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臥在醫護中心的少女露出靦腆的笑容,嘿嘿......地笑出聲。

「追逐小貓怪的時候,一個不小心就......」

「啊、不過相機還是好的喔!」

嘟嘟握緊拳頭,然後又垂下肩膀。

「夏莉!這是我一生的請求......」

NO.11 金色的身影

抱著皮寶寶踏入山區,夏莉輕聲哼著歌。想起新認識的朋友談起小貓怪興高采烈的模樣,嘴角忍不住揚了起來。

「拍照啊......」

只是想拍張照,而不是想要收服。

目標是生態攝影師的嘟嘟,在這方面的堅持與身為訓練家的自己相當不同。

邂逅、別離,留下對方的身影,珍視地放進相冊中。

翻閱著一冊冊厚重的相本,嘟嘟炫耀的表情是那麼的可愛,

「可以好好說服小貓怪就好了呢。」

「PI~」

與蜥蜴王和皮寶寶相視一笑,夏莉又踏出一步。

此時,從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夏莉......小姐?」

夏莉回過頭,看見熟悉的身影先是眨了眨眼,然後下意識地笑了開來。

「啊~是好久不見的緋利斯君‧全新造型版!」

「午安!」

夏莉懷中的皮寶寶跟著舉起短短的小手,PI~地打招呼。

身旁的蜥蜴王微微頓了一下之後,禮貌性地點了點頭。

揮揮小手打著招呼的鳳蝶,仍然趴在緋利斯的頭頂上。

「咦?全新?」

「啊、這個……因為夏天到了想輕便一點所以…」

「我懂我懂~少女一年四季都要以不同的服裝亮相!」

「頭上的裝飾倒是始終如一的都是鳳蝶兒呢~鳳蝶兒也是好久不見了!越來越明媚動人了呢!」

--緋利斯。

這陣子以來,稍微有些不知道怎麼應對的名字。

並不是對對方的感情或看法上有什麼重大的改變,只是,對於該如何應對,感到有些困擾。

對那個孩子可以不假思索地用力抱緊--對於另一方,卻總想不到該怎麼說怎麼做比較好。

應該要送出的「恭喜」,最後彆扭彆扭地,一直躺在通訊器的草稿匣裡。

「不、這個……基本上我還是男性的…。」

 「話說回來,夏莉小姐有看見一隻伊布嗎?」

「所謂的少女是取決於心中的少女心的。」

「伊布的話......嗯,剛剛很有精神地以百米賽跑的速度衝過夏莉身邊了。」

「咦!!?」

「糟了……得快點找回那孩子才行…倒是夏莉小姐好像也在找東西的樣子?」

對話進行的很流暢。有些些不可思議地。

「--啊啦?很明顯嗎--從哪裡看出來的呀?」

「嗯~旅行的時候認識的朋友說,想跟金色小貓怪合影,但總是失敗的樣子。受她的委託來找看看的說。」

「金色的…‥小貓怪!?」

「有……金色的小貓怪嗎?像鈴音或蕾拉一樣的金色嗎?」

「朋友說雖然因為太快了看不太清楚......調查的結果確實應該是小貓怪的說!聽說很稀有嗎?她很興奮的感覺......」

「根據當事人證言,最初是看見金色的身影咻!地一聲就竄過去,好幾次都這樣。」

「在地點徘迴調查蒐集證物好多天,才確定了那個亮晶晶的身影是小貓怪......不過神秘的小貓怪總是來無影去無蹤的,讓她找的團團轉的樣子。」

「朋友上一次追一追,悲劇地扭到腳了,不方便上山來,剛好夏莉腳程比較快,所以就答應看能不能帶去給她拍拍照~了。」

   

「說起來,緋利斯君的眼睛閃亮亮的...跟嘟嘟談起小貓怪的樣子好像呀......」

說到小貓怪的時候,對方露出了非常興奮的神情。

稍稍、讓她想起了不久前嘟嘟那如出一轍的模樣。

都是對於PM的喜好非常坦率的人呢。

卡涅君喜歡的,也是這樣的地方嗎?

說起來,那些時候,因為覺得「不可能」,說不定是做了許多相當失禮的發言也說不定呢,對於卡涅君。

說起來好像應該道歉的,但不知為什麼,就跟那封簡訊送不出去一樣--對不起也是,不想說出的話語。

「那麼,既然在同一範圍的話要一起尋找嗎?我也想看看金色的小貓……不是,我是說多一個人一起找說不定就能兩全其美了。」

「因、因為好像很可愛……我是說!好像很特別的樣子!」

「小花都飄出來了呢......緋利斯君......」

對於她腦海裡轉轉的,這樣的想法一無所知,緋利斯君稍稍飄著小花地提議。

真是相當可愛呢。夏莉想。

假如是「今天遇到了緋利斯君,緋利斯君真的是個很可愛的人呢!」--這種訊息的話,似乎就能開心地送出去了。

為什麼呢?真是不可思議呢,友情這樣的事情。

 

「嗯、就一起找吧!伊布剛剛一路衝上山了,是要找朋友也說不定呢~」

「嗯、就這麼辦吧。」

對方,笑瞇瞇地說。


「說起來……似乎一直沒和夏莉小姐好好聊過呢,總覺得有些難得。」

走在山間小路中,對方突如其來地這麼說了。

她歪歪頭,又點點頭。

「嗯~回想起來好像是這樣呢。之前都在捉弄卡涅君跟捉弄卡涅君還有捉弄卡涅君......」

回想起來確實是這樣呢,不知不覺地。

那個時候......啊--那個時候真是相當開心呢。不太應該地,她這麼想。

雖然不知不覺間,那些事情也變成了--得用「那個時候」來稱呼的事了。

好久沒聯絡了呢。大概是從簡訊一直送不出去的......那個時候開始?

「不過跟卡涅君也是一陣子沒聯絡了。蜜月旅行一趟回來很多事情不知不覺就咻~地過去了呢。」

   

「呃!?原來夏莉小姐已經結婚了嗎?」

「真的恭喜夏莉小姐呢。」

「是的!跟我身旁這位蜥蜴王小莫里!雖然沒有舉行過正式婚禮,但我們已經是親友們公認的夫妻了!」

微笑牽起旁邊有些靦腆的蜥蜴王的手,她的視線有一瞬間飄到了鳳蝶身上,但又很自覺地別開。

有種不可思議的感覺。

稍稍、讓人不知道該怎麼辦地。

   

「他的話……似乎也沒有太大改變,不過最近好像很熱衷洋芋片就是了。」

「啊~偶爾會看到呢,相關的訊息!」

「嗯~表面上看起來沒什麼變,不過很多事情確實跟我出去前不同了......人生就是這樣的東西吧,一回神很多事情悄悄地就不一樣了。」

「想著這種時候要說什麼呢,不知不覺中時間又很快地過去了......現在也是、稍微在想著跟緋利斯君說什麼好呢,的感覺~」

於是,她忍不住將心中浮上的感嘆說了出來。

--出去晃個一圈回來,很多事情都不同了。

這樣的,稍稍讓人有些不知道該怎麼應對的,小小的感嘆。

不要說出來比較禮貌。

但世界上,就是會有些明知道「不要說比較好唷!」--還是會忍不住想說的事情呢。

   

「也是呢……。」

「說不定下次見面時,昂貴的蛋糕店也在一折特賣了。」

像是意識到了氣氛微妙的變化,緋利斯君轉換了話題。

啊、這樣比較好。她在心中這麼想。

新的話題,是個會讓人心情為之一亮的好話題。嗯!

「哇~是往那個方向去的話就太棒了!可以來開個美麗的下午茶會~」    

「哼哼~到時候,要用鮮奶油在卡涅君的臉上寫字的說!」

   

「其實我也是呢,看來自己還是不太健談的類型……。」

「用鮮奶油寫字啊……」

「感覺挺像聖誕節窗戶上都有的那種呢。」

「很有趣喔,就跟寫信一樣,偷偷把平常說不出來的話寫上去之類的!」

把說不出的話,開心地塗到臉上。

哎呀,這樣子一切就能解決了吧?

恭喜也好,笨蛋也好,通通塗到臉上去--之類的!

「--啊啦?」

   

想著想著,說著說著,歪了歪頭。

   

「剛剛好像有個--金金的東西跑過去了,是我的錯覺嗎?」

   

「?」緋利斯先是愣了幾秒。「咦咦咦咦咦咦咦--!!!?」然後叫了出來。

   

「哪、哪裡!?是前面嗎?還是左邊右邊--」

   

「往山洞的方向......我們輕手輕腳地偷偷跑過去看看吧?」

「嗯、嗯…」

世界上偶爾也會有這樣的事情吧。

回過神來的時候,解答已經在了。

回過神來時想找的東西就出現了。

不可思議卻又非常美好的--

這樣的世界。


「聽的到小貓怪的聲音......好像還有另一道PM的聲音?」

靠著山洞邊緣,將耳朵貼上去,可以聽見微微的吟叫聲。

其中一個是小貓怪,另一個是......

「山洞裡難道有什麼嗎…?倫琴貓之類的…」

--金色的倫琴貓之類的......

感受到倫琴貓真正的發音,夏莉眨了眨眼。

私心跑出來囉緋利斯君......

夏莉這麼想著,卻沒有說出來。

   

「花葉、能拜託妳潛入探查嗎?遇到危險時用麻痺粉就行了。」

   

「那麼就等花葉的結果了呢。」

微笑的緋利斯君,看起來非常期待。

拍起來的話就能跟卡涅君炫耀了,可惜沒有帶相機,哎呀。

一邊歪歪頭想著,一邊等待著花葉歸來。

過了好像短短的又似乎長長的時光,飄飄然的花葉自大冒險中歸來。

小小的手拿起樹枝,得意地--在沙地上畫出了,意味不明的塗鴉。

有些難以辨認的,PM看見的小小世界。

「啊~好懷念~」

家裡的孩子畫起圖來也是這樣呢。

--很久很久以前的小莫里,也是這樣呢。

「雖然很可愛,不過還是有點難以判斷呢……朵蜜拉,麻煩妳將花葉的想法傳達給大家吧!」

 

沙奈朵一把抱住了毽子花,將她剛才所見的記憶如幻象般展示在大家面前。

--一隻伊布,與金黃色的小貓怪。

   

蜥蜴王拿出紙筆,開始寫下字句......將PM的語言,轉換成了人類的語言。

"哼誰叫你當初要拋下我跟人類走啦!"

"沒關係沒有人類我們也可以活得很好,吃吃樹果--"

"......"

"打起精神來嘛......"

"你還有我啊......!"

「啊......是朋友啊.......。」

看著蜥蜴王的字句,她脫口而出。

   

「很努力地想讓伊布打起精神呢,小貓怪。」

確確實實,存在著的友情呢。

「會寫下人類文字的蜥蜴王嗎?好厲害……!」

「小莫里很努力地練習喔~」

聽見蜥蜴王被稱讚,稍稍、感到得意。

比自己被稱讚,還要更讓人開心。

「那孩子果然還是很難過呢……幸好有善解人意的朋友…」

「看來應該走進去沒問題了?」

然後,沉思的緋利斯君這麼說。

她點點頭。

「嗯、試著進去跟他們說話看看吧!」

   


走進後,她輕輕放下懷中的皮寶寶,皮寶寶蹦蹦跳跳地跑了進去。跟上的是一旁的蜥蜴王。

她則是站在稍稍有些距離的位置--因為不想給PM壓迫感,所以只是笑瞇瞇地看著皮寶寶有些自來熟(...)地跑向戒備的小貓怪,與沒有精神的伊布身旁。

身旁的緋利斯君,似乎是也擔心著會讓他們害怕,一同保持距離看著。

自來熟的皮寶寶一點也不介意小貓怪的戒備與伊布的沒有精神,搖搖晃晃地從蜥蜴王的手上接過背包,從中倒出了食物

抱著樹果,她又搖搖擺擺地跑向伊布,將一列樹果與零食展示在了伊布的面前。開始用皮寶寶語PI~PI~地介紹了起來。

   

(這個是和夏莉一起製作的小點心,這個是一起從其他訓練家那裡接過的糖果,說起來也好久了喔,但一直捨不得吃掉--)

   

說個不停的皮寶寶眉開眼笑。

伊布動了動鼻子,看起來像是想到了什麼....表情從原先的毫無反應,變成了懷念但卻有些哀傷的神情

--看起來,非常寂寞的樣子。

夏莉頓了一下,稍稍、感到有些苦惱。

但還在想的時候,身旁的緋利斯已經朝著孩子們走了過去--甚至無視了小貓怪的低吼,他輕輕地抱住了他們。

   

「沒事了喔,人類也是很溫暖的,就像這樣。」

緊張的小貓怪多少發出了些電流,伊布也情緒不穩地亂抓了起來。

鳳蝶也擔心且慌張地在上頭盤旋。但緋利斯卻只是緊緊擁著他們。

皮寶寶也擔心地看著緋利斯,蹦蹦跳跳地跟著伊布說著話。

原先一直保持沉默的蜥蜴王,也靜靜地用PM的語言開口了。

她看見,皮寶寶淚眼汪汪地看了看蜥蜴王,點點頭,開口輕輕地歌唱了起來。    

並不是使用催眠的能力.....而是想將某些心情寄宿在歌聲中,傳達給對方

在皮寶寶的歌聲中,似乎是被勾起了什麼回憶的伊布漸漸沉靜了下來。

夏莉輕輕吁出一口氣。

--啊、是這樣的啊。其實是、很簡單的事情......

只要傳達出自己的心情就好了。

傳達、理解。人與人之間,PM與PM之間......人與PM之間。

把內心的話語,心情,傳達出去。

就像她一直相信的那樣。

「......很想念某個人的時候,沮喪的什麼事情也不想做,這樣的心情我也是知道的喔。」

回想起那個時候的心情。

想起媽媽的時候,仰望天空的時候--

   

「想到或許沒辦法在見到面了,就會覺得連呼吸都沒辦法了呢~偶爾也會湧現這樣的心情。」

   

「......不過,這種時候,如果有每個人願意讓我輕輕抱住,也願意輕輕抱住我的話,那種寂寞的像是快要死掉的心情,就會不知不覺地平復下來呢。」

然後,輕輕抱住小莫里的時候,那種從胸口逐漸暖到全身的感覺。

像是能讓人跨越克服一切。

   

「......很溫暖、不是嗎?現在這種被擁抱的感覺。」

「現在抱住你的訓練家呀,是個很溫柔的人喔。而且還是個正在旅行中的訓練家!你看,他這麼想幫你......試著接受他的幫忙如何呢?」

「說不定你在等待的那個人,就在這個訓練家...旅行的下一站等著你呢!有些時候、也會有這樣的事情嘛~」

「或是或許我們可以拍張照,發發傳單......不久前有個豪力也曾經用這種方式跟老奶奶連絡上過!前人的經驗、是可靠的!」

可以的吧。

她想、他們能夠辦到的--眼前的這個人,能夠辦到的。

因為,他談起PM的神情,是那麼地興奮並且美麗。

   

「夏莉小姐……。」

「一起去找吧?對你來說很重要的那個人。」

   

允諾了的伊布,輕輕蹭了蹭身旁沉下臉的小貓怪。

         

「伊布也在說著想和你一起呢。」

聽見緋利斯的話,覺得心情整個開朗了起來的夏莉,笑著歪頭看向小貓怪。

   

「伊布要踏上美好的旅行了!身為最好的朋友,小貓怪不加緊跟上嗎~」

   

「啊、不過夏莉小姐的任務……。」

   

「等等大家一起去跟嘟嘟照個相...順便做做傳單,我想就可以解決了吧。」

「可以幫上伊布跟小貓怪的忙,嘟嘟也會很開心的!而且還能照相照相~」

   

「看來會是張很值得紀念的照片呢~」

--將現在心中滿溢的美好情感,表現在臉上,然後照下來。

所謂的相片,就是這樣的東西呢。

用拍下的照片製作好尋人傳單,夏莉又拿出通訊器,開始編輯另一張特別版。

照片中的緋利斯與自己靠得很近。

夏莉哼著歌,將兩人周圍畫上了一個大大的愛心記號。然後在右下角寫下字句。

          「羨慕嗎?嘿嘿~」

大大的炫耀字句下面,又寫下小小的話語。

「PS. 雖然有點遲了,不過,恭喜你!不過、卡涅君是大笨蛋!

   下次見面,站好讓我捏臉的說!」

最後,按下按鍵。

將編輯好的特別版,傳給曾經常常通訊的那個號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