鄰國,有國會要佔領嗎?
代議制度改良全球搜尋


咱們這有女生若干男生若干可以送過去支援。如果你們想跳過佔領國會這一步,可以參與代議制度改良!

太陽花學運佔領國會,要求「反黑箱」、「退回服貿協議」,廣獲支持。學生一進去就把立法院匾額拆了,此舉冥冥中指出了問題所在。身為台灣科技、製造業的一份子,我覺得更好的辦法是從設計源頭改善流程,讓正常的運作順暢,平靜中順順地做出好品質,而不僅滿足於抓問題、等別人解問題還兇巴巴。我們一方面讚賞有功人士,另一方面也得留意那做法本身如果是落在尾巴上,則須知其將費力且獲利不多。

幾百年前沒有網路、百姓大多數未受教育,那種情況下設計出來的代議制度沿用到現在,這對嗎? 立委只要一次選上了就全面代表你若干年,這樣對嗎?

略加改良看看,例如眼前這個「服貿協議」案例,民意代表必須針對各項法案逐一公開陳述己見,逐一爭取選民支持。然後選民根據自己判斷上網花五分鐘通過認證後,只針對這個法案,託付自己的一票給這個民意代表,因此每位代表針對個別法案的代表權重不同。 這只是一個充滿折衷色彩的方案之一,但可用來說明更好的辦法在科技發達、民智大開的台灣是有機會的。

今晚聽完趙少康在 TVBS 主持的兩小時電視辯論。趙前委員提到,既然國會被和平佔領,表示百姓不信任國會,那麼如憲本來就該解散改選,雙方皆曰當然當然。一聽「改選」我心頭一震,立法院解散最好就乾脆不必再依同一套代議制度改選了。 但讀了一天文章下來,真的是越用功越不敢亂講。很複雜,我只能舉例:隨便寫一支大一點的程式也會碰到這個樣的問題,如果你只談一個片面,很簡單,沒人說你不對;但是到了整合測試往往就得七折八扣,到處妥協。

國家機器越養越胖,民意機構不但把不了關還從中自肥,這是一端,全民不耐已久,非服貿、黑箱這等小事可以永遠轉移焦點。一票一票選出來的人物絕非無能之輩或妖魔鬼怪,有這種想法才奇怪,這是另一端。這兩端要同時擺進心裡同時看見,而非厭惡前者就抹煞後者不把他們當有用的人看;或者黑白掛勾有一點利用價值就對前者一直姑息下去,欲待何時?

結論:想改「代議制度」的人本來就不少,如今更多。我們的立法委員沒有一個是等閒之輩,只憑媒體的印象不對。所以像個「主人翁」的做法就是請本屆立委幫大家擬個方案上來看看,他們才是專家。

~ The END ~

======  草稿 ignore me =========

To do items:

  1. 查全球學術界對改良代議制度的研究現況 => 動民主 2.0 設計概念 - 相關系統超級比一比 g0v 已經在做了! => g0v 已經有一堆蒐集,甚至已經動過手了。
  2. 詢問現、歷任立委、各級民意代表對改良代議制度的看法,甚至邀請參與、指導。
  3. 現、卸任政治家的看法,甚至邀請參與、指導。
  4. 台灣科技界的實力可以提供過程中的安全、便利、即時到什麼程度?開發好的系統,將來可以外銷全球民主國家,商機呀!
  5. 社會賢達、意見領袖、一般百姓的意見
  6. 把某改良方案實施後的未來台灣拍成電影,有作弊、有正義、有純真的慒憬、有卑鄙算計、有兩岸三地錯綜複雜的視角。上 Kickstarter 集資,未拍先轟動。各種不同選擇方案可以拍成 n 部電影,自成一派。很可能都是爛電影,偏偏就是賣座,很好,我們就喜歡醬!
  7. 請研究機構、民運、學運團體投入研究電子民意系統。
  8. 從趙少康在 TVBS 主持的電視辯論看來,林飛帆是真的認位衝進行政院的人士被打破頭是警察的暴力鎮壓。經書上讀不懂的,竟然是真的,而且如此清楚明白。
  9. 讚美學生好的一面就夠了,不對的一面本身的重量就已經壓得他們受不了了。這是任何人不斷尋求支持,不斷確認自己的正當性,人數,得原因。
  10. 讓立委賠償,不到兩百萬搞定。整齣鬧劇的神隨盡在其中。
  11. 大陸同胞要的是你的生活方式,再多前他都願意。不容賤賣。
  12. LiquidFeedback 做成「訂便當」網站,供國人天天演練現代化的民主程序。
  13. 出錢或籌錢請人翻譯 Wikipedia 的 LiquidFeedback 相關詞條。
  14. 校園裡投票選各種幹事不是應該先試用 LiquidFeedback 嘛? 台灣綠黨有在研究。
  15. 這篇有深入  委任投票運作原理 
  16. 「流動式民主」海盜黨的民主實驗。評:要驅散抗議人潮最快的方法就是把立院裡堆積如山的待審法案交給抗議的群眾「直審」。照他們的講法,立院的工作都是鬼混的,既然如此,不如這麼做說不定更好。消息一出、開始討論如何進行、一直到開會審理,沒多久就跑光光了。做事是很煩的,不比抗議。
  17. 直接民主在當今世界有先例,瑞士就是。
  18. 在 Wikipedia 上出錢找人翻譯,提供 LiquidFeedback 相關條目。
  19. 構想舉辦「LFB 象棋比賽」,讓國中、高中、或大專院學校自己想辦法,進行班際比賽。規則就是「團體對團體,協議時間,只比一盤」。因為產生著手的過程要花時間,所以協議每著手的時間是 LFB 比賽的特色。誰能在最短時間內產生最好的著手,誰就有機會贏。產生決策的方法可由一人代表制、多人代表制、、一直到直接民主制,透過公平的比賽,看到底誰贏。有一天,希望能產生打敗「Deep blue」的群體決策方法。


Forum @  http://groups.google.com.tw/d/forum/representv2

現有的網路民意系統

Normal text

訪談

美國之音 http://www.voafanti.com/gate/big5/www.voachinese.com/media/video/1881420.html 

2014.03.28. 年代新聞台 新聞面對面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xejyr--M

創作歌曲

太陽花學運 創作歌曲:http://youtu.be/iV8JDbtXZm4 99分!只有以受害者自居的小部分歌詞要扣一小分。我們是與意見不同的人平起平坐的台灣公民,不是可憐的受害者,這才是民主。

Heading1

Normal text

Heading1

Normal text

Heading1

Normal text

研究 LiquidFeedback 系統

Get in touch

FlexiGuided GmbH

Johannisstr. 12

10117 Berlin

Germany

Berlin +49 30 9789 4550

Los Angeles +1 (323) 205-5543

sales@liquidfeedback.com

We appreciate your business.

Investor relations:

Send your inquiry to investors@liquidfeedback.com or give us a call.

Additional information according to german law (TMG):

Geschäftsführer/CEO: Jürgen Axel Kistner, Andreas Nitsche

Registergericht/registered at: Amtsgericht Berlin-Charlottenburg

Registernummer/register number: HRB 97488 B

USt-IdNr./VAT ID: DE814439999

Hello,

I am so glad to know about your service: LiquidFeedback. I am from Taiwan, our students are now in a protest for a controversial international trading contract with China and they've took over the parliament for over 10 days.

Assume that the protest can be ended by a voting under a certain agreement anyway. Is LiquidFeedback capable enough to allow about 10M citizen to vote on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