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皆本滿|日常篇:麻糬】        ◎出處

午後陽光穿過窗戶灑在木造地板上,為歷史悠久的十紋軍寮增添一絲古樸溫馨氛圍。

皆本剛結束今日巡邏職務,回到宿舍打算歇息一會,卻陡然被身後的聲音給叫住——是名面生的二等兵,一手各提著五個漆黑食盒。

「皆本伍長,來來來,幫我拿一下這個,哎,放心啦,不會咬您的,拿啦拿啦拿啦!」

甚少被人這番強迫推銷的皆本頓了頓,「這是?」

二等兵騰出手,打開盒蓋黑漆木製食盒裡擺放著精緻小巧的兔形麻糬,共有黑、藍、紅、綠四種顏色。

「稍早有人給軍寮送來了這些甜麻糬,數量頗多,長官吩咐我將多餘的麻糬分送完畢,這一盒您就拿去吧!」

皆本露出噎到般的表情,「呃、不……我對甜食有點……」

「耶?皆本伍長不吃啊?那就送給別人吃啦!掰囉!」不知名的二等兵拎起剩餘的九個食盒,輕快跑開。

捧著食盒的皆本,苦思著要如何處置這盒麻糬。驀地一道清脆跫音出現在轉角,接著墨紫色長髮映入眼簾。

「白琥准尉。」皆本主動出聲。

白琥注意到他手上的精緻食盒,彎唇一笑,「怎麼捧著食盒杵在這?中午沒用膳嗎?」

「這是他人分送的麻糬,不過數量有些多,我一人吃不完,要不白琥准尉拿一個去吃吧?」

「對哦,你不吃甜食的。那我就幫你解決一個吧。」

白琥接過食盒打開蓋子,脫下手套,挑起翠綠麻糬兔兒,張口一嘴將小巧小兔嚼食吞下,微苦的濃郁抹茶香氣在嘴中擴散開來。一股熟悉的術法能量在體內流竄開來,他反射性地將食盒擱在一旁矮几上,抓住皆本臂膀。

「……准尉?」皆本對突然拉近的距離感到困惑和緊張。白琥沒回答,將他的手臂往下壓,接著轉身彎背使力——砰!賞了措手不及的皆本一記結實的過肩摔,整個動作一氣呵成。

「嗯……奇怪?」

白琥看著自己的掌心,再看向倒在地上呻吟的皆本,視線最後落在剩餘的麻糬上,頓時對這一切瞭然於心。看皆本的反應並不知情,反而成了第一個受害者。他笑著搖頭,伸出手將皆本拉起。「沒事吧?」

「無恙。」早就習慣了。皆本在心中咕噥道,揉著發疼的後腦。這三年來他對自己的照顧從沒少過,這次還算輕微了。

「麻糬挺有嚼勁的,你不妨也試試。」白琥真誠推薦道。他非常期待自己「疼愛」的下屬出糗的模樣。

「……還是饒了我吧。」

***

皆本在軍寮內轉了轉,他的朋友不多,卻泰半面露難色地聲稱已經吃過。他只好捧著食盒走出宿舍,恰好路上碰見夏目,便分給她一枚藍梅麻糬。這樣一來,食盒內便只剩下紅豆和芝麻口味。

他思忖半晌,邁開腳步,朝「月暈食堂」走去。老闆娘是個喜歡料理的人,應該不會拒絕麻糬吧?就算吃不完,也可以分送給客人。

月暈食堂坐落在城郊的柳樹旁,由於地處偏僻,平時的食客並不多。他掀開染印著「月暈」二字的布帘,踏入店內。

「歡迎光臨。」少女般青嫩嬌脆的聲音招呼著。

身為老闆娘、卻意外年輕的風無將烏黑長髮盤在腦後,幾綹髮絲貼著細頸曲線垂落,淺藍色和服袖子以繩繫在肩上,以便進行料理工作。

店內的擺設很簡單,幾張四人座木桌和長椅,靠近料理臺附近也有一排座位,店裡隨處可見充滿老闆娘個人品味的收藏品,令人想起故鄉的家常菜氣息圍繞充斥著室內。

此時並沒有其他客人,風無為他奉上熱茶,不禁數落起來,「嘖,總是三天兩頭就往我這跑,你沒有其他朋友嗎?」

被戳中痛處的皆本嘴角一抽,將披風解下,「隨緣吧。先不說這個,我帶了點心來給妳。」

「做工真巧,兔子形狀維妙維肖的,煞是惹人憐愛呢。」風無微微驚嘆道。

「喜歡的話,兩枚都給妳吧。我不吃甜食的。」

「那我就收下啦,謝謝你!」風無喜孜孜地接過食盒,選了玄黑色的芝麻麻糬,捧在手上端視好久,喃喃著「皆本應該沒問題吧?」一邊咬下柔軟綿密的第一口。芝麻香霎時席捲味蕾,她捧頰露出幸福的微笑,「雖然會……不過果然還是很好吃啊。」

「方才風無小姐有提到我的名字嗎?」

「嘻嘻……嘻嘻……」

他險些被茶嗆道,「風、風無小姐……?」

「呵呵、噗哧……呵呵!」

「我說了什麼好笑的笑話嗎?」

雖然風無外貌如花樣少女,舉手投足間卻充滿著與外表不符的堅韌,處事態度圓滑老練,甚少見她在食堂裡有過失態的時刻。然而此時卻樂不可支地笑著,令皆本感到匪夷所思,他想起方才白琥的異常舉動,後知後覺地發現這盒麻糬問題不小。

「咯咯……我……呵呵……停不下、嘻嘻。」風無掩嘴笑得肩頭不停顫動,抱著腹部,笑得彎下了腰。「拿……呵呵……窗戶旁邊……抽屜裡……呵呵……藥來!」

「抽屜……?」聽見風無的指示,他趕忙從她口中的抽屜裡翻找著,總算找到一只繪有豔紅螺紋的小瓷瓶。倒出僅存的一顆藥丸,遞給風無。

「呼……噗哧……呵……」風無服下藥後,笑聲間歇。

她斂起笑意,涼涼地開口,「我沒想到,你竟然敢算計我啊。」

「風無小姐,我真的不知道這個麻糬有這種作用……真的,請妳相信我。」皆本慌忙解釋道,垂下頭,「但我沒有發覺這其中有詐,確實難辭其咎。真的非常抱歉。不管妳提出什麼要求或懲處,我都會接受。」

風無面無表情地按著桌面,和皆本對上視線。後者臉上盡是歉意和自責之色,卻沒有閃避。

沉默持續不到三十秒,風無便打破這凝重氛圍。

「噗……過於認真,這一點皆本君還真是始終如一、沒有改變啊。」

「風無小姐……?」

風無單手托著頰,另一手將僅存的紅豆麻糬推到皆本面前,俏皮地眨了眨眼,「作為讓我失態的懲處,這樣公平吧?」

「……」皆本沉默半晌,心中縱有許多言語思緒,最後還是化為一聲輕嘆。「我知道了。」

他從食盒內取出雪白麻糬,兔耳上綴著醒目的赭紅色澤。他皺起眉,壯士斷腕般地吃下紅豆麻糬。比想像中還要淡的甜味自喉頭擴散開來,他倉促地咀嚼幾口便喝茶嚥下,讓麻糬滑入胃袋。

「沒想到你真的無法接受甜點。」風無笑道,一邊等待麻糬的副作用發生。

皆本的身軀慢慢傾斜,他瞪大雙眼,想控制軀體卻無法辦到,咚地一聲頹倒在桌上。

「……抱歉……我無法控制身體……」看來至少嘴巴還是能動,不過這模樣真是狼狽極了。

「哎呀呀,原來是這種效果,這下傷腦筋了。」

風無走出料理臺,在皆本身旁坐下,雙手輕扶著他的身軀,讓他慢慢枕在膝上。皆本渾身輕震。

「風無小……」

「噓。」

風無纖細指掌輕撫著米褐色的柔軟捲髮,輕輕哼起歌來。冰涼微風拂過,吹熄了門外代表營業中的燈籠。

皆本起初僵硬得不知如何是好,好半晌才隨著歌聲漸漸鬆懈下來。在月暈中度過了一個下午,而這段時間離奇地沒有任何客人來訪。

……偶爾吃些甜食,似乎也不錯。

《完》

--

單純放閃的一篇XDDDD 順便讓幾個角色簡單登場www

夏目的部份因為劇情跟皆本無關所以之後會獨立出來寫XD 四個麻糬都吃到了ww

最後還是有順利趕在門禁前回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