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守|現代篇:榭寄生、詛咒、嚴以律己】

叮叮噹、叮叮噹——

時值聖誕節前夕,五顏六色的燈泡燦爛奪目,各種版本的聖誕樂曲響徹夜空;張燈結綵的商店街與天上銀河相互輝映,洋溢著歡騰氣氛。

伊澤幸佇立在人來人往的廣場一隅,即使穿了低調的墨黑軍服款式大衣,出眾的外觀仍然讓他為人所側目。他抬眼望向廣場中央的巨大時鐘,約了飯局的對象已經遲到二十分鐘,但他臉上卻毫無任何不滿。反正他有的是「時間」。

「伊澤先生——」

隔著一條街的距離,傳來模糊而倉促的呼喊。夏目守身穿一襲典雅不失俏皮的粉白洋裝,披著柔軟蓬鬆的圍巾;同時將藍髮紮成馬尾,綴以紫紅髮飾。看得出來為了今天精心打扮過,然而此刻卻一臉焦急地等著紅綠燈變換號誌。

「呼……呼……對不起,讓您久等了。」剛趕過來的夏目氣喘吁吁,按著胸口平撫氣息,解釋道,「我本來已經跟人調好班了,可是前輩臨時有事,所以被叫回去局裡處理事情。」

「沒關係,想必是很要緊的急事吧。都處理好了嗎?」伊澤幸體貼地道。

夏目乾笑數聲,不擅長撒謊的她習慣性地撫摸髮尾。「嗯……是啊。一樁小竊案而已,已經沒問題了。」

伊澤淡淡一笑,沒有戳破她的謊言。「瞧妳匆忙的,連衣服都沒換就趕來了?有點氣味喔。」

「咦?很明顯嗎?」夏目一愣,臉上閃過驚慌。

她自警校畢業後,由於特殊天賦而被分發到隸屬東京都警視廳搜查一課——對妖異特殊警備組。剛才的案發現場被害者死狀格外慘烈,有好幾名新進菜鳥忍不住到一旁大吐特吐。她雖然冷靜從容地處理完畢,也和被害者遺體保持距離,避免沾上任何不潔之物,但氣味這一項向來十分棘手,即使將衣物送洗也很難完整去除。

「嗯……讓我猜猜看……」伊澤幸輕摸下巴,赭紅雙眸打量著夏目全身上下,繞著她走了一圈,開口笑問,「……跟書店有關?」

夏目心臟差點沒有停止跳動,伊澤將她的表情變化全看在眼裡,格外享受捉弄她的時刻。

「唔?嗯……啊,對,失主是一間小書店的老闆,最近常常……常常有書本被偷。」她支吾其詞,臨時亂編了一個不存在的案件。

「別這麼緊張,我開玩笑的。」伊澤湊近,彼此距離近得只要夏目一抬頭,就會擦過他的嘴唇。禮貌性地讚美道,「妳今天用了山茶花的香水吧?跟妳的服裝很匹配。」

「啊、謝謝。」夏目緊張得微微後退,心臟跳得比剛才還要劇烈,「真的……很不好意思,讓伊澤先生您等了這麼久,我們邊走邊聊吧?」

伊澤輕頷首,兩人並肩行走著,加入商店街的擁擠人潮之中。伊澤不著痕跡地攬過夏目的肩膀,避免兩人被人潮推擠走散。

「是這樣的,我有個女同事最近生日快到了,我想夏目小姐對女孩子喜歡的物品會比較清楚,找妳一起來選購也比較不顯得奇怪。」伊澤解說道,「妳有什麼好點子嗎?啊,當然,不必考慮金額。」

「同事……」夏目無法不在意肩上傳來的熱度,搓著手取暖分散注意力,「是伊澤先生心儀的對象嗎?」

伊澤輕聲失笑,「這樣對她太失禮了呢,對方已經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了唷。」

夏目不知為何心中放下了一塊大石,擠出微笑,「那……我想,送些跟孩子相關的用品也不錯……」

兩人逛過一間又一間的店面,原本單純為了挑選禮物而來,卻演變得像是在約會一般。他們選定好禮品,是四組企鵝家族造型的手工木雕,附有照明和保暖效用。經過一間咖啡店時,伊澤停下了腳步。

「夏目小姐喝咖啡嗎?」

「完全沒有甜味的不太行。」夏目面露苦色。

「我知道了,請在這裡等我一下。」伊澤微微欠身,走進人滿為患的店裡,沒多久便捧著兩杯熱飲出來。

夏目接過杯子,心頭一暖,甜甜的香氣四散,「是可可!真是謝謝你。」

「這樣就暖和了吧。」伊澤微笑。

他們繼續漫步至商店街末端的休息區,此區中央矗立著以雪花結晶構築而成的水藍聖誕樹,頂端垂掛銀色樹枝交織成的環形飾品,鮮艷燈泡纏繞其中規律地閃爍。許多情侶或家庭喜歡駐足在此拍照。

越是接近深夜,氣溫越發寒冷。夏目抬首仰望,幾乎看不見聖誕樹的頂端。

「哇……這是……榭寄生?沒想到這麼大一個。」

伊澤啜飲著熱咖啡,蒸氣騰騰模糊了視線,「妳聽過那個傳說嗎?在榭寄生下接吻的情侶,會得到相守一輩子的祝福。」

夏目訝然望向伊澤,「這哪是祝福?根本是詛咒吧!要是藉著這一吻草率決定了共度終生的對象,不是太悲哀了嗎?以後就算發現合不來也無法分開。」

伊澤獃住,「詛咒?我第一次聽到有人這麼形容,夏目小姐的見解真有趣,看來在情感方面妳是個嚴以律己的人?」

「這是在說我無趣嗎?」夏目嘟嚷道,捧著紙杯感受熱飲的溫度,「我只是不認為這種形式上的祝福會有任何實質幫助……幸福是要自己爭取的吧?想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如果自身不努力的話,就算在榭寄生下接吻再多次,也是徒勞無功。嘛……好啦,心理上的加持也許有助於情感增溫吧。」

「我倒是不介意和妳一起被詛咒呢。」

伊澤將空紙杯拋進垃圾桶,低沉嗓音越過周圍人群的交談嘻笑聲,敲進了夏目心中。

夏目今天第二次愣住。

「啊哈哈,伊澤先生真是的,對其他女生也許行得通,但這招對我沒用哦。」她連忙打哈哈帶過,掩飾開始失控的心跳聲,還差點被可可嗆到。「咳……時間不早了,我們——」

「這話我只對妳說。」

伊澤大掌拂過夏目頰側,咖啡香氣撲鼻而來,冰冷觸感貼上頸項肌膚,夏目一陣哆嗦。她碰觸垂在胸口的物體——是她剛剛在禮品店不過多看了兩眼的繁花銀紅項鍊。

他蜻蜓點水地在夏目的頰側落下一吻。

「聖誕節快樂。」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