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幾乎要脫口而出的告白

 

他已經忘記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看著那矮小而精緻可愛的身影在幾個戰士間歡快地轉來轉去的景象,竟會令他感到煩躁。

但他卻又無法將視線自那人偶身上移開。

古魯瓦爾多記得,打從初來到這個世界、睜開的第一眼見到人偶少女那時對方便一直都是這種嘻嘻哈哈到讓人覺得吵鬧的樣子。有點霸道蠻橫、不講道理,更有些不可靠和隨便,但卻自始至終都是用快樂的心情面對一切,包含在這個世界、她與他們的責任和使命。

從剛開始只有自己一個人的戰場、到現在擁有多到讓不擅社交的古魯瓦爾多眼花撩亂的同伴,人偶少女的態度和思維一直沒有改變。

『反正母親交代的任務是絕對無法違背的,那不如做得開心一點不是嗎?』

若要說這是「信念」又太過沉重,這有點像是人偶少女的人生觀──儘管準確來說、人偶少女並不擁有「人生」。

所以她可以用完全樂觀的心態面對這個由她「母親」所創造、毫不講理的世界,以高昂的心情帶著自己的眾戰士往前衝,莽撞得近乎笨蛋似的,但卻也能因此而不計較這過程中任何的不順利,不會讓之前的負面情緒影響到下一場戰鬥。

……雖然某方面而言,這似乎叫做神經大條。

對於記憶中除了殺戮和鮮血就只有灰暗陰沉情緒的古魯瓦爾多而言,人偶少女這樣的生活方式對他來說很新鮮。在互補作用下、以及自己的殺戮慾望能夠完全獲得滿足的關係,他在這個和以前完全不同的世界出乎意料地適應良好,甚至自己本身還有一點點受那人偶少女影響、個性上稍微起了點變化──這是在生前與他十分熟悉的布列依斯在剛來到這裡時對他做的第一個評論。

其實他自己也曉得的。

不只是個性,還有心境、思維……他各方面都被這個小不點散發出來的穩定能量給影響了。

更糟的是,他已經忘記自己之前原本到底是什麼樣子了。

以前的他不會這樣,為了一個人又是煩躁又是不悅、卻也可以為了同樣一個人既開心又心滿意足。

和獵殺、或剖開屍體時的滿足不同,那不一樣。

他描述不出來……

「古魯瓦爾多,走吧!今天要跟阿奇他們去區域地圖喔。」人偶少女朝著陷入沉思中的古魯瓦爾多伸出手。儘管他因某種人偶少女不明白的原因而神遊到遠方,她卻沒有不耐煩或發怒,只是站在原地多等了幾秒鐘讓自家戰士回神。

畢竟這位從開始便陪伴著自己的戰士對她來說一直都是特別的。

「……嗯。」

魂其實只回來一半的某王子眨眨眼,看了一眼自己下意識回握住人偶少女的手。

滿意古魯瓦爾多的配合,人偶少女轉身就要將他領往門外:「走啦走啦,運氣好的話今天就可以到下一個大陸了──」

但下一秒人偶少女便發現自己無法往前走──身後的古魯瓦爾多不曉得搞什麼花樣,突然像是長了根似地動也不動,還讓想要拉人前進卻失敗的人偶少女一個姿勢不穩差點跌倒。

沒來得及回頭搞清楚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人偶塑料掌心便感覺到那戴著露指手套的手忽然增加的力度:「我──」

「怎麼了?」人偶少女回頭,儘管人偶的臉無法做出表情,而漂亮卻缺乏真實色澤的綠色眼睛此時竟神奇地流露出濃濃疑惑。

……他、剛剛想要說什麼?

真正回魂了的古魯瓦爾多被自己上一刻的舉動嚇得震了一下,血紅色的瞳不自然地躲過碧綠假眼的凝視。

「……沒什麼。」

「欸?」

不想再解釋,某王子故意將視線轉回來,面無表情地和對方四目相望幾秒鐘。隨後搖搖頭,不顧對方一陣驚嚇後的掙扎,直接將人偶撈起來放到肩上坐著,並帶著某種稍嫌誇張的無奈表情。

「你不是說今天要突破這區往新的大陸嗎?還不快出發?」

然而神經大條的某人偶卻是很輕易地就被轉移話題:「對!我就不信我今天搜不到BOSS!」她握拳,陷入一種難以形容、卻令其他戰士看了都冒冷汗的狂熱情緒中。

完全沒有察覺到自己現在當成轎子在坐的這個人內心的狂亂和洶湧。

 

──那是、古魯瓦爾多第一次意識到這份心情的真正名稱。

 

 

3.你怎麼一直都察覺不到呢

「──請問有什麼事吩咐嗎,大小姐?」

「因為等AP回復的時間好無聊,所以我想去暗房。剛好最近不是有新人被母親帶來這個世界了嗎?順便去試試能不能抽到嘛。」

「就算帶著我去,暗房也是不會放水的喔。」

「……我知道啦!我就是喜歡帶你去不行嗎!」

正好走來聽見這段對話的古魯瓦爾多挑起眉,想也沒想,直接伸手用控制得當的力道往人偶的頭頂按下去。

「做什麼──啊,古魯!」轉過身就要罵人的人偶少女一看見對方是古魯瓦爾多,剛才的憤怒全部被驚喜取代了,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熱切地抓住那隻還壓在自己頭上的手:「你來的正好!這樣我就不用特地去找你了。陪我去暗房吧!」

「……」

因突然的變化愣了一下,古魯瓦爾多把手從對方頭上移開的同時飄開視線,卻正好和站在人偶少女後方、一直有禮地微笑著的布勞四目相接。

哼。

「好。」他握住人偶少女的手,點頭。

 

      

 

「耶!布勞謝謝你!」人偶開心地用力撲進暗房管理人的懷裡,力道大到連戰鬥能力並不低的某侍者都有些狼狽地後退了一步。

「這是大小姐您自己的運氣。」既使是這樣也依然保持完美微笑的布勞拍了拍人偶少女的頭,等她抱夠了之後自己下來:「恭喜您,大小姐。」

在一旁的古魯瓦爾多和同樣被指名陪伴來暗房的里斯一起沉默地看著自家大小姐終於慢慢地從布勞身上爬下來,不過一個人是無話可說、另一個則是無奈而苦笑著。

就在此時,躺在房間正中央的那個人有了動靜。

「……咦?這裡是?」

剛清醒的泰瑞爾遲疑地爬起身,雖然說因為暗房中光線並不強烈所以不會有不適感,但視線卻是處於一下子有點難對焦的狀態。

人偶少女立刻快速地蹦過去,速度快到彷彿是瞬間移動:「你好,泰瑞爾,歡迎你來到這個世界。

「我知道你剛清醒一定還有很多問題想問。不過,先讓布勞來把現在的狀況都解釋給你聽吧,之後你想問什麼都可以。」

伸手幫助對方站起來,人偶少女難掩碧綠假眼中的興奮之情,直直盯著開始聽布勞解釋星幽界這一切的泰瑞爾。

「恭喜啊,大小姐。」里斯走過去拍了拍人偶的精巧頭顱。

「……」還在鬧著其實很明顯的彆扭,古魯瓦爾多沒有說話,只是跟著走向前站在人偶身邊。

不過已經沉浸在自己喜悅思緒和接續而來的可怕打算的人偶完全沒有注意到這些。

「……我決定了!」人偶少女握拳抬起頭,用著不大不小的音量用力宣布。

所謂的不大不小是指雖然不至於很嚇人,但卻是整個房間裡的人都聽得見程度,就連布勞和泰瑞爾都因此停下了對話、一齊抬頭望向某個應該算是他們主人的人偶。

「──從今天開始,泰瑞爾就是我的新歡!」

「……」

「……」

「……」

「……欸?」

唯一還發得出聲音的是錯愕不已的被點名當事人。

「泰瑞爾你已經大概知道這裡的狀況了吧?從今天開始,你就──哇啊!古魯瓦爾多你幹嘛!」

已經聽不下去的某王子一把從腰部將人偶抱起,直接往外走離開現場:「人已經接來了,所以回家。」

「等等啦!我話還沒說完啊!」

「那種東西不用說下去。」各種心情複雜的古魯瓦爾多看向那掙扎之餘也不忘盯著被留在後方的新人看的人偶少女,很想嘆氣。

本來還想提醒一下她這樣的態度已經嚇到新人了,但是想想要把這些話灌進現在的人偶少女腦中有點困難,所以還是算了。

而且他也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說著說著、方才好不容易壓下去的火氣就又跑上來。

「……為什麼一直都查覺不到呢……」

「咦?古魯你說什麼?」

「……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