確認狀況,很快就回來。」

宮尾七瀨:「不不,」七瀨眨了眨眼睛,「請那位先生過去前面看情況應該也是種選項吧。」熟於各種遊戲的七瀨開始在腦內思考所有的可能性,「如果需要幫忙的話說不定那位先生更能幫到忙。」

木野南加:「說的也是,那麼我會跟那位先生一起到前方去確認狀況。」

KP六子:就在你們談話的途中,碰的一聲,你們發現剛剛與你們同車廂的大叔,此刻正大力的撞向車門。

「搞什麼啊,這個爛電車。」你們聽見他如此失控的低吼。

KP六子://請擲骰<靈感>

木野南加:CC<=(17*5) 《INT×5》《靈感》

Cthulhu : (1D100<=85) → 61 → 成功

宮尾七瀨:「哦哦,選項負一。」冷淡的對剛才的情況發表意見。

木野南加:「穗乃香,妳先待在這裡不要亂跑,我去看看車子為什麼會停,再想辦法打給妳媽媽,好嗎?」木野南加彎身對小女孩說。

宮尾七瀨:「看起來跟員工大打出手也不是不可能呢。」收回盯著大叔的目光,七瀨靜靜看著女性。

KP六子:妳們看著那名乘客,此時似乎正試圖將列車門拉開,然而徒勞無功。木野觀察著對方,妳覺得比起說是被困住的焦慮,他的行為更像是失去了自我一般,盲目地行動著。此時那男子正在原地四處毫無目的的張望著,喃念著聽不出來在說什麼的話。

木野南加:選項負一是甚麼咚咚?

八十八:她是遊戲腦w

木野南加:我也是遊戲腦啊但我不懂她指的是甚麼W?

木野南加:是少了一個選項?

木野南加:還是壞選項

八十八:少了一個

木野南加:看到這情況,木野南加朝小女孩伸出手。「妳還是跟著我好了。」

木野南加:「跟著我,好嗎?」木野南加伸長手耐心等待女孩的反應。

河北穗乃香:猶豫之後點點頭,抓住木野伸出來的手。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避開那個男人,朝列車間的隔門走去,她試著透過窗口確認隔壁車廂的狀況。

木野南加:緊緊牽著小女孩的手。

宮尾七瀨:七瀨稍微移動身子偷看了一下男性的舉動,「看來該決定方向了。」

宮尾七瀨:她看向後方的車廂門,稍微貼上玻璃偷窺後面車廂的情形。

KP六子:妳們各自從窗戶看向另一節車廂,目前看起來其餘車廂的大家都一副群龍無首的樣子。也有像是剛剛那男人一樣、開始試圖扳開車門的人。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拉開車門,往車頭的方向前進。

KP六子:木野牽著女孩,經過了三節車廂騷亂的人群,來到了位處車頭的駕駛室。

木野南加:她沒有碰任何東西,只是先尋找車掌的蹤跡。

KP六子:木野在駕駛座上看見昏迷的車掌,就算試著呼喚,車掌也叫不醒的樣子。

木野南加:「站在這裡。」她對小女孩說,暫時放開女孩,檢查車掌的狀況以及是否有傷。

KP六子:車掌並沒有外傷,只是陷入深沈的昏迷,就算是用力的拍打臉龐,仍是不省人事。然而,還是有呼吸的。

木野南加:低頭在車掌身上尋找車門鑰匙。

 宮尾七瀨:「我想想,」七瀨低聲呢喃,「以傳統設計來說,員工肯定是不存在的。」平穩的呼吸持續著,「最大的問題是,這是哪種類型的,對吧。」

宮尾七瀨:「合理的設計會讓人遵循直覺,照著線性的劇情前進。」七瀨依然喃喃自語,始終盯著另一節車廂的情況,「正常人都會去找員工。」

宮尾七瀨:「前面有駕駛面板的話,果然。」看了一眼前方,「可惜這種車廂要拋下後半好像很困難。」

KP六子:宮尾好像什麼觀測者之類的(處在另一個次元

木野南加:W

KP六子:而且在思考很危險的東西

宮尾七瀨:「跳過員工的話就是餘下的NPC了是吧。」又看了一眼後方,「她會待在前面還是後面呢。」

宮尾七瀨:笑了笑,她開始往前走,「不過大前提是,一定要先觸發前置事件。」伸手拉開前面的車廂門,「走吧,二世。」

宮尾七瀨:七瀨往前走向最前頭的車廂。

八十八:七瀨開始了RPG模式

木野南加:※更新:確認身命跡象跟上下其手的(ry

KP六子:宮尾走過了木野走過的路,來到車子前方的駕駛區。

抵達時,你看見了正在確認車掌生命徵象的木野,和站在一旁的穗乃香。

河北穗乃香:「是剛剛的姐姐。」

宮尾七瀨:「活著嗎?」一見面就直接這樣問了。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抬起頭看了一下宮尾,回道:「昏迷而已。」

KP六子:木野在車掌口袋中摸到一把鑰匙,上面並沒有任何標籤,無從判定是什麼的鑰匙。

KP六子:除此之外,並沒有找到其他的東西。

木野南加:將找到的鑰匙握在掌心,站起身,朝車頭的車窗看出去,想知道是甚麼阻止列車前進。

KP六子://請將鑰匙加入隨身物品中

KP六子:木野將視線從車頭的窗向外望去,映入眼簾的仍然是深不見底的黑暗。

宮尾七瀨:點頭,接著隨意的看了看周圍。

KP六子:駕駛室前頭是控制列車的儀表板,上面滿是你無法理解的按鍵。

室內看起來並沒有打鬥痕跡。

木野南加:駕駛區有車門嗎

KP六子:就是通向車廂的車門而已

KP六子:沒有通向車外的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回到第一節車廂,試著用鑰匙打開列車門。

???:「那個,不好意思,請問你們是遭遇事故的乘客嗎?」

木野南加:嗯?

木野南加:嗯嗯??

木野南加:這傢伙應該是黑人

木野南加:黑人問號

木野南加:(冷

KP六子:就在木野試圖往外走時,第一節車廂底端,有一個黑影朝你們喊話。

KP六子:待對方走近之後,你們看到對方身上穿著車站工作人員的制服。

宮尾七瀨:看滿意之後,跟著走回第一車廂,「哪位?」鎮定自如的回應陌生的提問。

木野南加:「你是隨車乘務員嗎?」

???:「我是來疏散乘客的工作人員。」向你們點了點頭,並指了指名牌,上面寫著『畑中竜也』,「是的,敝姓畑中。」

畑中竜也:「後方的旅客已經被疏散了,現在僅剩下第一節車廂的旅客,請與我們一同離開。」

木野南加:「疏散?我以為門不能開?」

KP六子:聽見畑中的話的、第一節車廂的其他旅客,聽聞畑中的話後紛紛起身。

木野南加:「為什麼花那麼多時間沒有任何廣播或人工宣導?」

宮尾七瀨:七瀨一臉就是「如我所料」的神情,「他們已經平安下車了嗎?」跟著稍微湊近車窗試著觀察外面。

木野南加:「畑中先生?」

畑中竜也:「啊,是這樣的,車廂內隱秘的位置都有緊急開關,而像我們這樣的工作人員都有可以控制車門的鑰匙。」

畑中竜也:「因為駕駛室突然失去聯絡,怎麼呼喚都沒有回應,只好徒步一節一節開車門呢。」

木野南加:「除了你之外這台車上有多少乘務員?」

畑中竜也:「目前的隨車乘務員只有我。」看向宮尾,「當然,其餘乘客已經先行下車了。」

木野南加:「你知道列車為什麼會停嗎?」

畑中竜也:「目前實際情況還在了解中。」

宮尾七瀨:「有發放手電筒?」看了一眼外面,「外面很暗呢。」

木野南加:「你有和下一站或上一站的站員聯繫上了嗎?」

畑中竜也:「手電筒的話,駕駛室應該有備用的。」這麼說完之後,越過你們,進入駕駛室打開了櫥櫃,裡面擺放了幾把手電筒。

畑中竜也:「那是自然的,已經有部分乘客被疏散至下一站了。」

宮尾七瀨:「哦呀?」七瀨發出感興趣的聲音,「你看你看,列車長。」參手指了指昏迷的列車長示意畑中查看。

KP六子:「喂喂、真是的,年紀輕輕怎麼那麼多問題呢?我們想趕快離開這裡啊,讓乘務員帶我們走吧。」在畑中解釋的過程中,其餘的乘客開始發出不耐煩的聲音。

畑中竜也:對著身後的乘客發出請耐心等待的指示後,看了看列車長,並伸出手探了探鼻息,「看來是列車長失去意識,我會再回報給上級的。」

宮尾七瀨:「嘛嘛,其他車廂的乘客應該都是自己走到其他站點的,很急的話可以先走?」七瀨笑了笑,淡然。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笑了一下,瞪向那個不耐煩的乘客:「我只是在幫你們確認,會不會有任何列車在我們徒步行走在軌道邊時突然撞上來。」

KP六子:聽聞你們的說法後,發出抱怨的乘客噤口不言,但看起來仍是很焦躁難耐的樣子。

木野南加:「不過確實,我太緊張了。不好意思,職業病。」木野南加的態度又緩了下來,溫柔的有點刻意。

畑中竜也:「這裡目前是單條通道,不會有列車交匯的狀況發生,還請不用擔心。」

宮尾七瀨:「一般來說呢,」七瀨稍微收斂笑容,「會在最後一位乘客下車後才會發生『列車忽然動起來』的事情喔。」

宮尾七瀨:「反過來說,只要留一個人就沒問題了?」自顧自的說著,「開玩笑的。」

畑中竜也:「請不要做出這種動搖人心的無稽之談。」雖然講著嚴厲的內容,但仍是非常冷靜莫名的聲音。

KP六子://如果想要猜測工作人員的想法,可以宣告使用<心理學>

八十八:被嗆了QQ

八十八://骰心理學

どどんとふ:シークレットダイス(秘密骰)

S1D100<=70

Cthulhu : (1D100<=70) → 57 → 成功

KP六子:シークレットダイス(秘密骰)

KP六子:宮尾觀察著畑中竜也,你總覺得他似乎藏著什麼事情沒有說出口。

八十八:他的名牌

八十八:就是只有名字嗎

八十八:還是有照片的那種工作證

KP六子:正常的工作證

KP六子:看起來就是個正常的站務員

木野南加:「畑中先生,車掌怎麼辦?」

畑中竜也:「駕駛的部分,我們隨後會再通報請人來搬運回去進行救治喔。」一邊說著,畑中一邊看向手上的腕錶,「時間也差不多了,還請兩位帶著這孩子一起跟上吧。」

宮尾七瀨:七瀨偏頭,「時間?」

畑中竜也:「是的,畢竟事故排除之後,還有其他列車要通過。」

木野南加:「我知道了,請帶路吧。」木野南加牽起小女孩,打算走在最後面。

畑中竜也:一邊回答,一邊走向車門,用車門鑰匙將電動的車門打開。

木野南加://觀察他那把鑰匙跟車掌的有沒有一樣

KP六子://請擲骰觀察

木野南加:CC<=75 《觀察》

Cthulhu : (1D100<=75) → 66 → 成功

八十八:列車長看起來沒有外傷嗎

八十八:還是要骰觀察之類的

八十八:(很在意W

木野南加:沒有

木野南加:我檢查過了

八十八:(歪頭

KP六子:你觀察著畑中竜也手上的那把鑰匙並與剛剛在駕駛身上發現的進行比較。雖然是一樣的材質,但大小有微妙的不同,估計不是拿來開車門的。

木野南加:不過我沒有調查

木野南加:不然你也可以調查一下(??

KP六子:沒有外傷

KP六子:如果是昏迷依據方面的檢查,要骰<醫學>

宮尾七瀨:又看了一眼列車長,超級小聲地自言自語,「好可憐,連句台詞都沒有。」過後又像沒事一樣拿了一個手電筒,打開來檢查功能是否正常。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一動也不動等著,等大家都離開才拿著駕駛室裡的手電筒跟上。

八十八:耶~

八十八:醫學w

八十八:那我w骰看看好了w

木野南加:這邊南加不會想太多

木野南加:車掌可能看到甚麼或者出了甚麼狀況(低血壓暈眩之類的)急煞

木野南加:她現在是這樣想的

KP六子:打開手電筒的電源之後,發出了強到刺眼的光線。看來是超有用的道具get呢。

宮尾七瀨:關上手電筒後,七瀨終於忍不住好奇心,一臉興奮的壓抑著情緒,摸了摸列車長的身體,試圖得到點線索。

宮尾七瀨://想骰醫學w

KP六子://宮尾請骰

宮尾七瀨:CC<=5 《醫學》

Cthulhu : (1D100<=5) → 9 → 失敗

八十八:七瀨:我好興奮R

八十八:噗

KP六子:哇

KP六子:差一點

KP六子:明明已經超低了wwww

KP六子:其餘乘客跟在開著手電筒燈光走在前方的畑中身後魚貫走出車廂。就在這時,一直沒有說話的穗乃香發出了囁嚅。

河北穗乃香:「⋯⋯外面好黑,穗乃香不想離開車子⋯⋯⋯⋯」

木野南加:「我也不想,但是那位畑中先生要帶我們到下一站,到了下一站你就可以回爺爺家,也可以聯絡妳媽媽了。」

河北穗乃香:「好⋯⋯⋯⋯」點了點頭。

八十八:我PC已經在奇怪的模式了

八十八:電波完全w

木野南加:我回頭會看見

木野南加:宮尾做奇怪的事嗎?

八十八:哪裡奇怪wwww

KP六子:雖然試著像名偵探O南試圖理解車掌的昏迷原因,但沒有在夏威夷的爸爸的你果然還是辦不到呢。但至少,感覺像是自體昏迷,不像是受到外部攻擊而導致的。

木野南加:啊,如果我對車掌急救會怎樣?

八十八:如果是奇怪的力量導致昏迷

八十八:不容易吧

八十八:或是直接失敗

KP六子:你可以試試,但八八說的事情極有可能發生(?)

木野南加:正準備下車,但她仍然不放心留下昏倒的車掌一人在車廂。

宮尾七瀨:七瀨歛起笑,深呼吸。她的腦內浮現的第一個想法是「老梗」,接下來是無限開展的各種遊戲劇情與結果性回憶。她還有點猶豫,然而眼下的情況又不像遊戲裡那樣單純,選項二挑一就是一翻兩瞪眼。

八十八:就這樣丟下窩W

木野南加:於是木野南加回頭,回到駕駛室裡。

木野南加:看見年輕女子還待在這裡,疑惑地問:「妳在做甚麼?」

KP六子:回來了,雅撒西ww

宮尾七瀨:「如果還有時間的考量,」她站在昏迷的列車長旁邊低聲碎念,「習慣上來說決定性的關鍵會在後面。」

木野南加:「......」

宮尾七瀨:「所以應該−−」講到一半,注意到跑回來的女性。七瀨瞬間停住,「沒什麼。」

木野南加:「借個位置。」

KP六子:(不同次元)

木野南加:「我不放心把車掌一個人留在這裡。」

木野南加:「我試看看能不能想辦法讓他醒過來。」

宮尾七瀨:「你要背他走?」一秒回應。

木野南加:「當然不是。」

宮尾七瀨:「還以為是傳說中的那種設定呢。」小聲的嘀咕,但不知道對方會不會聽見就是了。

木野南加:「不曉得他因為甚麼原因昏迷。」

木野南加:「看起來沒有外傷,應該不是剎車時撞昏的吧。」

木野南加:「也許是有些身體上的疾病,讓他陷入昏迷,而在昏厥前停下了列車。」

宮尾七瀨:「要我猜的話,」七瀨伸出一根食指,「超自然外力。」

木野南加:「如果是後者,留下他說不定會錯過甚麼急救機會。」木野南加把女子的話當耳邊風。

木野南加:蹲到車掌身邊。

宮尾七瀨:「你是護理師?」

木野南加:「不是,不過我的職業也有個師。」

木野南加:「急救是必修。」

宮尾七瀨:「真不錯。」客套的回應,眼神流連在駕駛的一堆按鈕上。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再次檢查車掌的狀況,並試著針對現有的認知施行急救。

宮尾七瀨:「我想,切斷電源。」看著前方的漆黑,「雖然真動起來也不能擋,總要降低其中一個可能。」

木野南加:CC<=40 《急救》

Cthulhu : (1D100<=40) → 21 → 成功

宮尾七瀨:安靜了一小陣子,七瀨繼續自言自語,「真的是很經典的人選,接下來。」偏頭看了看另外一人,「問題是選項有哪些,呢。」

KP六子:木野對著駕駛施以急救。儘管是施以正確的急救步驟,駕駛的狀況卻未見好轉跡象。

宮尾七瀨:七瀨轉身看向第一車廂,想知道剛剛的工作人員離開了沒。

KP六子:畑中竜也帶領著乘客走在前方,看起來已經離開了。

宮尾七瀨:「哦呀,走了嗎。」七瀨的語氣滿是驚訝,「看來車上沒有一定要清空的理由。」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將車掌扶正,以坐姿靠在車廂牆上。

木野南加:蹲在地上,手指按著嘴唇思考著。

木野南加:「總覺得哪裡有點奇怪。」

宮尾七瀨:「或是意志被控制,所以帶領一群祭品離開也不是不可能吧。」盯著車廂喃喃自語。

「−−−−−−這−−−−−−−−離−−−−−−−−−」

KP:就在這時,

KP:宛如電磁波在空中相撞般的電子雜訊從駕駛室中傳來。

KP:正確來說,是從儀表板的聯絡無線電中傳來。

宮尾七瀨:「哦靠。」七瀨一秒變臉,「強制場景切換?聲音引導方向?」嘴裡說著沒人能懂的東西。

「離⋯⋯⋯⋯⋯⋯開⋯⋯這⋯⋯⋯⋯⋯⋯裡⋯⋯⋯⋯⋯⋯」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迅速伸手,抓起無線電。

宮尾七瀨:七瀨立刻衝到無線電旁邊,「你說的這裡是哪裡,下一站?還是列車?」

KP:破碎地、無法辨識的聲音,像是乾渴喉嚨發出的嘶聲,從裡頭傳來。

木野南加:「喂?喂?請重複一次!」

「離⋯⋯⋯⋯⋯⋯開⋯⋯⋯⋯⋯⋯⋯⋯⋯⋯⋯⋯⋯⋯來、這⋯⋯⋯⋯⋯⋯⋯⋯⋯⋯⋯⋯⋯⋯」

KP:未能與另一頭取得聯繫,無線電的另一頭便失去了聲音,

KP:一時之間,駕駛室恢復了折磨人的寂靜。

宮尾七瀨:接著七瀨忽然明白了。「總之,快下車。」

宮尾七瀨:那是下一站的話,不能過去的情況,一般人會說「不要過來。」

宮尾七瀨:所以他肯定是指列車。絕對。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盯著無線電,有一股奇怪的情緒產生。

宮尾七瀨:「快走。」說完,七瀨就抓著手電筒走到列車門邊,用手裡的光照向外面。

木野南加:「對,妳說得沒錯,但是......」如果她隻身一人,那她絕對會留下來檢查儀表板以及整輛電車的供電狀況,還有無線電傳來的訊息。

木野南加:但是她不是一個人。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想起小女孩。

木野南加:這裡確實有蹊蹺,當她感到好奇她就想解開疑惑,她不怕危險。不過現在身邊有個不滿十歲的女孩,她不能因為自己的好奇心讓女孩受傷。

宮尾七瀨:「離開這裡,快來這。」試著唸出合理的句子,七瀨腦袋高速奔馳著,「點擊選單不可暫停。」

KP六子:手電筒光能讓妳看清自己所處位置周圍,然而,試著照向深處,就像是黑洞吞噬光線,迎向你們的只有未知的黑暗。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牽著女孩,正式踏入黑暗。

木野南加:南加是平民腦啊

木野南加:頂多危機處裡積極了一點

木野南加:畢竟是機師

宮尾七瀨:「放心,」七瀨笑了,跟上去,壓低後一句的音量,「下一站大約也不會是正常的車站。」

木野南加:宮尾真是有夠中二W

八十八:我家是遊戲腦w?

八十八:哪裡中二www

木野南加:是中二腦

木野南加:W

河北穗乃香:聽到宮尾說的話後,似乎更加緊張地抓緊了木野的手。

八十八:人家是看過大風大浪的遊戲實況主w

木野南加:虛擬的風浪W

KP六子:踏入黑暗後,你們沿著軌道前進了一段時間。

KP六子:但說是一段時間⋯⋯⋯⋯⋯⋯違和感逐漸向你們襲來,感覺走了很久完全沒有看到車站。

KP六子://請擲骰<靈感>或<導航>

宮尾七瀨:「照這情況,總之往下一站過去吧。」中間會有休息的小房間嗎,七瀨思考著。

宮尾七瀨:CC<=(16*5) 《INT×5》《靈感》

Cthulhu : (1D100<=80) → 96 → 失敗(房規大失敗)

木野南加:CC<=34 《導航》

Cthulhu : (1D100<=34) → 64 → 失敗

木野南加:有導航當然要丟一下

木野南加:大家一起

KP六子:www

八十八:來亂www

木野南加:失敗

KP六子:木野思考著,或許是因為徒步行走的關係,體感時間感受上比較久應該是正常的。

宮尾覺得照這個狀態繼續走下去的話,應該會有補給站的NPC吧。一邊這麼想著,妳絆到了一個物體,隨後跌倒在地。

宮尾七瀨:「哦啊。」她很快重新爬起,將光線移向物體。

宮尾七瀨:「是關鍵道具吧。」

KP六子://請擲骰觀察

宮尾七瀨:CC<=65 《觀察》

Cthulhu : (1D100<=65) → 96 → 失敗(房規大失敗)

木野南加:我也可以嗎

KP六子:可以

木野南加:聽到女子出聲,木野南加將手電筒照了過去。

木野南加:CC<=75 《觀察》

Cthulhu : (1D100<=75) → 91 → 失敗

木野南加:哇賽

木野南加:瞎

KP六子:你們

KP六子:我很難為(幹)

木野南加:太黑了啦

八十八:為什麼啊

八十八:不就個東西

木野南加:我沒有黑暗視覺

八十八:(茫然

KP六子:宮尾在移動手電筒時不小心失了手,將手電筒摔到地上,周圍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KP六子://宮尾的手電筒毀損

宮尾七瀨:看了地面一眼,七瀨從身上摸出手機,點開手電筒。

宮尾七瀨:「真是脆弱。」淡然的說著,「是使用次數極低的物品。」

宮尾七瀨:「總之先把手電筒收起來。」蹲下身收回手電筒的遺骸。

KP六子:木野將光線投向宮尾所在的地方,看見了⋯⋯⋯⋯一隻腳?

KP六子://給兩位一個機會重骰...

宮尾七瀨:CC<=65 《觀察》

Cthulhu : (1D100<=65) → 3 → スペシャル

KP六子:.............

KP六子:這什麼極端

木野南加:啊她就

木野南加:時下年輕人啊

八十八:是戲劇性的實況主ㄋ

木野南加:什麼手電筒啦

木野南加:摟爆

木野南加:手機不離身捏

木野南加:簡直像另一隻左手

八十八:24th的表示

木野南加:或左眼

八十八:不是第三隻手嗎?!

木野南加:我在想我要不要骰

木野南加:我就

木野南加:好啦骰吧都給機會了

木野南加:不要固執

木野南加:CC<=75 《觀察》

Cthulhu : (1D100<=75) → 49 → 成功

KP六子:將光線照相正確的位置之後,映入你們雙眼的⋯⋯⋯⋯⋯⋯⋯⋯是被蠶食後狀況悽慘的、殘破不堪的人類殘骸。

除此之外,宮尾還在殘骸周遭看見了,地上有無數個伏行而過的痕跡與拖行過的黏液。

看見人類遺骸的你們,SanC<1/1d6>

宮尾七瀨:1D100<=80

Cthulhu : (1D100<=80) → 15 → 成功

木野南加:1D100<=50 《SAN值檢定》

Cthulhu : (1D100<=50) → 23 → 成功

KP六子://宮尾 與 木野 兩人San值各-1

宮尾七瀨:「哇。」捧讀的聲音,「不能向前了,但是後面也回不去。」光線向上方照去,七瀨盯著上方,「說到底沒有選項的話還是太開放了吧。」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選擇在第一時間擋住小女孩的視線。

木野南加:沒有料到會看見這樣的景象,她的心臟顫了一下,心跳變得有些急促。

KP六子:宮尾向上照去,同樣地在洞穴上方看見爬行而過的痕跡。

KP六子://看見屍體的兩位,擲摋<靈感>

木野南加:1D100<=(17*5) 《INT×5》《靈感》

Cthulhu : (1D100<=85) → 20 → 成功

宮尾七瀨:「超級不妙。」摸了摸自己的頸側,「這時候前面通常是−−」說到一半停了一秒,「小BOSS之類的?」

宮尾七瀨:CC<=(16*5) 《INT×5》《靈感》

Cthulhu : (1D100<=80) → 83 → 失敗

宮尾七瀨:「是ARPG啊。」像是理解了什麼,七瀨下了結論。

八十八:七瀨拒絕接受現實資訊中(你的靈感還好ㄇ實況主

KP六子:木野看著屍體的那隻鞋子,突然想起,稍早在第一節車廂發出不滿之聲的乘客,穿著的就是這雙鞋子。

往散落周遭的遺骸看去,你發現⋯⋯周圍的,似乎都是之前經過車廂時,所看見的人們,穿著的物品。

KP六子:然而,並沒有看到類似捷運工作人員的屍體殘骸。

宮尾七瀨:「以合理的角度思考。」七瀨看向後側,「怎麼樣,要考慮往回嗎。」

河北穗乃香:「大姐姐?」對於遮住自己雙眼的木野,發出了疑問。

八十八:意志被控制,所以帶領一群祭品離開也不是不可能吧。(疑似變成這路線)

八十八:也就是說我們後面是正常的沒屍體吧

宮尾七瀨:七瀨看了一眼小女孩,又看了看後面。不知道她又在想什麼。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看看女孩,仍然敵不過自己的好奇心。「站在這裡別亂跑。」走過去查看黏液的顏色,並用裙擺的角角觸碰黏液。

木野南加:嗅了嗅那氣味。

宮尾七瀨:聽到另外一人的發言,七瀨忽然開口了,「說回來,我們取個代號吧。」

宮尾七瀨:她緊盯著原先一直無視的小女孩,「我的話,嗯,紅心?」

宮尾七瀨:「不怕真名被呼喚的風險,要報上真名也可以喔。」沒由來的補充。

KP六子:藉著燈光的照明,木野能看見黏液是半透明的綠色。沒有異味,又或者說味道難以形容。

用裙角沾上一點之後,牽起了粘稠的絲線,但看起來並沒有腐蝕性。至少對衣料沒有。

木野南加:木野南加蹲在地上,回應女子:「我不介意妳怎麼稱呼我。」

木野南加:她重新站起身回到女孩身邊,盡量不讓光線照射到殘骸上。

宮尾七瀨:「好冷淡啊。」七瀨看著小女孩,「不然就,保護者?不,保護師,就這個。」

宮尾七瀨:「未定數。」接著七瀨對小女孩取了代稱。

木野南加:「不然妳叫我機長吧,我的職業是一名機師,我更習慣人家這麼稱呼我。」

木野南加:面對女子慘不忍睹的取名品味,木野南加無奈地說。

河北穗乃香:「不公平,姐姐自己取的最好聽。」有些扭捏地回答。

宮尾七瀨:「往後的話雖然可能是個迴圈。」光線照向後方,七瀨一臉習慣,「或許觸發事件後會有什麼也說不定。」

どどんとふ:シークレットダイス

S1D100<=65 兩人的幸運平均值(會不會遭遇突發狀況ㄋ)

Cthulhu : (1D100<=65) → 93 → 失敗

KP六子:シークレットダイス(秘密骰)

KP六子://請兩人進行POW10對抗骰

木野南加:RES(10-10)

Cthulhu : (1d100<=50) → 71 → 失敗

宮尾七瀨:「要不,大中天?」說著自己笑了,「嗯,很好。」

宮尾七瀨:「開玩笑的。」七瀨笑了笑,「行,我叫『不公平』。滿意了吧。」

八十八:於是不公平、保護師、未定數

八十八:三人的冒險開始了(?!

宮尾七瀨:RES(16-10)

Cthulhu : (1d100<=80) → 70 → 成功

KP六子:在宮尾語音落下之際,你們突然感到一陣劇烈的頭痛。

KP六子:眼前突然一片漆黑的你們,一段時間之後,視野漸漸透漏出了光芒,彷彿星光從烏雲間冒出一般,慢慢地周圍的景色恢復了輪廓。

河北穗乃香:「大姐姐!」

KP六子:就在這時,你們聽見了,穗乃香驚恐的尖叫。

宮尾七瀨:「直接放在這裡,避免大量走路的設定。」七瀨喃喃念著,皺眉看向小女孩的方向。「不會吧。」

宮尾七瀨:下一秒轉向另一人的方向。「超不合格的設計。」稍顯蒼白的唇這樣說著。

KP六子:你們驚懼的發現⋯⋯木野的腳邊,攀上了宛如像巨大水蛭一般的詭異生物。

而木野則感覺,此刻,這生物似乎正⋯⋯⋯⋯吸取著妳的血液


來到小高潮點的拉線save (´Θω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