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守|日常篇:淺眠】

秋意漸深,楓葉片片飛落,染紅了一潭池水。

伊澤一頭黑髮猶如瀑布一般隨意披在腦後;墨竹色和服取代了平日的山伏裝束,並以術法隱去翅膀,此刻的他看起來就和常人無異。當然,如果站在正規陰陽師或除厄者面前,還是會被察覺真實身份。

至於在這女孩面前就不必擔心了——她的靈能力不是普通的悲劇。八成要在她面前現出原形,她才有辦法確認怪異的真身。

「在這休憩不怕著涼麼?」伊澤喃喃道,為夏目添上外衣,將她頭上的紅楓拂去。

夏目睡得極沉,連伊澤在身旁坐下都沒察覺,甚至還展開雙翅輕輕拍動,吹落大片秋紅。

他托頰,一臉興味盎然地看著她疲倦的睡相。這幾日他製造了幾起混亂騷動,而夏目為了追捕查緝,可說是忙得夜以繼日、焦頭爛額。

伊澤在帝都擁有不少房產商行,表面上是溫良無害的鴉天狗,夜裡卻時常模仿其他妖怪的作風習性犯案作亂。

在比人類還要悠長數倍的生命歲月中,不找點樂子怎麼行?

「這一次,妳會花多久時間找到我呢?」他戲謔地喃喃問道。

金風捲起地上殘花落葉,鯉魚在池裡擺尾悠遊,僅存不多的秋日時光逐漸泛黃褪色。

伊澤闔上眼,在闃暗的腦海中,許多場景飛掠而過,他漸漸地沉眠入睡。

窣窣……

伊澤聽到聲響而睜眼,看見夏目右手停在他的頰側,左手則掬著他一把頭髮。

「夏目小姐,請問您現在的舉止有何意義?」

伊澤打了個呵欠,覺得維持這個動作也甚好。反正腰閃到、手發酸的不是他。況且他很期待她的解釋。

「……我……想……想說……伊澤先生的頭髮這麼長,走起路來很不方便吧?可是太滑順了,綁不起來。」

「自然會有僕役幫在下處理,這點妳無須勞煩。」他輕輕撥開她的手,「夏目小姐平常軍務繁忙,疲累至極,在下怎麼捨得讓妳為我掛心?」

「的確是真的有點累,沒想到會餵魚餵著餵著又睡著了,嘿嘿……」夏目不好意思地笑笑,看見地上兩人拉長的影子,「啊」了一聲,「現在什麼時候了?快申時了?糟糕,快趕不上宿舍門禁了。十分感謝伊澤大人今天邀我來賞楓,真的非常美麗,減輕了不少疲憊。」

「能為夏目小姐紛憂解勞是在下的榮幸,伊澤屋隨時歡迎夏目小姐來訪。」

「別這麼說,我只不過是幫忙抓了幾次夜襲伊澤屋的宵小和怪異而已。夏目大人太謙虛了。要說謝謝的人是我才對。」

伊澤溫文有禮地笑笑,「我送您到門口吧。」

兩人並肩走在長廊上,只見夏目欲言又止,眼神不斷瞟向伊澤。

「夏目小姐有話但說無妨。」

「……剛才、伊澤先生夢到了什麼嗎?」

「在下向來淺眠,甚少做夢。」

「哦……這樣啊,沒事了。」夏目收回視線,「那大概是我聽錯了。」

「也許夏目小姐聽見的是秋神的囈語呢。」

他送夏目來到門口,目送她離去。心中回想起剛才,察覺到她醒來那刻,刻意假寐而說出的夢話。

——我一生,只讓妳為我盤髮。

《完》

--

很喜歡這篇的氛圍XD 在夏目面前是雙面人的伊澤先生什麼時候會中箭落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