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繩之一端】

  一條銀色的金屬長線靜默的置於擺放著花瓶的木桌上頭,它不為任何一點風而滾動,不為任何一點震動而掉落,它就只是在桌子上頭躺著,像是在等待著什麼人來將之拾取卻又遲遲不見人影。

 這裡是一條毫無人煙的長廊,梅倫正站在距離木桌數公尺外的地方,姣好的身線靠著白色的牆壁,綠眸低垂,撇向了木桌上的金屬長線。他知道那條長線所等的人是誰,那是由他從暗房之中迎接而出的眾多靈魂中的其中之一,同時也是他在管理暗房時,最無法忘懷的一人。

 

身為管理者的他理應對於所有靈魂都要施予平等的對待,但他卻怎麼也無法把那人的身影從腦海中抹去。梅倫無法說明白他在對方身上得到的是什麼樣的感覺,腦海中只能浮現幾個言不及義的單詞,那些破碎的文字總搭著對方頎長的踏步身姿遠去,消失在記憶的深處,然後在梅倫總以為自己不會再想起時緩緩浮現。

 

那些畫面就是像是在嘲笑著梅倫的天真,讓他也不自覺得以諷刺的角度彎起了嘴角。

 

紙牌的侍者試圖讓自己不要再執著於這些無意義的思考,他必須要找回原來那個一心一意都牽在炎之聖女身上的梅倫,他不需要這些他不懂的情與愛或者是想要得到些什麼的慾望,他只是個侍者。

 

時間總能沖淡所有的事情是梅倫也能夠認同的道理,所以當他的職務從黑暗之房被調離的瞬間,他是感到喜悅的──喜悅著自己終於不必再因為那扇門板後面出現的人不是他而感到揪心。

 

但那瞬間的喜悅卻也在新職位確認的當下灰飛煙滅。

 

在牌桌上總是勝者的他在此次的賭局中敗北,只不過是一步棋的錯誤,卻讓他折騰著手足無措。

 

  梅倫被分派了一個名為協助實為監視的工作,他必須要在大小姐的身邊協助她收集那些靈魂的碎片,同時監視著死者們的一舉一動。聖女並不希望越來越多的靈魂影響到了她的復仇,所以她必須要透過侍者的雙眼來掌握影之世界的情況。

 

梅倫踩著皮鞋走入了宅邸中,不意外的見到了許多他曾迎接出來的靈魂,但那些人大部分都不記得自己了。

 

梅倫綠色的眼瞳步步為營小心的轉動著,宛若閃躲的動作同時還夾帶著尋找的眼神。

一如筆直的兩端那般無可避免,他最後還是看到了、找到了那個穿著灰色兜帽外套的男人──薩爾卡多,那個曾令他喪失分寸的人。

 

梅倫還記得,對方出身於高科技之都,是個富有學識的管理者,也是個嗜好改造人體的科學家,而他也確實如同那座喧擾都市,挺著驕傲的身段,張狂得目中無人。

 

或許就是這一點吸引了梅倫吧。

 

不畏懼任何事物的驕傲,不受任何人影響的狂妄……這些特質不斷在薩爾卡多的身上交錯出現著,是一種人格缺陷的同時又恰似超越常人的優點。

 

十字紋的刺青隨著轉頭的動作逐漸彎曲,當男人的綠瞳定格在另一人身上時,後者赤色的眼眸也猛地對上了他。

 

但卻又在僅僅的一個霎那後便驟然移開。

梅倫半開雙唇像是想說點什麼,但除了沉默依舊是沉默,他知道對方已經不記得自己了,那種不值一提的一面之緣實在勉強得比紙屑還不如。

 

 

這樣子也好。

 

他想著。

 

這畢竟不是聖女計畫中的一環啊。

 

所以,這樣子就好。

 

 

梅倫刻意壓下了心中不明所以的情愫以及想擁抱那人的瘋狂想法故作鎮靜,時間會沖淡一切的,他對自己喃喃念著,一次又一次。

 

 

===

 

 

梅倫進入了宅邸之中到現在,也已經好幾個月了,而他與他之間的關係沒有絲毫的進步也沒有空間能夠退步。兩人縱使身處在同一棟宅邸內,彼此的交流也不太多,只是偶爾會被編制在同一個隊伍執行任務的成員,是一個連朋友都還稱不上的存在。

 

只有梅倫綠色的眼眸中會反射著另一人的身姿。

他們就像是繩的兩端,這一頭牽著另外一頭,卻渾然不知。

 

褐色髮絲的青年默想著,這也是他所選擇的道路,儘管看來如此愚蠢天真,但他卻未曾想脫身,至少彼此有個定位,如此一來他就不會再因為那些無謂的畫面感到煩心,不會再因為對方的舉止而分神。

 

思緒在此刻停駐時,梅倫忽然轉了一圈手中的紙牌,毫無意義的動作就連他本人都沒有發覺,他只知道自己越是去忽略那份感情,自己的胸口、心頭上就會有東西不斷的膨脹著,然而致使這一切的原因沒倫自己都知道,但他莫可奈何,他的思緒不曾像是現在這樣出軌過。

 

 

在任務之餘的閒暇時間,梅倫替自己找了很多、很多事情來做。

 

他初步的認識了宅邸內所有的成員,也熟悉了一些薩爾卡多的興趣,和自己記憶中從暗房出來的高傲男人這的印象如出一轍,對方依舊是個高傲,不可一世且目中無人的知識份子。或許因為不易相信他人,薩爾卡多總異常珍惜著他所擁有的一切事物,就如他總珍惜著自己的金屬義肢和那條金屬長線,他會在在每一次任務結束之後細心擦拭、保養直到他們重新恢復了以往的光澤。

 

 

所以像今日看到金屬線被遺忘在桌上其實是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從來不允許他人碰觸自身武器的薩爾卡多竟然會粗心的將這東西留在這裡?

 

梅倫思索著遺忘的可能性是幾分的同時,發現自己的腳步已經站到了桌邊。

 

閃爍著銀光的細長金屬線正在誘惑著他,梅倫想著自己不能夠去碰觸,也不應該去碰觸,薩爾卡多的習慣以及脾氣他是知道的,然而越是這樣去想,自己帶著白色手套的指尖就越是靠近,他無法克制自己。

 

 

一直到自己的頸間多了一股冰冷的氣息時,梅倫才悻悻然的攤開了雙手,如是投降。

 

 

「隨便碰別人的東西很沒禮貌,沒人教過你嗎?」

 

「……」

 

「真是野蠻人。」

 

 

薩爾卡多的話語鋒利如刀刃從梅倫的耳畔狠狠劃過,男人的聲調滿是不悅和鄙夷,彷彿眼前的人只是一隻渺小的螻蟻般不配擁有和他說話的權利。赤色的雙眼狠瞪著梅倫,後者煞如坐於針氈般地聳了聳肩膀。

 

或許一般人早就還手開打了,但梅倫不一樣,擁有侍者這個身分的他們脾氣好到不可思議,面對同袍的調侃或者挑釁都可以平然面對,遇到剛甦醒的靈魂不友善的對待也是家常便飯,薩爾卡多這一點的憤怒對梅倫而言就像是豎起毛來的貓那般,讓他樂於露出從容的笑顏。

 

 

「若是薩爾卡多先生能夠收好自己的東西的話,那麼梅倫我也不會有機會去碰到它的。」

 

背脊上被眼神所戳刺的感覺更加沉重了幾分,像是猛獸的尖牙一顆顆的絞進肉裡,但梅倫卻不急不徐的反扣上抵著自己脖子的金屬指尖,自若神態的轉過身去看著半遮眼簾的男人──明明是個擁有高度學富的人,為何就不懂得稍微收歛一點呢?

 

 

侍者淡然的姿態更加挑起了薩爾卡多的怒意,他抽回被男人反握的金屬義肢,然後退了幾個步履。

 

「呿──」將不悅化成簡短的文字,他像是不想再面對眼前這個男人,伸手一抓,抓起了那靜置於桌上許久的金屬線後就逕自踩著跟鞋快步離去,一秒都無法再停留那般的急促。

 

 

聽見了薩爾卡多從齒縫發出無話可回的惱怒聲,梅倫像是想到什麼有趣的事情而輕撫了自己的下巴,白色的指尖摩擦著皮膚的觸感意外的舒適使他因為被罵而些微低下的情緒又愉悅的奔騰了起來。

 

 

「薩爾卡多先生是否少做了些什麼呢?」

 

這句話成功的讓薩爾卡多停下了腳步,他紅色的眼眸詫異的看著梅倫,雙唇微開。

 

 

就著這個空檔,梅倫走近了對方,絲毫不在意那人身邊架起的警戒網,長驅直入的站到了薩爾卡多的眼前,幾乎同樣的身高,讓梅倫可以清楚凝視著那人的表情,就連他刻意放輕的呼吸聲也都被清晰可聞。

 

 

「你想說什麼?」

 

果真單刀直入。

綠眼的男人再度笑彎了嘴角,倚著因皮鞋後跟而略高的身材傾身壓向了薩爾卡多。

 

「如果連道歉這種基礎禮儀都不懂的話,梅倫可是會很困擾的。」梅倫衝著薩爾卡多就是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嘴角彎曲的弧度都還未消失的煞然間即按上了薩爾卡多的下顎,一口咬上對方的唇。

 

下一秒感受到驟然止住的呼吸和一記頓痛的攻擊,不過因為早有預料,即時避開的梅倫只有受到輕微的傷害,一道銀色長光卻緊接著迎面而來,侍者不慌不忙的從口袋中拿出紙牌,右手一揮與銀色光芒撞擊,發出強烈且刺耳的金屬敲擊聲,整個空間也跟著為之一震。

 

紙牌瞬間被彈飛插入了一旁的牆壁上,銀色的光芒則在薩爾卡多猛一抽手下,捲回了金屬手臂中。

 

「你在做什麼?!」

 

 

薩爾卡多用衣袖以極為誇張的動作抹著自己的雙唇,然後憤怒得擺出戰鬥的姿態。

 

梅倫卻只是拍了拍自己的西裝。

 

「我只是在討回我該得到的抱歉,對於方才的辱罵。」

 

「這麼稱呼你只是剛好而已。」他紅色的眼眸毫無溫度可言。

 

半遮眼簾的男人再度扯出金屬絲線欲抬手攻擊之刻卻發現梅倫已不在原來的地方,動作停滯了一瞬,就僅僅只是那一瞬間,敏捷的侍者就扣住了他的手腕,猛勁一扯,梅倫便狠狠的欺在薩爾卡多的身上,將他整個人都按上了牆壁,蒼鷺色的髮絲如花瓣散於牆面。

 

好不容易得到優勢的梅倫再不給薩爾卡多任何反應的時間,膝蓋蠻橫的頂上雙腿之間並且使勁磨蹭著,被抵住的男人氣息一下子就粗重了起來。梅倫倚在薩爾卡多的鼻翼邊上然後含住了那不肯配合的雙唇,放肆的汲取著對方的呼吸,缺氧使得後者黝黑的面色浮上一層紅暈。

 

文明之都出身的科技分子終究是無法超越聖女所指派的武僧。

 

 

薩爾卡多緊咬著牙關,試圖不讓梅倫的舌尖入侵,但缺氧的難受感使他的防線頃刻就崩毀,悶吭很快的洩漏他失守的消息。薩爾卡多扭著身子想要排解這不適,雙腿被硬性撬開使他只能倚著牆壁毫無施力點能夠脫身。

 

梅倫抓準了這段對方無法反抗的時段,他一面纏吻一面反手用金屬絲線將那人的手腕箝制住,他沒法綁得很好,但至少可以做到箝制的程度。薩爾卡多口腔的溫暖以及濕潤令梅倫流連不已,那是在比他無數次的幻想都還要來的舒適的地方,侍者綠眸染上了一層淺淺的水霧,忘我的緊扣著被他收入雙臂之中的人,就算對方掙扎著不肯妥協,他也無法放開。

 

 

他將多餘的金屬絲線反捲在自己的手腕上頭與薩爾卡多被反綁的手腕牽纏在一起。

 

像是繩的兩端,緊密相連。

 

 

 

「哈、哈……哈啊……」

 

被壓制的時間到底過了多久,薩爾卡多無暇去計算,他因憤怒而顫抖著身軀終於在此刻得到一絲舒緩,梅倫強勢的掠奪停止了下來,紅色的雙眼飄忽無法聚焦,在他大口吸氣的同時竟覺自己一陣腿軟。

 

欺身於上梅倫半瞇眼簾像是在欣賞什麼由自己所造就的漂亮景致,單薄衣衫下的胸口快速起伏著,薩爾卡多狼狽得半頹腰桿,呼吸動作大而倉促,露出一截的腰桿浮上一層薄汗,勾勒著那姣好精悍的曲線,順下去的是被藏於緊身褲之中細長的雙腿,這一切組合出了眼前這完美比例的身軀──梅倫舔了下嘴角,跟著重重嚥下。

 

 

「放開我,你這無恥的野蠻人!」

 

「薩爾卡多先生的脾氣不太好呢,看來是沒有經驗?」

 

「不需要你多嘴!」

 

薩爾卡多像是被戳到了痛處,右腿一蹬就想踢上梅倫,但缺氧的腿軟使他的勁踢微弱得不值防備,梅倫輕而易舉的就將之接下並且扣在掌心內,後者笑著想,這舉動根本是撲火。

 

「呃嗯……放手……」因為被箝制而大開的腿間讓梅倫膝蓋的碰觸更加貼合,沸騰的怒意使薩爾卡多已經開始有了些許生理反應,在貼身的長褲下過度的顯眼,就算他壓低身子也無法掩蓋。身軀逐漸變得敏感,就連一點摩擦都使他渾身戰慄,灼燙驟然燒上了男人的臉龐,他咬牙發出敗獸的吼聲,赤瞳終於露出不甘。

 

見著那人羞赧的模樣,一股有點病態的嗜虐從心底浮起──究竟,這高傲的男人可以逞強到什麼程度呢?梅倫反折薩爾卡多的手腕,仗著體位的優勢,伸手探入衣衫內,扣著將那人的腰桿將之翻了一圈,從面對面變成了背脊與胸口的親暱接觸。

 

 

「放、開我……啊嗯!」腰桿硬是被壓下,呈現些微反折的角度,疼痛襲來。被人掌握的感覺十分差勁,更別說這裡是宅邸的某處長廊,有其他人經過也都不意外。

 

梅倫悶熱的拉開自己有點凌亂的領口,微冷的空氣鑽入他的襯衫內,他低嘆。抵上薩爾卡多的下身像是另個牆面。脫下了手套的指尖翻開對方的褲頭,按上了那人已經微起的慾望,猛地一陣呻吟。

 

「啊、啊嗯!別、別摸!不要碰我──!唔!」

 

「別這麼激動……」

 

感受到了猛烈的反抗,梅倫立刻壓身按上了薩爾卡多的後頸,用著對待動物的壓制法,不讓那人脫離自己的掌握,他溫吞的語調好似在安撫著對方的情緒,指尖卻滑過了胸口順著肌理描繪游走於腰際和下腹,最終又擠入了褲頭內,婆娑著揚起的慾望。

 

 

「啊、啊……唔嗚!」

 

薩爾卡多難耐的垂下頭,蒼色的髮絲沾著汗水黏在頰邊,如金色的紋路透著水光,他繃緊身子含住了一直灌入口腔中想呻吟的慾望,抵死不從般的弓起背脊,嗚咽不斷低響,足以挑起梅倫心中所有想占有的欲望。

 

梅倫卻在此時甩甩頭,他僅有一絲的理智思考著事情何以發展成這樣,明明一開始只是好奇而已,他不懂自己這些情感以及想法是從何是冒出的,他不應該如此的脫序。

 

但他無法停止。

 

各式各樣的情感像是浪潮捲著自己,不讓他上岸喘息,好不容易碰觸到感情的核心時,冷靜變成了一種挑戰。

 

褐髮的侍者倚到了薩爾卡多的側臉,眼角餘光看見了緊閉眼角邊的那抹紅。

 

縱使薩爾卡多現在的面容十分的難看和緊繃,那抹留在眼角如尾羽的赤紅卻依然艷麗,與自己臉上的紋身那麼的合襯,像是命中注定。

 

梅倫貼上了雙唇,吻著那抹赤紅。

 

他想,或許聖女不會知道這件事情,又或許聖女能夠理解自己的心情──但,不論是哪一種,對現在的梅倫來說已經無所謂,他只想好好的品嘗這人被自己破壞的自尊心以及那讓他鬼迷心竅的身軀,做些一直在想卻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情,想將對方完全的掌握在自己的手心內。

 

─他是喜歡著對方的,而且是一切。

 

 

梅倫舔著薩爾卡多的耳殼,呻吟和喘息相繼繚繞於四周的氛圍使他愉悅,姣好的唇輕吐著,如愛侶的喃呢。

 

 

「我們時間還很多呢,薩爾卡多。」

 

 

 

他──無可救藥。

 

 

 

 

 

˙The End˙

 

 


後記:

 

感謝歪歪讓我在這裡有點過份的插了一大朵花♥

結果我還是破字數XDDDD(被揍

 

其實啊……梅薩這個CP對我來說其實是有點沒梗的,因為個人之前就有寫過一篇想表達他們的個性和兩人之間的一些應對存在的短文,所以這一篇其實有點卡,對歪歪實在不好意思……(下跪

 

嗯……因為我個人不太擅長架空之類的劇情,我總是希望能夠照原作的劇情去推論去衍生,雖然每每被打臉(哭)。

 

在我個人的認知內,薩爾要跟梅倫在一起而且是相愛的那種還滿困難的,他們彼此之間沒有什麼關聯的存在,只能在死後的世界來構築彼此的關係,因為這樣子簡直就是在愛情長跑太累了,所以我總是寫些強來強去的……不忍說自己。

 

如果這一篇大家看了會更喜歡梅薩這CP的話,我跟歪歪都會非常高興的唷。

而且因為我本命是薩爾,只要有薩爾我其實都大丈夫的啦!!!!(被吊殺

 

 

這邊是我的噗浪,如果喜歡我的文章也歡迎到這邊找我泡茶聊天喀瓜子喔!!!!(強制下台

Plurk: http://www.plurk.com/icq0905z

 

2013.02.27 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