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權干涉》試閱

儘管關係確定了,兩人之間不安定的因子猶在。

不曾說出口的話語、無法解讀的飄移目光……

究竟、是誰先背叛了誰?

手牽著手,溫暖也不見得能傳遞;距離越近,感覺反而更若即若離。

然而當兩人體認到這個瓶頸,正準備各退一步等待下一個契機……

赤司他……殺人了?!

他沒有辦法接受這種結果。

眼前的男人,泯滅人性又貪婪好色、為了金錢與女人而不顧他人死活,縱使不是直接殺害、也間接害死了不知多少條人命、更不知害多少家庭破碎,然而那些無辜的受害者所流下的眼淚與鮮血全都被他轉換成金錢放入了自己口袋。將享樂建築在對他人的傷害上,卻絲毫不見悔改之心,甚至幸災樂禍地嘲笑那群被害者。

他絕不會接受。

泣聲、爭執、怒吼、打罵,那些聲音似乎仍在他耳邊徘徊不去。他不願回想,但那景象就是一幕幕地反覆出現,在夢中、在腦海、在視線內、與其他受害者痛苦的景象相疊。

驅散不掉的陰暗至今仍纏身,那時期的黑暗已注定成為他一輩子癒合不了的傷疤,每每令他驚醒的夢魘中那一張張哭泣的痛苦臉龐是永遠的痛,再再提醒著他眼前的男人是多麼罪大惡極。

他絕不會原諒。

那許許多多殘破的家庭和粉碎的心靈也許永遠無法復原,造成的傷害再怎麼彌補與修復也回不到從前,那道傷痕會永遠存在、且始終辣燙燙得鮮明,然而身為這一切的始作俑者卻能完好如初毫無負擔地繼續過他的生活,用那些由痛苦與傷害壓榨出的金錢恣意玩樂,並以勝者般的姿態嘲弄所有無辜的犧牲品。

他絕不會允許。

儘管他清楚地明白、自己現在做的事情也……

恍惚中,他猛地被一聲慘嚎嚇回神。

接著進入他視線內的,便是一地刺眼又令人不悅的鮮紅。

那個罪大惡極的男人,在他眼前,倒在了血泊之中,再也不會傷害別人、再也不能數鈔票、再也不能飲酒作樂、再也不能開口用自豪的語氣向美麗的女子們誇耀自己「賺錢」的容易。

──這個男人、再也不會動了。

當下,他只覺得可惜。

……這樣乾脆俐落的死法也太便宜這個男人了。

他甚至懊惱到無暇理會某個無意間拐進了這死巷中的年輕女性見到這番慘狀後淒厲的尖叫,只是嘆著氣、撿起了落在地上的小刀。

「赤司君──」

「住口,我知道你要問什麼……」

「──如果我說我沒有做,你相信嗎、哲也?」

「我相信。」

「因為如果是赤司君的話才不會留下任何痕跡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