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03: Sunrise

旭日終會東昇

《支線任務》

清冷光芒灑落菲斯坦群山周圍,盡其所能地遍及每個角落。附近樹林傳來淙淙流水聲,不時夾雜夜行動物跟昆蟲的鳴叫。一塊略為平坦的坡地上閃著火光,支起數十個帳篷,全是復國軍就地取材,簡易組合搭建的。

伴隨柴火燃燒的劈啪聲,空氣中爆出點點火星,旁邊看守的士兵拿起枯枝稍微撥動視察,再物盡其用將它丟入火堆。

就算已經四月了,鄰近山區的溫度還是有點冷,長居南方的露娜對此更是深有體會。她用臨時分發的毛毯把自己包成一團,遠遠看去猶如某種叫做「繭」的生物型態之一。

帳篷頂端的接縫並不緊密,月輝趁隙透入,照在她的臉上,將尚未閉合的眼眸映射得彷彿另一片夜空。

露娜在發呆,含蓄點叫做沉思。不是她不想睡覺,而是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精神跟身體都極為疲乏,累到無法安歇了。不只露娜,很多人都和她一樣。低聲交談,竊竊私語,守夜人員偶爾發出喝止,讓那些各懷心思的士兵安靜下來。

戰後自艾德拉口中證實城堡內設有埋伏,露娜便明白他為什麼不高興了。難怪復國軍這般輕易攻入菲斯坦堡,不是敵軍不堪一擊,不是我方實力堅強,原來對方等著請君入甕。

作戰失利讓露娜情緒顯得低落,可比起輔佐與一些重視榮譽和國家的士兵,至少表現相對平靜。

儘管必須趕回據點,但考量到時間問題,以及士兵歷經戰鬥呈現的疲態,當夕陽西下,確認暫無追兵後,決定先在山腳下紮營休整一頓。

或許是還年輕的緣故,露娜接受草藥師與僧侶的治療後,體力恢復得相當快。除了臉色因失血略顯蒼白外,整個人活蹦亂跳。於是得知這裡將成為過夜之處,便加入忙碌作業的人群。

只是露娜沒待很久,畢竟是傷患,來回幾趟後,其他人就趕她去休息了。

蜷縮在帳篷裡,少女把整個過程梳理一遍。理智告訴她,作為一個下屬,不需要知道命令以外的事,只要懂得執行就夠了。她不擅長謀略策畫,對兩方勢力角逐展現的陰謀詭計全然不解,細思再多也毫無助益。

其實露娜沒那麼介意戰爭背後的野心,甚至關於可能被利用這回事,早在加入復國軍時便有無法全身而退的打算。在她看來,復國軍與士兵存有一種未簽下契約的協議。復國軍提供一個集結的管道,自願加入的民兵則貢獻能力。

交換的規則她非常熟稔。縱然總掙扎著存活,隨時會犧牲生命同樣一清二楚,但這不表示甘願一無所知。大概,是擔心會不會哪天就像駐守菲斯坦堡的士兵,被將領隨意拋棄,成為戰火的祭品,用鮮血為幕後主使者開路吧?

隨後露娜又立刻推翻這個臆測。不管怎麼樣,真心也好虛情也罷,王子們和輔佐都表明了立場,親自站在前線。即便親近不起來,甚至帶點……敬畏,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她覺得還算能稍稍理解他們的性格。

想想吧,敵方將領猖狂不掩飾地說出那種話,聽到的肯定不只她,莫不是為了動搖軍心?對話中令人在乎的內容恐怕有部分真實,可如今去計較,去追根究柢探索源頭有何意義呢?

受人崇敬的教皇是引發國家動亂的禍源,說出去大多數民眾或許認為不過謠言;但露娜並不意外,早知那些人是什麼德行了不是嗎。

哪怕光之神確實存在,露娜也從未對格蘭茲教多幾分好感,太多人打著教會的名義做壞事了。再如何虔誠都還是人,人性之下什麼事做不出來。

這不就有一個現成的例子。

很多細節只要推敲就覺得奇怪。貴族的貪腐絕非短短一年造成。定居巴薩之前,她待過不少地方,那時的貴族跟現在差異不大。更早開始,他們便已無心引領國家,不想推進社會發展,更不願盡到義務──縱使有再大的權力,亦非白白持用。

一年前的事件,只是加速了這些事態的變化。「王室是幫兇」這句話,不能說完全錯誤。王室有他們的考量,不作為也是個事實。

貴族之間的關係錯綜複雜,盤結交錯,要連根拔起太難。從這方面去揣測,說不定教皇是想要清洗整個國家?這個想法固然有點駭人,卻不是全無依據。

然而任憑教皇目的為何,王室對此知情多少,事情正逐漸浮上檯面,戰爭早已發生,一切都不會停止。

即使復國軍成功,對現況不見得有多大改善,這點露娜心知肚明。沒傷到貴族的根基他們依舊可以蟄伏起來等待時機,戴上偽裝的面具從容脫身。

但她願意去嘗試──就像給自己一個機會一樣。反正再怎麼糟糕的日子都經歷過,不會更壞了。

令露娜從糾結思索裡清醒的是一聲克制音量的喝斥,顯然隔壁帳篷的倒楣鬼也還醒著。透過縫隙打量外頭天色推測時間,這才發現已經過了大半夜,將近清晨時分。

突然意識到擺在眼前的現實,再不睡的話之後就沒精神趕路。既然該想的想過了,露娜很乾脆地把這些雜亂無章的思緒自腦海摒除。

仰頭躺在枕頭上,感覺碰到一個硬物。露娜不需伸手摸索,底下是什麼了然於心。這給人無窮安全感的小東西,陪她度過無數個晚上。

每天每日,太陽都會朝西邊落下,夜幕降臨。不管眾人點了多少燈火,始終難以讓夜晚如同白晝明亮。

露娜清楚這場戰爭中,屬於的亮光微弱得幾乎不可見。多她一個沒益處,少她一個沒壞處。亦知曉某天或會一覺不醒,或止步永無止境的暗夜。

但她執意點燃燈火行走,從來不是為了照亮別人,而是不希望迷失自我。

況且,就算真的孤獨遺留在漫漫長夜裡,有一件事永遠也不會改變。

少女看了眼月光消逝,微微泛白的天空,閉上眼掩去疲倦,強迫自身進入睡眠狀態。

朝陽終究會重新升起。

因為那是這個世界不變的定律。

-End-