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守|日常篇:麻糬(續)】 ◎出處

「多虧了皆本伍長,巡邏時不怕餓肚子了——」

夏目將藍莓麻糬以油紙包好揣在懷裡,喜孜孜地依照今日分配的區域開始巡邏。此區為帝都的商業鬧區之一,種類以柴米油鹽醬醋茶等食材原料為主。對外開港通商後,從海外傳進了許多稀奇古怪的辛香料,連帶促進了這一帶的商業發展,人潮熙來壤往,好不熱鬧。

雖然隸屬「十紋」——由陰陽寮和軍方協議後增設的特殊機關——然而在一般平民眼中,她的身份依然和普通軍官別無二致。白天維護帝都治安秩序,入夜則配上降妖武器,斬殺作亂為惡的怪異妖物。

驀地一波人潮向夏目湧來,她來不及避開,嬌小身軀瞬間被埋沒在人群中,推擠過程中好幾次被人踩到腳撞到頭,費了一番功夫才鑽出來。

「呼……真是,撞到人也不道歉呀。」夏目揉揉肩膀,正要繼續巡邏,前方傳來唯唯諾諾的說話聲。

「那個……軍官大人,不好意思,小的有些事情想勞煩大人,不知道您現在是否有空,借一步說話?」

將夏目攔下的是一名打扮樸素的中年男子,輕搓著雙手以減輕和軍人對話的緊張。夏目暖暖一笑,「別客氣,你請說吧!」

「是這樣的……」男子娓娓道來,「近來小的店面時常有商品失竊,經過打聽,附近商家也有相同狀況。即使報官了也遲遲未有動靜,損失越來越大,這才會失禮地直接找上您。」

「哦,原來是這樣,沒問題!包在我身上吧,我會幫你處理的,請問遭竊的是哪幾間店面?」

「真是非常感謝大人,小的這就立刻為您帶路。」

黑髮男子蹲鋸在屋瓦上,居高臨下俯視著街道。頭戴黑色鳥嘴面具,僅露出薄唇;身穿山伏裝束,一對玄黑羽翅斂在背後,彰顯他非人的身份。

他看了眼剛才撞及少女時順手摸走的油紙包,白皙柔嫩的兔形麻糬擱在中央。他彎唇一笑,調侃道,「熱心到連東西掉了都沒發覺啊。」

男子鬆手讓油紙隨風飛向空中,品嚐著藍莓內餡的酸甜,蹙眉,「嘖,人類的食物還是一樣甜膩。」

他起身,準備追蹤夏目的動向,卻渾身一震,步履蹣跚,險些從屋頂滑落,他勉強攀住一塊磚瓦,咬牙切齒道,「這麻糬……!」

結束針對遭竊店面的訪查後,夏目一邊在腦中盤算著解決的方法,肚子忽地傳出咕咕聲響。她想起藍莓麻糬,身上卻遍尋不著麻糬的蹤影。

「咦?我的麻糬怎麼不見了?啊……該不會是剛剛被人群撞掉了吧?嗚,好可惜……回去再問問看有沒有多的麻糬好了……」

夏目垂頭喪氣,為了儘快回到十紋機關而選擇走捷徑,進入一片樹林。上方一道黑影霍然壟罩下來,和她撞個正著。「咿!」

她跌坐在樹葉堆裡,一時之間塵霧四起,咳咳數聲,總算看清掉下來的物體全貌——是一隻她叫不出名字的烏黑鳥禽,斜躺在草堆中撲撲拍打著翅膀,卻不見飛起或移動的跡象。

「受傷了嗎?」

心軟的夏目無法坐視不管,她謹慎地靠近黑鳥,嘗試性地伸手到面前。黑鳥歪頭注視她的掌心,沒有排斥反應、亦沒有以鳥喙啄擊,夏目這才放心地將牠抱來懷裡。她輕撫著牠烏黑亮麗的羽毛,發現腿側和右翼上有明顯的傷口。

「從高處摔下來了吧?還好你遇到的是我,如果是其他人或兇猛野獸,你就變成現成的晚餐了。」夏目數落道。她握住腰間的勾玉,集中注意力,只見一團白光從勾玉尾端滴落凝聚,漂移墜落在傷口上。

黑鳥靜靜地接受治療,輕眨眨一對紅如血的圓潤大眼,映照出專注治療的夏目身影。

「放心吧,現在沒事了唷。乖乖的,不要動,一下子就好了。」

她抱著黑鳥,感到一陣熟悉的安心感。微風拂過枝葉,靜謐的樹林間迴盪著窸窣聲響。

……沙沙……

治療完筋疲力盡的夏目揉了揉眼,靠著樹幹的背脊一陣酸痛,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

只見原本窩著玄黑鳥禽的大腿上殘留著一根羽毛,她拾起羽毛左看右看,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好半晌,總算遲鈍地「啊」了一聲。

「正常來說,一般鳥類身上的羽毛有這麼長嗎?」

《END》

--

由於靈感能力低落,夏目依然沒有察覺附著在羽毛上的怪異氣息XDD(到底怎麼通過考核)

被撿到的那隻就是黑髮男子=伊澤幸XD,種族是鴉天狗,私設原型之一是隻萌萌圓圓的烏鴉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